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31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望穿秋水

(2005-11-15 18:11:17)
分类: 枯思漫笔

 

        乡村的秋雨总是有些缠绵的,象一场历久弥坚的爱情。如黛的远山掩映在朦胧的烟雨中,很象一幅写意的水墨山水画。一件花格子的衬衣,一条靛蓝色的裤子,脚上则是一双千层底的红色棉布鞋,从镇里集市上卖的一元一支的发簪挽住了一头如瀑的青丝,刘海儿向两边自然分开,露出一张充满泥土和青草气息的朴素的脸来,这便是画中的主角了。她的名字也是充满乡土气息的,大抵就是在姓后面加上一些花花草草,在广袤的乡村大地俯首即拾,所以也是不堪提及的。

望穿秋水

        到了深秋,乡村的时光基本上闲了下来,象山涧的流水淌到了平谷一样缓慢。在这雨季里,女人们是要三五个凑在一起飞针走线地做些女红。象这样的天气,她家的街荫总是坐了几个手拿针头线脑的小媳妇。《桃花扇》曰:“慵线懒针,几曾作女红。”这群女人不是慵懒的女人,女红也是一种劳作,而且是更细致更需要耐心的一种劳作。
        几个女人凑在一起做女红,那家长里短是少不了的。小媳妇们的话题无非就是今年的收成、儿女、公婆,最后往往会扯到自己的男人。小媳妇们扯到兴起时便对自己的隐私不管不顾了,也许在她们的意识里压根就没有隐私这玩意儿。每每到这个时候,她便缄黩不语,她觉得心在怦怦直跳,一只脱兔一样象要窜出来似的。手里的针也不听话了,一下刺中手指,却不疼。乡村女子的手已经疼惯了,疼起了老茧,不过心却“咯噔”地微微疼了一下,外人是察觉不到的。
        雨是一如既往地下,在头顶的青瓦上汇集,顺着瓦槽滴了下来,滴在屋檐下的滴水石上小指拇大的洞里。那洞是经年累月的效果,象是滴水穿石的坚持,也象是忠贞不渝的爱情。
        听着小媳们扯东道西,她突然停下了手里的针线活,望了望如黛的远山,然而朦胧烟雨却又让她什么都看不清,模糊而遥远。那眼神是有些忧伤在里面的,是一种小媳妇们不易察觉的忧伤。其实也不是小媳妇们没有察觉,只是她们已经过了那个忧伤的年代,一切都水到渠成起来,相亲、结婚、生子、瞻养公婆、侍候男人,就象生产流水线一般水到渠成。岁月已经使她们忘记了什么叫忧伤,对于她们来说,真正的忧伤是儿女的学费、上缴给公婆充当赡养费的谷子麦子以及其他一切开销,然而这一切又不是忧伤,只是一点点焦灼而已。
        她望着远山是有一些唐诗宋词的,而且暗暗地浅吟低唱了三年。她也不知道还要浅吟低唱多久。三年之于一生其实不算太长,然而未知的多少个三年却可以让人朝如青丝暮成雪的,这也许便是她忧伤的源泉。小媳妇们不知道她这三年来浅吟低唱的守望,她们热心地为她介绍了很多不错的婆家,想让她也与她们一样水到渠成,然而每次都被她羞红着脸给婉拒了。
        手里飞针走线,嘴上泡沫四溅,小媳妇们的时间似乎要过得快些,有人站了起了,说孩子要放学了,趁着雨天打牌的男人也该回来了,做饭吧。这真是一呼几应,她们的步调是一致的,便三三两两的散去,最后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不用去做饭,母亲在灶屋里早已燃起了人间烟火。她却再做不下去针线活了,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远山。目光似乎要将烟雨朦胧的水墨意境给看透似的,可是眼前依然模糊一片。她轻轻地叹一口气,也许除了外面的蒙蒙细雨没有人能听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向光棍们致敬
后一篇:祝你失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向光棍们致敬
    后一篇 >祝你失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