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5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悠悠青石巷

(2005-11-09 13:35:27)
分类: 枯思漫笔

  青石巷从江城三分之一处蜿蜒延伸到江边,就像象鼻汲水。两边是错落有致的民房,大多是平房,最高的也不过三层楼。房屋结构不一,有条石砌成的,有土木结构的,还有砖混结构的,简直就是江城民居发展的一个缩影。

悠悠青石巷

  这是一条由条石铺就的小巷,最长的条石约三米,而最短的只有一米左右。县志上却没有这条小巷的记录,所以小巷的历史没办法追朔。小巷里年纪最大的老人只知道其爷爷的爷爷就已经定居在这里。总之,是有些年岁了。
  每一条方方正正的条石已经被无数双草鞋、胶鞋、皮鞋磨得没有了棱角,外缘呈现出不规则的弧形,就象巷里的老人们那饱经风霜的前额。条石的外侧因长年累月经风沐雨,染上一层厚厚的墨绿色的苔痕,“青石巷”倒也名符其实。
  清晨,薄雾从江面弥漫开来,青石巷就掩映在这雾霭之中,若隐若现,仿佛一个蒙了面纱的姑娘,风姿绰约。
  小巷开始热闹起来,“小馒头,小包子哟!”,“豆浆、油条,热烙烙的哟!”……小商贩们总喜欢在那慢条斯里的叫卖声中加入更长的后坠音,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激起人们的食欲。接着,便是父母急促地催小孩上学的声音,有哄的、有哐的、有吓的、有骗骗的、有嗔骂,声调里去只洋溢着“爱”字。
  当一切都归于平静的时候,老人们开始踱出家门。一人手拿一只小凳、一杯老鹰茶,齐齐地聚集在青石巷那棵黄桷树下,围坐一团,摆起了龙门阵。他们谈古论今无所不包,有时还为某个话题争论得面红耳赤,非得有人出面打圆场才肯罢休。若是碰到哪位身着露脐装的时尚女郎一扭一扭地踏着青石板,从身边经过,老人们的目光顿时整齐划一地扫射过来,打望。目送女郎光溜溜的脊背消失在青石巷的拐角处,只有节奏感极强的“踢踏”声留在那悠悠的青石板上。这时,老人们会不约而地撇撇嘴角,鼻孔不屑地哼地声,继续沉醉在海阔天空的龙门阵里。
  正午的青石巷里很少有人影,只有几只小鸟从黄桷树枝头或飞到某家屋顶,或飞到半空中的电线上,偶尔叽叽喳喳地叫上几句,似感叹,似唏嘘,抑或是歌唱,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想在百无聊赖中清清嗓门。
  青石巷就这静谧中沉思,象一辈子居住在这里的老者一样思考过去,象买了新房就要搬离这里的中年人一样思考现在,也象那些居然能在一级一级的石阶上踢球的顽童一样憧憬未来。
  太阳渐渐黯淡下来,在对岸如黛的大山顶上摇摇欲坠。当太阳的半个身子陷在山的那一边时,金色的余晖便不遗余力地撒在江面上,也撒在青石巷的屋顶、树梢、青石板上,还有人们的脸上。
  “呜、呜、呜”,随着高亢的汽笛声,一艘豪华客轮从大江尽头驶过来。青石巷里的某一扇窗突然打开,一个男人探出身子,向客轮望了望,摇摇头,又将身子缩了进去。“小李子,未必恁个热的天,你还想堂客回来煨脚是啵?”那个叫小李子的男人又把身子探出来,冲巷道嘿嘿地憨笑两声,“还早呢,出船还不到一周,哪儿有恁个快哟!”。
  夜来越来越凝重。青石巷上面的新城霓虹闪烁,与青石巷家家户户从门缝、木窗里迸射出的昏黄的灯光一道,向江面倾泻下去,随着江波一起一伏。
  巷口又响起了熟悉的二胡声,悠扬婉转,却有些忧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在废墟上穿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在废墟上穿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