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郁文
郁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73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种我无法企及的高度

(2005-09-09 11:57:16)
分类: 枯思漫笔

一种我无法企及的高度        一直以来,我以为南山就是我无法企及的高度。
        在这个群山环抱的家乡,我就象一把断齿的木梳一样几乎梳遍了周围所有的山峦,包括那座海拔最高的摩天岭。我很小的时候就登上过摩天岭,在那里听十几公里外的长江上汽笛声隐隐约约传来。在松涛和汽笛合奏的混响里,我努力地想象轮船在江面上龅木蘩耍胂笞牌焉诘哪歉鍪澜缫约吧钤谀抢锏娜嗣恰4幽鞘逼穑抑沼谥懒松舻拇┩噶故侨绱饲烤ⅰO胂笥质侨绱说牧稍叮笪吓5拇ソ且谎骄孔磐饷娴氖澜纭?
        然而,我唯独没有登上南山,南山便成了我无法企及的境界。
        在一个叫沙梁的山岗,我独坐在嶙峋的怪石上,孤独地望着南山。我所能看到的南山上没有一个人,甚至没有一颗高大的树,稀稀落落的草、荆棘、蕨类(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散布在石灰石突出的山面。山是绿的,但绿得并不纯粹,其间夹杂了枯草的黄,石灰岩的白,还有星星点点的杜鹃的红。那颜色象我在美术兴趣班学色彩时的信手涂鸦,驳杂无序,象一幅我肤浅的意识里的印象派杂乱无章的画。
        我眼前的南山更象村里的某位老人,不是德高望重的那种老人(德高望重的老人衣衫一般要整洁一些,一本正经的样子)。这位老人衣衫有些不堪,二不挂五的样子。他的存在往往被人忽略。但他的地位又是那样的不可撼动,他熟悉着村里的一切人一切事,他甚至洞悉村外的一些人一些事。可他却不象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一样侃侃而谈,他沉默着,冷静或者说事不关已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我这样孤独地望着南山,望着山间凹陷的沟壑,那一道道嵌在时间里的深深的皱纹。
        有时候我想与南山对话,想让它讲讲山的那边,或者前面提到的汽笛声响起的世界。我相信它是知道山的那边或者汽笛声响起的那个世界的。然而,我有些胆怯。万一它什么都不愿意说呢?就象村里的某位老人,着听那些德高望重的老人感慨万千地回忆很久以前的往事,自己却对往事只字不提,甚至面无表情。我曾对着南山发出过歇斯底里的吼叫,然而山坳里除了自己稚嫩的回响,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连一声鸟鸣也没有惊起。冷落和淡漠是我那时候不能承受的态度。
        南山的岁月几乎是孤独的,村里的大人们打柴不会到南山去,村里的小孩放牛或者玩耍不会到南山去。南山的岁月在我们的眼里无异于是虚空的,虚空得没有一棵高大的树。孤独虚空的南山却又实实在在的矗立在我的眼前,存在于我空泛朦胧的意识之中。
    我无法承受这种孤独和虚空,我试着逃离,逃到朔风飞扬的戈壁大漠,遁入灯红酒绿的都市丛林。
        我在村里人赞许的目光里返回村庄,我向他们撒着也许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去买的香烟,我以为那种孤独和虚空就无影无踪了。然而,当我再一次面对南山的时候,南山依然是那个沉默不语的老人,实实在在身影驳杂地矗立在天地之间,那皱纹般的沟壑忠实地盛装着时间流过的痕迹。
        南山注视着我,注视着我这个走出大山又不时回到大山里的人。它象是熟知了我生命的轨迹(也许是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生命的轨迹),撕开苞谷衣子一样撕扯着我的一切,却又默不着声。南山的那边以及汽笛声响起的世界再次成为了我未知的世界,虽然我已经在那里漫无目的地探索和追逐着什么。
        我这样推测着:也许孤独和虚空才是一种高深莫测的境界,而这孤独和虚空又何尝不是另一种我无法企及的高度呢?就象凝眉沉思的哲人。
        我孤独地坐在沙梁的怪石上面首南山。相对无言,只留下一地的烟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