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951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剧终)

(2006-07-03 17:48:57)
在大连又继续待了五天,算起来我出来找小臣已经整整十天了。这十天里,原本寻找他的那点希望被慢慢磨蚀,我几乎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信心,人也累得不行。天下这么大,存心要躲一个人,那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他如果真的不想见我,我在这边继续待着也是无济于事的。所以我决定回去,我想他也只是想冷静一下,等他有一天手机开了机就会明白这其实是一场误会,那时候他一定会回来的。我不想伤害他,也不会伤害他,因为他是我爱的人。

打定了主意后我将想法告诉了薛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欣慰了笑了一下说:“你终于想通了吗?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只是我知道你这个人,很喜欢钻牛角尖,不到黄河心不死。我说了你未必肯听,非得到自己想通了才行。

既然现在你这么说,我们今天就回去,其实你不用担心,他没事的。虽然说他年纪不大,但是我相信他是一个有分寸的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要出什么事情,他就不会跑到大连来,也不会给你寄钥匙,这一切都表明其实他还是抱有希望的。一个抱有希望的人,怎么会去做让希望破灭的事情呢?你说是不是?”

薛凯的话不无道理,我点点都说:“好,那我们今天就回去。”

临走的时候,我把联系电话留给了服务台的一位小姐,说如果有一个叫凌臣君的人来这里入住的话请一定帮忙转告他,让他无论如何马上打电话给我。直到她满口答应了,我才放心地离开,虽然小臣再回这里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但是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

薛凯送我到家以后,千叮咛万嘱咐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马上打电话给他,看我点头答应了才离开。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郁结了九年的爱恨纠葛在这几个月里面完全爆发出来,我惊慌失措地应对着一次又一次的变故和打击,心力憔悴痛苦不堪。对骆非,对竞阳,对小臣,对薛凯,我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歉疚和痛惜,并不是得到爱的那个人就是幸福快乐的。也知道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可能再去向往和追求简单的爱情和生活,因为我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资格。无论跟谁在一起,心里永远都会有那么几道深入骨髓的伤痕,也许有一天不会再痛,但是只要一回头,它们就醒目地出现在我眼前,提醒着我无法抹去的过往。我现在所能做的,只是尽量将对他们的伤害降到最低,最小。

没来得及做什么就沉沉睡去,其间噩梦不断,连睡眠,都无法逃脱现实中的种种痛楚。

醒来才慢慢起床收拾东西,从包里拿出手机的时候赫然发现屏幕上显示了小臣收到信息的报告和他的几个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小伊,我回来了”。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的手指没有通过大脑的思考和指令已经自动做出了反应,立刻拨打小臣的手机。

通了!

我的惊喜排山倒海而来,心跳得厉害,我甚至能很清晰地听到“扑通扑通”的声音。我默念着“快接,快接电话”,那“嘟——,嘟——”的长音让我焦躁万分。

“喂!小伊!你现在在哪里?”小臣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的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哽咽得不能自已,此时此刻我总算清楚地感受到他对我来说竟然是如此重要。我承认那一刹心里已经很明白,我爱的人是这个小我三岁的凌臣君,这个当初在台上闪着光芒出现在我生命中的人就是我要找的幸福。

“……小臣,你终于开机了吗?我好想你……我在家,你呢?”好不容易我才说出了一句完整而清晰的话。

“我也很想你,我现在在大连的机场,马上就回来!你等我!”他的声音颤抖,心情似乎跟我一样激动。

“嗯!我去过大连找你,就住在我们以前住过的那个宾馆的房间,今天中午刚回到家。我知道你前段时间在那边住过,是不是?我整整待了十天,去了好多地方找你,但是一直找不到你,你去哪里了?”我恨不得将所有的委屈都马上告诉他。

“傻瓜,大连这么大,你怎么找得到我呢?你是一个人来的吗?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了。我知道我误会你了,我真是个笨蛋!应该直接来找你,至少听你亲口说的……”

“只要你回来就好了,我们重新开始,好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也吓了一跳,这是我会说的话吗?

“好,当然好,我就是这么想的,我现在真的很高兴,很开心!先不说了,我马上就要上飞机了,在家乖乖等我,好吗?大概五点多我就能到你这里了。”

“嗯,那我等你。”

挂了电话,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一切误会都已经结束了,我和小臣终于可以没有任何负担和阻挠地在一起。这一刻,我露出了真正开心的笑容,好像已经很久我都没有这样舒心地笑过了。

随后立刻又打了电话给薛凯,翩翩,谢禹,告诉他们小臣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让他们不必再担心。突然想起了骆非,心里一阵恍惚,想告诉朱颜自己的决定,拨出去了还没等接通又挂了,不知道她会怎么想怎么说,我还是暂时不要去联系她了。

躺在沙发上想着将来的美好生活,也想到了童欣这个指点我幸福的大媒人,就联系了她,告诉她所发生的一切。她在为我难过的同时也为我最后的决定高兴,末了促狭地笑道:“那次去大连你真的以为是房间被订完了吗?是我在离开你房间的时候去服务台说的,呵呵,我就知道让你们两个睡一个房间你们肯定会想到再订一个的。我告诉她们如果一会儿跟我一起来的那一对说要再订一个房间,千万别给他们,两个人正闹别扭呢。帮个忙,让他们和好,这也是我们这次来大连的目的,她们就同意了。”

天,原来是童欣的主意,怪不得,那时节怎么可能会满房呢。我笑骂她真是我的损友,心里却还真的很感激她当时的做法,如果不是她大胆的决定,也许我跟小臣今天不一定能走在一起。挂了电话后,我决定下厨做几个我和小臣都喜欢吃的菜,等他回来好好庆祝一番。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了,五点半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一定是小臣回来了,我一下子跳起来几乎是冲到了门口
映入我眼帘的真的是我朝思暮想的小臣,他还是那样俊美不凡,只是更清瘦了些,让我好生心疼。

把门带上后,他无言地走到我跟前,四目相对,还没有开口说些什么,他就已经将我拥入了怀中。不需要任何语言,我们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爱和思念,一生中能遇到这样一个人,即便是死,都没什么好怕的。

良久以后,他终于松开了我,看我哭得像个孩子似的,他轻轻地笑了,吻着我的泪水说:“别哭了,我不是回来了吗?我们不会再分开了。”被他这么一说,我反而哭得更加厉害,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终于可以这样走在一起,这种心情,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我知道自己这一生,无论如何都会跟眼前这个人联系在一起,即使辜负了其他人的深情都再所不惜。

我们忘情地亲吻着彼此,不像去大连的那次,我心里有着矛盾和徘徊;也不像前一次,他的心里有着内疚和自责。现在唯一所能够想到的,就是我们是完全属于彼此的。当他进入我的时候,我轻声告诉他我会永远爱他,他流下了清澈的泪水。那一夜,我们极尽缠绵。

极度的兴奋和极度的疲惫让我终于在将近凌晨的时候才入睡了,这一觉睡得很沉,当我醒来发现身边已经没有了小臣的时候,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当我看到留在枕边的字条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小伊,我要给你一个惊喜,等我回来。”落款是“永远爱你的小臣”,我甜甜地笑了,觉得命运终于开始眷顾我了。

起床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餐,他还是这么体贴,这么周到。我一边吃一边等他回来,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是他打回来的:“小伊起床了是吗?”

“唔唔……”我鼓着腮帮子说。

“呵呵,是不是在吃早饭呀,嘴巴满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去干吗了啊?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咽下了一口后我迫不及待地连连追问。

“我已经快到了哦,在对面啦,等着,我要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他调皮地笑笑,给我卖了个关子,这个家伙。

“到底是什么啊,别吊我胃口嘛!”我起身往阳台走去。

“等我回来不就……啊——!”小臣的叫声几乎和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同时响起,随后手机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通话被迫中断。在那一瞬间,我已经看到楼下的马路上停着一辆轿车,不远处的血泊里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小臣!

我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跑下了楼,好像还摔了一跤,也不记得当时的感觉,只听到自己紊乱的呼吸和“砰砰”的心跳。

当我拨开人群跑到已经失去知觉的小臣面前的时候,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我看到很多很多血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来。怎么会这样?不会的,这一切不会是真的,我不相信,一定是在做梦,我在做梦。连日来的打击让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薛凯,他叫道:“醒了!” 童欣,翩翩和谢禹,还有很多我不认识的人立刻围了过来,他们的眼里满是焦急。我又回到了无情的现实中,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

“小臣呢?他怎么样了?”我的声音轻得连自己都不太听得到。

“……”没有人说话。

“说啊!他怎么样了?!我现在要去看他!”我激动地挣扎着坐了起来。

“你不能去!还在抢救!”薛凯阻止了我。

“那情况怎么样?”我急急地追问。

“医生说……”童欣开口了,看了看大家,支吾着没往下说。

“医生说,要我们做好心理准备,很有可能没办法抢救过来,他伤得很重,尤其是头部。”薛凯替童欣说了下去。

我一阵晕眩,心里积压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喉咙竟然隐隐发甜。

“坚强一点,我们陪着你的。”童欣说,大家附和着点点头。

“对了,这个东西一直被小臣握在手里。”薛凯递过来一个小巧而精美的红色盒子。

打开一看,是一枚耀眼无比的钻石戒指,我的眼泪立刻流了下来。这就是小臣要给我的惊喜,记得他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有一天他带着戒指来向我求婚的时候,我一定要答应做他的新娘。我含着泪郑重地将它带上,心里已经下了一个决定。

我坚持要等在抢救室外面,他们拗不过我,只好在一边陪着。任凭怎么说怎么劝,我再也没有开口说一个字,直到抢救室的灯熄灭,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病人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叹口气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他现在虽然命是保住了,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这是什么意思?”虽然心里已经雪亮,但我依然不由自主地问。

“他的头部受伤非常重,能不能醒过来已经不是人为的力量能够办到的了。也许一天两天,也许一年两年,也许一辈子都不会醒过来了,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植物人’。”

……

呆坐在小臣的病床前已经整整三天了,这三天里,米水未进。童欣劝我说想哭就哭出来,憋着不好,但是我一直都没有哭,已经没有眼泪了。看着小臣精致的五官,握着他依旧温热的手,我什么话都已经不想说了。探望的人来了又走,小臣的父母也来过了,他们看起来都是很通情达理的人。我告诉他们我是小臣的妻子,以后会一直好好照顾他的。他们悲痛之余也惊讶无比,但是最后还是哭着点头答应了,说臣君能遇到我这样的好女孩,也算是一种幸运。末了小臣的妈妈拉着我的手说:“孩子,为了臣君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看你现在的样子,我看了都心疼,如果他知道了一定更难受。”那一刹那我的眼眶湿润了,扑到她怀里叫了一声“妈”就痛哭出声,紧紧绷着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了下来。

四个月后。

“费伊,你真的决定了吗?”

“呵呵,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很多次了。”我微微笑着回答薛凯。

“可是你还很年轻啊,他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真的要这样照顾他一辈子吗?何况你跟他还没结婚,以后又要带孩子又要照顾他,真的可以吗?”

“我已经决定了,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一辈子的幸福。”我低头抚着自己微隆的腹部。

“我可以照顾你跟孩子。”他终于还是开了口。

我微笑地看着他说:“那么他呢?你能照顾我们一家三口吗?我不会丢下他不管的。薛凯,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请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如果没有遇到他,也许我们还有可能,但是现在我们真的是不可能的,我只把你当成好朋友。”

他失望地低下了头,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骆非那边呢?你怎么说?”

“我已经给他写了邮件,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事情,我跟他这辈子注定不能在一起,请他原谅。”

“呵呵,你连他都拒绝了,更何况是我。那好,我尊重你的决定,有什么事情还是记得要随时来找我,好吗?”

“嗯,好。”

“薛凯!”他正要转身离开,我又叫住了他,他回过头来问:“怎么了?”

“谢谢你。”

“傻丫头,谢什么。你有你的决定,我也有我的决定,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是不是?”

直到薛凯离开,我转头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小臣,拉着他的手,在心里默默地说:“小臣,选择你,是我一生中最不后悔的决定,我会用我全部的生命爱你,一辈子不离不弃。”

不要计较于得失,因为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本就一无所有。失去,恰恰是因为曾经拥有。“不要怕,不要哭,我和你一样,等待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