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4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12)

(2006-07-03 17:46:31)

再次回到写字台前,已经是半夜时分。

每一封信的信封都很漂亮,小臣的字同样漂亮,已经很少有写字写得这么好看的男生。收件人都写着“伊人”,落款都是“爱你的小臣”,并且在右下角细心地标上了写信的时间。我数了一下,一共一百二十八封,粗略估计了一下,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一日小臣第一次见到我至今,差不多正好是一百二十八个星期,也就是说,几乎是一个星期一封。

我没有急于打开,而是先按照顺序把所有的信排列了一遍,第一封果然就是写于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一日,而最后一封则是写于二零零五年的六月十七日,也就是他离开的那一天。

我以很庄重的心情拆开了他的信。

“费伊:

你是叫这个名字,对吧?呵呵,不要觉得奇怪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我只是向‘channel A’的一个侍者打听了而已。你是刚来这个地方打工的,对吗?因为我以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你。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这样轻易打动我,但是就在今天,在那个嘈杂的酒吧,只那么远远一眼,我就觉得你是我一直都在寻找的那个人。也许这样的想法是很荒谬的,甚至在几个小时以前我都认为这样的想法是不可思议的,但是你的出现让我彻底颠覆了这样的观念。

你不知道我是谁,甚至在我问你要酒的时候,你都没有正眼看我,虽然带着动人的微笑,但是眉宇之间却仿佛郁结着很深的心事,眼神好像落在一个只能凭借想象才能到达的地方。你的表情让我很想疼你,也许这样说很冒昧,很唐突,但是却是我真实的想法。

我几乎没有给人写过信,很想认识你,但是又不想吓着你,一时之间也很难讲清楚这种感觉。现在我有点佩服你,能让我竟然像一个从来没有恋爱过的小男孩一样感到害羞,并且写起了从来没有写过的情书……”

“……

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认识你,连我自己也没想到会为了你到‘channel A’驻唱,我只要很低的报酬,凭借我的条件,‘channel A’的老板一定会留我的。

你知道吗?你走进来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你了,因为我一直都注意着门口,看到你的时候我真的特别想表现得好一些,能让你立刻看到我。你似乎真的一直有看着我,这让我很紧张也很开心,而唱完了,老板又给了我一个能接近你的机会。我看着你的时候,你脸红了,那一瞬间,觉得你好可爱,觉得你好像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又像是一个天真的女孩。

你那杯特地为我调的酒,名字居然叫做“咫尺天涯”,我想,在你的心里,一定一直牵挂着一个人,甚至连你自己都没有发觉。因为当我看到你男朋友的时候,很快就发现他并不是你心里的那个人,也许正因为如此,你才会有淡淡的忧郁。

我很想自己能代替那个人住到你的心里去,很希望有一天,你也能这样,想念我成为一种潜意识。我想对你好,我想心疼你,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

……”

“……

认识你这么久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把我当成弟弟,我有点怪命运为什么要让我比你小三岁。如果不是这样,你不会把我当成一个心思单纯的小孩子,或者是一个能讲心事的好朋友。我不要你把我当成小孩,也不要你把我当成好朋友,我只希望自己是一个让你想依赖的人。

最怕看到你逞强的样子,我知道你跟你男朋友之间有很多矛盾,你跟我说的时候心里一定很苦,但是你从来都没抱怨过什么。我倒希望你能尽情地发泄,但是你从来都不这样,你是一个内心坚强的女孩子,但正因为如此,我更加想好好保护你。

……”

“……

我终于向你表白了,两年的时间也许不算很长,但是我从来没有这样认真地爱过一个人。也许今天并不是一个很适合的日子,但是我知道,这也正是一个机会。

心里想象过很多次把你拥在怀你是什么感觉,吻你是什么感觉,今天终于体会到了。当我抱着单薄纤细的你,吻着你冰冷的嘴唇时,心里很难受,为什么像你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他们没有全心全意去珍惜呢?

你拒绝了我,其实这是意料之中的,虽然如此,我还是难受,但是我不会轻易放弃的,在我的心里,你就是我认定了的人。

……”

眼泪肆无忌惮地落下来,我只是选了一部分跳着看的,没有看完。对于这样一个男生,我还有什么话好说?谁能拒绝这样一份深情?谁能说自己生命中出现这样一个人不想去珍惜和把握?

我急急忙忙地拆开了最后一封信,因为我知道他离开的原因一定写在里面。

“小伊:

今天经历了大悲大喜,大起大落,到现在我的脑子都很乱。

本来我以为我们又有机会在一起了,因为你知道吗?我今天无意之中听到了翩翩和谢禹的谈话,让我知道了他们的骗局,我跟翩翩根本就什么都没发生,那个孩子竟然是谢禹的。

说实话,我听到的时候一点都不恨他们,甚至恨不得冲上去狠狠拥抱他们。因为他们让我知道自己并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并没有背叛你,并没有伤害你,并没有像你所想象的那样上了别人的床。如果你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因为你说你爱我,这些天你说的爱我那句话成了唯一的安慰。现在我们又可以重新在一起了,重新开始,这次我不会再轻易放你走了,我真的很开心,真想马上就告诉你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因为打你手机是关机,所以我立刻跑去找你了。但是看到你的同时,也让我从头到脚连心一起彻底冷了。

我看到你跟一个陌生人抱在一起,这个人本来应该是我,但却不是,也不是庄竞阳。你们这样亲密地抱在一起,心甘情愿地抱在一起,我看到你们的眼泪了,只不过他是无声地流泪,而你是痛哭。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了,这个人就是你心里一直都牵挂的人,这个人就是你这么多年睡不好的根源,这个人就是你曾经跟我提过一次的骆非,是不是?

你真的让我受了好大的打击,到现在我写字的手都在抖,他在你额头上留下的那个吻就像锤子一样狠狠砸痛了我的心。我以为自己终于成了你心里最最重要的那个人,我以为你已经真正完全属于我,但很可笑,这一切只是我以为。你已经跟你心里一直都爱的人在一起了,终于如愿以偿了,我这个小你三岁的人,你还会接受吗?你不会了,想到这里我会想流泪,但是没有眼泪,只是觉得很痛心。

我想离开这里,虽然不知道去哪里,但是至少离开这个城市,心里会好过一些。

小伊,真的很爱你,很爱。

……”

信飘落在地上,我浑然未觉,甚至已经哭不出来。小臣,不是这样的,我很想你,很想你……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的想象和能够接受的范围,老天爷似乎特别热衷于跟我开玩笑,受得起受不起不是他所考虑的范围。

真希望此时此刻能站在小臣面前,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这个倔强的孩子误解了那个代表告别的拥抱,但是他真的只是单纯的误解吗?我抱着骆非的时候心里想的人确实是小臣,但是若对骆非没感情,会接受这个拥抱吗?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抓过身边的包从里面翻出了那个已经皱巴巴的信封,果然,邮戳上的地址是——大连!信是两天以前从大连寄出的。

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了,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先睡上几个小时,养养精神,等天亮了就去做我想做也应该做的事情,去找他。我有预感小臣还在大连,而且就在我们曾经住过的宾馆,甚至是曾经住过的那个房间。

打定了主意后,我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把他写给我的所有的信也一起放进了行礼袋里,和衣睡下了。我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骆非,对不起,我对你的感情已经不是纯粹的爱情,我要去寻找属于我自己的幸福,天涯海角我都会去的。

醒来的时候差不多正好是平时上班要起床的时间,我知道这一去很难估计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毕竟小臣在哪里我不敢确定,所以决定先打电话去公司请假。胡乱编了一个勉强可以让人相信的理由,装作听不懂老板质疑的口吻,匆匆挂了电话。影楼那边也需要交代一下,我想只要直接打电话给薛凯就可以了,现在跟他很熟悉,说实话应该也没有关系。

“薛凯,我可能要跟你请几天的假。”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要去找小臣。”

“去找他?什么意思?去哪里找?”

我将事情的原委简单地跟他说了一下,他沉思了片刻说:“你现在在哪里?”

“我现在正要出门去买机票。”

“我去买,你在家里等我。”

不等我开口他已经挂断了电话,我愣愣地听着忙音,他还是这样,做事情从来没有跟人商量的余地。我只好缩到沙发上,等着他来找我。当薛凯把机票递到我手上的时候,差不多才过了大半个小时。

“早上10点半的飞机,我们走吧。”他径直拎起了我的行礼走了出去。

“我们?”我傻傻地站在原地,怎么不是我一个人去吗?

“当然是我们,我买了两张机票。”他头也不回地说。

“不用了吧,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还有工作。”我实在不好意思拖他下水。

“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他转过头来不容拒绝地说。

看着我还是愣在那边,他上前将我拉了出去:“还不快一点,赶不上飞机就麻烦了。”我看着他,觉得心里又多了一份亏欠。

一路上无心想另外事情,只是希望能够以光的速度到达大连。下了飞机直奔原先住过的那家宾馆,询问服务台的小姐这里是不是住着一个叫做凌臣君的人,说我们是他的朋友。那位小姐翻查了入住登记资料后摇摇头说没有。没有?难道我搞错了吗?还是小臣已经离开了?

“那么请问前几天有没有入住过这个人呢?”薛凯问。

“请稍等,我查一下。”

……

“哦,有的,凌臣君是吗?他是六月十八日入住,六月二十二日,也就是昨天中午退的房。”

他真的有来过这里,但是昨天已经离开了,我毫无头绪地看着薛凯问他:“怎么办?不知道他现在去了哪里。”

“住下来,然后再慢慢想办法找他。”他当机立断。

我点头同意了,又马上问那个小姐:“我想问一下,那个凌臣君住的是不是806号房间?”

“是的。”她疑惑的表情似乎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心想我当然知道,因为这就是我和小臣曾经一起住过四个晚上的房间。

“现在这个房间还空着吗?”

“对。”

“那我就要这个房间。”

薛凯接着说:“那我就要隔壁的一间吧。”

到了房间,放下了行李,薛凯说让我想一想我们当初到大连的时候曾经去过哪些地方,小臣最有可能去哪些地方。

“他会不会已经离开大连了?”薛凯好像成了我的脑子,他在身边的时候,我都不想动脑筋,何况我实在是太累了,累到连思考都会觉得吃力。

“有这个可能,但是我们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并且也知道他曾经住过这里,而且是昨天才刚刚离开,也许他现在人还在大连。所以我们还是必须先死马当活马医,找了再说。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我看你很累的样子。”

“不用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吧。”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万一在我休息的时候又让我错过了他,这该让我如何是好。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直马不停蹄地在这个美丽却又陌生的城市里到处寻找小臣,凡是上次去过的地方都去了,甚至还跑了很多间酒吧。我的两条腿沉重得仿佛已经不姓“费”了,累得恨不得马上倒下,但是我不能。

小臣的手机一直都关机,我不记得自己到底给他发了多少条短信了,跟他解释这一切其实都是误会。但是他看不到,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把手机给弄丢了。一连几天下来,我的耐心和信心和勇气和坚强几乎被磨损得一干二净,每天回到房间我就摊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我终于彻底地把小臣写给我的信仔细地看了一次又一次,白天找他,晚上回到宾馆就是看他的信。看到泪流满面,然后没有知觉地睡去,每次惊醒过来的时候总是看到薛凯微微皱着眉看着我,也许这时候我才会注意到其实他也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男子。薛凯比我大两岁,清瘦,修长,半长的头发,有着一双总是带着些微薄雾般的眼睛。这些天都是他在照顾着我,他几乎是代替了三个人在照顾着我,我自然是清楚他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的,如果说经历过这么多感情的我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那岂非太可笑?但是我又能怎么办呢?他是一个好人,好到我一点都不想去伤害他,既然他没有开口说些什么,我就只能装作不知道,维持现状也许就是最好的。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