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99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11)

(2006-07-03 17:44:14)
“不!不是的……,你……听我说,听我说完,臣君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一切都是我……在说谎,那个孩子……不是他的,他……也没有……跟我发生过关系!”翩翩哽咽着把话说了出来,这番话像一个BoB!!!在我心中炸开了,我跌坐在沙发上,头脑一片混乱。

“你在说什么?”她说上次我怀着全天下最悲伤的心情陪她去医院拿掉的那个孩子不是她和小臣的?那又是谁的呢?她说她和小臣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她说一切都是她在说谎?这么说我一直都冤枉了小臣?这么说我又因为一个骗局而失去了心爱的人?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木然地看着她,一下子真的没办法转过弯来接受这些一次又一次的意外和打击。

翩翩好不容易渐渐停止了哭泣,说:“我说的都是真的,其实我心里也一直都很内疚,这段日子以来,我们谁都不过得不开心。臣君他心里没有我,要他勉强跟我在一起,根本就办不到。即使你愿意离开他成全我们,他迟早有一天还是要离开我的。

我知道自己的做法伤害了很多人,你跟他这么好的一对,被我给拆散了……现在,现在臣君又下落不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这几天我真的很担心很担心,他原本会去的地方我都找过了,都没有找到他。要是他有什么意外,我……我该怎么办?我该拿什么来弥补?”说到这里她的眼圈又红了。

“你知不知道,听了你的这番话,真的很想甩你一个耳光?”我强压着心中的怒气,低声说。

“呜呜呜……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你可以打我……骂我,都没关系……”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有什么权利?有什么资格?到如今出了事了再跑来跟我哭哭啼啼倾诉一切你觉得很有意思吗?”我提高了音量,瞪着这个耍心计让我痛苦的女孩。

“费伊你别这样,大家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的,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去把臣君找回来吧。”在一边许久没有开口的谢禹说话了。

“那个孩子,是不是你的?”我转过头看着他突然冷冷地问。

他躲开了我仿佛要杀人的眼神,没有说话,没有说话岂非就是承认了?

“我现在要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一字一顿地说。

翩翩阻止了正要开口的谢禹,说:“还是我来说吧。

我生日之前那段时间心情一直很不好,因为我知道臣君他喜欢你,并且已经开始追求你。那天看到你跟臣君抱在一起,我心里恨透了你,我很不甘心,我要报复,我要从你手里把臣君抢过来!我对他这么好,关系也一直都很不错,为什么他要选择你?要知道你比他几乎整整大三岁,我想不通他为什么对你这么着迷。

我生日那天,请了一些朋友来聚会,去外面包了几个房间。那天我和他的心情正好相反,他很开心,也许是因为你们终于在一起了。他越开心就表示越在乎你,我就越难受。大家都喝多了,我借酒跟他表白,没想到他喝得这么醉,拒绝我还是这么干脆。

我很伤心,跑去另一个房间找谢禹。其实我一直都知道,谢禹是喜欢我的,只是他也明白我爱的人是臣君,所以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什么。那天晚上他的心情也很不好,糊里糊涂的,那天晚上我们就……发生了关系……

事后我很后悔,谢禹也觉得自己是趁人之危很内疚。于是我将错就错让他帮我出演了后来的那场戏。趁臣君还没醒过来,让谢禹帮忙脱了他的衣服,我睡到了他身边……早上他发现我跟他在一张床上,几乎什么都没穿,自己喝得很醉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又这样告诉他,他自然就相信了。

他当时的表情我真是一辈子都会记得的,看他这么难过的样子,我差点忍不住要告诉他真相。但是既然已经走了这一步,我就必须得继续走下去。

没想到他后来还是跟你在一起,那天我们学校的歌唱会你也去了吧?看到你们在一起这么开心的样子,而他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是他最重要的人,我知道这是他在告诉我答案。那时候我觉得没什么希望了,准备放弃了,但是没想到后来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想,这也许是我得到他的最好机会了,所以……”

后面的话她已经没必要再说下去,这个年纪轻轻的女孩竟然城府这么深,真是害人不浅。但是谢禹和他,又何尝不是伤心人呢?不是所有的爱,都能给人带来快乐,有时候,甚至是十倍百倍的痛苦和折磨。

我突然庆幸这一切尚有挽救的余地,如果说小臣和翩翩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那么我和他还是可以在一起,那么骆非呢?瞬息之间我的心思已转了一大圈,最后还是回到了最现实的问题,现在小臣不见了,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骗了,怎么办?如果他发生了什么我不能接受的意外呢?我的心一下子乱了。
我没有再责怪他们,也许年轻的时候,我们总是会犯下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否则就好像浪费了上天赐予我们的青春。约好了大家分头想办法找小臣,如果有消息就立刻通知对方。

送走了他们,我的力气仿佛被一下子抽光了,颓然摊在了床上,觉得好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我同样清醒地意识到,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到小臣,而不是在这边胡思乱想。我安慰自己说,小臣绝对不会是出了意外,更大的可能,是去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地方躲起来了,存心不想让我们找到他。但是这也仅仅是我猜测,失去了他的消息,让我焦急万分。

对了,他一直都在“channel A”驻唱,这几天有没有去过?虽然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因为谢禹跟翩翩不可能忽略这个地方不去找的,而他也不太可能这么多天了还待在这个城市里的。但如果他真的有去过呢?我没来得及细想就决定先去碰碰运气。

到了“channel A”,老板很亲切地跟我打招呼,我实在没心情跟他寒暄,几乎是直奔主题,问他这几天小臣有没有来上班。

“臣君已经辞职了。”这个答案让我吃了一惊。

“他辞职了?什么时候的事?”

“差不多有半个多月了。真是可惜啊,这么好的条件!”老板感叹了一番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问道,“咦,你跟臣君应该很熟啊,怎么他没告诉你吗?”

“哦,我跟他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那就是说他后来一直都没来过了?”看来自从我和他分手后他就已经不在这边驻唱了,而对于我怎么会不清楚他已经辞职的事情我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了,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问道。

“后来还来过一次的,就是前几天,我想想……,好像是星期五,对,是星期五那天晚上来的。”老板肯定地回答。

星期五?我回忆了一下,小臣就是从那天开始失踪的,也就是说他失踪前到过这里。

“那天晚上他真的有来过吗?有没有说什么?或者做了什么?”那天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否则小臣不会这样离开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没怎么注意,那天客人很多,也来不及跟他好好聊聊。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板关切地问。

我正想着怎么回答比较妥当的时候,一边的调酒师阿ken插嘴说道:“我知道,那天他就一直坐在这边喝酒,好像心情很不好,脸色很差。我问他怎么了,他也没说什么。”

“他什么都没说吗?你再仔细想想。”我上前拉住了阿ken的衣角迫切地想从他的口中得到关于小臣的消息。

老板和阿ken两个人面面相觑,似乎也明白了其中的隐情,没追问我什么。阿ken思考了一会儿说:“对了,我记得他问我会不会调一种叫做咫尺天涯的酒。是不是你以前调过这种酒?”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低下了头,一瞬间有一种疼痛的感觉像电流一样从心脏扩散开去。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后来他就没再说什么了吗?”

“没有了。” 阿ken肯定地回答。

“那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差不多是快一点钟的样子吧。”

看我难过的样子,老板问:“费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有什么事情要说出来啊,不然我们没办法帮你。”

“没事,他只是躲起来不想见我罢了。谢谢,那我先走了。哦,对了,如果他再来,请一定要马上告诉我,好吗?”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顾不得他们惊异的目光,走了出去。

小臣,是不是因为我?是不是因为我才离开的?我黯然走在路上,突然有短信的声音响起,我一看,是信息报告,是小臣开机的信息报告。因为我给他打过电话发过短信,他只要开机我就能知道他已经收到我短信的报告。

我激动得手都抖了,立刻打了过去,接通了但是被他按掉了。再打,又被按掉,我难受得差点哭出来,他不想接我的电话,为什么?没办法,我只能发短信过去问他为什么,一边按一边手抖得厉害。可是不管我发过去什么他都没回答,过了一会儿,终于有短信的提示音响起,我打开一看,只有短短一行字:“我寄给你的东西收到了吗?”

东西?什么东西?我立刻发短信过去问,但是没有他收到的信息报告了,再打过去,果然提示已经关机了。他又关机了,我刚燃起的一线希望瞬间又被扑灭,但是至少我知道他平安无事,这让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

但是他寄给我什么东西了呢?一想到这个,我立刻往回赶。

打开长久以来都不曾用过的信箱,我从满满一箱广告中,找到了小臣寄给我东西。是一封信,但是捏了捏,又好像里面什么也没有,我心急火燎地一撕,从里面“叮”地一声掉下来一个小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把精致的钥匙。
我急忙捡起来一看,钥匙上有三个精美的字——“情人坊”。

我对“情人坊”的了解并不算太多,过于浪漫而精致的地方我向来没有太多的好感,就像对鲜花这种几乎所有女人都喜欢的东西,我也并不怎么感兴趣。虽然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心境似乎已经苍老。

“情人坊”其实只是一家精品店的名字,专门卖一些成双成对的小摆设,做一些小情侣的生意。因为女孩子们总是会被精致可爱的小东西所吸引,那么男生就会掏钱,做生意其实是一门抓人弱点的学问,这个“情人坊”应该算是成功的。

来不及仔细思考,又惟恐信封里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我不小心撕破了,查看后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看来小臣要寄给我的东西,就是这把小钥匙。我有些失望地将信封随手塞到了包里,盯着钥匙发呆。

我知道每一家“情人坊”里面都有一块地方是专门腾出来挂一些奇形怪状的漂亮信箱的,这些信箱是用来出租的,供一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的人将信放在里面。我想大多数的人只是为了给心仪的对方一个惊喜,或者共同守护着一个约定。约定何时会写信给对方,不直接交到对方手上,而是要对方自己来拿,这些信箱的钥匙似乎也是一对的。

这把钥匙显然是属于“情人坊”里的某个信箱的,但是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至少有八家以上的“情人坊”连锁店。那么这把小小的钥匙到底是属于哪一家的呢?打小臣电话还是关机,他存心是不想告诉我的,否则他可以在信上或者是刚才的短消息上说明,所以我只能自己去想,去推断。

最有可能的应该就是离小臣住的地方或者是他们学校最近的一家,因为这样更加方便。我打了电话告诉翩翩他们关于小臣目前的情况,并很直接明白地告诉他们接下来的事情不再需要他们插手,他们放心之余答应了。因为我们都知道,后来的事情,已经与他们无关,我不想再牵扯到他们。

我先到了小臣住的地方附近的那家“情人坊”,信箱上都贴有名字,奇奇怪怪的都有,基本上都是一对一对的。我不敢确定,只找一些相似的,通用的,又有些俗的称谓,虽然感觉小臣不会这样称呼我,但是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店员们狐疑地看着我,他们一定在想怎么可能连自己需要的信放在哪个信箱都不知道,很怀疑我的动机。我也确实很紧张,紧张到手发抖,小臣到底给我写了什么,要这么神秘地寄给我钥匙让我自己来找,并且没有任何提示。

终于有一个店员忍不住上前来询问情况,我告诉她我的男朋友跟我开玩笑,让我自己找他写给我的信,要在我们结婚前给我一个惊喜。她听了似乎不再怀疑,毕竟这些信箱里面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小偷强盗是不屑光顾这里的,而我手上也确实有一把“情人坊”信箱的钥匙。

找的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一个信箱都打不开,我尴尬地朝那个店员笑笑,离开了这家“情人坊”。而学校附近的那家竟然也没有,我怀疑自己的判断出现了错误,一来一去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却一无所获。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会不会是在离我住的地方最近的那家?虽然觉得小臣不太可能跑这么远的路投信,但还是决定去一趟,也许他就是那么傻呢?

一走进这家“情人坊”,径直朝挂信箱的地方走去。我一眼就看到了挂在第一排的第三个信箱上,名字写着“明日轩的伊人”,心突然没来由地加快了速度。我几乎是百分之一百地肯定就是这个,那一瞬间鼻子有些酸,小臣就是跑这么多路到这里来给我寄的信。

由于过于激动,我从包中取出钥匙插了好几次才对准了锁孔,清脆地“啪”的一声,钥匙应声而开,果然就是这个信箱。我迫不及待地拉开了小门,“哗”地一下,一大堆信,落了一地,我怔怔地站在原地,还没拆开其中的任何一封,眼泪就掉了下来。这么多,这么多信,不是一封两封,不是十几二十封,当然也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能够写出来的。

我又欠了一个人好多,心瞬间被扯得很痛,因为我不够爱你们。尽管没有同时的爱,但任何一个阶段,都没有像你们爱我这么多,这么深,这么重。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