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4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10)

(2006-07-03 17:38:16)
见我默不做声,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似乎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在这整件事情上,我也是受害者。

两个人陷入了些微的尴尬,我看得出朱颜是一个活泼而心直口快的女子,于是实话实说道:“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无情,相反,今天我这样痛苦,正是因为我对感情过于执着。骆非他难受的时候,我又何尝不难受?”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想到了几乎占据了我整个大学生涯的失眠和绝望,那样撕心裂肺的感受,又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体会?

“你还爱他吗?”朱颜忽然抬起头问我。

我静静地看了她片刻:“你想我说实话吗?”

“当然。如果你还爱他,你们依然还有在一起的机会,我知道他会不顾一切地回来的,留在你身边,或者带你走,都可以!”她急切地盯着我,仿佛要从我的眼中看出些什么。

“你认为我们还回得去吗?”这个世界难道还有一个人能为一段已然绝望的感情心甘情愿地等待一生吗?纵然有,那也只是存在于想象之中,我们都是普通人,所以不得不现实。我们错过了彼此,并且一错就是六年,这中间有太多太多的空白,可以说人生中最宝贵的这六年,我们毫无相交之处。即使有爱,恐怕爱的,也是当初的彼此。什么事情都会变的,更何况是最难以琢磨的感情。

“怎么回不去?你别跟我说什么错过了就不可能回头之类的话,我不信这一套的。如果真的有感情,你们会有机会更多年生活在一起,足够弥补这六年的空白。”

“如果你是我,你怎么决定?在你决定之前,我先给你三个前提。第一,我和骆非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我们到底是否适合对方,是否适合生活在一起,是一个未知数;第二,我们已经有六年毫无联系,在这六年中,相信环境的改变已经改变了我们。这改变是好是坏先不去管,最起码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第三,我不怕跟你说实话,现在我心里,还有一个人,虽然已经分手,但是我忘不了他。”

“你们干吗都要这么理智?干吗非得分析得这么清楚透彻?感情本来就是说不清也理不清的,最重要的就是感觉。真想不通你跟我哥怎么都是这样的人,我看你们很配才是。这么清醒,你就会过得开心吗?也罢,我想你说的这些什么第一第二第三的,最想说的其实就是你现在爱的是别人,是吧?

其实我看你还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你不知道从半个小时之前我看到你一直到现在,你的脸色很难看,眼神很奇怪,手指一直在发抖?还记不记得在影楼那天你看到我哥的那次,我这个旁人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只有心里还有对方的人,才会有那样的对视!问问你自己,心里到底想的人是谁,别总是自欺欺人,行不行?”

这些话让我触电般颤抖了一下,这个女子有着和骆非一样凌厉的眼神,难道我已经不清醒到需要别人的点拨才能看清楚自己和未来要走的路了吗?

她接着说道:“我哥他前几天曾给你写过一封邮件,但是没有发给你。那天后来我趁他有事离开的几分钟偷偷拷贝了一份放在了自己的邮箱里,你把你的邮箱地址给我,一会儿我到家了发给你。”

我自然很想知道骆非给我写了点什么,于是点点头,将自己的E-mail告诉了朱颜。她补充着将能联系到骆非的电话和E-mail告诉了我,说如果我想通了一定要去找他,千万别再犹豫不决。

跟她告别的时候,她突然说:“你听过张信哲唱的那首‘从开始到现在’吗?很好听,我哥现在用的手机铃声就是这首歌,记得回去听啊。”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远处,我才转身离开。

骆非,你这一走,我们又相隔天涯了。

“你真的忘得了你的初恋情人吗
假如有一天
你遇到了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他真的就是他吗
还有可能吗
这是命运的宽容
还是另一次不怀好意的玩笑

如果这是最后的结局
为何我还忘不了你
时间改变了我们告别了单纯

如果重缝也无法继续
失去才算是永恒
惩罚我的认真是我太过天真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如果再见是为了再分
失去才算是永恒
一次新的记忆为何还要再生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难道爱情可以转交给别人
但命运注定留不住我爱的人
我不能我怎么会愿意承认你是我不该爱的人

拿什么作证
从未想过爱一个人
需要那么残忍才证明爱得深”

此刻我已经坐在电脑前,下载了朱颜告诉我的这手被骆非用来当手机铃声的歌曲,一边反复反复地听,一边看那封如果不是朱颜偷偷拷贝下来我一辈子都不会看到的邮件。

泪水一次又一次模糊了我的视线,那些已埋葬多年的情感记忆被勾起,再次张牙舞爪冲我而来。是不是非得让我痛到无以复加,才肯放过我?费伊: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头,因为已经理不清楚哪里才是头。这么多年了,真是有千言万语想要跟你说,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并不是我不敢说,也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觉得说了也无济于事。但是不说,又觉得也许再也没有机会让你知道我心里的感觉。

很矛盾,人总是矛盾的。

昨天晚上你跟我说着你这几年经历的时候,带给了我太多的震惊。我做梦都不会想到是庄竞阳毁了你我本来可以拥有的幸福,你问我难道不恨他吗,我想这已经不是一个‘恨’字能够形容的。他仅仅以一瞬间的念头和几秒钟的谎言,让我们失之交臂,痛苦了这么多年。最重要的是,让我失去了你,我一生中最爱也最想好好珍惜的女人。

你跟我说你大学的那三年多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可知道我听了有多心疼?很抱歉我不仅没有给你带来快乐,反而带来了这么深的伤害,虽然起源于一场误会,但是同时也说明了我没有好好把握你,我没办法原谅自己。庄竞阳用他的方式赢得了你的感情,不管是用了什么手段,总之输的人是我。我不在乎自己能在任何方面胜过他,他得到了你,那他就是最大的赢家。

其实这六年我过得并不好,所谓的不好,并不是指外在和客观的,而是指内心。虽然那天你来机场送我,让我以为你选择了跟我一刀两断,让我很绝望,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你忘记。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是怪你的,我怪你不愿意等我,因为在我内心里,一直相信你是愿意等我回来的。甚至到今天,我都还有一些怪你,为什么我可以等而你等不了?

刚到美国的那段时间,真的完全不能适应,不光是地域上的,环境上的,更是内心的。很多次都想给你写信或者打电话,但是都被自己否定了,既然你已经做出了你认为正确的选择,我就没有理由再来打扰你的生活。我跟你一样,睡不好,我们竟然都认为是对方先放弃了自己,真的是太可悲。不过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毕竟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最难过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想你变成了一种习惯,再没任何人能打动我,我知道你已经成为我一生中最无法忘记的女人,再没任何人能超越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连我自己都很惊讶,很不敢相信你会让我这样一个不太看重感情的人这样刻骨铭心。

那天在影楼遇到穿着婚纱的你,你比以前更加美丽动人,我的第一个念头竟然会认为你一直在等我,等我来接你做我的新娘。当然,这个念头很荒谬,我也很快就否定了自己这个可笑的想法。其实我在门外已经注意了你很久,但是你一直没有发现我,你当时的目光让我觉得你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牵挂至深的人,即使不是要结婚,也必然有了所爱的人。

后来从你的口中证明了我的猜想是对的,所以我会跟你说,身边的表妹是我的未婚妻,会跟你说我有一个交往了五年的恋人,会跟你说我手上的刺青是我和我未婚妻爱的证明。其实那个图案就是为你刺的,去美国没多久就刺上去了,那天是你十八岁的生日,转眼已是六年。

你跟我说着你的心事,让我感觉得到你早已经放下了我,只有把我当成一个很普通的朋友时,才会这样毫无顾及地跟我说着你现在的烦恼和困扰,是不是?尽管你对知道了庄竞阳的行为感到愤怒,但那仅仅是发现真相的一种正常反应;尽管你的种种表现让我发现你对我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你都明说了你有自己放不下的人,也许你在我怀里哭的时候,想的是那个人吧?我真的很想一直这样把你抱在怀里,很想带你离开这里,让你不再伤心难过,但是我更清楚,我已经不再有这种给你快乐的能力。

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在一起,还能得到快乐吗?不能。所以我很绝望,你让我再次绝望,虽然告诉你说我要下个星期三走,心里却已经决定明天就走。我不会再回来了,我已经说过,这个地方已经不属于我了,你也是。也许曾经在你的心里,我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对不对?

九年了,真的不短,我知道将来的日子,会一直延续着我对你的感情,就像这个刺青一样,擦不掉抹不去。没关系,因为我本来就不想把你忘记掉,本来就想全部的爱给你,所以,我会想着你的,永远,无论身在何处。

现在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保护自己,不要让任何人能轻易伤害到自己。记得要坚强,无论如何,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骆非的人,会一直牵挂着你的。

再见了,费伊。

我爱你,至死不渝。”
我静坐在电脑前面,慢慢整理自己的思路,也许我真的应该好好想一想,不能再继续逃避下去。因为现实终究是要面对的,不是不去想不去看不去管就不存在。

从来都不知道骆非爱我至深,甚至一度认为他是一个冷漠的人,自负自己与他充满默契,其实从来就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想过问题。不曾理解和体谅,何来默契?六年前我承认自己还太年轻,太骄傲,太任性,但是已经受到了惩罚,付出了极大的代价,难道这还不够吗?

虽然时移事易,但是我知道他还是我心里的一个烙印,即使不能走在一起,还是会终生想念。我想这种感情,已经不是简单的爱情,一生中也许会爱上N个人,但是拥有这样感情的人,绝对只有一个。

我应该回头吗?回头会是我的想要的幸福吗?那么小臣呢?难道我能这样轻松就把他忘记了吗?我能忘记那个如王子般出现在我生命中的凌臣君吗?

正想到此,门铃响起,我急忙擦了擦眼泪,跑去开门。出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翩翩和谢禹。

翩翩看上去精神很差,神情极其憔悴,布满了血丝的眼睛有些肿,似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谢禹也很疲惫,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怎么是你们?”我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们,自从跟小臣分手后,也就没有再跟我有任何联系了。他们两个人的同时出现让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光奇怪,而且不好。因为我知道,他们来找我一定跟小臣有关,而且一定是一件大事。

“费伊,臣君他有来找过你吗?”翩翩一看到我就沙哑着嗓子问。

“你什么意思?没有,我已经很久都没看到他了。”我很奇怪她问出这样的问题,小臣不正应该跟她在一起吗?怎么反而跑到我这里来提出这样可笑的问题?

“他最近真的没有来找过你吗?”她似乎仍然不甘心,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你干吗问这个?他确实没来找过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我们能进去吗?”翩翩看我的眼神有说不出的哀求意味。

我侧身做了个“请”的姿势,谢禹朝我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点点头跟在翩翩身后进去了。

我替他们倒了两杯饮料,选了一个最适宜倾听的坐姿,等待他们开口。

“……”两个人竟然面面相觑,半天不开口说话,我的耐心被磨得所剩无几。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觉得现在的心理承受能力似乎比以往更胜一筹了,接二连三的打击让我的心脏得到了充分的锻炼。

还没开口,翩翩的眼泪就流下来了,这让我不知所措。她一下子扑到我跟前半跪着抓住了我的手,手凉得可怕,这样炎热的天气,怎么会有这么冰冷的手?她的这个动作让我几乎要忍不住想跳起来,谢禹及时过来拉起了她,让她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费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也没有……没有想到会……这样。”看着她泣不成声的样子,显然已经不是在演戏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小臣他出什么事了?你说啊!”看到他们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心里最想念的那个人,还是小臣。他们的样子让我对即将听到的话有一种惶恐,我害怕有什么不好的消息。

但即使是害怕,我还是会听到:“臣君他……,他……”

“他到底怎么样了啊?”我急得跳脚。

“他失踪了。”谢禹替翩翩说了下去。

“失踪了?”我有些茫然地重复着这三个字,什么叫失踪了?这么一个大活人,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吗?不见了吗?去了哪里?我猛地惊醒过来,“什么意思?什么叫失踪了?”

翩翩在一边已经哭得说不出话来,只好由谢禹来代替她说:“我们找不到臣君,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已经整整五天了。”

“也许他只是回家了呢?或者去了其他地方玩?”我尽量往乐观的地方想,安慰他们也是安慰自己。

“怎么可能呢?现在正是临近期末考试的时候,他不可能一声不响管自己一走了之的。我们打他手机一直都是关机,他家里也打过了,怕他爸妈担心说自己是他高中同学。他爸妈说他在学校里,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回家。我们以为他会到你这里来,看起来你似乎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急忙拿起电话打小臣的手机,果然是关机,心立刻被拎了起来,他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玩失踪,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不会?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这么说着,脑子里立刻想到了很多可怕的画面,小臣他会不会遭遇不测?这个想法把自己和他们都吓了一跳。

“不会的,不会的,臣君他不会有事的。”翩翩大声强调着,随后又泪流满面地低语,“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他离开之前,有什么反常的表现吗?”

“他一直都很不开心,自从和你分手以后。”谢禹犹豫了一会儿说。

“……”我的心隐隐作痛。

翩翩“哇”地一声,孩子般地哭了起来,断断续续地说:“我只要……他……回来,平……安回来……就好了,他……是不是要……跟我在一起……都没有……关系,我只要他……能回来……。费伊……对不起……是我……是我不好,……如果不是……不是因为我……,今天就不会……这个样子了……”

我嘴上安慰着她说:“别哭了,别担心,没事的,也许他去一个人跑去散心了呢,很快就会回来的。”心里却在想,小臣,你到底去了哪里?有什么事情就说啊,你这样我有多担心你知道吗?想到此,我的眼泪也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