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4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9)

(2006-06-30 23:56:13)
“我觉得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都是因为太在乎你。”他抑止着颤抖的声音。

“别说了,都过去了。”我只得打断了他的陈述,已经不能再为他做什么,最多只是让他不要再去反复想。做了太多伤人伤己的事情,最后需要的是平静的心。

“你让我说,好吗?我怕以后都没有机会说了,今天如果不是我躺在这里,难道你还会想着来见我吗?”他苦笑了一下,我只好沉默。

“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一件事情,会不会让你对我的憎恨减少一点。”他没有看着我,只是盯着窗外,天很蓝,阳光刺眼。

“什么事?”我不知道他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现在已经没办法猜测,他已经不是我所认识所熟悉的那个人了。

他略微沉默了一会儿,说:“其实,你以为的你看到的聂晓琳根本就不是聂晓琳。”

“什么??你说她不是聂晓琳?那她是谁?”是的,他从来都没有说过那个女子就是聂晓琳,我从头到尾都不知道真正的聂晓琳长什么样子,只是凭空猜测而已,从第一眼看到她就认定自己所看到的就是那个一直存在却从未谋面的聂晓琳。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是呢?那她是谁呢?

“她只是你跟我分手之后我在一间PUB里认识的一个女人,她正好也失恋,之后一直跟我在一起,只是保持着互相慰藉的关系而已,没有感情。情人节那天你来找我,其实我在阳台上已经看到你了,我想气气你,只是希望你能够重视我。真的,我只是这样想,但是你走了却再也不肯回头了……”

“我们的问题本来就存在,并不是单纯地因为这件事情而分开的。那么聂晓琳呢?她是不是那个跟着你去上海出差的女人?”

“是,只不过后来就没再联系了,我跟她早就说清楚了让她不要再来找我。让我跟她在一起,只是我妈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不过她现在也想通了,看我这样,她也不想再逼我。”

“算了,现在到底谁是聂晓琳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无论发生什么都已经不能扭转我们之间的局面。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生活下去,别再做这些无谓的事情,多为自己和家里人考虑考虑。别怪我说话太直接,如果我已经不爱你了,你做什么都是没办法挽回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旦放手,就没想过要回头。”

“我知道,费伊,对不起,我太自私了。”

“我想,我们还是做陌生人吧,谁也不要说对不起。等有一天,我们都能将这九年来的恩恩怨怨都不放在心上的时候,或许还有机会成为朋友,好吗?”

他平静地看着我,最后还是点了点头,事已至此,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好好照顾自己,把一切都看得淡一些,如果今后再找一个女朋友,千万别再做伤害她的事情。我走了,保重。”

“费伊!”他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我。

“还有什么事吗?”

“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第一位过?”

我淡淡一笑,说:“曾经在我心里,你是第一也是唯一。”

没等他说什么,我已经走出了房间,向他母亲告别后,离开了医院。我不知道今后等待着我的将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继续坚强的勇气。
生活是一口永不停歇的钟,无论你是喜是悲,是哭是笑,都不会为你停留。它给予你什么还是剥夺你什么,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接受,哪怕它跟你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这期间,有些人的勇气被消磨了,而有些人的勇气被磨练了出来,那些磨练出来的勇气,却只是为了迎接下一次的考验。
我把自己封闭起来了,几乎不接触任何人,包括薛凯在内,每天就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为了忘记这些纷繁复杂的纠葛,我只能尽量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只要不去想,就不会难过。
当我赫然想起今天是骆非去美国的日子时,才惊慌失措地跳了起来,那天他告诉我是下午两点的飞机,但是现在都已经快一点了。我抓起了包就跑,甚至忘记了跟老板请假,这一次没有选择,这一次不需要选择,但是我想见他。
一路打他手机的时候,提示说此号码已经不存在,急得我跳脚,很有可能这只是他在国内用的临时号码而已。自那天分别后我们就没有再联系了,他似乎也不愿意再来提醒我是不是要去送他,我总觉得他有什么话是没有告诉我的。
当我赶到机场大厅的时候,四处寻找都不见他的身影,跑去服务台咨询,被告知说两点飞往美国的班机刚在五分钟之前已经登机了。当下懊丧不已,难道真的要就此分别再成为陌路人吗?跟竞阳自然已不可能再像朋友般相处,但是为什么和他也要搞成这样呢?过于浓烈的感情,是否最终只会伤人伤己?
“费伊?真的是你吗?总算让我等到你了!”我听到身边有一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侧身扭头一看,竟然是那天在影楼看到的骆非的未婚妻。
我有些茫然地看着她,心里全部都是问号,一时竟然忘记了说话。
她怎么知道我名字的?是骆非告诉她的吗?
什么叫“总算让我等到你了”?难道她在这里就是为了等我吗?
为什么骆非离开了她却还没走呢?难道会丢下自己的未婚妻独自一人先走了不成?
为什么骆非说她中文讲得不太好但是她刚才说的话怎么会如此标准?
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她的手腕上,也根本就没有骆非所说的那个刺青图案。
难道,这个人根本就不是骆非的未婚妻?那他为什么要骗我呢?
我正欲开口问些什么,她对我抿嘴一笑说:“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有很多话想问我啊?”
“嗯,是的。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呵呵,我叫朱颜。我正打算找你呢,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好吗?”
我颔首答应,怀着满肚子的疑问跟随着她到了附近一家刨冰店。
她似乎存心要我着急,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先别急,我们叫点东西吃,边吃边聊,好不好?”
此刻哪有什么心思吃东西,随便叫了点就迫不及待地发问:“你不是骆非的未婚妻吗?”
她边叫了点东西吃,边摆摆手顽皮地一笑说:“哪里,我怎么会是他的未婚妻啊,我只是他表妹而已。”
这话让我大吃一惊:“什么??你不是他未婚妻?你只是他表妹?那那天在影楼的时候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当时也觉得很奇怪,事后也问过他,他什么都不肯说。他打定主意不肯说的事情,那是用铁锹都没办法撬开他的嘴的。我表哥这个人做事总是这样不按常理出牌,我已经司空见惯了。”
“那他当时说你是他未婚妻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什么表示呢?”
“呵呵,我想他总有自己的目的的,我当然不好当面拆穿。”她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好生尴尬,她所说的目的,自然指的就是我。
“他为什么要骗我呢?”我喃喃自语,随后又问,“那么他未婚妻呢?他到底有没有一个叫Fanny的未婚妻?”
朱颜咯咯一笑说:“他哪里有什么未婚妻啊,拜托,我就从没见过他交女朋友,更何况是未婚妻。”
那一瞬间我的心都痛了,怎么会这样?我真的想不到会是这样,太多太多的意外让我惶恐。
“这么说,这么说他手上的刺青,真的是我?”我不敢看着朱颜,怕自己很失态地第一次交谈就掉下眼泪来。
“你怎么了?脸色好难看,没事吧?”她关切地问。
“没事,我没事……对了,你刚才好像跟我说你想找我,不知道是什么事?”
她认真地看着我,然后一改刚才的小女孩模样语气沉重地说:“其实我不妨跟你实话实说,因为我真的不想看到你们都这样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误会如果当时就说清楚,就不会闹到今天这样的地步。也许你跟他这辈子说句俗套的话是有缘无份了,但是我想至少我能让你了解一些事情的真相。
我今天来机场,就是为了等你,其实骆非早在星期天那天就已经去美国了,我想到你可能会来送他,就跑来看看。如果你没来送他,那么就是他不够被你重视,跟你说了你也不会在意;如果真被我碰到你,就打算告诉你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我不知道的事情?你想说的是什么?”我很明显感到自己的嘴唇在发抖,不由自主。
“从小到大,在我们家这些表兄弟姐妹里面,就数我和他最亲近,也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吧,他只比我大一岁,我们很谈得来。所以很多事情,我都比较清楚,他在美国的这几年里,跟我联系得也比较多。他这个人有什么话不喜欢说出来,总是放在心里,如果不了解他,会认为他这个人很冷漠,其实不是的,他只是不喜欢表达而已。
六年前他去美国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和他在我家的天台上聊天,就像小时候那样,只不过那天他的表情很落寞,笑容很少。他告诉我说明天会有一件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发生,他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很担心。我问他是关于什么的,他犹豫了一会儿才告诉我你和他之间的事情,他说他很喜欢一个叫做费伊的女孩子,她很美丽,很慧黠,很让人怜惜,是一个能走进他内心,和他有默契的人。
他说他不想离开这个城市,不想离开中国,很想为你留下来,但是身不由己。他让一个朋友转告你说他会回来,希望你能等他,如果你愿意等,就别去机场送他;如果你不愿意,就见最后一面。
说实话我当时很被他的语气感动,我从来都没有看到他会因为一个女孩子而这样牵肠挂肚的。我不想打击他,他走得这么远,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回国了,而你们都这么年轻,还有什么可能?但是我没说什么,总觉得他的眼光向来都是正确的。
可是第二天你以你的行动告诉了他你的答案,那天我也去送他了,只不过你不认识我而已。他吻你脸的那一刻我的眼泪也掉下来了,既然你们这么在乎对方,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试着等他呢?”
“那是……”我忍不住要打断她,替这个误会做个辩解,她点点头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一个误会?对吧?是你们那个朋友搞的鬼,是吧?”
“嗯,是的。他都告诉你了?”
“是啊,前几天他告诉我的。”
“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
她似乎很不满我这种轻描淡写的口吻,说:“你知道?你真的知道吗?你能体会他的心情吗?自懂事以来我从来没见他流过眼泪,但是六年前他走的那天哭了,为什么?为了你啊!
就算不说这么久之前的事情,说现在,你又知道什么?你知道他整整九年都在爱着你吗?你知道他在美国的这六年都在想着你吗?你知道他从来都没有把你忘记过吗?你知道他手上的刺青是什么意思吗?这些你都有仔细去想过吗?”
“……”
“他确实有过一个未婚妻。”她似乎觉得自己这样讲话不妥,调整了一下语气再次说出了一句惊人之语。
“你说什么?你不是说他从来就没有什么女朋友更别说未婚妻了吗?”我没办法再继续保持沉默,忍不住问。
“他们全家移民去美国,在那边做生意,他的那个未婚妻是我舅舅他们替他选的,算是‘政治婚姻’吧,因为就是我舅舅生意上合作伙伴的女儿。虽然那个女孩子很不错,对他也很好,但是最后他还是拒绝了,为了这件事情,他跟我舅舅舅妈都闹得很僵。
“他为了你,拒绝了别人,他还在牵挂着你,你却已经爱上了别人!”
我静静地听着朱颜的指摘,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是,骆非的心情,我从来都没有去体会过。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那天跟骆非见面,我也只是告诉自己他已经不再爱我了,只是一味在否定着他对我的感情。那仅仅只是因为他从来都告诉我他还一直爱着我吗?不,不是的,因为我不想去承认,因为我不想增加自己的负担,心里的,愧疚和伤心。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