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99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8)

(2006-06-30 23:52:20)
我愣愣地看着他,不相信这句话会从他的口中说出来,我不能否认自己心里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毕竟他曾是我深爱了六年多的人。如果你也曾为一个人朝思暮想,彻夜失眠过;如果你也曾不顾一切,全心投入过;如果你也曾年少轻狂,刻骨铭心过,就会明白这样的感情。爱情也许会消逝,会磨灭,会衰老,但是就是有这样一种感情,会叫人永远放在心底最隐秘的角落,会终生用一种温柔的心情去想念,但是已无关风月,骆非之于我就是这样。
“呵呵,你别紧张,我开玩笑而已啦,瞧你,还是这么容易相信别人,还是什么事情都这么认真。”他抬手拍我肩膀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他手腕上有一个刺青的图案,依靠光线,我看到那是两个造型漂亮的英文字母——“F & F”。这个图案让我心头一阵狂跳,这代表什么?是“非”和“费”吗?这是我第一也是唯一的念头。
他注意到了我目光的落脚处,轻轻一笑道:“这是我和我未婚妻去年的时候一起去刺的,她叫Fanny,她手上也有啊,不错吧?”
他的解释让我有些自作多情的尴尬,是的,他早已经忘却了过去,而且是一个有未婚妻的人了,我的反应过大了,很可笑。
“哦,你跟她在一起很久了吧?”我有些慌乱地转移话题掩饰当时的心情。
“还好,差不多快五年了吧,去年订的婚。”真不明白他干吗要回答得这么详细。
“怎么没找个外国女孩呢?”我只好继续顺着这个话题说下去,尽管我并不感兴趣。
“她就是啊,她父母都是美籍华人,但是她就一直生长在美国。”原来如此,难怪样子还是像中国人。
“怪不得她上次没说话呢,她不会说中国话的吧?”
“会一些的,但是讲得不好。”
我不知道接下去还应该说些什么,只好保持缄默,等待他想出新的话题。看我一直没说话,他沉默了一会儿说:“过几天我就要回美国了。”
“啊?什么时候?怎么这么急?”
“下个星期三。”
“为什么不多待几天呢?”
“我在美国还有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做。何况,这里已经不属于我了。”他叹了口气。
“那你这次回来是……”
“来参加我表姐的婚礼。”
“哦……”他要走是迟早的事情,能在有生之年再次遇到,并且知道他生活得很好,我已经满足了,已经勿须牵挂。
“你没什么话要跟我说吗?”他对我仅仅一个“哦”字的反应显然不满。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老实地回答。
“这次你会来送我吗?这次的选择不像上次这么艰难了吧?”他的笑容有些古怪。
“什么?什么选择?”我对他的话表示不解。
“呵呵,你的记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连这个都不记得了?看来你真的忘记得有够彻底的。”他的口气无不埋怨,而我则更加不明白。
“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这次的选择不像上次这么艰难?什么上次?什么选择?你说清楚点。”
“这次你只需要看有没有时间来送我,不需要像上次那样牵涉到考虑是不是要等我,我这么说,够明白了吧?如果你还是想不起来,或者说故意装傻,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已经明显不高兴了。
“你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不是忘记,也不是装傻,我完全不明白。”我已经预感到有什么事情是我所不知道的了,隐隐觉得有泪要涌出,我们之间好像有一个误会,天大的,致命的,误会。

“你说什么……”他已感觉得到我不是在开玩笑。
“你快说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希望接下来他所说的话不会让我受到太大的打击。
“你还记得我去美国之前有请一些人聚会吗?”
“记得,我没去,因为我生你的气,气你这样就要一走了之。”
他想了一会儿,缓缓道来:“是,正因为你气我,所以我也没有打电话给你,我想你不会听我解释的。聚会那天庄竞阳也去了。我知道,你跟他关系比较好,而在你的朋友中,女的我都不太熟悉,只有他,算是我关系不错的朋友。那天我跟他说,让他转告你:为了你,我会尽快回来,虽然我不能保证到底几年,但最多三年,最多三年我一定会回来。如果你愿意等我,就不要来送我了,留到我回来那天再见;如果,你不愿意等,那就让我们见最后一面……难道,难道他没转告你吗?我再三叮嘱他了……”
眼泪顷刻间落了下来,我不知道他有这样跟竞阳说过,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如果我们那天没在影楼邂逅,那么,这个秘密将会一辈子被埋藏。骆非一定会怨我没有等他,而我也会一直都怨他一走了之,这个误会让我们失去了彼此,更让我饱受痛苦和伤害。
我突然想起了那天机场里骆非奇怪的眼神和痛苦的表情,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跟我说“我真的没想到会是这样”这句话的意思。
“没有没有!他没有告诉我,我一点都不知道,他只说你想见我一面,也许是最后一面!你知道吗?我整整等了你三年半!我每天都睡不好,都要靠服用安眠药来入睡,从半颗到一颗,从一颗到两颗,甚至三颗四颗,全部都是因为你,你知不知道!从来没有人给我希望,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你还会回来,但是我坚持等,因为我真的很爱你啊,很爱你!我很想你会回来,但是你走了,不给我一点消息,没有电话,没有信,就好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你说要我怎么办?怎么办?!”
我泪流满面,很多年了,没有这样告诉过任何人我那几年的心情,没有这样歇斯底里地发泄过自己的情绪。一直压抑着,只有自己知道,没有任何人能体会这样的感觉和心情。
骆非呆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微微有些发抖,拳头捏得“格格”作响,一直没有说话,我从来都没看到过他这样可怕的样子。
我哆嗦着拿出手机,拨通了竞阳的电话,我要跟他说我不会原谅他,他害了我,他让我失去了我一生中第一个深爱的人,我永远恨他!
“喂?是费伊?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他的声音是惊喜的,然而我接下来的话让他一下子跌入了另一种心情。
“庄竞阳!你骗了我,是不是?”我的声音气得发抖。
“我骗你?我骗你什么?”
“你骗了我六年,骆非让你转告我的话你忘记了吗?他让你跟我说如果我会等他回来就不要去机场送他,是不是?你呢?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你说他想见我!你这个混蛋!你干吗要骗我!大学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你最清楚,难道你不知道我过得很不开心吗?你怎么忍心?!”
“你怎么知道的?”半天以后他说出的是这样一句话,这句话无疑承认了他的行为。我一阵心寒,他也是我曾经爱过的人,但是他给我的伤害远远大于他给我的快乐。
“这么说你承认了?”
“是谁告诉你的?”他还在这件事情上纠缠。
“是骆非,是他亲口告诉我的,我见到他了,他现在就在我身边,你的谎言被揭穿了,你这个骗子!”我已经语无伦次,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被一个骗局困住了,如果没有庄竞阳,也许我和骆非早就已经在一起了。
“你说什么?他回来了?……费伊,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存心要骗你,更不是存心想拆散你们,那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
“你闭嘴!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这么无耻的爱!你用这么龌龊的手段欺骗我,企图让我和骆非因为误会而永远不能在一起,然后你在我身边装好人,一步一步实施你的计划,想要得到我,是不是?!”从来都不愿意揭开别人心思而使对方难堪的我也终于愤怒了一回。
“我说的是真的,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所以想用下半辈子来弥补,想对你好,想让你开心的。”他急了,语速很快。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也不想要你用下半辈子来弥补,更不想你对我好。因为你不会让我开心,从头到尾都没有让我开心过。我们分手了,在今天之前,在这件事情没被我知道以前,我会一直记得你的好,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会一辈子都恨你的!不,不,不是恨,是讨厌,是厌恶!我要你好好听清楚,我希望你消失,彻底地消失,别再让我看到你!我很后悔跟你在一起,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我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为什么,为什么又是他?为什么他要一次又一次伤害我和我在乎的人?这样难道也算是爱我吗?
“不要!费伊你不要这样,你听我解释……”没听他说完我已经挂断了电话,按下了关机键。
此时的骆非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轻轻抚了抚我的背说:“好了,别这样,对于一个你曾经爱过的人来说,你的话太伤人了,更何况他还爱你。”
我渐渐平静下来,含着泪问:“难道你不恨他吗?”
看他没说话,我又自嘲地一笑说:“你当然没我这么恨他,因为你没我这么在乎你。一个出了国短短一年就交了女朋友的人,难道还会记得有我这样一个人曾经痴心地等过他吗?”
“你生气的时候讲话还是这样尖刻。我送你回家吧,别多想了,一切都过去了。”他的冷静让我失落,我说不出原因,也许是因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结果几乎只是一个人的痛苦,心里很不平衡。两个受害者里面,显然他只是皮肉伤,而我,差点丢掉了性命。
一路上我们再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风很大,灯光昏黄,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天很热,很闷,憋气。那个误会让我们错过了彼此,就没有再回头的机会,我们不光输给了一个谎言,输给了时间,更输给了自己。竞阳只是恰好用一种不光彩的方式证明了我们的脆弱而已。
“我到了,你回去吧。”我站在公寓门口头也没抬地对他说。
“让我再看看你,好吗?”这一眼能让我们将对方的样子牢牢刻在心里吗?
我还是抬起了头,看着他,就像看着自己,毫不做作,仿佛他还是那个跟我充满默契的清秀少年。他的眼睛澄清,明亮,好像在对我说什么,但是我不懂,也许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理解过他。
“这个损失,还能弥补吗?”他又将刚才开玩笑的问题问了一遍,我辨不清真伪。
“……”我犹豫了一下,那一刹那,我想到了小臣。
“我们,回不去了吧?”他很快又接着说了这句话,同时很凄惨地笑了一下,随后别过了头去,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的眼睛里有光芒在闪烁。难道他还没有忘记我吗?不会的,只是很遗憾,错过了彼此,仅此而已。
“我们已经隔得太远了,而且彼此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你已经有了你要共度一生的人,而我,也有自己放不下的人。”
“你真正想说的,是最后一句话吧?其实你不用怪庄竞阳,我们之所以没有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欺骗,更因为我们彼此根本就爱得不够坚定。如果当初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如果你可以冷静听我解释,一切都不会像今天这样。而且那时候我其实也并没有很大的把握三年之内一定能回来,认为你既然已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我也只能尊重你,所以,怪不了别人。怪只怪我们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更没有好好把握对方。”
“你说得对,即使没有庄竞阳,我们今天也未必会在一起,这个世界诱惑太多,变化太快,我们只是普通人。”今天的真相,让我突然看透了一些什么。
“我能不能为我们几年的感情,留下点什么?”
“什么?”我茫然地看着他。

他轻轻将我拉进了怀里,紧紧抱住了我。
我没有推开他也不想推开他,这么多年的感情到最后只剩一个拥抱,即使已经没有爱情,也足以让人心碎。我们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同一种姿势,谁也没有动。
我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只是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很多画面,关于骆非,关于竞阳,关于小臣,关于这九年来的种种种种。突然发现一切都这么不真实,为什么简单的生活和爱情成了奢侈?难道非得经历伤害和被伤害,才算是真正体验了生活吗?难道非得让周围的人都一起痛苦了,才算是不来这个世界走一遭?
一种委屈和无奈的心情突然涌上来,我抱着他像个孩子一样地哭了。爱过骆非,但是因为一个谎言而错过;爱过竞阳,但是他自私的爱只给我带来了伤害和痛苦;而我现在深爱的小臣,以为他能给我简单的幸福,但是他背叛了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骆非轻拍着我,这个动作让我想到了小臣,他曾经也这样哄我入睡。现在想起来,似乎只有他能给我安心的力量,让我没有负担。
他曾经会替我梳头发,一下一下,很温柔,生怕偶有打结的发丝扯疼了我。边梳边说:“头发好细啊,细发的人身体都不太好,我要好好照顾你。”
他曾经会在清早跑很远的路来我家,只为送一顿还在冒着热气的早餐给我吃。
他曾经会为我洗脚,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地揉捏着,为我按摩。
他曾经会为我剪指甲,说女孩子的指甲要干净整齐,不要太长,也不要太短,要有弧度,这样会很漂亮。
他曾经在出门的时候为我穿上鞋子,俯身为我系上鞋带。
……
只有真正从心底疼爱你的人,才会这样为你做这些细小但是却温暖的动作。只可惜这种温暖如今已经淡去。
骆非终于放开了我,伸手替我擦去了泪水,在从回忆中惊醒过来的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吻。
如果一开始我就能知道这个代表告别的拥抱所带来的后果,我还会接受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有谁愿意让过去来影响自己的现在和未来?有谁愿意一次又一次地造成误会和错误?没有。但是同样地,有些事情就好像是命中注定,我们没办法避免。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让别人能轻易伤害你,好吗?”
“嗯。”我用力地点点头,他说得对,我不太不懂得拒绝别人和保护自己,今天的局面跟我自己的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
“那么,再见。”
“再见。”
这一次说再见,我很坦然,觉得留在心里这么多年的一个结终于打开了。但是如果我知道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还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吗?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关了机以后一直都没有开,想想觉得昨天晚上真是太冲动了,我自嘲地笑笑,开了机。
正准备起床洗漱,手机立刻响了起来,看情形已经打了很久,只等我开机。
“喂。”是个陌生的号码。
“……”只听到沉重的呼吸和哭泣的声音,感觉很熟悉,但是我一点都想不起来是谁。
“说话啊。”大清早有这样的电话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费伊吗?”变了调的声音终于开口了。
“你是?”
“我是竞阳的妈妈。”是,我也终于想起来这个声音正是属于这个一直讨厌我的竞阳那势利的母亲。她哭着打电话给我,是不是竞阳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姨你先哭,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是不是竞阳?”我的心脏砰砰直跳。
“竞阳他自杀!现在在医院里……”我的脑袋突然一片空白,真的没想到我昨天晚上的那些气话会让软弱的他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在哪家医院?”这是我目前最关心的事情,如果他真的出了什么事情,我会内疚一辈子。
在得知了他已经被抢救过来后,才稍微放下了一点心,随即胡乱整理了一下自己冲出了家门。
一路上心里突然很通透,原先想不明白的地方似乎都豁然开朗了。我知道竞阳是爱我的,甚至爱到一种近乎疯狂的地步,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做这些事情。因为他想拥有我,所以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和方法来阻止骆非和小臣对我的感情,破坏他们与我的关系。但是同时他又是懦弱的,孝顺的,不敢违抗家人的旨意。他也很无奈,很痛苦,尽管他的某些行为让我无法接受,尽管他曾经深深伤害过我,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从曾经那么亲密的朋友,到甜蜜的恋人,再到无休止的争吵,然后是分手,再然后是形同陌路,直到今天的差点阴阳两隔。这九年来我们经历了太多,付出了太多,爱得太沉重,未必是一件好事。太爱一个人,给他(她)带来的不一定就是对方所想要的幸福,尤其是这种过于自私的爱。本以为爱是简单的,轻松的,快乐的,没想到最后变成了一道最深的伤,留在心里,记忆里,擦不掉,抹不去,终生难以忘记。

当我在医院的过道上从一群人中看到竞阳母亲的时候,心里再也没了当初那种怨恨和不满。原先那个很显年轻的跋扈而精明的女人,一下子衰老了。憔悴不堪的她两鬓已有了不少白发,眼窝深陷,双目含泪,不过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人,一夜之间仿佛老去了十岁。我知道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跟天下的任何一个心疼孩子的母亲一样,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平安幸福,仅此而已。

她看到我来了,起身走上前来抓住了我的手,还没有开口说话,眼泪已经先流了下来,嘴唇一直颤抖得厉害,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

“阿姨,您先坐下。”那一刻我真的心酸,为什么非得发生一些极致的事情,才会相应地不去在乎曾经看得比什么都重现在却微不足道的东西?

她依言坐在了长凳上,我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我进去看看他。”

她一把拉住了我,说:“费伊,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好,您说。”我自然是不忍心拒绝的。

这么多人在场自然不太好说话,我也不太受得了他们亲朋的眼光。跟着她走到一边,她说:“我知道,竞阳一直都没把你放下,是我不好,一直都不赞成你们在一起。”

我真的没想到一开口她就愿意这样承认自己的过错,要让一个长辈,尤其是曾经那样高高在上需要仰视的长辈,说出道歉的话需要多大的勇气和决心?我以为她要责怪我,因为她唯一的儿子是为了我才自杀的。

“阿姨您别这么说,我知道您也是为了他好。”

“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你这么懂事,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的。”她抚了一下我的头发,那一瞬间我真的很感动,甚至内疚。我也没有考虑过她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和感受,而且不光是竞阳在伤害我,我也同时伤害了他。

“竞阳他不会有事的,您放心吧。”

“等他出院了,你们就结婚,好吗?”这句话让我大吃一惊,显然她并没有搞清楚事情已经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了,甚至以为我和竞阳的分手只是单纯地因为她的阻挠。

我想我还是先和竞阳谈一谈比较好,于是说:“阿姨,这个问题等以后再说吧,我想先去看看竞阳。”

她点点头,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说:“去吧,好好聊聊。”

当他出现在我视线里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竞阳,怎么短短几个月不见,消瘦得这么厉害?我一阵难过,我们曾经也那样亲密过。他闭着眼睛,很疲惫的样子,我想他是真的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也许是听到了脚步声,他睁开了眼睛,看到我的时候他很平静,或许是经历了一场劫难,心境已不一样。

“你来了?”他的声音很微弱。

“嗯。”我坐到床头,看着他说,“你怎么这么傻?我昨天说的只是气话,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呵呵,气话有时候才是真话。”

“……”我一时语塞。

“这几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你根本没办法了解,但是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应该猜到一点了吧?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要吃很多药,每天想你,很想你,但是我知道你不想理我,不想听我说话,更不想见我。所以我不敢找你,每天都对着我们以前一起拍过的照片发呆,开始的时候还好一些,后来精神状态真的很差。我妈她看我这样很难过,也终于不再反对我跟你的事,但是她不知道,她不知道你已经不爱我了,她不知道你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昨天你打电话过来,开始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但是当我知道你打过来的目的只是告诉我你恨我,并且一辈子不会原谅,还说跟我在一起是你最后悔的事情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了。

我知道这样做很伤害我家人的心,也知道自己很傻,很没用,但是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不再想你。没有人能告诉我,我自己也回答不了自己的问题,所以我吞了你上次没带走的那大半瓶安眠药……”

他平静地叙述着,我的眼泪无声无息地落下来,到底是谁欠谁更多,到底是谁伤害了谁,都已经不再重要。为了这段感情,我们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仅仅是青春,也不仅仅是爱情。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