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14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5)

(2006-06-19 21:54:59)
从那次以后竞阳没来找过我了,我想他已经放弃了,如果他认为事到如今还能挽回我们之间的感情,那只能证明相识了八年多却从来不曾了解过。
小臣的心情似乎也在慢慢恢复,日子久了,再难过的事情都会被慢慢忘记。什么都可以不相信,但是一定要相信时间的魔力,它真的能抚平一切伤痛。我也不想去追问他消失的那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想说,我又何必问个究竟?有些事情,或许还是不知道更加快乐些,活得太清醒,也未必是一件好事。
后来的一天,小臣说他们学校要举办校园演唱会,让我跟他一起去看。我问他是不是Keep乐队要上场?他笑笑说到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我很期待看到他在台上闪光的样子。
那天我们在外面吃了饭然后步行去他们学校,走在路上的时候,他牵着我的手,笑得可爱而温柔。我们都只是普通人,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牵手悠闲地徜徉在大街上,或许就能满足了。
来来往往的行人频频回头看我们,我说:“他们是在羡慕我有一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吗?”
“错啦,他们是在羡慕我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他轻轻点我的鼻子,好像我才是那个小三岁的人。
走在学校里的时候,经过那些女生,总能看到无数嫉妒的目光,或者听到类似的窃窃私语:“喂!那个女的是谁啊?凌臣君的女朋友吗?”“是啊,你不知道啊?真是消息闭塞,听说比凌臣君要大哦。”“啊?姐弟恋啊?长得帅的人是不是都有特殊癖好啊?”“真是可惜啊,我们学校的大帅哥啊!唉,没机会了。”“去,就你这样还有什么机会啊,看看人家女朋友多漂亮。”
不知道是不是怕我听不到,这些话总能一字不拉地传进我耳朵里,搞得我哭笑不得,小臣总是无奈地笑笑,或者这些话对他来说已经免疫了。
音乐学院才华横溢的学生似乎多得惊人,演唱会上所有上台的人几乎都有自己的过人之处,比现在很多不会唱歌的歌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而整台晚会都是学生自己组织策划的,形式也很新颖,气氛很是热烈,我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离开了学校两年的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朝气了。
“怎么今天你不上场的吗?”我奇怪按小臣的嗓音和知名度实在没有不上场的理由。
“下面有请凌晨君上台为大家演唱。”主持人报幕道。
“哦~”台下的欢呼声和鼓掌声高过任何一个之前上台的歌手,我心里很是为他高兴。
“看,这不是轮到我了么?在这里等着。”他低头在我额头上吻了一下,走上台去。
台上的小臣真是光芒四射,我觉得他是一个适合活跃在大家关注的目光中的人。
“今天,我要唱一首‘就是爱你’,送给一个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他的目光注视着我,周围的欢呼声在我听来变成了一种陪衬。
“我 一直都想对你说
你给我想不到的快乐 像绿洲给了沙漠
说 你会永远陪着我
做我的根 我翅膀 让我飞 也有回去的窝
我愿意 我也可以 付出一切 也不会可惜
就在一起 看时间流逝 要记得我们相爱的方式
就是爱你爱着你 有悲有喜 有你 平淡也有了意义
就是爱你爱着你 甜蜜又安心 那种感觉就是你
我 一直都想对你说
你给我想不到的快乐 像绿洲给了沙漠
说 你会永远陪着我
做我的根 我翅膀 让我飞 也有回去的窝
我愿意 真的愿意 付出所有 也要保护你
Oh 在一起 时间继续流逝 请记得我有多么的爱你
Oh 就是爱你爱着你 不弃不离 不在意 一路有多少风雨
就是爱你爱着你 放在你手心 灿烂的幸福全给你
Oh 就是爱你爱着你 不弃不离 不在意 一路有多少风雨
就是爱你爱着你 放在你手心 灿烂的幸福全给你
Oh 就是爱你爱着你 我都愿意
就是爱你爱着你 要我们在一起”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有时候,幸福就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而他的目光却停留在你的身上,这一刻我终于深刻体会到了这种幸福。
可是就在我以为找到了幸福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足以让我再次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的事情。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6月5日,星期天,我想我一辈子都会记得这一天的。
小臣早早地接我去了他住的地方,我说谢禹他们怎么一大清早就跑出去了,不睡懒觉的吗?他坏坏地笑说其实是他把他们赶出去的。
“我要做水果布丁给我的小伊吃。”他宣布,看着他可爱的样子真想捏他一把。他从冰箱里拿出了好多各种各样的水果,开始忙碌起来。
我闲着没事就打开他的电脑随便看看,点击地址栏的时候第一个陌生的网页不知道是什么,以为是什么游戏网站,好奇点了进去看。
跳出来的是一个非常漂亮的主页,画面唯美而精致:一条小溪边上有一间带木梯的小木屋,蓝天白云,阳光明媚,小桥流水,慢慢闪出一行字:费伊&凌臣君的小木屋——明日轩。
我的眼睛瞬间就湿润了,记得认识他不久的时候曾经跟他描绘过,希望有一天能和自己喜欢的人住在一个童话般的地方,拥有一间叫做明日轩的小小的木屋。木屋的顶上要有一个很大的窗,晚上躺在房间里,抬头就能看到满天的星星;早晨阳光会直接洒在温暖轻柔的被子上;下雨的时候,能看着雨水滴落在透明的窗户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或者冬天的时候,看雪花无声无息地飘落下来,直至覆盖了整个窗。木梯的旁边是一个小小的天台,要坐在天台上面,晃着脚,彼此背靠着背,任微风轻抚我们的脸。这个画面,不正是我想象中的明日轩吗?
页面的下方链接了我和他一起拍过的照片,还有他为我作的画,以及平时点点滴滴的有趣的事情,看得我又想哭又想笑,哭是因为感动,笑是因为开心。
我转头去看他,他还在厨房里一边哼歌一边快活地忙碌着。关闭了电脑后,我走上前去从背后抱住了他,对他说:“小臣,和你在一起,我觉得很开心。”
他转过身:“干吗突然这么说啊?是因为我做你喜欢吃的水果布丁吗?”
“嗯。”我重重地点头,差点流出了眼泪。
“啊,谗猫!原来我的价值就是这样。”他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笑得阳光灿烂。
随后递上来一块水果说:“啊~”
我依言张嘴接住,小臣随即俯身咬住了尚未被我吃进嘴里的另一半,哈哈笑着吃了它。
“好吃吗?”
“嗯,好吃。”
“我也觉得很好吃。”小臣突然低头强势吻住了我的嘴,我的心被带到了空中,和他接吻的感觉很好。喜欢他紧紧的拥抱,喜欢他狠狠的吻,喜欢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他将我抱起来,轻轻放到了床上,当我赤裸的上身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痴迷:“费伊,你好美。”
我不由得伸手环抱住了自己,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吻落在我的颈部和胸前,我突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我们已经是恋人,也许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可就在最关键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一切动作,翻身坐了起来,沉默了。
“怎么了?”我不解地看着他。
“我……”
“介意我不是第一次?”我试探性地问。
“当然不是了!”
“那是怎么了?”
“我……有点紧张。”他嘟囔着说。
“呵呵,那就等你不紧张的时候再说吧。”我在心里笑他的可爱,但总觉得他眼里有着我不知道的东西。
穿好了衣服,才觉得比较自然。吃着水果布丁,听他边弹吉他边唱歌,真是一种享受。
可是手机响了起来,My God!是影楼的摄影师薛凯,一看时间,不得了,已经下午两点了,完了,把今天的工作给忘记了。果然,一接通就传来了薛凯气急败坏的声音:“费伊!!你这个家伙怎么还没到!!你跑哪里去了!!迟到不会打个电话来说一声的吗?!!”声音大得离我几米之遥的小臣都听得一清二楚。
“啊,对不起对不起!路上很堵啊,就快到了,不好意思。”我忙不迭地道歉,只能随便先扯个谎稳住他,要是让他知道我是把自己的工作给忘记了,那估计见了面就会把我给生吞活剥了。薛凯的脾气大得要命,连老板都要敬他三分,不知道工作能力强的人是不是都是一个德行,但就工作方面而言,他确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摄影师。
“星期天这条路上会很堵吗?我说小姐,拜托你要撒谎也找个好一点的理由行不行?我限你半个小时之内给我出现在我面前,否则……”他留了个省略号供我发挥想象力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小臣疑惑地看着我说:“怎么啦?”
“我得马上赶去影楼,忘记今天的工作了,跟薛凯约好的,惨啦,他会杀了我的。不能陪你了,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跳起来就要往外冲,小臣拉住我说:“哎!我跟你一起去吧。”
“啊?你去干吗?”
“我去看看啊,别多说啦,还不快一点!”他拉着我匆匆忙忙出了门。
一路上飞驰而去,终于在指定的时间内赶到了。一走进门没注意别的,就看到薛凯可怕的脸,他坐在沙发上翘着腿看着我,说:“如果还有下次,别怪我不客气。”这个人真是凶得要死,不知温柔为何物的家伙。
凌厉的目光在小臣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后,继续不依不饶地对我说:“你的私生活我无权过问和干涉,但是最好请你记住,别耽误工作时间。”我朝小臣吐吐舌头,心想还好他薛凯不是我的老板,要不然一个星期五天对着他那还不被摧残死。
“知道了,那么今天拍什么?”我小声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怕他。
“婚纱照。”他缓缓吐出三个字。
“啊?什么?干吗拍这个?”我吃惊地望着他,这个人多多少少有点怪胎的潜质。
“你只需要负责做好你的工作,拍什么和怎么拍那是我的事情,OK?”这个人讲话就是让人听了全身不舒服。
“那,那好吧。”按规定我只能服从。
“嗯。让他跟你一起拍吧。”他又冒出了一句惊人的话来,还说得很随意,就跟在说吃饭了没一样。
“啊?!不是吧?他,他只是来随便看看的。”
“一个人效果出不来,再说了,他应该很上镜,跟你很般配。”他淡淡地说。
“这……”我抬眼去看小臣,小臣微笑着看着我,还是那种顽皮可爱又有点邪邪的笑容。
“好的,没问题。”小臣抢先应承下来。
“嗯,那费伊你先去化妆换衣服吧。”薛凯不由分说地将我推进了化妆室。
化完了妆后,薛凯走了进来,示意化妆师出去后,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丫头,那个是你男朋友吗?”
丫头?我的脑袋里打满了问号,他什么时候用过这么奇怪的称呼了?但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嗯,是的。”
“呵呵,眼光不错啊。”他笑得奇怪,我看了觉得更奇怪。
“好了,去换衣服吧,先换上这套,我在外面等你。”他起身从挂衣橱里拿出一套洁白纯美的婚纱递给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没注意过,这套我从来都没看到过,看起来应该是新的。
仿佛是为我量身订做的,当我穿上它站在镜子前面的时候,连我自己都震惊了,那个美丽非凡的女子,真的是我吗?也许小臣看到会吓一跳的,想到这里我不禁笑了起来。
我拎着长长的裙摆轻缓地走了出去……
走出房间的那一瞬间,我立刻感觉到了很多目光,好像自己成了那个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第一个出现在我视野中的不是小臣,而是薛凯,他的眼睛里竟然闪着一丝温柔的笑意,我一直以为他是一个不会真正有笑容的人。
我们总是喜欢一意孤行地通过感官去了解一个人,结果往往都是错误的,因为人总是矛盾而复杂的,片面的想法都只会显得很可笑。
小臣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像个王子般出现在我面前牵起我的手,确切地说他根本就不在了,我的笑容立刻凝固在了脸上。
“他呢?”我迫不及待地问薛凯。
“走了。”他又恢复了那种冷冰冰的眼神。
“走了?去哪里了?”怎么会,小臣为什么突然离开了?连个招呼都不打?有事至少要跟我说一声啊,怎么可以就这样管自己走掉。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接了个电话就急急忙忙地跑出去了。”
我立刻抓起电话,看到小臣发给我的一个短信:我有点急事来不及跟你说先走了。
什么事这么急?急到来不及跟我说一声就要跑出去?我立刻拨他的电话,但是一直都是关机。我是一个敏感的人,隐约觉得小臣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到底是什么事?一种很难受的感觉侵袭了我,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我会突然觉得心里难受,也许没有任何原因,仅仅是一种预感,而这种预感往往出奇地灵。
当我再次颦眉抬头向门口去张望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或者说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这个人在看着我,仿佛已经站了很久,仿佛一直都站在那里,仿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是我是眼花还是做梦?我们一直静静地站着,看着彼此。仿佛要把缺失了太多次的对视一次性全部补回来,仿佛要牢牢记得彼此的样子,生怕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仿佛纠结了太多太多的爱恨情愁。
我曾无数次幻想着再次见到他的情形,会是怎么样?会面无表情?还是会泪如雨下?会很平静?还是会很激动?也曾无数次否定自己的这种幻想,不可能,这辈子,我永远都没机会再见到他了,他已经从我的生活里甚至生命里消失了,消失得只剩下一个亦真亦幻的回忆。他已经走了,走了六年了,六年……但是现在,他竟然又出现了!
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想到再见他会是这样的情形,我穿着洁白纯美的婚纱礼服,寻找着心里在乎的那个人,回头看到的却是他。命运总是爱开玩笑,但为什么这样的玩笑却让我想哭?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刹那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是骆非,这个曾经让我魂牵梦萦的人,这个让我爱了六年多的人,这个让我等了三年多却等来一场空的人,这个远走他乡从此杳无音讯以为一生都不会再见到的人!
“骆非……骆非……”我喃喃自语,是悲是喜已经说不清楚,也已经不再重要。看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近,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已经不存在了,我只是置身于一个奇异的空间,老天爷发了慈悲,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见一次这个让我曾经无数次失眠无数次流泪的人。
“费伊……”他开口了,声音还是那样冷静,透露着一种伤人的冷漠。但是他的眼睛还是那样清澈,看着我的时候,总是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六年不见,他变成熟了,衣着的方式和发型也有很大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那种感觉,无论怎么变,他还是骆非。但是,他真的还是曾经的那个我所熟悉的骆非吗?
“你……要结婚了吗?”他的问话让我一下子清醒过来,才注意到他的身边有一个巧笑倩兮的女子,我想,应该是他女朋友吧。
“呃……不,不是的,我只是,拍照,拍照而已……”向来口齿伶俐的我竟然开始结巴了。
“这位是?”我看着那个女子问他。
“哦,是我的未婚妻。”他很快回答了我的问题,那个女子朝我微微一笑,这一笑岂非肯定了他的说法?我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很正常,即使有不正常的地方,也只是为什么在美国待了这么久,没找个外国女孩做未婚妻。
“你现在好吗?”两个人几乎同时问了这个问题,又同时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上个月吧。”
“打算待多久?还要走吗?”
“不知道,可能,会再待一段时间吧。”
沉默了,也许有太多话要说,也许,已经无话可说。
手机铃声的响起缓解了尴尬的气氛,是翩翩。
“喂?”
听筒里传来的,是抽泣声。

(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