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解磊
解磊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99
  • 关注人气:29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别和不是最爱的人上床(2)

(2006-06-13 17:54:12)
到住处的时候已经快四点了,天还是很黑。我和竞阳都不住家里,本来完全可以住一起,但是我认为分开住比较好,未来还是一个问号,不想给原本已太沉重的生活再带枷锁。留一点喘气的空间,也许是给最坏的将来作个准备,现在竟然派上用场了,这一天,来得并不突然,却太快。
我静静地躺着,脑子很乱,很累,心里却难过得发慌。我在想,这八年半来,我到底有没有真正快乐过?
二十五岁也许是一个尴尬的年龄,昨天仿佛还是孩子,明天就已经不见了青春。上次小学同学聚会的时候,俨然已有嫁作他人妇且身怀六甲的同窗,略微发福的身体和甜蜜的微笑在我看来,不知道是该羡慕还是该感叹。
毕业快两年了,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后期制作,还在几家影楼兼职试衣模特。我喜欢让自己忙一些,忙了就会觉得生活很充实,忙了就不会有很多时间去想一些心烦的事情,忙了脑子里的东西多了会装不下烦恼。我告诉自己这不是自欺欺人。
一直小心翼翼地谈着恋爱,而竞阳是我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朋友,但是现在呢?一切已成了昨日黄花。好怀念以前的日子,怀念他是我好朋友的日子,怀念他是我男朋友的日子。
我有很多朋友,关系都很不错,但是这个时候,我只想这样静静地躺着,睁着眼睛发呆,流泪,难受。这一夜,好长。
门铃响起的时候,我才恍惚发现已经中午了。来的人是谁?是竞阳吗?我不想见他。直至门外有个熟悉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才知道是小臣。他真的飞回来看我了,那一瞬间有点感动,忽然发现难过的时候,总是他陪在我身边,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打开门,看到的是小臣帅气的脸和顽皮的笑容:“伊姐,还在睡懒觉啊?都快十二点啦!”可是看到我肿得厉害的眼睛立刻紧张了:“怎么啦?是不是哭过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拉我进门,好象是我跑到他家来哭诉。
放下行李后把我按在沙发上坐好,便开始连珠炮地发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昨天晚上打电话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干吗要哭啊?是不是你男朋友欺负你了?他又怎么让你难过了?赶快告诉我啊!别不说话啊,急死人啦!”
“我跟他分手了。”
小臣突然沉默了,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怜惜和心疼,他轻轻地说:“想哭就哭吧。”
那一刻,我的眼泪汹涌而下。

“你们为什么要分开?”等我平静下来后小臣问。
“说不清楚,矛盾吧。你知道的,他家里人不喜欢我,如果只是一天两天,谁都会忍受。可如果是一年两年,甚至一辈子对着这样的局面,有几个人能忍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爸妈要是知道自己女儿在别人家受委屈,一定很难过。这些我都没有告诉过他们,现实就是现实,不是说了就能解决的。”
“可是之前你们还好好的啊,这样的矛盾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啊。”
“他家里人已经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了,以前介绍的那些他都很反对,后来都不了了之了,这个不一样。那个聂晓琳家里很有钱,而且我看得出竞阳他似乎并不反感。我认识他这么久了,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总不至于看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你男朋友他对于那个聂晓琳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

“嗯,我觉得是。但我们分手不仅仅是这些原因,还因为我们之间互相缺乏信任。失去信任的两个人,还怎么在一起?他觉得我心里在乎的人不是他。昨天这么晚了,你打电话过来,他就怀疑我和你有什么。虽然在我看来你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在别人眼里就会不一样。而他自己到底跟那个聂晓琳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一个他出差几天能跟着他去的女人,你说他们之间会如何?”
小臣的脸微微红了一下,说:“昨天是因为考试太紧张,过了又太开心,睡不着了才打电话给你的。是我害的么,伊姐?”
“这只是导火线罢了,不能怪你。如果我跟他之间没有问题,怎么会因为你的一个电话而分手?”
“我会觉得内疚的。”小臣看了我一眼,淡淡地说。
“……”
“伊姐你饿吗?我做饭给你吃。”他适时地转换了话题。
“啊?你会做饭么?”我很惊讶。
“当然啊,太小看我了吧?我现在就去买菜,你先睡一会儿吧,经常不睡觉会老得很快哦。”小臣露出一贯调皮而可爱的笑容。
“冰箱里还有一些,就不要去买了,你刚回来也累的,干脆出去吃吧?”
“不好,伊姐你就乖乖去睡觉吧,这里交给我了。”
我依言去躺着,看着他忙碌而快活的身影,心里好过了一些。在最难过的时候,有这样一个人陪在身边,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吗?
他的工作是从晚上8点到11点的三个小时,下台的时候老板冲他招招手,他依言走到我们跟前。尽管我自认为过了对帅哥没免疫力的年纪,仍然被他短暂的凝视看得我脸红心跳。
老板和他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我以为他也会马上离开,没想到他在吧台前坐了下来。被他看着,我调酒的手都有点抖,感觉自己回到了几年前,变成了那个害羞的小女孩。
“你就在这里工作吗?”他看着我问。
“呵呵,当然不是,我只是空余时间来打工而已。你叫什么?”
“凌臣君。你呢?”
“我叫费伊。”
我们很聊得来,从后来的谈话中我知道他二十岁,是一所音乐学院的大一学生。学校里的课程不多,就趁空闲的时间来打打工,一方面是充实生活,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锻炼自己。
看着他年轻干净的脸,时不时露出的略微顽皮而羞涩的笑容,不得不使我想到了自己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涯。这三年半,真的是我有生以来最灰暗的日子,如果可以,我真的一生都不想重复。
“你怎么了?”他发现了我的走神。
“哦,没什么,想不想喝点什么?”我回过神来,告诉自己,人不可能永远活在过去,而生活还是要继续,既然已经收拾了自己的心情,就必须振作起来。
“呵呵,我想喝你调的酒。”
“好啊,今天很高兴能认识你,那么我就请你喝一杯特别的。”
“特别的?什么特别的?”他显然很好奇。
“专门给你调的。”我轻轻一笑。
当我把一杯三层颜色的酒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说:“哇,还蛮好看的,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对了,有没有什么名称啊?我看人家调酒好像都会取一个特别的名字的。”
“第一层酸甜参半;第二层主要是苦;第三层,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味道。”我若有所思,“名字就叫黯然销魂吧。”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哈哈,黯然销魂?还神雕侠侣呢!”他一边品尝一边笑,“还真的是这样的味道哎,不过好像回味无穷。”
“被你这么一说,我不喜欢这个名字了,嗯,我看还是叫咫尺天涯吧。”
他换了一副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为什么要取这么伤感的名字呢?越想忘掉越忘不掉啊。”他仿佛洞悉了我的心情,看来这个男孩并不像看起来这么不谙世事。
一直聊到我下班,和凌臣君一起走出“channel A”的时候,竞阳正在等我,看到我身边的凌臣君时,他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啊,竞阳,这位是我的‘新同事’,凌臣君。”又转头对着凌臣君说:“这位是我的男朋友,庄竞阳。”
两个人互相微微点头微笑示意。
道别后,我和竞阳走出一段路,凌臣君突然叫住了我:“费伊!”
“嗯?有什么事吗?”我回过头疑惑地望着他。
“我忘了告诉你,第三层的味道开始觉得有点苦,后来发现其实是甜的。”他笑道。
路上竞阳问:“刚才那个凌臣君跟你的说什么苦啊甜的是什么意思?”
“呵呵,没什么,一杯酒而已。”

小臣就此走进了我的生活。彼此熟悉了,了解得多了,发现他是一个温和又善解人意的人,眼神慧黠,笑容灿烂。如果小哲他还在的话,该也有他这么讨人喜欢吧,我总是这样想。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和小臣成为了很亲密的朋友。
那天晚上,我照常在“channel A”工作,小臣唱完后,在吧台旁一边喝饮料一边和我聊天,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到来电显示就担心了,是爷爷奶奶家打过来的,这么晚了按理说他们应该早就睡了,怎么还会打电话来?
“喂!”我有不好的预感,爸妈平时都在外地做点小生意,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回来,在两位老人家身边的,也只有我这个孙女。
“小伊啊,我是奶奶,你赶快回来啊,你爷爷他出事了昏过去了……”
“啊?怎么回事啊?好好,我马上回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小臣看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问。
“我要马上回家,我爷爷他出事了。”
我去请假,告诉老板有急事,老板倒也通情达理,很快点头答应了,还嘱咐我路上小心一点。
“伊姐,我也去。”小臣说。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
“多一个人也好帮忙啊。”他不由分说地抢在我前面出了酒吧去打车。
一路上我不住地催着司机开快一点,心里七上八下的担心得要死,想到从小到大两老对我的疼爱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爷爷身体不太好,又有高血压,脑子也不是很清楚,有时候连奶奶和爸妈都不记得了,但是一直都记得我。他总是说“小伊是宝贝孙女儿,爷爷最疼小伊了”。
“……具体地址啊?你稍等……”小臣将手机递给我说,“赶紧告诉120你家的具体地址。”关键时刻我已经乱了阵脚,还是他想到了拨打急救电话,我感激地看他一眼,拿过电话告诉对方。
“伊姐,别担心,马上就到了,没事的。”小臣在一边安慰我。
幸好“channel A”离我家不远,下了车一路狂奔到家,急救车还没有来。看到焦急的奶奶和昏迷的爷爷,知道情况紧急,小臣当机立断说:“别等了,赶紧送医院吧。”
那次真的是幸亏有小臣的帮忙,后来医生说幸好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还真是成了我家的恩人。
直到爷爷没事入睡了,送奶奶回家休息后,我才松了一口气。忽然想起拉在“channel A”的包,决定回去拿。这时才想起要看看现在是几点钟了,拿出手机又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小心按到了关机键。开机一看,已经三点多了,心里大呼不妙,竞阳不知道是不是还在等着。
开了机后N个短信的声音响起,全是竞阳的来电提醒和短信,我立刻打回去,竞阳的声音冷得可怕:“你到哪里去了?”
“我……”
还没来得及解释,竞阳就把我的话打断了:“我等了你很长时间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啊,手机为什么关机?我问了你的同事他们说你跟那个凌臣君一起出去了,你到底去干吗了?现在人在哪里?”
“不是啦,你误会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来再跟你说。”
“……不必了,再说吧。”
“喂!喂喂!”竞阳把电话挂了,我再打过去已经提示说关机了。


“怎么了?你男朋友等急了生你气了?”
“可能吧,他关机了。算了,明天再跟他解释吧,没什么的。太晚了,‘channel A’估计已经打佯了,还是回家好了。”心里憋闷,但又不想发作,觉得竞阳至少该听我把话说完。
“那也好,我送你回家吧,这个时候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太安全。”
我想了想答应了,小臣一直送我到家门口,约好了明天一起去看我爷爷,随后就离开了。
进屋后刚回头把门关上,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我差点叫起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了呢!”原来是竞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了。
“竞阳?你怎么不开灯啊,吓死我了!”我开了灯,看到竞阳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得吓人。
“害怕了?心虚了?你应该很庆幸没把那个小白脸带回屋里,要不然你现在会更加心虚害怕的!”咄咄逼人的口气让我更加冒火。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啊?我还没说你刚才不听我把话说完就挂我电话呢,我打过来又关机,好歹要听我解释吧?”
“你跟他出去,能有什么事?我第一次看到他就看他不顺眼,你干吗非得跟他这么接近?难道一个普通朋友比你男朋友还重要吗?”
“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光明磊落的你别乱想好不好?再说了,交朋友我自然有自己的分寸,你和谁交朋友我也从来都不干涉的。而且他也没什么地方得罪你,你为什么要对他心存偏见?
“哼!普通朋友?光明磊落?那你们今天干吗去了?”
虽然很想发火但是还是觉得解释清楚才是上策,于是我把一切原原本本告诉了竞阳,他的脸色才慢慢缓和起来。
“对不起,费伊,我很担心你会离开我才会这样的。”
“担心我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方式吧?我可承受不起。”
“那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好吗?”竞阳认真地看着我。
“恩,我相信你。”停顿了一会儿,我终于还是选择相信。
“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还是对那个凌臣君没什么好感,我怕你被他的外表吸引了。”
“哈哈,傻瓜,长得帅我就要去喜欢啊,我费伊的择偶标准难道就停留在这么浅的层次上吗?再说了,我只把他当成孩子看待。你放心,不会的,只要你对我好,不做让我失望的事,我不会离开你的。”
一场战争总算避免,但是矛盾始终还是存在,就像止疼药虽然能解一时之痛,却治标不治本。
竞阳没提出来要去医院看看我爷爷,好像只有他的亲人才是重要的。做后期制作这个工作,下班总是没个准,第二天又到很晚老板才肯放我们走。于是事先打电话跟小臣说我下班会比较晚,如果他不去的话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但是当我走到病房的时候,看到的是小臣正像喂尚未长牙的小孩一样用调羹刮苹果喂给爷爷吃。爷爷眉开眼笑地吃着,还不住地说:“小哲真乖啊,懂得孝顺爷爷了,长大了啊,长大喽。”小臣在一边笑得乖巧,他真是一个很贴心的男孩。
“伊姐你才来啊,下班这么晚?爷爷他吃完苹果就快要睡觉了。”小臣看到我来了,招呼道。
“小伊来来来,这边坐,告诉爷爷,小哲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怎么也不告诉我。”看来爷爷又犯糊涂了。
我只好告诉他说:“小哲刚回来,以后经常能陪着爷爷了。”
爷爷笑得像个孩子:“回来好,回来好啊。”看得我心酸。
回家的路上,小臣忍不住问:“小哲是谁啊?爷爷好像一直都把我当成是那个小哲。”
“小哲是我弟弟,不过,他很早就不在人世了。”
“对不起,我好奇心强了一点。”
“没什么的了,其实我只是隐约有些印象,但早已不记得我弟弟长什么样子。我比他大两岁,听爸妈说他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两岁都不到就病死了。这件事对我家里的打击很大,所以虽然现在我爷爷的脑子不是很清楚了,却还一直都记得小哲。”
“所以,你爷爷就把我当成小哲了?呵呵,那也不错啊,我就代替小哲来孝顺他们,保护伊姐你。”我想我一生都不会忘记小臣当时认真的眼神和温和的笑容。
那段时间小臣总是往医院跑,有时候会接了我奶奶一起去看爷爷,看完了再把她送回去,跑得比我还勤快。一直到我爷爷出院了,小臣知道我工作忙,没事的时候也总是会去我家陪陪二老,爷爷奶奶都很喜欢他。
我需要帮助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小臣总是会及时出现,而他的出现总是会给我带来希望和快乐。渐渐地有什么心事我会告诉他,开心或者不开心都愿意和他分享,不仅因为我信任他,更因为他值得我信任。虽然我和他之间只是像姐弟一样的好朋友,但他已然成为我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
有一次我打趣道:“小臣,你好像有很多时间啊,不用陪女朋友的吗?”
“女朋友?以前有过,不过已经分手了。”
“啊,是么?小鬼,长得这么帅,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
“呵呵,只看得到我的脸,看不到我的心的女朋友,要来干吗?”
记得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那些容貌出众的男生身边的女朋友总像走马灯似地换,看来他没有一般长得帅的男生自以为是的毛病。
去年六月的一天是小臣二十周岁的生日,那天很早的时候小臣就来电话告诉让我晚上去参加他的生日聚会。他说虽然不兴过生日,但是二十岁也算是一个大日子,于是邀请了一些朋友庆祝,地点就在“channel A”。那时候因为加班频繁经常和晚上调酒的工作时间冲突,我已经离开了“channel A”,只在双休日的时候会去影楼做兼职的试衣模特。
想到要去参加生日聚会不能双手空空地去吧,于是准备出去买些什么送给小臣。
竞阳在一边说:“不就一个小小的生日么,难得休息一天,一会儿不能去买吗?”
“还想不好要买什么啊,总要出去看看再说的嘛。你跟我一起去不?”
“别去了,好不好?晚上我们去吃大餐?”
“那怎么行啊,都答应人家了,你又不早说。”
“那有什么关系,你跟他说晚上临时有事不就好了。”
“好啦,别这样,人家生日难得的嘛,我们明天也可以去吃大餐啊。”
“试探你而已,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
“好了好了,你陪不陪我去嘛。”
“那好吧。”竞阳居然答应了,我很开心他能理解我。
“竞阳,谢谢你。”
“干吗跟我这么客气啊,傻瓜!”竞阳点点我鼻子,笑着说。那一瞬间我的鼻子有点酸,这样的笑容,我真的很久没有看到过了。
竞阳陪着我走在大街上,我想要的生活岂非就是这样简单而美好?有一个能理解我的贴心的男朋友,是我最想要的幸福,而竞阳岂非就是我的幸福?
我们逛了很久,替小臣买了一件衣服,小臣太瘦,只能买一些稍显宽松的衣服,还买了一条剪裁和样式都很不错的牛仔裤。恍惚觉得我和竞阳是在给我那容貌都不记得的弟弟小哲买生日礼物。

竞阳送我到“channel A”后就离开了。
走进“channel A”后才发现整个酒吧已经被包了下来,整个大厅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气球。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年轻而美好的脸,差不多有四五十个人,都是我不认识的,看来小臣的号召力真是不小。我错愕地站在门口,找了半天都没看到他的身影。
忽然面前跳出一个人影,把我吓了一大跳:“你是费伊对吧?”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有着圆圆脸蛋的可爱女孩,身边还站着一个高大的男生。
“是啊,你是?”我疑惑地看着她。
“我叫徐翩翩,你叫我翩翩就可以了。”女孩笑着说。
“哦,你好。你是小臣的同学吧?”
“小臣?”翩翩不解地呆了会儿后一拍脑袋说:“哦,你是说臣君吧?我是他学妹,比他和谢禹都小一届来着。啊,对了,这位就是臣君的好朋友谢禹。”她介绍身边那位男生说。
“你先里面请吧,臣君一会儿就会到了。”谢禹友善地笑笑。
翩翩似乎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子,一会儿跟别人笑闹,一会儿又过来跟我和谢禹聊天。
等了好一会儿,主角却还不见人影,平时小臣都是很有时间观念的,今天怎么会还不到呢?我有点担心。大家都开始小声嘀咕着怎么还没来之类的话,翩翩早已经在拨电话,但是她耸耸肩说没有人接。
就在大家焦急的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寿星来了!” 大家纷纷朝门口望去,小臣终于出现在门口,帅气逼人。翩翩早已蝴蝶一般飞过去拉他,边拉边嗔怪道:“怎么才来啊,都这么晚了。”尽管灯光昏黄,我还是看到了小臣脸上的伤痕和有些奇怪的眼神。
“小臣,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受伤了?”我赶紧走上前去问。
“啊,对哎,还是费伊眼尖,怎么回事啊?痛不痛?”翩翩边问边用手去碰小臣脸上的淤青处。
“哦,刚才骑车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没事没事。好了,大家开始尽兴啦!”小臣大声地说,可我分明看到他眼里似乎藏着什么,但碍于这么多人,我也不好问什么。
翩翩一听来劲了,立刻欢快地跳到中央,宣布道:“下面,我们欢迎今天的寿星——Keep乐队的主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帅哥——凌臣君,上台为大家演唱!大家欢迎!”
下面一阵欢呼声,台上的小臣闪闪发光,那样耀眼夺目,年轻真好。
大家笑着闹着,聚会一直持续到将近12点才结束,人群终于散去。翩翩似乎要开口问小臣什么,却被谢禹拉走了,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子喜欢小臣。
“伊姐,我送你回家吧?”
“小臣……”
我正要问什么,却被小臣打断了:“啊,伊姐你还没送我礼物哦。”
“差点忘记了,喏,这个是送给你的,生日快乐!”我将袋子递给他。
“谢谢!上车吧。”他走到一辆帅气的摩托车跟前将袋子挂在把手上然后递给我一个头盔说。
“这车是?”
他跨上去后说:“呵呵,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上来吧。”
我依言坐在他身后,将手放在他腰际的时候,他突然沉闷地“啊”了一声。我立刻跳下来问他怎么了,这时才发现他的脸色有点苍白。
“伊姐,有点疼。”他轻声说。
“哪里?”我着急地问。
“肋骨这里。”
“是不是摔跤摔的啊?刚才怎么不说呢?我陪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上车,我带你。”
“啊?你会开啊?”
“当然啊,小看我。”
到了医院挂了急诊,最后检查的结果竟然是断了一根肋骨,医生还说身上还有多处伤痕。
我怀疑多时,终于问:“小臣,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是摔的啦,伊姐。好啦,新车还不顺,下次小心点就是了。”
其实我心里很怀疑是不是摔的,如果是,为什么衣服和车子一点刮擦的痕迹都没有?但是他这么说一定有他的理由,我也不想多问。
后来时间久了也就渐渐忘记了,但是翩翩却跟我有了联系,有空的时候打打电话,倒也蛮聊得来,奇怪的是,虽然我们是因为小臣而认识,话题却从来都不涉及到他。


“伊姐,醒来啦,要吃饭了。”小臣的声音让我的记忆一下子跳了回来,顿时睡意全无,仿佛从来不曾睡着过。时间还是停留在2005年1月。很讽刺,很残酷,但是很现实。
桌子上已经摆上了清爽的三菜一汤,看起来味道还不错。饥饿感暂时代替了伤心,再怎么难过,饭总是要吃的,我还没爱到不要命的境界。清楚地记得以前一个朋友说,爱情只是佐料,而生活才是主菜,可为什么没有佐料的主菜会这么难吃?尤其是吃惯了有佐料的主菜以后。
饭桌上,小臣跟我说着最近参加考试的事情,我知道他是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尽量别去想分手的事情,我自然也不好意思再摆一张苦瓜脸。末了他告诉我下午要走,明天还要考试,要赶5点的飞机。
临走的时候,小臣说:“伊姐,对自己好一点,我希望你能开心。”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的眼泪掉了下来,开心?这个时候,我还怎么开心得起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失眠更加肆无忌惮地折磨着我,经常一夜无眠。虽然提出分手的人是我,但是伤心的人一定也包括我。开始的几天,竞阳会打很多电话来,我都没接,再后来渐渐电话少了,最后干脆不打来了。也许他失去了信心,对我,对自己,或者对我们的感情。
小臣顺利地通过了考试,腾出更多的时间陪我,在我和竞阳分手以后,终于看到了小臣的眼中那似有若无的情意,一如当初的竞阳。也许把他当成孩子,当成小哲,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也许是我根本就知道,却不想承认。因为我好像真的没想过自己会和比自己小三岁的男生谈恋爱。我想竞阳正是因为早就察觉到了,才会有这样的表现,但我知道了又怎么样呢?难道还能再回头去找竞阳吗?毕竟我们之间最大的矛盾,并不是因为小臣。我陷入了一种矛盾的心态之中,这种矛盾竟然大过分手带来的伤心。
若不是朋友们的短信提醒,我恐怕已经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情人节这么一个日子了。但是忘记了岂非更好?至少它不能刺激到我。
2月14日终于还是来了。电话铃响起,我的心跳没来由地加快了速度,但是是小臣打来的,为什么是小臣不是竞阳?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说话,他是一个聪明人,听得出我的心情,所以淡淡聊了几句很快就挂了电话。很快短信的声音响起,还是小臣,短短一句话却轻易地触动了我的神经。

                                             (未完待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