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投资之路——从业余走向专业

(2012-09-16 12:34:02)
标签:

业余投资

专业投资

杂谈

分类: 股票投资
就股票投资而言,这是个最难区分业余和专业的地方。就我个人而言,这些年在股市里摸爬滚打,哪怕现在成了我个人的职业,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因为除了投资收益,我没有任何旱涝保收的工资收入。

股票投资这一行,是入门最简单的行业,也是成功最艰难的行业。世上,没有专门学习投资这一行的,任何书本上的投资知识都只不过是纸上谈兵,没有真刀真枪地在市场里实战过的人,只能是投资世界的门外汉。所以,在我眼里,诸多的所谓证券分析师,都是很可怜的专业人士。

几千家上市公司,上百个行业,没有人能够全部专长。哪怕一些人学习的是金融、经济的常识,但是股市除了其共同的金融属性,又完全离不开各家企业的具体实业属性。

我阅读过很多投资书籍,好像只有彼得林奇强调,他写的东西,是给业余投资者看的。的确,他的投资视野,多来自业余者的生活观察与体验。彼得林奇的职业基金经理生涯也只不过13年,成功之后急流勇退,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家庭比事业更重要。好像也只有彼得林奇,强调股市是个业余选手更容易战胜专业选手的地方,至少,业余投资者不会处于任何的竞争劣势。

我还是无法界定投资这一行的专业和业余之分。就像许多的企业老板,他们往往不是企业产品设计、制造的专业人士。真要界定投资的专业和业余,那我只能说,谁能在这个你死我活的市场里通过公平竞争而继续生存的,谁就是专业人士;谁被市场长期打败的,谁就是业余选手。那些靠别人交易来营生的,就连业余都不是,这包括开讲座的,卖文字的,写报告的,收手续费的,收管理费的,所有这些,他们都是靠股市交易的摩擦成本而寄生的。

我现在越来越倾向芒格的观点,宁可市场熊下去!这样,股市的摩擦成本就会更低,白白耗损的市场资源就会更少。在中国波澜壮阔的牛市当中,市场的摩擦成本是要远远高于企业的分红,甚至有许多股票,其交易的成本永远是高于该企业创造的利润的。这些企业的股票,不过是沦为市场的赌博工具而已。

中国股市这些年来,具备企业投资属性的股票实在是太少,更多的企业是靠股市融资来继续生存的。所以,放眼望去,任何的时候,市场里的股票,不是太便宜,而总是太贵。

中国股市,估计是全球价值最失衡的场所,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估值问题。因为就估值而言,许许多多的股票,其企业本身的商业价值,与其股票自身的投资价值,明显是归零的。

作为业余投资者,我们除了贡献,却无法享受股市的摩擦成本。两条路,要不在垃圾股市里你死我活的拼杀,要不依靠极少数能继续创造价值的企业而生存。

按照商业的盈利模式来理解股票背后的企业,是我一贯强调的。任何的财务报表,都只有证伪的功能。

比较澳中两地的公司公告,特别是季报和年报,很明显,澳洲上市企业最主要的部分是公司行为的陈述,中国公司更多是财务数据的罗列。看财务数据,千百家企业,无非是数字的共性,这其中,投资者很少能看到并发掘股票背后企业,他们有血有肉的灵魂。

别总埋怨上市公司财务数据造假,那不过是因为不严肃的投资者,自己过于依赖和偏信公司财务数据的缘故。这样的投资思考方式,永远只能是业余级别的。

这些年来,中国股市,专业的明星越来越少。我记得2007、2008年那时公募基金明星辈出,这些人,许多后来都转向私募,到今年多已销声匿迹。还能听见的几个名字,也多是老鼠仓劣迹显露,让证监会抓个尾巴现形。

许多人,至今仍不明白他们当初为何能成为投资的明星,王亚伟算是识趣,今年五月份退出江湖。当然,王亚伟玩重组,属于绝对的另类。在我个人认为,今后ST公司重组可能不再,一哥也就彻底失去了自己的江湖。

公募明星们为何在五年前能大举成名?归根结底,这不是基金经理们自己的功劳,而是拜市场和中国疯狂非理性股民所赐。任何仓位“必须”保持最低60%底仓的投资者,都会在2005年至2007年的疯狂牛市泡沫中狂胜!公募基金经理们更是别无选择,是市场造就了股神,而不是基金经理们的差异化奠定自己的胜局。

这些明星中的许多人,带着业绩翻几番的光环,带着帮基民们挣了大钱自己却只能获取固定管理费的怨气,纷纷离开旱涝保收的公募,去私募基金赚取20%的投资收益提成。归根结底,他们中的许多人走向私募这条路,缺的就是专业化的“自知之明”。

市场,是再现实不过的地方。股市,是个最无法区分专业选手和业余选手的竞技场。

9月7日,上周五上午,国家公布推出一万亿刺激计划,国内的某个号称价值投资的投资网站,许多戴“V”标识认证的专业人士,着急得不知要买什么股票才好,好个热闹,这就是专业投资者。

2010年年初,我曾经联系过一家深圳的私募基金经理,到了深圳之后,才知道他主要从事的是股票投资培训,开讲座的,最近竟然也出书了,书还挺厚。失望之余,那位私募经理推荐我去廖黎辉的景良投资看看。在景良,和一位海归的副总经理聊了半个小时,最后人家说,我们是做量化投资的。

深圳不能白跑一趟,认认门也好。所以,接下来的那个下午,去了深圳诺德金融中心,好个豪华!也算见识了曾军的金中和和但斌的东方港湾的门脸。离晚上的飞机还有一点时间,最后去了汉唐大厦,看看李驰的同威到底是啥模像样。

这些投资神人的真实面孔,我那次都没机会见着,但是他们富丽堂皇的老巢,总算见识过。当时,让我所能想到的,是费雪当初那间没有窗户,只能容下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的小小办公室。

2010年春节过后,我开始了自己在A股的草民投资人生。

一晃,三年快过去了!

业余还是专业,一点都不重要,特别是在股市,你永远不用考虑,你的对手盘,是专业的,还是业余的。

但是,业余投资者,一定要有专业的精神与科学的素养。没有这两点,可以慢慢去培养,慢慢去磨炼,这也是任何一位执着的股票投资者,从业余走向专业的必由之路。


又及,现在我渐渐发现,有两条投资名言,实在是误人子弟,害人不浅。

1.投资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不!投资只是一门严肃的科学,如果投资者过度依赖于交易的艺术表现,一定会很失败。

彼得林奇的原意是,股票投资,“艺术”的定性分析比“科学”的定量分析更重要,投资者却把投资的艺术理解为交易的艺术。彼得林奇的原话,其实对定量分析,持彻底否定的态度。

“Investing in stocks is an art, not a science, and people who’ve been trained to rigidly quantify everything have a big disadvantage.” -- Peter Lynch

2.模糊的正确远胜于精确的错误。不!就投资者感知而言,模糊的正确远比精确的错误更加危险。

巴菲特只是在股市大熊时引述了凯恩斯的原话,投资者却喜欢把这句话一贯化,并把它当作自己错误投资的借口。

“I would rather be vaguely right than precisely wrong.” -- John Maynard Keyne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