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淡泊人生
淡泊人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3,690
  • 关注人气:1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2019-12-26 03:34:32)
标签:

澳大利亚

墨尔本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位于澳大利亚墨尔本,成立于1861年,是该国最古老的公立美术馆。
NGV国际馆,位于墨尔本圣科达街,是一座青灰砖方形建筑,如同一座巨大城楼。为了防火,通向街道的一面,都没有窗户,前有两座大水池,池里有美丽喷泉。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半圆形正门设立用大幅玻璃制成的屏墙,清水不断沿玻璃镜倾泻而下,好似瀑布一般。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隔着玻璃从里面向外面看,外面的景色模糊得像一幅油画,这在上世纪60年代,还是很吸引人的。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绕过玻璃幕墙来到宽大的中庭。穿过中庭有一个彩色玻璃为天花板的大厅。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NGV展厅示意图。
3层    当代艺术与设计contemporary art & design
     临时展览temporary exhibitions
2层  19-20世纪国际收藏品 international collection 19th-20th century
       中美洲、希腊、意大利、埃及、塞浦路斯和近东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前16世纪mesoamerica,greece,italy,egy cypus &the near east 3500BCE-16TH century ce
      16-18世纪英国和欧洲收藏british & european collection  16th-18th century
      装饰艺术通道decorative arts passage 
      通过下坡道进入夹层accecc to mezzanixe via down ramp
M层    亚洲临时展览asian   temporary exhibitions
      15-17世纪英国和欧洲收藏british & european collection  15th-17th century
1层   亚洲展厅asian  collection 
        13-16世纪英国和欧洲收藏british & european collection  13th-16th century
G地面层  临时展览temporary exhibitions
              会员休息室ngv members lounge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地面层
Escher X Nendo是澳大利亚第一个以荷兰艺术家M.C. Escher(M.C.埃舍尔)和知名的日本设计工作室Nendo双方对话合作为特色的大型展览。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埃舍尔是荷兰知名的版画大师,又被尊称为错觉图形大师。他是世界上最广为人知的图像艺术家之一。即使普通人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也免不了从各种渠道看到他那些充满奇趣与异想的作品。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M.C.埃舍尔,坐椅上的自画像,1920年2月,木刻版画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M.C.埃舍尔,手中的反射球 (球形镜面里的自画像),1935年1月,石版画。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互绘的双手》,双手互绘对方,互绘的方式就是意识思考和构建自己的方式,神奇的是,在这里自我和自我复制是连结在一起的,也是相互同等的。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M.C.埃舍尔,镜中的静物,1934年3月,石版画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在画作《瀑布》中,水同时向上和向下流动。埃舍尔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彭罗斯三角形”,他在数学家彭罗斯父子合著的一篇名为《不可能的物体》,一种特殊的视觉错觉的文章中看到一张图表,彭罗斯三角形可以画出来,但是无法在三维空间中创造出来。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昼与夜》是他最著名的木版画之一。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埃舍尔作品《眼睛》1946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Nendo工作室设计的《变焦屋》,是此次展览最重要的空间设计。穿行时,空间将不断变矮、变小,入口处通道高度为4米,出口处高度仅为55厘米,黑白交替的图案尺寸不断减小,体现了极致透视。当游客沿着这个空间移动时,他们会走在黑色外屋和白色内屋的“内部”,但突然会发现自己走在白色外屋和黑色内屋的“外部”;这一过渡让人联想到更为复杂的常规平面划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nendo设计的“透视”展览空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nendo以圆形吊灯设计的展览空间,“房屋”在空气中呈现,仿佛全息投影,以此呼应展示画作体现的“无限”概念。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由nendo设计的《反射屋》。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这幅作品有数个黑白三角组成,我们却能发现一个圆圈。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WILLIAM WEGMAN
BEING HUMAN
威廉·魏格曼(William Wegman)的神秘作品。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1970年,这只名叫曼雷的狗,是第一只充满激情的表演者,也是他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一层
亚洲藏品
亚洲收藏品现已发展到5000多件,包括中国、日本、韩国、喜马拉雅山、南亚和东南亚、中亚和波斯艺术,这些艺术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两千年到二十一世纪,包括绘画、书法、版画和绘画、雕塑、陶瓷、青铜、漆器、玉器、玻璃、家具还有纺织品。亮点包括中国墓葬、瓷器和学术绘画;日本佛教艺术和木版画;印度绘画和中亚纺织品。
中国藏品
公元前2400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日本藏品。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每一个小圆圈和小剧本中的细节都代表了一个沿着东海道的小镇,其微型景观与广志的同名木版系列有相似之处。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屏风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戏剧服装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亚洲其它国家藏品。
印度尼西亚,织品,1897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印度,石雕,树女神,沙拉汉基卡(1150-1200)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印度,金漆水彩画《胡里节》,1844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越南,瓷盘,15-16世纪。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管伟《云中一号》2012年,青铜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13-16世纪英国和欧洲收藏british & european collection  13th-16th century
展厅局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基督的哀歌》(15世纪末)石雕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安东尼奥·贝加雷利《有三位圣女侍奉的处女》(约1530年),泥塑。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圣约翰》(约1510年)(右)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圣·芭芭拉》(1420年),橡木,(左)
西班牙《圣母子》(16世纪初)(中)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Michael ZÜRN II《圣母子》(约1680-1685)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二层
19-20世纪国际收藏品
       在15个展厅,收藏了1300年至20世纪欧洲、英国和北美绘画和雕塑作品包括14世纪到18世纪意大利绘画。澳大利亚最全面的法国前印象派和印象派绘画作品;18世纪至20世纪的英国绘画。并收藏的19世纪英国和法国雕塑。
英国画家埃德温·兰德瑟Edwin LANDSEER《仲夏夜之梦》(1848-1851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学院派艺术家朱尔斯·列斐伏尔Jules LEFEBVRE《蚱蜢(La Cigale)》1872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最著名的乡村风俗画家和肖像画家朱尔斯·巴斯蒂安·勒帕奇Jules BASTIEN-LEPAGE《十月》1878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克劳德·莫奈,布面油画《维蒂尔Vétheuil》(1879)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克劳德·莫奈《埃特雷塔的恶劣天气》(1883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印象派奠基人马奈的作品《吕埃的别墅》。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野兽派艺术大师马蒂斯1919年的画作《斜躺在粉红沙发上的LUO女》。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印象派大师毕沙罗1883年的作品《冬天,灰暗天气中的奥斯尼,维奥纳河岸》。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毕沙罗大师的儿子吕西安·毕沙罗也是位画家,这是他1924年创作的《拉夫雷特和萨特鲁维尔》。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印象派画家埃杜阿尔·马内特(Édouard MANET)《甜瓜》(约1880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以画马与战车而著称的绘画艺术家老约翰·弗雷德里克·赫林《克利夫兰海湾》,1852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少有的著名女性军事题材画家伊丽莎白·汤普森《第28团》1875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画家基利·哈尔斯维尔《Welcome shade》1884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奥匈帝国的官方艺术家瓦克拉夫·布罗西克《The defenestration, 1618》(1889-1890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展厅局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院士约翰·罗杰斯·赫伯特《摩西推翻法律》
卡通(19世纪50年代);绘画(1872年)-1877年。这是美术馆有史以来最大、最昂贵的一幅油画。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展厅局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丹麦画家奥古斯特·弗里德里希·阿尔布雷希特·申克August Friedrich Albrecht SCHENCK《痛苦》(约1878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苏格兰画家威廉·奎勒·奥查森爵士William Quiller ORCHARDSON《第一朵云The first cloud》1887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圣乔治·黑尔St George HARE《信仰的胜利》(约1890-1891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印象派大画家雷诺阿的两幅作品,《吉他手》(左)和《袒肩而坐的年轻女子》(右)。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展厅局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安托万·路易斯·巴里《行走的老虎》(右)、《行走的狮子》(左)1841年;铸造(1900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罗丹,青铜,《思想者》(1881-1882)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安托万·路易斯·巴里Antoine-Louis BARYE《虎猎羚羊》(约1862年);铸造(约1862-1875年),青铜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奥古斯特·罗丁《鼻子骨折的男人的头像》(1863-1872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威尔士雕塑家James Havard THOMAS《Thrysis》(1912); 铸造 1914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亨利·摩尔《半身像》(1933年)石雕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亨利·摩尔《家庭》(1947年)青铜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哈里特·惠特尼·弗里什穆特《速度》(1921年);铸造1922年,镀银青铜。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超现实主义画家安德烈·马森André MASSON《忘我Ecstasy》(1938年)铸造(1987年)青铜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德国-法国,雕刻家,画家,诗人和抽象艺术家阿尔普,阿尔普Jean ARP《Crown of buds II》(1936); 铸造 (1950-1960年代末) 青铜。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Marshall WOOD《慕茜陀拉Musidora》1878 ,大理石。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埃德加·德加《舞者看着她的右脚脚底》(约1900-1910年);(1919-1937年){铸造,或更晚}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美国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无标题(红色)》(1956年)
这样类似的画作,竟拍出5900万美元的天价!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毕加索1937创作的《哭泣的女人》。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画家萨尔瓦多达利《沙漠三部曲:海市蜃楼》(1946年)
与毕加索、马蒂斯一起被认为是二十世纪最有代表性的三个画家。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西班牙超现实主义画家奥斯卡·多明格斯,《裁缝》,1943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法国野兽派代表人物乔治·鲁奥,《圣衣(苏亚尔)》,(1928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佛朗索瓦斯·吉洛特francoise gilot《blue eyes》,1956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Sam ATYEO《超现实主义的头》,1932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印度艺术家弗朗西斯·牛顿·苏扎Francis Newton SOUZA《裸体站立》1961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安迪·沃霍尔《Loti Smorgon》1981年(右)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1928-1987)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十八世纪装饰艺术画廊


英国动物和风景画家,理查德·巴雷特·戴维斯《马术组》。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的肖像画家约瑟夫·海莫尔《苏珊娜·海莫尔》(约1740-1745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16-18世纪英国和欧洲收藏british & european collection  16th-18th century 

法国雕塑家弗朗索瓦·庞赛1782年的作品《维纳斯》。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荷兰画家朱斯·范·克利夫Joos van CLEVE 《圣杰罗姆Saint Jerome》(1530-1540s)。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意大利画家安尼贝尔·卡拉奇Annibale CARRACCI《Pan》 1592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彼得·保罗·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赫拉克勒斯和安泰俄斯》(约1625-1630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Nicolas RÉGNIER《英雄和利安德Hero and Leander》(约1625-1626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荷兰画家埃伯特·库普Aelbert CUYP《牛群景观》(约1639-1649)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巴洛克时期西班牙画家巴托洛梅·埃斯特万·牟利罗 Bartolomé Esteban Murillo《圣母像》(约1665年)这是一幅深藏着一片至诚和宗教情怀的想象画作,描绘了圣母在天国中的景象。笔法轻柔,色彩富丽美妙,浴于和煦的光亮,使整个画面放射出温柔的气氛。嬉戏的裸童环绕着圣母,好像一道光晕。构图追随17世纪西班牙艺术理论的指引,用色则燃烧着牟利罗独有的精神奉献印记。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弗拉芒巴洛克时期天主教画家雅各布·胡伊斯曼《利希菲尔德伯爵爱德华·亨利·李和妻子夏洛特·菲茨罗伊小时候》(1674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意大利矫饰主义画家奥拉齐奥·真蒂莱斯基《嘲笑基督》(1628-1635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伦勃朗·哈门斯《伦勃朗自画像》(1660年代)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女士肖像》(约1640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荷兰动物画家梅尔基奥德洪德科特(Melchior d'HONDECOETER)《家禽饲养场》(17世纪末)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展厅局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画家Nathaniel DANCE《Pybus家族》(约1769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英国肖像画大师乔治·罗姆尼《大家族》(约1768年)他在伦敦专给上流社会人物画时髦的肖像。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17世纪法国著名画家克劳德·洛兰《Tiburtine寺庙的河流景观》,约1635年。他的作品充分显示了画家对光线的高度敏感,加之注入人物细腻的描绘,使他的画风到达澄净与和谐的境界。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佛兰德画家让·弗朗索瓦·范代尔(Jean-François van DAEL)《花饰》1811年。擅长花果画艺术。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贝尔纳多·贝洛托《从大运河向东北看里亚尔托桥》,(约1738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吉安巴蒂斯塔·蒂皮罗,布面油画,《安东尼与克利奥帕特拉的宴会》(1743-1744)克利奥帕特拉(公元前69-前30年)是埃及著名的女王,埃及国王托勒密十二世的次女。在公元前48年罗马统帅凯撒猛追庞培而进驻埃及时,她便设法勾引这位将军,以求重建马其顿王朝的广大领土。她利用凯撒的军队打败了反对她的内部势力,恢复了两人联合政权。后凯撒被刺,而另一罗马猛将安东尼一心想远征波斯,便派人邀请克利奥帕特拉前来赴会。安东尼见她立即倾心,他把侵略波斯的计划付诸脑后,象被勾了魂似的跟她回到了亚历山大里亚。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意大利大提琴家和作曲家,路易吉·博凯里尼,(约1764-1767年)(右)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荷兰画家,十七世纪西欧绘画的卓越代表之一伦勃朗·哈门斯,木板油画,《两位老人争吵》(1628)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Girolamo CAMPAGNA《跳舞的小天使Dancing putti》,1605-1607年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中美洲、希腊、意大利、埃及、塞浦路斯和近东公元前3500年至公元16世纪(mesoamerica,greece,italy,egy cypus &the near east 3500BCE-16TH century ce )
希腊/意大利《运动员的躯干》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前1世纪,大理石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希腊瓷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埃及Egypt
帕迪霍帕什头罩Head covering of Padihorpasheraset,1世纪-2世纪
头罩在耳朵后面戴着一顶lappet假发,胸部似乎有一个项圈。眉毛周围有一个背部绑着的鱼片,前额中央有一个太阳圆盘,眉毛上有一个用象形文字刻着主人名字“padihorpashreaset”。在死者头顶上方是一条有翅膀的圣甲虫,在这条圣甲虫的后面,在头的背面是一只张开翅膀的“巴”鸟——代表死者的灵魂——在每只爪子上抓着“神”的标志——这是永恒的象征。下面是鱼片的领带,两边都有围着“ankh”标志的uraei。在鱼片下面,在覆盖物的下背部是一个“djed”柱的代表,上面是一个有翼的金龟子甲虫,上面有一个太阳圆盘,金龟子甲虫把太阳推向天空,象征着重生和再生。“djed”柱两侧有“tit”标志,或“is is腰带”,象征着女神Isis的保护力量。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尼布霍特普墓碑,公元前2155年-公元前2055年
石碑分两块(现连在一起),一面饰有铭文,背面和侧面粗糙。装饰分为两部分。在上半部分,在左边,是神奥西里斯,坐在一个平台上的形状,象形文字字母'm'(真理)。他戴着“atef”王冠,拿着弯子和连枷。在奥西里斯的前面,在月台的前面,有一朵开着的蓝莲花,旁边有高高的茎上的花蕾。在花的支撑下,是荷鲁斯的四个儿子的小雕像,可能都是人头,面朝欧西里斯。在右手边,面对奥西里斯,是一个穿着凉鞋和长袍的大人物,从胸部到脚踝,脖子上有一个皮带。他似乎剃了光头,双臂高举,表示爱慕。死者身后有两条类似的彩带。有四行文字,保存不好,位于两个主要人物之间,与他们的头部水平。在欧西里斯王冠上方是一个翅膀的顶端,可能来自一个有翅膀的太阳圆盘,它可能占据了石碑的顶部。下面的场景是尼布霍特普的跪像,戴着长假发,穿着精致的褶皱及膝长裙,躯干透明。他光着脚,戴着两个手腕,可能还有一个领子。他跪在敬拜的位置,举起双臂,面前有四行长一行短的文字,头上盖着尼布霍特的名字。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上排左:索塔·雷萨墓的石碑,第一中间时期,第九-十王朝,公元前2160年-公元前2025年。

上排右:阿蒙内莫普还愿碑,公元前1479年-公元前1425年石碑的顶部有两个“wdjat”眼睛(上帝的两个眼睛,是太阳和月亮),在“mw”的侧面“shen”。下面是阿蒙内莫普和他的家人的三个人影。右边是阿蒙内莫普,他怀着崇敬的心情举起双臂,头上戴着一块白布,耳朵后面戴着项圈,膝盖下面穿着一条短裙。他的妻子举起了右臂,左手拿着一个小瓶子,上面系着一根绳子。儿子的右手举着,左手拿着一只鸭子,头戴骷髅帽,领子,膝下穿着短裙。
下排左:女仆模型,公元前2020-公元前1773
一个女人站在长方形底座上,她头上提着一个篮子。戴了一个短鲍勃式的假发,但从后面垂到背部中间。眼睛和眉毛被涂成黑色。她穿着一件紧身连衣裙,这个雕像和底座是木制的,上面覆盖着一层石膏并涂上油漆
下排右:船模型,公元前2020年至公元前1773年,第十一-十二王朝
       这艘船的两边漆成绿色,甲板上有棕色和奶油色的图案;甲板的每一端都有一些黑色的细节,可能表明了这艘船的结构元素。船的一端有三个鹰头标准,其中一个漆成绿色(另两个漆已经磨掉了)。这些人像被涂成棕色,上面有白色的腰布、黑色的头发/假发和带有黑色细节的白脸。其中有七个像头上有白带,两个像腰间系着细麻布。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卡诺匹斯箱Canopic chest,托勒密时期公元前332年-公元前30年托勒密时期公元前332年-公元前30年卡诺匹斯罐是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时用作保存内脏,以供来世使用的器具。它们一般是以石灰石制作,或者是陶器的制成品。卡诺匹斯罐放在卡诺匹斯箱内,连同死者的石棺一同放在墓穴里。
       盒子是一个高的,大致呈长方形的盒子,侧面逐渐变细。每边都是由两块长方形的木头组成。盒子上盖了一层石膏并涂了漆。两边的装饰是一样的。每个面板分为三层。较低的两层描绘了两个交替的“DJ”柱和“ankh”标志。上层分为两半,每块板上画着荷鲁斯的四个儿子中的一个,拿着一块亚麻布,在神面前有一根经文。每一层被一组羽毛图案相隔。盒子的另一边完全不同。一边描绘了一个巨大的“djed”柱,上面有一只猎鹰的后视图,它的翅膀半张着,每只翅膀上都插着“ma at”的羽毛。猎鹰站在两个“神”符号上,头上有一个太阳圆盘,上面有两个乌雷伊。盒子的第四面被分成三层。最低一层在中间有一列文字,周围是蓝、红、白三色的棋盘图案。中间一层描绘了两个死者,跪在奥西里斯和普塔神之中间。每个上角都有一列相同的文本。上层包含七列文本。盒子顶部有一个“hekeru”标志的雕带,底部有一个镶板“serekh”图案的雕带。盖子是一块木头,上面有一只坐着的猎鹰戴着双羽毛冠。猎鹰代表索卡尔神。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右:棺材内盖,公元前747年-公元前600年
       棺材内盖人形棺材,棺材主人戴着一顶金龟子假发,假发上方是金龟子甲虫,象征着复活。假胡子曾经插进下巴下面的洞里。胸前有一个花领子。下面是女神“玛特”,跪在象征黄金的象形文字上,展开翅膀保护自己。在翅膀下面有10列竖直的文字,要求奥西里斯神在来世提供食物。在这段文字下面是六段文字和装饰在身体和脚上。这些文字重复了人们对来世寄托的要求,装饰物包括将在下一个世界保护主人的神的形象、躺在葬礼沙发上的主人的木乃伊和象征奥西里斯神的“djed”柱。
左:约瑟的儿子何珥的雕像,托勒密时期公元前332年-公元前30年
这个人像的特点是苗条和木乃伊状,戴着一个双翻领假发和一个由公羊角、太阳圆盘和两个高羽毛组成的王冠。雕像和底座是用木头做的,上面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石膏。人物的脸和正面镀金,衣领、胸脯和铭文的细节被轻轻地雕刻,而眼睛和眉毛则用黑色剔出。假发用蓝色熔块着色,背面涂成黑色。背面的铭文是黑色的,背景是黄色。皇冠正面镀金,羽毛细节被切割,背面涂有四条交替的颜色——黄色、红色、绿色和绿松石色;角被涂成黑色。底座的顶部、前部和侧面都镀银,背面镀金。底座四面刻有一个由三个象形符号组成的重复图案,一个“ankh”符号,旁边是两个“was”符号,位于一个“neb”篮子的顶部。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陶器,男、女造型,公元前100年至公元300年,西墨西哥。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香炉,公元900,西墨西哥。
       这些包括大的突出的圆柱形眼睛,大的上翘的鼻子,在后古典中美洲越来越多地被诊断为神,以及与神的起源的美洲虎属性相关的上翘的犬齿。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美洲虎毛皮王座之主,花瓶,公元700-800年,危地马拉
       这只罕见的黑色背景花瓶是用颜料悬浮在泥条上画的。现场透露的是一个玛雅法庭。统治者坐在一个宽大的王座上的美洲虎毛皮上,在一个矮人拿着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形象。他被一群朝臣包围着,其中包括恳求的领主、带着礼物和食物的仆人、拿着阳伞的人和扫帚的人。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意大利《阿芙罗狄蒂Aphrodite》公元2世纪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意大利《仁慈》(16世纪中叶16世纪晚期)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意大利《古柯尔Archaistic kore》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1世纪
(996)澳新之行-墨尔本(四)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

三层的当代艺术与设计contemporary art & design 没时间参观了。留下遗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