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分享给希望进入影视圈的你们——好莱坞顶尖制片人、编剧Shonda Rhimes在达特茅斯学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2014-06-19 18:28:25)
标签:

杂谈

分享这个演讲之前,我需要介绍一些这次演讲的主讲人——Shonda Rhimes,美国编剧,导演和电视制作人。莱梅斯最知名的是制作和编写了医疗剧《实习医生格蕾》和《私人诊所》。2007年5月,她入选《时代》的百大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她还是医疗剧《隐世灵医》的执行制作人并制作了2012年4月5日播出的ABC电视剧《丑闻》。
分享给希望进入影视圈的你们——好莱坞顶尖制片人、编剧Shonda <wbr>Rhimes在达特茅斯学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Shonda Rhimes

 

几乎所有看过实习医生格蕾的人,都会对这部电视剧令人惊艳的叙事技巧而折服,我可以说,《实习医生格蕾》,是我的编剧教科书。 
也许这部剧并不符合美国医疗现状,医生们也不会那样乱滚床单,但是重要的是——你在这部剧里感受到的,是那些令人惊艳的故事转折,纠结的人物关系和矛盾,动人的情感,以及生离死别。 
而这一切,都出自这个其貌不扬的胖女人之手,你只能衷心地折服,虔诚地学习,并问自己一个问题——她是如何做到的? 
不能否认,好莱坞的工业体系是完善的,在行业发达程度上,要比中国先进很多。但这并不是我们无法做出优质电视故事的理由,我想,她可以做到的,那么有一天,我也可以做到。她就是我的目标,我的偶像。 
去学习,不要固步自封,这是最基础的。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所以我一直在追随,这就是我——一个电影学院毕业,英语并不好的人,愿意努力去把这次全英文的演讲翻译出来的原因(如果有不够准确的地方,也请谅解) 
我把它们翻译完成后,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真的有很多相似之处,或者说,人和人本来就有很多惰性是相似的。你需要检讨自己,检讨下自己没有做到的真正原因,是否足够努力,是否足够认真,是否真的在行动,而不是在做梦。 
这篇演讲,希望分享给所有刚毕业的同学,尤其是希望进入影视行业的你们。 

 

2014年达特茅斯学院毕业讲演

2014年6月8日

汉隆校长,教职员工,各位来宾,家长,同学,朋友们,早上好。在此恭喜达特茅斯学院所有2014年的毕业生。

好了,由我来演讲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儿,平时我并不喜欢像这样——站在这么高的台子上,面对这么一大群人等着你说点什么。站在这儿倒也还好,但你们看着我,让我必须说点什么,这真的让我有一种紧张恐惧的压迫感,甚至感觉心跳加快,时间变慢,让人晕厥想死或者是拉裤子,我是说——别担心,我不会晕厥死过去或者拉裤子,我主要是想告诉你们,当我想消除我的坏情绪的时候,这一切确实是会发生的,就像我此时会大声说这一切都是不会发生的,但没准我会吐出来,看,吐的都在演讲台下面呢。没事儿,慢慢来,一切都会好。

我是说——其实我真的不喜欢演讲,我是个作家,一个写电视剧的,我喜欢写些什么让别人去讲出来。真的很想让阿伦庞贝或者凯丽华盛顿(明星)来替我演讲,但是我的律师说,如果强迫他人穿越州境,警察真的会找上门。

所以,当众演讲真的会让我无比恐惧害怕,但这次演讲,我真的不想放弃。

达特茅斯毕业演讲??口干舌燥,心跳加快,一切都变慢,晕死过去,甚至拉裤子,我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就像20年前告诉自己的一样——

回到那一天我从达特茅斯毕业——那时我二十三岁,坐在和你们一样的位置。我在看伊丽莎白多尔小姐的演讲,她很优秀,冷静,信心十足,真的与众不同。感觉就像她只是和一小组人进行了一个围炉夜话,多尔女士就像有9000个密友,因为那是二十年前的一次密话。

20年后,这里没有围炉夜话,这不仅仅是有你和我,这次演讲会成为影片拍摄,播放,被推特和上传,会成为一个全网传播的毕业演讲,一个简单的毕业演讲就会被全网传播,会有网站评价或解说,这让人感觉很奇怪也很紧张,真的很想让它只停留在这里。当汉隆校长给我打电话时......顺便说一下,我真的很感谢汉隆校长,他在一月的时候就给了我邀请,让我整整六个月的时间沉浸在无比的恐惧之中。当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真的差一点就拒绝了,差一点——

想想这一切,口干舌燥,心跳加速,画面变慢,晕死过去,拉裤子.....但现在我已经在这儿了,我想去做,应该说我正在做。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喜欢挑战,因为今年我许诺要做些能让我害怕的事儿,承诺来演讲真的是向自我畏惧宣战,因为二十多年前,当我还在卡拉斯特河逆流而上,冒着风雪,仅仅为了一场小舞会排演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站在这儿,在这个老松木讲台上,看着你们所有人,在Dartmouth毕业典礼上分享所谓的智慧。所以,你们知道,此刻我在这里,其实是因为我真的真的很想要EBA’s。

好吧,每一次人们问我,在这次演讲中到底要讲些什么?我都会大胆、信心十足地告诉他们,我有各种智慧可以分享,但那只是谎言。

我觉得我给你们的建议真的是不合格的,这里没有什么智慧,所以所有我能做的,就是讲点对你们有用的东西,如何从一个Dartmouth毕业生华丽转身,这些话永远不会出现在《实习医生格蕾》的配音中,也不会出现在波普老爸(美剧《丑闻》角色)的对白中,一些也许我不该现在、在这儿告诉你们,因为这会被拍摄、上传、推特。但是我会假装这是在二十年前,这里只有你我在围炉夜话。不去管外面的世界,不管别人怎么想,就像我已经说了五次拉裤子这种话,但是不管怎样这一切已经发生了。

等一下,在我和你们对话之前,我想和你们的父母说两句。二十年后也许你们也会看到这一幕,因为现在我已经是一个母亲了,我明白了一些非同寻常的道理,我有三个女儿,还有了自己的电视节目,有些事情你们还不明白,但是你们的父母却很清楚。你们觉得这一天是属于你们的,但是你们的双亲,那些养育你们,忍受你们,教你们怎么如厕,怎么阅读,保护你们从少年到成年,他们被折磨了21年,一次都没宰了你们。这一天,你们觉得是你们的毕业日,但这一天并不仅仅是你们的,也是他们的,这一天是他们将重新夺回美好生活,这一天他们将重新得到自由,也是他们的独立日,所以,家长们,我解放了你们!鉴于我还有个八个月的女儿,我希望在未来的二十年内能够尽快加入你们这个自由的行列。

好了,让我们回到真正的演讲来,也许你可以把它称之为——一个电视从业者认为在毕业前应该知道的一些随想。

准备好了吗?

人们在这种演讲时通常会说点什么经验智慧和衷心建议,他们有智慧来传授,有课程去分享,他们会说——追逐你的梦想吧,听从你的灵魂召唤,改变世界,留下你的标志,找你属于你的声音,去拥抱失败。去梦吧,梦,只要你不停止梦想,梦想总有一天会成真——我真挚地认为,这都是废话。

我觉得很多人都会做梦,当他们在做梦的时候,那些真正幸福、忙碌、有权力和能力的人,他们正在行动,但做梦的人,只会看着天空,计划着,讨论着他们的期望,最后说,我很想去做,我有想法——我想成为一个作家,我想环游世界,这就是我的梦想。

然后他们就只能做梦了。

看上去内向的人两杯鸡尾酒下肚,就开始吹嘘他们的梦,嬉皮士们沉浸在他们的远大理想中。也许你在日记中写下了你的梦,和你的好友、女友、妈妈讨论过无数次,这感觉真的太好了,谈论着、计划着等等,这使你的生活开始不切实际。人们会说——没错,这就是你应该做的。你该成为比尔盖茨或者奥普拉一样的成功者?对吗?

不。

梦是那么的可爱,但那仅仅是梦,转身即逝、朝生暮死、昙花一现。梦,并不会因为你梦到了就成真。梦想成真是如此艰难,作出改变是如此艰难。

所以,第一课——埋葬你的梦,做一个实干者,而不是一个梦想家。

也许你知道你的梦想到底是什么,也许你正迷茫,并不知道你会把你的激情附之何处,其实这真的无关紧要。你只需要大步向前,不停去做,努力抓寻机会,一直保持着开放的态度,去尝试新鲜事物。适合你的完美的工作和完美的生活不会出现,完美——那该有多无聊,你要知道梦都不是真的,只有去做。

所以,当你想:“我要去旅行”,很好,卖了你的破车换一张去曼谷的机票,现在就去,我是说真的。

你想当一个作家?作家必须每天都在写作,所以开始写吧。你没有工作?去找一个随便什么工作,不要以为在家里坐着天上就会掉馅饼。你以为你是谁?威廉王子?如果不是,那就去找个工作,上班,做到你能改行为止。

当我在Dartmouth这所常青藤盟校的神圣殿堂里念书时,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成为一个电视编剧,我从没对自己说过——“我,想写一个电视剧”

你知道我想做什么?我想成为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托尼.莫里斯,那才是我的梦。我不切实际到了疯狂的程度,不停地做梦,做梦的时候,我住在我姐姐家的地下室。做梦者往往借宿在亲戚家的地下室,这一点仅供参考。

反正我住过地下室,我做过成为诺贝尔文学奖作家托尼.莫里斯的梦,你猜结果怎样?我不可能成为托尼莫里斯,因为托尼.莫里斯已经是托尼.莫里斯了,她可没兴趣放弃她的工作变成其他什么人。

所以当某一天,我坐在地下室里读纽约时报,上面有一篇文章说——进南加州大学的电影学院比上哈佛法学院还要难,所以我想,如果我可以做成为托尼.莫里斯的梦,也就可以去行动。

在电影学院里,我发现了一种全新的讲故事的方式,一条真正适合自己,能给自己带来快乐的路,彻底改变了我的习惯思维和世界观的路。

多年之后,我有幸和托尼.莫里斯共进晚餐,但她只想和我讨论《实习医生格蕾》(Shonda最成功的电视作品),我想——如果我没有开始停止成为她的梦想,没有忙着开始成就自己,这一切都是不可能发生的。

第二课——第二课,明天,会是你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天。

1991年当我从Dartmouth毕业的时候,我正坐在你们现在坐的位置,盯着伊丽莎白多尔的演讲。我得承认,我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甚至听不到她的话,并不是因为我的不堪重负或者情感波动什么的,而是因为——我真的喝大了,那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宿醉。

在这儿我得先跟汉隆校长道歉,我知道你力争建立一个更好更有责任感的Dartmouth,这是必须的,我尊重并欣赏这一点。但是我在那之前的一晚还是喝大了。我干了很多玛格丽特和汤加酒,因为我知道毕业典礼之后,我得脱下我的学士帽和学士服,我爸妈会把我的行李收到车上,我就要回家了,而且很可能永远不会再回到汉诺威。即使我回来,一切也都会不一样了,因为我不会再在这里居住了。

在毕业的那一天,我真的很忧伤。

我的朋友都在庆祝,聚会,异常兴奋,异常开心。不会再有学校,不会再有书本,不会再有老师讨厌的目光。但是我呢?我真的在想,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真的,全心全意想,留在这里——

健身房免费,贝诺斯的套间比曼哈顿的公寓还大,谁在乎有没有地方做头发。我所有的朋友都在这儿,这里还有一个戏剧社。我很忧伤,因为我已经知道了足够多关于这个世界的运转方式,关于成人世界的悲哀。

在这儿,说点自己的糗事儿,也许可以让你们觉得开心些——我躺在我宿舍的地板上哭,我老妈帮我收拾着行李,而我——拒绝帮她。我采取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拒绝离开这里,好像我瘸了,也像一个抗议者,就差坐在地上念咒语了。

这真的很可悲,如果今天你们中没有任何人躺在脏地板上哭着看妈妈收拾行李,你们就已经在职业的道路上比我领先了,你们已经胜出。

但很重要的是——我真觉得,我是知道这个世界有多烂多可怕的。大学真是太棒了,你在这儿确实出众,你在常春藤盟校里,这可以成为你人生目标的一大巅峰——进入一所牛逼的大学,然后从这里毕业。然而今天,现在,你完成了这一目标。这一刻你走出校园,你觉得你可以席卷全世界,所有的门都将为你而开,你之后的人生将常有笑声、美钻、晚宴陪伴左右。

而现实是——离开这里的世界,你只是在社会的底层,也许你只是一个实习生,或者一个薪水可怜的助理。这会让人感觉很可怕,现实将人吞噬得如此严重,让我时时刻刻感觉自己就是个屌丝,甚至比屌丝还屌丝,让我觉得无比迷茫。

借此,可能得重新澄清一下第二课——明天会成为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天,但不要因为成为一个混蛋。

这一点很重要,是的,走出校园一切都很艰难,但艰难都是相对的。我来自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我的父母都是学者,我出生在民权运动之后,当我还在蹒跚学步时,妇女运动就已经开始了,我生活在美国,这一切意味着我拥有自有,民权,话语权,还有女性对生育的权利,所以我才能来到Dartmouth,获得常青藤联盟学位。

毕业后,你真的很难再感受到自己的出众和特别,所有这些迷茫都聚集在身体里,无时不在,随时会让你感受无比的难堪。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女性还会因为想要接受教育而受到压迫,奴隶制依旧存在,很多儿童还会死于营养不良。在这个国家,我们因枪支暴力犯罪而逝世的人,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在美国,对女性的性侵犯比比皆是,令人担忧,甚至到达了令人惊恐的比率。

所以,是的,也许明天可以吞噬你,就像它曾经吞噬过我一样。但是当你看到那些留存在你身体里的迷茫和尴尬,也许你可以更清晰地认识到——我们其实如此幸运。我们已经拥有了上天的恩赐——这份优异的教育我们一直拥有,我们可以依靠自己丰衣足食。我们可以滑雪,我们可以在寒风雪地中点燃篝火,我们还有免费的跑步机,可以满身酒气喝断片。

但现在必须向前看了,找到去热爱世界的理由,哪怕只有一个,你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现实世界中寻找,寻找那个能够让你不再感觉自己是个屌丝的理由,所以一个原因就已经足够,最好每周都花些时间来反思这个理由。

噢,虽然我们还在探讨这个话题,但是我还是想说点别的——打标签,是毫无用处的。像这样的标签——#女人通用# 、#回到那晚#、 #不适用于所有男人#、 #姑娘们回来吧#、 #别装逼#,你做任何事情其实标签的作用都是一样的。

在推特上标签确实很漂亮,我也很喜欢,没准下礼拜我会把自己做成那样的标签。但是做标签并不等于行动,一个标签也无法使你成为DR.King,标签就是标签,标签不是你自己,无法改变任何事,标签只是你坐在电脑前面打出来的字,然后你还是会上床看你喜欢的电视剧,你看我也是总是这样,呵呵,对我来说,最爱是 #权利的游戏# 。

去做几个小时的义工吧,把焦点转移到远离你自身的事务上,每周都把你的精力分散一部分,让这个世界少些因你而起的叨扰,有些人说这样做能提升你的幸福感,有些人则把这些称之为攒福报,而我会说——这样做是为了让你铭记,无论你是出身书香门第还是寒门学子,你现在所拥有的自由,都是无比珍贵的,心怀感恩吧,别当一个混蛋。

第三课——

现在你离开了,你会回馈,会行动,会工作,你做到了,你成功了,一切都这样美好这么令人激动,但至少对我来说,我还是十分热爱我的生活的。工作中我有三个电视栏目,而生活中我家里还有三个女儿,这些都是如此让人欣喜,我确实很幸福。

人们总是问我,你是怎么做到的?通常他们问的时候语气里总带着惊奇和羡慕:“Shonda,你是怎么做到这些的?”仿佛我体内真的充斥着什么魔法或者非凡的智慧什么的。

我总是微笑着这样回答:“因为我是个很有条理的人。”如果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些许善意,我会说:“我有很多贵人相助。”

是的,这些都是事实,但这些又都不是事实。

这一点我很想告诉在座的各位,不仅限于女性,虽然这确实会对女性造成困扰,因为当女性进入职场成为主力军,总要想办法平衡工作和生活,这对男性来说也一样会成为问题,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男性也在努力设法去兼顾工作和生活,Dartmouth的男人们,你们真的需要这样去做,坦白说,如果你没有努力设法去兼顾他们,那么父亲这个词恐怕很快会被重新定义。你肯定不希望成为一个落伍者。

所以Dartmouth的姑娘小伙儿们,就像你们试图平衡工作和生活,而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你们听了无数遍“只是需要贵人相助”、“只是需要条理清晰”“只是需要再多一点努力”这种话,作为一个成功女性,一个有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总是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请问你是怎样做到这一切的?”

这一次我想以百分之百的诚实地告诉在座的各位实情,因为这里只有我们,只是一场围炉夜话,因为总要有人告诉你真相——

“Shonda,你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

答案是:“我做不到。”

当你看到我在生命某个领域里的成功,那就基本意味着我在生命的其他领域里是失败的。

如果我必须全力投入《丑闻》剧本的创作工作,那么我肯定就失去了在家给孩子讲睡前故事和洗澡的时间,如果我在家给孩子缝万圣节礼服,那么我就必须放弃我曾全情投入的修改;如果我要参加一个著名奖项的颁奖,我就得放弃孩子的第一节游泳课;如果我要参加孩子在学校里的音乐剧首秀,我就得放弃《实习医生格蕾》吴珊卓(Christina Yang的扮演者)的最后一个镜头。如果我要在某处成功,就不可避免在其他地方要放弃。

这就是权衡,这就是浮士德与魔鬼的交易,这就是一个强大的母亲成为强大的职业女性所需付出的代价。你永远不会感觉百分百的舒适,你永远坐不下来,你永远会感到些许厌恶,总会迷茫,总会错过。

然而,我想让我的女儿看到我作为一个职业女性的骄傲,我想为她们作出榜样,我喜欢看到她们来到我办公室时候的那种骄傲,因为她们来到的这个工作室叫做“Shondaland”,是以她们母亲的名字命名的。在她们的世界里,妈妈经营公司;妈妈意味着每周四晚上的优秀电视剧;妈妈在工作。为此,我成为了更好的妈妈,之所以能够成为这样的女性,是因为我经营着“Shondaland”,我整日写作,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让事情步入正途,这样的女人会是一个更好的人,也会是一个更好的母亲,因为这样的女人才是幸福的、充实的、完整的。我不想让她们看到一个无所事事的我,也不想让她们看到一个碌碌无为的我。

第三课——如果有人说他可以兼顾所有事并做到完美,那他一定是个骗子。

记住了吗?

我害怕,很担心你们会因此而感到一丝寒意,但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更希望你们因此而走出去,鼓舞向前,迎风而上,在风暴中拥抱世界,那会是让你难以置信的感觉。去成为众人所期待的你,去真正成为照片中Dartmouth核心风云人物中的一员。

我想即使你不想这样去做也没关系,我的意思是毕业是可怕的,你可以躺在硬木地板上哭着看妈妈收拾行李,你也可以有一个成为 托尼.莫里斯 那样不切实际的梦,但是这个梦你必须放弃。

每天你都会感受到在生活和工作中的失利,但这就是世事的艰辛之处。

即使这样,你也可以每天早上醒来时想到——“我有三个优秀的孩子,我已经造就了令我骄傲的工作,我如此热爱我的生活,绝不会用它去交换其他任何人的生活。

你仍然有机会在某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生活在从未想象过的梦想中。

虽然我的梦从未成真,但我的努力,使我最终建立起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帝国,所以我的梦呢?可以放弃它了。

你可以在某一天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强大、有趣和忙碌;你可以在某一天醒来时,发现自己成为了实干家。

你也可以继续坐在这里,仰望着我,也许满怀希望,我会为你祈福,希望你的宿醉尽快过去。然后二十年后过去,某一天你醒来发现自己在汉诺威的酒店里,因为一场即将到来的毕业演讲而充满恐惧和忐忑,感觉口干舌燥,心跳加快,时间变慢,让人晕厥、想死、或者是拉裤子。

你们中间会有人在这里吗?2014届的毕业生中,哪几个会脱颖而出站在这儿?因为我回顾历史,发现很少有一个人孤独地站在这儿讲话的,几乎只有我和罗伯特·弗罗斯特和罗杰斯先生,这确实太疯狂了。

你们中间谁会站在这里完成这一切?我希望你们中间真的有谁脱颖而出,我是说真的。当这一切发生的时候,你就会清楚知道个中感受了——口干舌燥,心跳加快,时间变慢。

毕业生们,你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值得为你们完成了的学业而骄傲,为拿到文凭而自豪,因为你不再是个学生,不会再为学业奋战,你已经是一个现实世界的公民,你有责任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为这个社会做出贡献。因为今天的你就是你自己,所以勇敢一些吧,更出色,更有价值。

然后每一次你得到机会的时候,请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让他们看到你,大声讲,让人们听到,继续口干舌燥,心跳加快,时间变慢,那又怎样呢?你晕了吗?死了吗?拉裤子了吗?没有!

其实这是唯一你需要知道的一节课——你已经在这儿了,你拥有珍贵的自由,你活着,你就是你,你就是确切的、永远的、真实的自己。

感谢大家,祝你们好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微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微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