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小盐的博客
马小盐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9,386
  • 关注人气:12,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碎片之二十七

(2012-03-22 19:33:25)
标签:

勺子杀人狂

西西弗

走饭

荒谬

茨维塔耶娃

诗人

文化


碎片之二十七

《西西弗神话》的反转

 

《勺子杀人狂》是一部搞笑恐怖片,其以一把日常生活中平常可见的勺子作为无法摆脱的杀人道具。与勺子关系最为密切的便是饮食,西方人一日三餐离不开勺子。影片想告诉我们,死于一把勺子,莫如说死于日常生活。日常生活才是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恐怖片:起床、早餐、乘车、上班、午餐、上班、下班、晚餐、睡觉、起床、早餐。一个多么简单而庸俗的圆环。前两天一抑郁症女孩自杀,她有个含义深刻的网名:“走饭”。仅这个网名就告诉我们,这孩子是个洞悉了生存意义的孩子。对她而言,活着,毫无意义,无非是在走饭,无非是与勺子、筷子、饭碗等等事物进行纠缠。她意识到存在的荒谬,却不知如何抵抗这荒谬。《勺子杀人狂》是加缪《西西弗神话》的反转,那勺子无非是一块缩小了的巨石。加缪的西西弗是荒谬的英雄,《勺子杀人狂》里的男主角却成为荒谬的载体,因他尚且不如“走饭”网友,他不曾意识到存在的荒谬。他躲避勺子,勺子却对他紧跟不舍。他反抗勺子的谋杀,用尽各类办法,却不知唯一的办法是学习西西弗搬石上山,唯一的举动是平静的接过勺子,掬起食物。

 

 

 

 

 

诗人之美

 

一些女人的美,在星辰与天体之间,如茨维塔耶娃。而另外一些女人的美,则在玫瑰与火焰之间,如昂山素姬。还有一些女人的美,则在土地与世俗之间,如林徽因。美的面貌,多元如钻石的切面。漂亮不是美,美有灵韵在,美会穿透时间。漂亮是看对瞬间的惊喜,有可能凝固为永恒,有可能就此湮灭。阅读茨维塔耶娃的诗作,令人我震惊的不是诗歌,而是她对语言的敏锐。茨维塔耶娃已与语言融为一体。毫无疑问,诗人该是一个种族的话语大师。诗人所有的时间都在锤炼语言,无论醒着还是睡眠。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真正的诗人不多。

 

 

 

 

颇多中国诗人不懂语词就开始写诗。他们之中,一些认为诗歌等于排泄,会说话便会写诗,这类诗人是排泄派。一些认为诗歌是婚纱摄影,漂亮语词是最佳化妆品,这类诗人是唯美派。还有一些认为,诗歌是口号,琅琅上口方为佳品,这类诗人为标语派。真正洞悉语言,并与语言融为一体的诗人,罕见若第五元素。

 

 

 

 

 

高跟鞋是女性夺取权力的奠基石

 

建筑学原理上讲,高跟鞋使得女人可以与男人试比高。很多地方,建筑的高度便是权力的高度,法国曾有因一座教堂的尖顶超越另外一座教堂而发生教民混战的案例。从美学上讲,高跟鞋使得女人行走起来更为旖旎。从哲学上讲,高跟鞋是出乎意料的男性赐予女性利用男权并夺取权力的秘密武器(高跟鞋的发明者是路易十四)。高跟鞋是女性夺取权力的奠基石,没有高跟鞋,女性很可能至今都不知道女权,更不知道什么是女权主义。是高跟鞋使得女性慢慢步入女权时代。

 

 

 

 

 

三张脸的美学范畴

 

嘉宝、赫本、梦露,分属三美学范畴。嘉宝的脸具有教堂尖顶般直达天庭的美学意味。她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唇皆细若刀锋,恍若在引渡众生穿越窄门。赫本的脸超越性别,粗眉大眼方额,模糊了两性的界限。梦露的美则归属肉体,丰腴的孩子气的土地般令人想犁进去的肉体。她的嘴唇与眼睛,皆若洞穴。通俗点讲:嘉宝美在灵魂,赫本美在社会,梦露美在肉体。嘉宝是哲学意义上的美,赫本是艺术意义上的美,梦露则是大众意义上的美。嘉宝属于天堂,赫本属于人间,梦露属于土地。嘉宝在飞,赫本在走,梦露躺着温软如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