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小盐的博客
马小盐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9,386
  • 关注人气:12,7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小说片段:聆听天使

(2012-02-11 17:16:37)
标签:

聆听

天使

钢琴店

声音

小提琴

小说片段:聆听天使

小说片段:聆听天使

 

 

 

他一昧的倾听,耳朵似乎因此大了起来,竖了起来,长在他木头木脑的脑袋上,成了两朵芳芬着的木耳。当然,这种耳朵大了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别人无法知晓。他有一张痴呆者的面貌,这导致了人们对他听觉的忽视。他有舌头,却是个哑巴。正因为自己无法发出声音,他聆听一切与宇宙有关的声音。鸟儿梳理羽毛、风掠过树枝、枯叶破鞋子般踢沓、植物在夜晚窃窃的生长,他都知晓。聆听这一切的时候,他的脸上挂着一种近似白痴的快乐。

 

他在一家汽配店里打工。白天在老板的吆喝下跑东跑西的取配件给客户,夜间就蜷缩在汽配店的小阁楼,即照看了货物又有容身之所。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这个城市有很多与他一样的来去不明的孤魂。他对幸福与不幸没有清楚的界限。喂饱肚子、有活干、有衣服穿,能听到声音,对他来说是生存的必需,无所谓幸还是不幸。夜间下班是他最幸福的时候,倒不是因为可以闲息,而是因为可以静下心来聆听声音。他满脸污垢的游荡在离店铺两里外的一所贵族小学的门口。这所学校的学生都不回家,里面都是稚气满面的小学生,他们清澄纯净的喉咙,发出撼动灵魂的妙音,仿佛天籁之音从天宇中直接倾泻下来。此中妙处,只有他知道。

 

老板在春节的时候放假。他仍滞留在店里,因无家可归。这个时候,有他最大的快乐与不幸。烟花漫天,一朵一朵以转瞬即逝的乌托邦幻象而绽放,却在开放的刹那,伴之以刺耳的声响。他的眼睛望向天空,不能明白为何这么美丽的事物却有着如此可怕的噪音。他的小腹下坠,肠胃绞痛,噪音引起他肉体不适。他那对声音保持敏感,有着处女般童贞的耳朵,在遭受着不堪忍受的蹂躏。

 

 

他捂住耳朵开始奔跑,他想逃遁。街道两则的店铺挂着红色的灯笼,灯泡里的瓦斯在“滋滋”的轻吟。鞭炮的轰炸声里夹杂着人们碰撞酒杯碗筷大吃大喝的喧哗。一切美妙的声音都被湮灭,而那是他平时最隐秘的快乐。他听不到处于变声期前天使般孩子们的赞美、轻语与叹息,那是一种令他颤栗的声音。他觉得发育前的孩子们的身体就若一架钢琴,而他们的声音就是钢琴上发出的旋律。虽然他不曾碰过一下钢琴,但他见过。一次替老板搬大箱水果,让他看到了他家客厅里的那架钢琴。老板丑陋不堪的五岁的女儿在钢琴面前摇头晃脑,音不成调,但他听出了那架钢琴所具有的优良音质。他泪水满眶,若遭雷击,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钢琴更美好的事物。从此后这个城市里所有的钢琴店,他都一一光顾。那是他最干净最神气活现的时候,每次去钢琴店前他都洗礼一般将自己清洗干净,而后换上他所拥有的最好的衣服。他认为穿着满身油污的工作装去会见钢琴店里的钢琴们,是对音乐的玷污。但他不敢走了进去,他将脸紧紧的贴在冰凉的橱窗,鼻子几乎压至扁平。他贪婪的打量着钢琴们优美而流畅的曲线,而它们则以少女瞳眼般清澈的黑白分明的键,深深地回望着他,回应着他的深情。

 

 

人类身体的生长与植物的生长相反,令他厌恶。他喜欢鲜花,却不喜欢变声期孩子们的声音,更讨厌成年人的声音。在稚嫩纯净的声音里,他看到孩子们光洁无性的海豚般的躯体,看到他们芳芬柔软的肌肤,看到肌肤上光晕般未曾褪去的柔毛,看到.......他喜欢从声音中看到这一切。最使他憎恶的是那些处于变声期的孩子的声音。那是一种性萌芽的声音,他从那声音里看到女孩子象牙色的乳房小荷般可耻的隆起,男孩子们柔软的毛发小草般从臂下、小腹处探出了可恶的头。他觉得清泉被玷污,火焰被熄灭,美正变成丑。每次听到童声里传递出来的这种变声期杂音,他便焦躁不安,这是对声音的败坏,他喃喃自语。没有人知道他焦躁不安的缘由,他是如此的孤独。 

 

 

他在奔跑,捂着耳朵。鞭炮的声音继续,他快疯了。街道上人影罕见,多数人在家里狂饮烂醉,烟花超越了地面,却无法超越小区的墙垣,它是墙垣里人类的狂欢节目。噪音的兽在他的身后追赶,他必须逃脱。“噼啪”声穿过他的耳鼓,传于大脑,导致他的心脏有一种被巨锤敲击挤压的苦痛,他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死了。在一个十字路口,一声细小的叹息,伴随着一种丝织物搭在铜栏上的声音,轻轻的,宛若福音般穿过杂乱无章的鞭炮声,传进了他的耳朵。这声音拯救了他,他颤栗起来,放慢脚步,害怕耳神经的一个小小的错误,使得自己再也不能听闻到那声音。他像一个捻熟的纺织女工,在千丝万缕的声音里寻找着他所要的那一根丝线。他边走边判断这声音的源头。这声音一定是来自于一个十一岁零五个月左右的未发育的女孩子的身体,舌尖尖俏若黄莺,乳房平坦,臀部瘪圆,整个人望上去就像一具精致的小提琴。这身体是一具最好的和鸣器。他知道。

 

 

循着叹息声,拐了两条街道,他才发觉自己来到了本市最豪华的一家钢琴店的门口。橱窗紧闭,上面装饰着的紫铜雕花栏杆。栏杆上挂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高跟鞋,脚下是一个踢翻了的小凳。他看着悬挂着的女人的脸,张大了嘴,惊骇于自己的误判,这很明显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未发育的小女孩。难道他追错了声音的来源?这于他是第一次。他东张西望,看看四下有没有他要找的少女。店前灯笼随着风在摆动,却将他和那女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他惶恐起来,半天才将那女人从丝袜上抱了下来,做这些的时候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在救人,他只是想应证一下自己的耳朵是否发生了质变,如若是,那对一个以聆听为全部生存乐趣的人而言,将是一个灭顶之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失恋与自杀
后一篇:碎片之二十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失恋与自杀
    后一篇 >碎片之二十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