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浙江丁国祥
浙江丁国祥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7,888
  • 关注人气:2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肖涛:爱,能否被生产——读丁国祥《世纪婴儿》

(2010-01-30 17:31:58)
标签:

世纪婴儿

元小说丁国祥

文化

分类: 应嘴胡对

爱,能否被生产

——读丁国祥《世纪婴儿》

肖涛

 

丁国祥给所有读者开了一个玩笑,——大概是我吧。我能读好几遍这个小说,却非常虔诚也很卑微地感觉说不出话来。我能想象,丁国祥就躲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咯咯地笑个不停,一定的!他在琢磨“你们会有什么反应呢?”是的,我(们)会有什么反应呢?沉寂许久的丁国祥,在2010年元月的写作,似乎在提醒我们——不要忘记十年以前那些被遮蔽被遗忘的诸多趣闻啊。

什么样的趣闻呢?世纪婴儿。可惜在小说中,它是一个没有所指的能指,它已经逃逸出了所有人能掌控的视野距离和势力范围,并进入了莫须有的虚拟空间,并遥指着这个21世纪人的最大可能。

或许这一最大可能就是爱。我只能说“或许”,因为我捉摸不透丁国祥的玩笑。尽管他并没有玩笑,尽管结尾他还使用了暴露叙事声音的元小说策略,但我依然觉得从题目设置而言,可谓“丁顾左右而言他”。也就是说小说并没有指涉到婴儿的具体样貌,婴儿的喜怒哀乐,婴儿的细微皱褶,却反倒将更大的笔力,指向了婴儿的母亲李娟与婴儿的“父亲”张峰。这是否意味着在新的世纪里,如此身份暧昧的婴儿将更多被生产出来、被抱养、被拐卖、被争夺、被藻饰和涂抹呢?不得而知。然而,爱,如何被生产这个话题,却实在值得深思。欲望,能被生产出来,那么爱呢,是否也如此?

丁国祥的确善于设置叙述空缺,建构情节迷宫。你体悟不到他到底要实踏实地告诉你什么,但你更感觉到他弥漫在文本内外的那些漂浮不定的目光丝雨里,闪烁着湿润而平和的温情,与其说他关心的是婴儿问题,而毋宁说是一个爱的造境问题。也就是说当张峰和李娟的爱倾斜(为同事关系)的时候,反倒是有了“共同”的孩子,而当两人有了痛入骨髓的爱之时,那肉体的爱却又无法衍生出其结晶;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且感觉震惊的是,当分-合-分的二人关系进入第三阶段即劳燕分飞之“分”的级别时,灵魂反倒产生了难以割舍的情感吸力。丁国祥不断地让李娟和张峰站在“分合分”的此岸与彼岸,遭受吸引与排斥之力的悖谬和创痛。的确令人感觉无比吊诡。

而这也恰是《世纪婴儿》这篇小说的价值。丁国祥并没有特意去讲述一个好的令人眼球爆炸绽开的火爆爱情故事,反倒是探讨了这个新世纪人的情感关系及围绕此而密布的场能,如何既在延续20世纪的基础上有所保留(婴儿父母的名分),又有所必要地警惕。这个警惕即在于当爱仅仅处于失衡、单面、一头沉的关系状态时,那么这爱真有可能成为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我只能这样感觉这篇小说。且经过两天“痛定思痛”、辗转反侧的思考之后,我想慢慢地能释放出这篇小说内蕴层的一些意绪线条,唯一的爬梳渠道也就在此。也许,这也意味着丁国祥通过小说来探讨当代人“我-你-他(她)”情感关系问题的新起点和新高度。

你应该看到了,通篇我用的最多的词语就是模糊性副词——大概,或许,也许。其实它已经暴露了我个人对丁国祥这篇小说评介话语的有所保留。剩余的话题,我只能讳莫如深,暂且搁置一下吧,因为还要继续读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