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后现代派小说家童牧野
后现代派小说家童牧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889,476
  • 关注人气:16,5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童牧野散文62无瘾

(2010-11-20 06:39:33)
标签:

童牧野

鬼变脸

《侏罗纪公园》

自由诗

音韵

文化

分类: 童牧野散文

押韵和破韵的妙用

 

 

 

出自本篇的童牧野语录:在诗中,结合特定的内容,故意不押韵,我称之为 “破韵”,有时也能撼人魂魄,变幻出幽深别致的美感。

 

 

 

无论是古典诗,还是现代诗,常有韵脚的叠合顿挫之美。

多年读诗,渐渐悟及:在诗中,结合特定的内容,故意不押韵,我称之为 “破韵”,有时也能撼人魂魄,变幻出幽深别致的美感。

不妨以舒婷的《自画像》为例,赏析如下:

“她是他的小阴谋家//祈求回答,她一言不发/需要沉默时她却笑呀闹呀/叫人头晕眼花/她破坏平衡/她轻视概念/她象任性的小林妖/以怪诞的舞步绕着他/她是他的小阴谋家//他梦寐以求的,她拒不给予/他从不想望的,她偏要求接纳/被柔情吸引又躲避表示/还未得到就已害怕失去/自己是一个旋涡,还/制造无数个漩涡/谁也不明白她的魔法//她是他的小阴谋家/招之不来,挥之不去/似近非近,欲罢难罢/有时象冰山/有时象火海/时时象一支无字的歌/聆听时不知是真是假/回味里莫辨是甜是辣//他的,他的/她是他的小阴谋家”。

这首魅力奇特的诗,押的是a韵。

“一言不发”,“笑呀闹呀”,“头晕眼花”,似乎要一韵到底之时,突然跑出“她破坏平衡”,“衡”字不押a韵。

是啊,既然是“破坏平衡”,干脆破韵。

“她破坏平衡(heng)/她轻视概念(nian)/她象任性的小林妖(yao)”,似乎要“任性”地破韵一破到底之时,突然“以怪诞的舞步绕着他(ta)”,又急回到原韵a。

妙哉,既然是一 “绕”又“绕”回到“他”那儿,韵脚也踏回到a。

由此可见,音韵与内容的协调,象刚才说的那一段里押韵的“押,押,押,不押,不押,不押,押!”会使全诗生龙活虎,活脱出一个“小林妖”的笑呀闹呀。

“她是她的小阴谋家”,三个a韵字(她,他,家)挨得这么近,真有亲亲密密的音乐气氛。

紧接着:“她梦寐以求的,她拒不给予(yv)”离开a韵(注1)。

“从不想望的,她偏要求接纳(na)”回到a韵。

这拉锯式的一去一回,一远一近,正所谓:“被柔情吸引又躲避表示(shi)/还未得到就已害怕失去(qv)/自己是一个漩涡,还(hai)/制造无数漩涡(wo)”

因为在“漩涡”之中,所以“示”,“去”,“还”,“涡”,统统不押韵。

这又是音韵与内容的协调。

该段结句,又“魔法”般地悄悄潜回到a韵来。

重现一个“她是他的小阴谋家”叠句之后:“招之不来,挥之不去(qv)”忸怩躲避a韵。

“似近非近,欲罢难罢(ba)”恋恋难舍a韵。

接着,“冰山(shan)”,“火海(hai)”,“无字的歌(ge)”,又都离开a韵飘飘欲仙。

该段结尾两句又坚定地重返a韵。

每段的末句,都回到a韵,这映衬出潜意识:虽然是“小阴谋家”,“她”对“他”还是忠心耿耿的。

品尝了该诗在音韵上的“甜”和“辣”之后,咂巴咂巴嘴唇,体会到随着内容上的跳跃变幻,音韵上呈现若即若离的押与不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出乎意料而又入情入理地回归。

美哉,押韵后的破韵,破韵后的押韵。

诗人写诗,未必刻意追求这种音韵技巧,但天才的诗人,可能自觉,也可能不知不觉地在诗中,自然而然地揉合进这种技巧。

承蒙诗神启迪,意识到破韵与押韵,其实构成了诗中音韵的对立统一。

为了音韵与内容的协调,可以把音韵的重心,时而偏向押韵,时而偏向破韵,在波浪似的冲撞和起伏中,迸发出余音缭绕的和谐与美感。

 

注释:

注1:行文中略微变动了汉语拼音的表达习惯,用v代替了u上加两点。

 

童牧野2010/11/15补记:

这是24年前的1986年(那是大学毕业后的第4年,也是从研究所调到专科学校执教的第2年)创作的诗艺随笔。纵观文学批评史,我可能是第一个提出“破韵”概念及其重要性的人。

这篇诗艺随笔,在创作后的第5年也就是2001年,才发表在我的个人著作《鬼变脸主义及其敛财学》中。该书含4个部分:鬼变脸主义敛财学,鬼变脸主义人生哲学,鬼变脸主义文学,鬼变脸主义史学。

又过了9年多,在这本个人著作,即将出修订第2版时,我进一步认识到,每一个时代,都有与之最适应的诗歌艺术表现形式。

我喜欢唐朝的诗、宋朝的词、元朝的曲,以及当代的自由诗。

当代人当然有权写古体诗,甚至有可能比唐朝人写得更好。其实,唐诗中的精华,很美。但是,《全唐诗》里,还是糟粕多于精华啊。

当然,当代自由诗的全国年产量,是古时候唐诗全国年产量的千倍、万倍都不止。糟粕率、废品率更高,也是不足为奇的。

混迹于当代自由诗中,滥竽充数的梨花体、羊羔体、乱码体、废水体等等,在诗坛倒人胃口,犹如地沟油,在马路摊头的腻歪的餐桌上,倒人胃口。诗的品尝者、美食者,一般是远远地绕着走,生怕靠近了呕出来。

我自己对诗的模式的偏好,倾向于当代的自由诗(糟粕、废品的,除外)。

当然我丝毫不反对、而且有时挺欣赏当代人写的古体诗,犹如我也不反对、偶然几分钟也听得下去京剧、越剧、昆曲等等。但我对那些地方戏曲,丝毫无瘾。

我只是觉得:好莱坞历年大片中的《2012》、《勇敢者游戏》、《侏罗纪公园》等等,用电影、小说、自由长诗等等来表达,都可以是流畅的。但如果用古体诗、元曲、昆曲来表达,可能就勉为其难了。

检验一种艺术表现形式,是否适应它所要表现的内容,要看它是给创作者更大的自由发挥余地呢,还是给创作者更繁琐的拘谨、束缚、抑制乃至需要削足适履,最终造成艺术上的遗憾和失败。

我对写作古体诗、京剧唱词等等,丝毫没有欲望,没有兴趣,可能反映了我在诗歌艺术追求方面,更向往当代、未来的创新洪流,更不受传统约束的自由激情。

当然,在百花齐放中,不能搞我花独发、百花杀。我们的老前辈、同一辈、晚辈,如果更偏爱,甚至全身心、半身心地投入到古典、古体艺术的欣赏、研究、创作中,我们应该拍手叫好。至少不去打压。

犹如我从来不看足球赛。但我知道很多男球迷、女球迷,为之,很着迷。河水不犯井水。互不打压。

体育赛事在电视屏幕中,我偶尔比较能看得下去的,是女子自由体操、艺术体操。而那个,恰是清朝末年那些裹了小脚的女人,寸步金莲蹒跚着,看了以后会瞠目结舌、做鬼脸、吐舌头的。

体坛、艺坛、文坛,古今巨变之后,我还是很庆幸我能够生活在今天和未来。如果把我押送到唐朝,哪怕让我去当李白、杜甫,或变了性当武则天,我都一万个不乐意啊。

 

50019.3.19860601《押韵和破韵的妙用》童牧野作于1986年6月1日。发表在:童牧野著《鬼变脸主义及其敛财学》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平装第121页。《后现代派小说家童牧野》博客2005年10月24日《童牧野散文5破韵》,2010年11月20日《童牧野散文62无瘾》。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