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钱-皮
钱-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60,305
  • 关注人气:3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被”之深度解读

(2010-03-05 21:55:52)
标签:

厂商

居民

理性人

市场

财经

分类: 经济杂谈

  民众之“被”现在已是司空见惯。自从“被增长”出笼一来,被就业、被毕业、被满意、被幸福、被和谐、被合法、被及格……武广高铁开通了,本来是一桩喜事,但却没有喜得起来,因为高铁票价的原因和取消了部分普通列车而被人戏称为“被高速”了。最近的一个“被”大概要算是赵本山“被第一”——又当上了央视春晚小品王。

“被”之流行,以至于央视也将“被××”列为2009年“热词”之一。

 

话归正传。

纵观近代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当中,有点价值的概念大概就剩下一个“理性人”了。从理性人概念出发可以解释现实经济当中的任何现象。《西方经济学的终结》将“理性人”解读为正常人,也是自由人。

由理性人所构建的经济秩序当然就是自由经济秩序。因此,无论是理性人也好,自由经济也罢,自由就是不受强迫胁迫,就是自愿参与。或者说:理想人趋利也好,避害也罢,都是操作行为(即主动的、有目的的行为),而非被动的反应行为,所以说,理性人的行为和“被”字不沾边。

那么反过来,在现实经济生活当中“被”字满天飞的时候,我们不可能说行为者不是理性人,都丧失了趋利避害的生物本性,只能说明大家的自由度有限,还没有办法行使理性人的权力,说明自由市场秩序的确还没有确立。因此也难怪美国的某基金会把中国列在自由经济秩序排行的第140位。

显然,“被”字属于政治。被专政、被压迫、被奴役、被统治……。“被”之流行,说明现实当中政治统治依然是高高凌驾于经济秩序之上的,并非如经济学家自恋地认为政治家都是经济学家思想的奴隶。

 

人的一生是一个不断需求不断解欲的过程,虽然说人的本质是自由的,但是实际上无法达到随心所欲不受限制的自由境地。人的需求有自由的一面也有非自由的一面,并不是都是随心所欲。

民众的必要需求即非选择性需求,就是没有选择权的,当然也就是不自由的。对这种天然不自由的需求,就不能采用自由的市场手段加以解决,必然地要“被计划”“被公益”“被福利”。而另一方面,面对选择性需求(即非必要需求),人们有选择权,有自由,既可以选择需要,也可以选择放弃需要,如果他人有而自己无,还可以选择自愿交换来互通有无相互满足,故而天然适用于用自由的市场手段加以满足。

如果像现实当中这样,把民生也交给市场,或者说放任市场向民生领域扩展,则必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西方经济学的终结》将对应于必要需求(非选择性需求)的领域称为“政治领域”,而对应于非必要寻求(选择性需求)的领域称之为“经济领域”。

 

当民众仰仗着消费者强权而无视厂商的理性人地位而向厂商提出种种诉求的时候,厂商就会陷入被动之中。当然我们看到,厂商之“被”和民众之“被”有所不同,民众之“被”都是不情愿接受的,而厂商之“被”则是有愿意接受,有的不愿意接受。

先说说厂商相对比较愿意接受的“被”。

厂商的行为目的往往被一些人描述成为发展经济和创造就业岗位,如此一来,厂商的行为就无形之中“被高尚”了。就像居民努力工作以过上好日子这种理性人的趋利行为常常“被高尚”一样,厂商相对愿意接受的这种“被”包括被慈善,被慷慨,被大方,甚至是“被政府”……

亚当·斯密当初就不承认屠夫、面包师、酿酒工人等等这些常常被我们赞美为高尚的劳动者的“被高尚”,斯密一针见血地指出:“我们可以吃到晚餐,不是因为屠夫、酿酒工人或者面包师有多么好心,而是因为他们在考虑自己的利益”。然而,这种“被高尚”却是被高尚者乐于接受的。

 

再说厂商不愿意接受的“被”。

所有企业都希望自己生意兴隆,门前车水马龙,否则它就不是一个谋求利益最大化的企业组织了。但现在有“被兴旺”的事情发生,例如年复一年的“春运”带给铁路企业的“兴旺”局面,每年春运中国铁路的总营业量超过众多国家铁路部门全年的运输总量,然而这却是中国铁路部门所面临的“被兴旺”,因为春运并没有带来和客流一样高涨的利润。带给中国铁路企业的这种尴尬,原因在于对铁路运输的性质的定性不清,一方面,为数不少的民众并不把铁路看做是一个企业,而是执意要赋予其全民福利的性质,先使其“被高尚”“被民生”;另一方面,铁路“被高尚”“被福利”之后,就理所应当地在旺季也不能涨价,从而成为众多运输渠道当中价格最低廉的一种,导致铁路成为民众春运时期首选搭乘的交通工具,于是铁路就“被兴旺”了。

 

由于无视企业的理性人角色而以政策迫使企业处于“亏损”局面,这叫做“政策性亏损”。“政策性亏损”是书面用词,现在的俚语应该是厂商“被亏损”。民众不堪收入“被增长”,转而诉求于企业的“被亏损”,如成品油“被廉价”、电信“被让利”、家电“被下乡”等等。有不少地方政府甚至把家电下乡当做一场运动来搞,下额度分比例,甚至对下属乡镇村镇还搞起了“家电下乡”的评比活动,前几名对乡镇村干部还有额外的奖励。听到的一个冷笑话是第一名只完成了“任务”的不到20%,就顺利拿到了家电下乡工作的头等奖。

提出“家电下乡”本来就完全偏离了市场的轨道,完全无视厂商的理性人性质,完全忘记了厂商唯利是图无孔不入的趋利本能。家电不下乡,一定有其道理,商人们还远没有到有利而不为的傻子地步。因此,家电下乡搞到如今这种“被下乡”的地步,也就不足为奇了。在家电下乡的过程中,中国农民也“被阔绰”了一把。

最近一个“被下乡”的是建材行业,似乎建材行业不知道农民建房是需要建材的一样。

消费,是对交换之某一特定方的行为的一种俗称。交换,是交换双方的自愿行为,当然是主动的操作行为,这既包括厂商的销售行为也包括居民的消费行为。但是,当内需被设法拉动的时候,消费也就变成了“被消费”。

 

无论是厂商还是居民,处于“被”之中的时候,并不是一定要政府当作问题加以解决的。问题的根本解决之道在于,政府要分清楚居民和厂商的哪些需求是必要的,哪些是非必要的,防止出现“把民生概念泛化”的倾向。在非必要的需求领域(即选择性需求领域)说自己“被如何”,可以说纯粹属于无理要求。而在非选择性需求领域,政府则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去解决问题,但手段一定是行政化、政治化的,而不可以是市场化的,如果错用市场化手段解决民众之“被”,则只可能是适得其反,导致局面越来越被动。

 

“被”是对自由的一种压抑,人们当然希望摆脱除了“被高尚”这种状况之外的所有之“被”,但是,有一种“被”是不可推辞的,那就是政府的职责。政府就是被民生所依赖的、被限于困境的民众所求助的,政府守住了自己的这个“被”字,则其它的“被”就都不是问题,否则,政府如果摆脱了这个“被”,则就真正陷于“被动”之中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