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涯在小楼
天涯在小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870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谈礼仪与作秀

(2007-07-02 14:00:21)
分类: 快意恩仇
 作者:天涯在小楼
 
    人大的学生搞了三次礼仪活动,每次活动过后总会有些"大人先生"跳出来大声疾呼,莫作秀、莫过头、莫肤浅、莫张扬。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郑州的“祭孔礼”上,步稀先生这样做答“网上也有人讽刺,挖苦。没有给父亲行过礼的人,没有给长辈行过礼的人,没有给祖先行过礼的人,没有给孔子行过礼的人,永远不会明白行过者的感情。原先说要一部分学生去,没让去的学生急得要哭。那些‘大人’是不明白的。读书、听报告、记理论,所受的教育,与‘行礼仪’没法比,我深有感触。”

下面说说我的感受。

从小到大,我几乎是从没有跪过的,一来没有跪的场合,二来没有跪的习惯,即便是在庙里,所有的同路人都跪了,我也从来不跪的,因为我不信佛,凭什么跪他。不信,但我敬畏,所以为数不多的几跪,倒也真留给了佛。只不过,跪于我来说,始终是屈服和侮辱的代名词。

后来穿了汉服,才有了真正意义上的跪。当然,这里的跪,可能更多程度上是古书中的“坐”,但现代人讲究不多,膝盖着地,也便意味着跪了。不仅跪,也拜的,拜天地、拜祖先、拜圣人、拜英雄,这拜是虔诚的,不为功名、不为钱财、不为别人,而是为了内心的景仰。我第一次体会到,跪也可以是高贵的。

第一次参加笄礼,人大的校园里,叫张丹丹的女孩子,腼腆、可爱。她的父母是专程从西安赶来参加这场笄礼的,有些宠溺自己的孩子,但是通明的父母。他们之前对古礼一无所知,在我们的指导下,演练着,一遍一遍再一遍。

以前的冠礼和笄礼,普遍缺少着现场跪拜父母这个环节,一向都是遥拜的。我起先没怎么在意,但当我真的看到这个场景,慈祥的父母受着自己心爱女儿一拜时,眼泪充盈了眼眶。我多么羡慕那个叫张丹丹的女孩,又多么羡慕她的父母啊。

在我一个外人,已经如此感慨了,何况当事者,事后有人告诉我,他分明看到父母眼中的泪水。所以每当看到一些对礼仪活动无端的指责,就想把这个坐在家中闲来无事,以取笑他人为业的小人给揪出来,让他亲眼看看那些令人流泪的场景,那些虔诚的、热情的、无邪的孩子们,只想要他当面告诉我:你凭什么?凭什么!

当然,火气消了之后,也可以平复下来,因为心灵拥有的东西,永远只有自己知道,那些心灵残缺的人们,他们未必都是恶人,反而值得同情......
 
====================================
 
去年写的东西,今天看到有人引用,那么就发过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封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封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