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涯在小楼
天涯在小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155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醉与哭

(2006-02-01 13:29:56)
分类: 快意恩仇

  从2004年至今,我在汉网认识了许许多多的朋友,也参加了不下十数次的汉服活动,从天津到北京到河北到山东到上海到广东,在欣喜与伤痛中,我们一起创造着历史,也见证着历史。但是,他们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却不是振臂的呐喊,而是酒醉与眼泪。

  第一次醉酒是2005年1月22号在上海,一个朋友说,我从来都没喝过酒,但是今天破例了。从这一个破例开始,不会喝酒的破了戒,能喝一点的过了量,非常能喝的一个劲劝酒。最后,大家的脸都是红通通的,说话也放开了。壮志凌云是第一个醉且哭的,说了一些气话,我没听清楚,因为当时我也晕了,事后他们告诉我,大壮是被抬上火车的,并且他的手机也落在饭店,被寒音收了起来。清箫倒了,倒得不省人事,而当时不认识回家路的人真不知有多少,于是都被塞进出租车抬到旅社里。醉得厉害的是铁血中华和大汉之风,这两个人把手机铃声打开,里面是满江红的音乐,于是他们就跟着唱,凌晨的旅馆里,响彻云霄。

  第二次醉酒是4月在山东曲阜,当时是十二位儒生在孔庙行释殿礼。儒生啊,最是讲究克制,结果还是醉了。炎平先生用筷子敲着桌子,高喊:国学一定要复兴!信而好古和再兴国学先生都是大儒,平时举止得当,深不可测,究竟还是把筷子当成酒杯,醉到桌子底下去了。吴飞和cici两个人醉后聊天,人走散了都不知道,搞得饭店就剩了他们两个人。

  那场醉,我事后觉得很感动,那是怎样的一种宣泄,怎样的一种不甘啊!

  你能想象吗?壮志凌云第一次上街的消息传来,网友都是连夜守在电脑旁边,照片传上来的时候,好多网友都淌下泪水。

  溟之幽思写汉服专著,几次哭倒在电脑前,泪水模糊了眼镜,无法自已。

  曲阜拜孔子的时候,吴飞的表姐在一旁泣不成声,礼仪重现,那是多少年的期盼啊。

  上传那篇“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文章后,好多人跟贴说,不知道为什么,看一次哭一次。

  周天晗在学校里不让穿汉服,他打我的电话哭着说,姐姐我该怎么办,我太喜欢汉服了,他们为什么不让我穿啊。

  就是我的这个汉服日记,我也看到有人留言说,我哭了。

  为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哭泣,到底是什么触动了我们内心最柔弱的心弦,是什么让我们心痛不能自拔。

  是对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追怀吗?是叹息自己的渺小无力吗?是对不公的抗议吗?是对未来的迷茫吗?

  也许,我不应该写那些泪水,不该写那些麻醉,因为那显得太脆弱太无助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认为这样的泪水才能拯救我们的民族,才能承载我们伟大的文明。

  因为用情太深,所以才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我们同哭同笑,同醉同醒吧。我为拥有这些朋友而感到骄傲,同时,我也为他们的眼泪喝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