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涯在小楼
天涯在小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667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衣冠(十)

(2006-01-29 16:02:22)
分类: 飞花丝雨

他忽然用手紧紧抓住我,仿佛要把我整个人都捏碎,阴骘的眼神另人不寒而栗,“别以为你装出一副不近人间烟火的模样我就不敢碰你,以前我还敬你是个不染纤尘的好姑娘,不想居然……

“居然怎样?”我迎向他的目光,把一腔的愤怒都要还给他,连自己都觉得要被自己的寒冷的目光刺伤,而他,则已经气得颤抖了。

他没再说话,使劲的把我扔到床榻上,我没有反抗的能力,胳膊磕在床榻边缘,疼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只听见他狂笑着说:“你们汉人自己做贱自己,须怨不得我们满人,在流放的路上解决掉朱家那两个傻小子,这可是你们汉人给我出的主意,这样既可不负朝廷,又可捧得美人归,可说是一石二鸟,哈哈哈,说到阴奉阳违、勾心斗角,有谁能及得上你们汉人呢!”

“荒谬!” 听他说朱家兄弟还是难逃一死,我只觉得整个世界都黯淡下来,而心中的痛更甚于手臂上的痛,既痛恨满人的猖狂无忌又更加痛恨自己同胞的懦弱贪生,“不错,满人是胜利了,但是我告诉你,真正的汉人你们是杀不光的,你们杀得越多,今后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如果你们还是个人,就该为自己的子孙多积点德。我们汉人,就算再怎么卑劣无耻,也不会做出这般禽兽不如、天理难容的事情!”

穆德哪理我说的话,真如禽兽般向我扑过来,死死的按住我的肩膀,切齿的说:“谁叫你们汉人女子都长得这么漂亮,让人见了就忍不住要欺负,怡冰,就算你是个忠贞的女子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连一副汉人衣冠都保不住,你的身子,还不是要完完全全的献给我,怡冰,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要恨就恨你们汉人男子吧,他们为什么不来保护你,为什么!哈哈哈!”

我忽然笑了,我忽然很可怜他,因为我感觉到他在汉人面前深深的自卑,那种心灵深处的,只有不断征服掠夺才能稍稍安抚的自卑。“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说得虽轻,却斩钉截铁,字字如针。我那种轻蔑的语气几乎让他疯狂了,他扇了我一个耳光,这一掌很疼,可是回过头来,我却看到穆德那张煞白的面孔。

“你……”嘴唇翕动着,那是一种惊骇的表情。

我依然笑着说:“你说的不错,我们汉人最会阴谋诡计,比如上次我偷着做了一套祭服,当着你的面烧了,以取得你的信任。不过这一次,却是以其人之道还施其人之身,那根本不是什么旖旎香,而是迷香,你现在抬下手臂试试,是不是觉得又酸又麻,软软乏力呢?”

穆德越听脸色越白:“怡冰,我真想不到你是这么阴毒的女子,你究竟想做什么!”

我挣扎着坐起来,虽然他已经中了迷烟,我还是用出吃奶的力气才把他推翻。“你不知道我想做什么么?”我拿起桌上的小刀,穆德的额头冒出冷汗,“我想剐了你!”我绝决的说,可是说过之后,又觉得凄凉,根本下不去手。

“好吧,要杀要剐由得你,只不过,上岸之后,你也难逃一死!”

“上岸?哈哈,上不了岸了,我们都上不了岸了,你没发现,已经有水渗进来了么,过不了多久,这船就会沉到江底,到时候就一了百了了。”

“你!”穆德还是不甘心,也不相信我的话,艰难的爬起来,踉跄的走出船舱,船在江心,离岸很远,就算没有迷药的药力,不会水的他也不一定能游到岸上,何况……

何况,当他回转来的时候,我已经把火烛投入到幔帐上,我看着那火苗乱蹿,好像舞动的精灵,觉得好开心,好久好久没享受过的开心。

“怡冰,你疯了!快把火灭了!”穆德费力的把茶水泼在火上,可是没有任何的作用,他看我无动于衷,再顾不得理我,把能用上的盛水工具都拖出去舀水,可是再没有力气把水泼到火上。

“别白费力气了,今天咱们俩都得死。”我戚戚的说,觉得很累很累,无限希望得到解脱。

穆德仿佛也自知无救,带着一丝绝望的对我说:“怡冰,无论我做过什么,但我是真的爱你呀,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相信么?”

我知道,我相信,可是我没有回答他,泪水滚滚流出,此时此刻,我不想再解释什么,就让这场大火把什么都烧光吧,烧去所有的怨恨、烧去所有的记忆、烧去所有的伤痛。没有人会知道,我是那样需要爱与被爱,没有人会知道,我心中最深的痛楚,是不能在疆场上手刃仇敌,而只能用这样的阴谋杀死一个真爱自己的人。

临死之前,我摘下头上那支象牙发簪抛到江中,只要江山衣冠一日不复,我就不想毁了它。然后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了,我仿佛看见一袭白衣,在夕阳的光辉中对我说:“让你苟且于这样的人世,对不起……

 

第二天,人们在秦淮河的岸边拾到一具烧焦了半截的七弦琴,琴头刻着的“寄傲”还清晰可辨;

三天后,有人在郊外发现了押送流放犯人的官兵的尸体,浅香楼的陌陌和青湄两个姑娘之后也相继失踪了;

五天后,小叶整理遗物的时候,在旧琵琶肚里发现一本书,里面是东林学子的文稿;

一个月后,穆德贝勒的随从卢城因为护主不周,被穆德的家人一刀杀了以解气;

三年之后,一个叫陆本璞的人赴南京上任,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修仙云观,有人看见他在紫金山上的一个坟头前跪了一天一夜。

一切平息了吗?

不。

二百八十四年后,日本人入侵南京,江南的土地上,再次上演屠城的惨剧。一座名为未泯的古建筑被日军的炮弹炸毁,大屠杀的幸存者后来在建筑的废墟中发现一只黑漆的木盒,里面有一套保存完好的汉家衣冠,有人说这可能是道士的衣服,有人说可能是寿衣,还有人说,这未泯楼在前朝是个烟花之地,想来是唱戏的穿的戏服吧。最后有一个小孩子大声说,我见过鬼子穿这样的衣服,经过小孩的点拨,人们恍然大悟了,群情激愤的人们撕扯着、践踏着这件“酷似”和服的汉家衣冠,最后一把火把它烧得只剩灰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衣冠(九)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衣冠(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