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涯在小楼
天涯在小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916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衣冠(六)

(2006-01-29 15:57:57)
分类: 飞花丝雨

春天的天气总是很古怪,早上还是暖暖得熏风欲醉,傍晚的时候已是寒意料峭。我在画舫上弹了半日的琴,心境舒朗了许多,这时也略感寒意,披了件披风在身上,转身遥望岸上的身影。因为我把画舫的缆绳断了,任它漂浮,这两个时辰船也行得远了,那人就沿着岸一路跟着。

远远看去是一袭白衣,穆德知道我喜欢白色,所以就穿了白衣。我苦笑了下,觉得很荒诞,叫声“老丁”。老丁是我的船夫,他听到我唤他,立刻应道:“怎么了姑娘,是要回了吗?”

“是,我们回吧。”夫子庙那边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灯光了,往日这个时候,我大概才刚刚入船待客吧,可是如今不知为何会如此的兴味萧索,人也慵懒了许多,大概是那病落下的病根。

我继续弹弄那张瑶琴,这是前朝斫琴名家所制,年代已颇久远,选用的是楠木为阳,梓木为阴,求其声远逸。琴是一位盲眼琴师赠与我的,他本来一直在画舫里弹琴,不常说话,后来大概得了难以治愈的病,对我说你是个不同寻常的孩子,这张琴或许配得上你,他把琴送了我后就不知所终了。我那时还不太懂琴,过了许久才知道那是张很贵重的琴,而且这琴师原本来自宫廷,因为不肯给满清朝廷表演,不惜自毁双目,流落到这十里秦淮讨口饭吃。于是我给琴取名“寄傲”,多年来未曾离身,而这空寂辽远,清逸透拔的琴音,我也从不轻易抚给人听的。

“姑娘,”老丁在外面叫我,我才从凝思中回过神来,“门口像是红姑娘。”他说,我向未泯小筑方向望过去,果然见是那个纤瘦的身影,依旧一身红色的行头。因为爱红装,因此秦淮的人都叫她红姑娘,以至于她本来的名字也没人叫了,她是浅香楼的姐妹,和我最是交好,这次来大概是为了早上爽约的事情给我赔罪呢。

我登上岸,不等她说话,便先一步埋怨道:“你们怎么这样不守信,害我一个人在船上空等了一天。”我心里确是有些恼的,倘若姐妹们在,穆德必不能说出那些话来,我也就不会如此失态。

红姑娘走来拉住我的手,手冰冰凉的,一双会说话的明眸里闪动着焦急的神色,“怡冰,”她似乎想说什么,又硬生生吞了下去,然后冲我身后望望,“他一直这么跟着你吗?”我向后看了看,白衣在暮色里显得格外突出,我点了点头。红姑娘于是压低了声音说:“那么,我们说话不碍的吗?”

我这才警觉起来,她似乎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和我说,于是故意绽开笑容,对红姑娘说:“咱们姐妹间,这么客气做什么,来来,进屋去。”这话是说给穆德听的,果然,他快步跟上来,“怡冰,你的气可消了吗?”

我冲他歉然一笑说:“怡冰今日举止失常,贝勒爷见谅。”

穆德接着说:“那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我敛衽行礼道:“真是不巧,今日我和红妹妹有很重要的话说,我们女子间的私事,恐怕贝勒爷不便旁听,还是请回吧。”

穆德忽然促不及防的抓住我的手臂,严厉的说:“怡冰,你就真的不怕得罪我吗?”他的眼神犀利冷峻,就像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我心中一悸,心想这才是真正的他吧,那样倨傲、霸道。

我冷冷注视他,没有讲话,倒是红姑娘笑吟吟的开了口:“哟,贝勒爷,您风尘仆仆的从北京城赶了来,也不通知咱们,就在怡冰姐的船上待了一天,可是太过偏心了呀,怡冰姐她得罪了您,咱们浅香楼的姐妹们可还等着贝勒爷大驾光临呢,别人不说,您总该买我红儿这个面子吧。”她巧笑嫣然,娇媚却不失庄重,纤细的腰身披着红衣绽放出迷人的风情,最为勾魂摄魄的是她明亮的眸子,如同点缀在夜空中的星,闪烁着顽皮的光芒。

穆德上次来南京时,地方官员的宴请接连不断,浅香楼是秦淮最出名的风月场,浅香楼五姊妹更是个个天香国色,不可与普通青楼倚门卖笑女子同日而语,平日招待的都是地方上的达官贵人,或是京城来的大官,穆德来了,那些惯于拍马屁的官员们自然照顾得周周道道,夜夜笙歌,于是穆德这一行满清贵胄与她们也就自然混得熟了。

穆德听了红姑娘和他的调笑,口气软了下来,放开我的手,对她说:“你也该常劝着点怡冰,她若是像你们姐妹那样体贴懂事,我可开心得多了。”

“是了是了,”红姑娘满口应承着,随手拉住穆德的衣袖,把他拉出老远,“可是今天这事情实在不便外说,那是我……”她说话声音小了,我听不清楚,过一会传来红姑娘格格的笑声,穆德也随着她笑,红姑娘于是推开他说:“贝勒爷,您可真会心疼人,明天来浅香楼,咱们新编了舞蹈,就专程为给您几位爷跳的。”穆德小声说了句什么,扭身就走了。

“爷,慢走。”红姑娘恋恋不舍的冲他的背影喊,见他走得远了,才长舒了口气,刚还堆满笑容的脸上立刻罩上一层愁容。

我目睹这一切,心里泛起苦涩的味道,会意的挽起红姑娘的手,相视苦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其实我何尝不了解,她们如此敷衍讨好,实在比我一口回绝还要艰难得多。

 

进了屋,我正奇怪小叶为何还没回来,红姑娘却塞在我手中一件物事,令我惊骇不已,那,竟然是刻了“未泯”两个字的象牙发簪!

“红儿!”我惊讶的望着她,知道她决不是吕鲲大哥托付的人,那么这支簪又是如何得到的呢?

“姐姐莫急,”红姑娘这时反倒镇静了,她拉我坐下,自己也落了坐,不慌不忙的说,“这支簪姐姐时常佩戴的,姐姐心事平常不说,但咱们猜也猜得出七八分,所以小叶说了姐姐的故事,咱们都是极钦佩的。”

我一惊,心想小叶这孩子也真多事,怎么我的秘密全都说了出去,红姑娘瞧出我的心思,忙解释说:“莫怪小叶那孩子,她是极懂事的,只是经不住姐妹们的软磨硬泡,再说,我们五个人,你还信不过吗?”

我点点头,让她说下去,红姑娘于是继续说道:“今天穆德从北京来,把手下全部支开独自去找你,那个叫卢城的就去了我那里。姐姐,这些人你敢得罪,我们可还都是小心翼翼伺候着,于是也就难得的清早起来接客。那卢城大概是奔波了几天,累得厉害,倒头就睡,我和他说笑,说你们贝勒大老远从北京赶来就为了见姑娘,这话传出去会惹人笑的。卢城迷迷糊糊的说,你知道什么,我们来这里是办大事情的。我好奇的追问是什么事,他怎么也不肯多说,我就哄他睡着了,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坐立不安的,于是偷偷拿了卢城的衣服检查,发现里面的暗兜里有这枚发簪,认得是你的东西,不明白如何会在他那里。也是我不小心弄出动静,把他惊醒了,他看到我手里的东西,并未发怒,反而说你若喜欢就拿去吧。我很是奇怪,就问他从哪里来的,他说是一个小道士的,男人也用不到,他拿来就是为了给我。我这才想起小叶说过,那个和她常在一处的叫什么本璞的小道士有个同样的发簪,这一下疑心更大,可是不便多问,我便长了个心眼,等他下午睡醒起来,给他灌了几壶酒,姐姐,你要知道这女人的魅力是很大的,总算给我问出来一句极重要的话。”

我回味着她那句“女人的魅力是极大的”,心仿佛被撞击了一下的疼,不过无暇细想,急忙问:“什么话?”

红姑娘说:“卢城喝得醉醺醺,跟我神秘兮兮的说,红儿啊,你那个怡冰姐姐总骂我是汉奸,嘿嘿,这真正的汉奸她恐怕还没见识过,我急忙问是谁呀,他说,还有谁,不就是那个一脸正直相的小白脸,小道士嘛。”红姑娘停了下来,空气一时间凝固得可怕,一点声音都没有,仿佛只有心跳声。

我只觉得身上的力气被一丝一丝一丝的抽走,呼吸都有些窒息了,过了良久,才勉强张口问了句:“你确信他说的是实话嘛!”此时我觉得身上都麻木了,只感到阵阵寒冷,仿佛有个人用细针刺中了我的心脏,然后那血就慢慢流出来,人渐渐枯竭下去。

红姑娘叹了口气说:“姐姐,咱们见识过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他们说的那些个柔情蜜意的话虽未必是真,但在女人面前显摆炫耀的言语,是断不会有假的,想想咱们这十里秦淮几百个姊妹,所掌握的那些有钱有势男人们的秘密不晓得有多少。”

我会心的笑笑,男人们总喜欢用秘密换得女人的真心,殊不知这才是下下策。可是我的笑容极为惨淡,因为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么……我的心骤然落入冰窖,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这种倦意相伴我一生,却从未如今天这般来得惨烈。

 

红姑娘走后,我百无聊赖的抚弄着“寄傲”,几乎不成曲调的,因为心思过于烦乱了吧,尽量什么都不想,只沉浸于铮铮然的商羽之中。晚风从窗口吹进来,清清凉凉,倘若没有这么多繁复芜杂的世事,那么这样的夜晚该有多好。

“姐姐,我回来了。”小叶的声音,我的心猛的一揪,刚才为何没有想到如何应对小叶呢,难道我的心真的已经麻木若此了吗?

“姐姐!”小叶噔噔噔的爬上楼来,“快,趁热吃,我刚从夫子庙买来的,那里新开了一家小吃店,口味很不一样呢。”小叶手里捧着用纸袋包住的几个小蒸糕,还在热腾腾的冒着热气。我实不忍说些让她伤心的话,只得强露出笑容。

“姐姐,听说穆德贝勒回来了?”小叶随口一问,我的心却突的一下。

“你怎么知道的?”说着的时候,手抚过一根断弦,我竟然不知道那根弦是何时断的,一种难以名状的惧意席卷而来,眼底好像汪起一层雾气,有些涨痛。

“是本璞哥哥告诉我的呀。”小叶毫无芥蒂的说,边说边把包蒸糕的纸撕开,可是我却在想着那背后会不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小叶,我想见见你的本璞哥哥。”蒸糕被放在冰冷冷的瓷碟中,我仿佛感到那温热的气息在一丝一丝地被抽走,小叶也惊异于我口气中的冷肃,不禁在意起来。

“出什么事了姐姐?”问出这句话之后,空气不知道为什么骤然一寂,我该如何解释呢,我自己都无法面对的世事,该让小叶怎样去面对。

最终唯有一叹说:“没什么,我只是想问他些事情,很晚了,睡下吧。”我抱着那张断了根弦的“寄傲”进入卧房,留下一脸茫然的小叶在阁楼上。不能解释的就不去解释吧,终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小孩子也会慢慢长大,只是能晚一天就晚一天,我能做的,怕也只有用这样无谓的方式去保护一个纯洁的魂灵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衣冠(五)
后一篇:衣冠(七)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衣冠(五)
    后一篇 >衣冠(七)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