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涯在小楼
天涯在小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2,949
  • 关注人气:4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衣冠(四)

(2006-01-29 15:55:07)
分类: 飞花丝雨

仙云观始建于南宋末年,全部用的是木制结构,历次改朝换代经过多番修葺,如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来到这里,恍如隔世,虽然身体感觉到异常的疲惫,但是我已经不在乎了,这样仙境一般的地方,就是我梦中来了千百遍的世外桃源,是我一直欲摆脱这个令人绝望的世间而渴望逃入的渊薮。

然后我就看到那角白色的道袍,仿佛在皎洁的月光里反复捣洗过,不染凡尘的白。白袍后面,是一张清矍俊朗的面容,安然淡定的笑着,那样的眼神和神情,似乎在梦里见过很多次。

“贫道恭候姑娘多时,快请进吧。”

于是我走进那间名为“竹苑”的斗室,空气里有种清凉的味道,我一眼就看见那两枚发簪,并排的摆在桃木桌子上。我拿起两枚发簪,细细的端量着,发现确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一枚上面刻了“未泯”二字,而另一枚并没有刻字。

“你是他的兄弟嘛?”我转过身问,他却不答话,向我深深一揖道:“在下吕鲲,姑娘高义,如今我们总算有了大哥的消息,而在下今日请姑娘来,也正是为了此事。”

听他的口气,大是非比寻常,于是我让小叶在外面等候,自己则与他闭门交谈起来。

于是我知道了一个长长的故事,在知道这个故事之前,我对这个世界是绝望的,听了这个故事之后,我重燃了生活的希望。七年前,那个白衣男子给我一次生命,七年后,还是这个白衣男子,给了我另一次生命——这个白衣男子,他的名字叫苏岩——

“苏大哥是崇祯十四年的进士,因不满朝廷的腐败,一直未曾出仕,在江南一带游学。他自幼习武,我家也是武术世家,我们便是因此在扬州的武会上相识后结为兄弟的。

“崇祯十六年,各地起义军纷起,流寇不绝,京城又是瘟疫横行,苏大哥的一位朋友散尽家财,在南京大报恩寺做了个很大的法事,以乞佑苍生。我于是随苏大哥前往南京观礼,也想邀南京的同道一同上疏朝廷,针砭时弊。恰是这一年,史可法大人上任南京兵部尚书,苏大哥求见史大人,二人彻夜深谈之后,苏大哥就投入史大人麾下,我自然是追随他的。

“转年,北京城被攻陷,皇帝自尽,南京立时成了新都,但新帝腐败昏庸,不提也罢。那时满清攻城略地,横行无惮,南明朝廷却还在与起义军打仗,整整一年,我跟随苏大哥奔走各地,组织抗清力量,事情刚刚有了些眉目,却传来史大人督师淮扬的消息,苏大哥让我留守南京,等待他的号令,他自己则赶去扬州协助史大人,不想这一别竟成永诀……

吕琨说到此处,声音滞涩,长长叹了口气,我眼前立时浮动起那个白衣男子的身影,仿佛越来越清晰了,猛然惊觉,如果他不救我,想必现在有更大一番作为吧,忽然就有种负罪感,漾溢在胸口,然后慢慢往上爬,爬到喉管,滋味苦苦的,但是,又有一丝丝甜,这样一个了不起的男子,他竟然为了我而死呢,虽然明知道这样的想法太过自私狭隘,却终是不由得它不冒出来。

我静静等他说下去,吕琨呷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

“这两只发簪原是用来做兵符的,但苏大哥的消息我是左等不至右等不至,后来就听说扬州惨遭屠城,晓得兵符是用不上了,朝廷也不能指望,我们于是立刻联络义军,然当时处此恶况,小集团各自为政,乱作一团,我们也是回天无力。几年来,兄弟们死的死亡的亡,只有我还苟且偷生着,想来真是惭愧。”说着摇头苦笑。

我听他说得不清不楚,他们既是史大人的部下,那该是朝廷的人,如何又与起义军打得火热?他们究竟是什么组织,还能用兵符发兵?一概语焉不详,我想那里头恐怕有些不能为外人道的东西,所以没有追问,我唯一明白的是,那支迟到了七年的发簪,如今是无用的了,不禁黯然。

“那么先生如今叫我来此,又是为何呢?”我忍不住发问。

吕琨站到门口极目远望,沉默了半晌,忽然翻身向我下跪,揖道:“在下有一事相求,请姑娘万勿推辞!”

我失了一惊,忙起身道:“先生请起,如此实是折杀怡冰了!”

吕琨却未便起,又道:“在下与姑娘初见,就陷姑娘入此危境,实在于心难忍,无从报还,但咱们汉人衣冠,不可不复啊!”

我有些明了了,记得苏大哥曾对我说的“咱们汉人,不能做亡国奴”,凄然一笑道:“先生言重了,怡冰虽为一女子,也是汉家血脉,眼见国家败亡,心痛难当,却有心无力。今日与先生初次谋面,先生愿信之托之,怡冰自当万死不辞,何谈报还呢。”

吕琨这才站起,到门口望了望,确信没有外人了,又郑重的把门关起,进入后殿,出来的时候,手中托了一高一低两只黑漆木盒,放在桌上。我疑惑的看着他,吕琨说:“姑娘请打开吧。”

我于是好奇的走过去,心中砰砰直跳,我缓缓开启盒盖,看着里面的物事,眼泪不争气的涌出,一时说不出话来。打开另一只木盒,实不忍再视,重重的把盒子盖上,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吕琨知我难发一言,于是解释道:“这是顾先生的遗物。”

原来那只矮盒中,是一套祭服,玉带大授一应俱全,高盒中则放置着冠与簪,这是汉人祭拜圣贤时才穿的衣裳,是在南京城再难得一见的汉家衣冠。

我初时还未领会,听得遗物二字始料其中必有深意,连忙擦干泪水,转身问道:“顾先生是?”

吕琨对天一揖道:“就是东林先生顾宪成。”

我心中一惊,原来他们是东林党人,这几年清廷到处捉拿东林党和复社的人,不想他们却隐匿在这山中。

吕琨继续释疑道:“我们可不敢以东林党自居,但顾先生去世几十年,他的遗物只存下这一副衣冠,却不能不守。现在政令严酷,风声鹤唳,咱们倾力保存这副衣冠,不为别的,只为延续理想和道义,指望有朝一日,复此衣冠!”

我的身子微微颤抖,如死灰般的心思仿佛瞬间复活了,我发现,这世界原不是一片漆黑,汉人的血性、骨气、胆魄,尚在流传。

“我能做些什么?”我急迫的想知道,我能做些什么吗,我能吗。

吕琨点点头道:“那个叫穆德的贝勒忽然来到南京,表面上是混迹风月,暗地里却在彻查抗清的一切势力,本璞那孩子做事冒失,没我的吩咐就私自下山想暗杀穆德,幸得姑娘相救,才没酿成大祸。但这仙云观想来也不安全了,咱们休养生息这么多年,为的是留下复国的种子,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现在时机虽未成熟,但被逼到这个地步,也只有和他们拼了。这盒中除了衣冠,夹层里还藏有东林学子的文稿数十万字,今日托付于姑娘,只要精神和信念不断,就是我们俱都死了,相信满清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我心里忽然很难过,原来他们托付我遗物,是决心与世永诀了,但这意志却不可拦,真叫人情何以堪。我于是拣些旁的话题来说:“我听说,现在朱氏在广西称永历皇帝,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复国。”

吕琨忽然拍案而起:“咱们保的是汉家天下,可不是为他朱明一家卖命!”

这政治上的纷纷扰扰,我总是不太明白,但我知道,如果这还是汉家的天下,民众决不会反抗得如此厉害,如果衣冠未毁,这仇恨也必不至来得如此炽烈。

吕琨的火气渐渐消了,冲我歉然一笑,我微点了点头,也是歉然一笑。但是我却想到一件极其重要的事,于是正色道:“先生如此信我,怡冰深感惶恐,但未泯小筑是穆德常来的地方,万一被他发现,性命事小,若东西被毁,我的罪过可就太大了。”

吕琨笑笑说:“不瞒你说,我们想来想去,未泯小筑怕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女人办事有时比男人还方便的多……”说到此处,忽然一滞,敛起笑容,起身一揖到地,“请姑娘再受吕某一拜。”

这一次我没说什么,他言语里似乎藏着什么深意,我心底里一寒,但又想不透彻,一股疲累之感复又侵袭全身,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体还未痊愈,也该是下山的时候了。

拜别吕琨等人回到“未泯小筑”,我不知该把两只木盒放在何处,几日来,都在忐忑中度过。吕琨临别的时候对我说:“适当的时候,会有人来取这两只木盒,凭的还是这只象牙簪。”

人生的际遇有时真的很奇特,七年前,这支发簪是我的寄托,我要把它送还给它的主人,而七年后,它再次成为我的寄托,我等待着,有人把它重新送还给我。

然而人生的际遇又总是会始料未及的变换,往往无法面对却不得不去面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衣冠(三)
后一篇:衣冠(五)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衣冠(三)
    后一篇 >衣冠(五)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