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转载]

(2017-02-21 17:06:41)
标签:

转载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转载] 金石书画网 

          白蕉(一九○七·十一·三·———九六九·二·三·),号复翁,又号白云间、云间下士、无闻子、养鼻先生。本名何治法,字旭如,字复生,後废姓不用。上海金山县张堰镇人。金山旧属松江府,松江古称云间,自号白云间者,盖借白为姓,借云间为名耳。父名锡琛,字宪纯,儒雅知医,喜艺兰。复翁幼以家园中多植兰,故时涉笔圆之,往往兰草数茎,清秀疏淡,饶有潇洒出尘之致。其家中却张其所绘芭蕉,白描不着色,语人曰:“此我自写照也。”擅为文,进黄炎培所办“人文社”,後人文社扩大为人文图书馆,一度主编《人文月刊》,有《中华民国与袁世凯》、《珍妃之悲剧》等著作。早年曾以新诗驰誉文坛,有诗集行世。尝见其—种,印以洋纸,而式拟传统,配合至为精雅别致。又学旧体诗於蒋梅笙,梅笙,徐悲鸿之外舅也。於得意诗作,时以『传诸千秋”一印钤之。其《过吴家湾》诗云:“我与清波意共闲,茸城西去饱西山。洞桥处处俱堪画,植杖何人水—湾。“颇传诵一时。书拟锺王,於《兰亭叙》曾多所致力,小楷、行书、大草,俱臻妙境。年三十,在上海举办个人书画展,颇获时誉。自是登门求教者亦日多。复翁於学子皆谆谆善导,戒以名利,恒曰:”苟为名利萦绕,则艺事扫地矣!非吾徒也。“平日论书,时发隽语,如云:“稳非俗,险非怪,老非枯,润非肥,审得此意,决非凡手。”又云:“运笔能发能收,只看和尚手中铙钹;空中着力,只看萝头司务执刀。”尝言:“学书始欲像,终欲不像;始欲无我,终欲有我。”又评包、康曰:“包慎伯草书用笔,一路翻滚,大是卖膏药好汉表演花拳绣腿模样。康长索本是狂士,好作大言欺俗,其书颇似一根烂绳索。”

       中岁以後,徇学子之请,乃有《书法十讲》之作,计分:书法约言、选帖问题、执笔问题、工具问题、运笔问题、结构问题、书病、书体、书髓、碑与帖等十讲,凡数万言,远非时俗谈书者可比。当时尝拟印行,嗣因抗战爆发而未果,至复翁逝世十周年,始由其夫人金学仪掇拾遗稿,交香港《书谱》杂志发表於一九七九年第六期至一九八一年第四期。复翁於诗与书,颇高自位置,曾云:“诗已清腴书瘦硬”,又云:“诗成或在宋元时”。北游燕京,谒齐白石老人,白石见其题画文字,大加赞赏,即伸纸作画屏赠之,白石不轻以画赠人,大有引为艺术知己之意。复翁於篆刻不常作,然偶然兴至,随手刃石,辄成佳构。其门人徐云叔曾示余复翁所赠自存印稿,半数为散纸剪贴而成,得印七十三方;徐君人藏後,请钱瘦铁先生为题《复翁印存》四字於其上,此殆其印稿之孤本矣。自用印印文多不同凡俗,如“虚室生”、“黄河远上”、“有何不可”、“东海生”、“焦老头”等。“虚室生”者,盖虚室生白,作歇後语。“黄河远上”乃截取唐人王之涣“黄河远上白云间”句,亦作歇後语。“有何不可”,指废本姓也。沈禹钟《印人杂咏》咏白蕉一首云:“能事工书与画兰,两间灵气人毫端。倾心—见山人刻,敛手甘从壁中观。”并注云:“白蕉,姓何,废姓不用。松江人,号复翁,又号白云间。工二王书法,画兰为当世第—。印不常作,取径宋元而高古独绝,自见邓散木印,敛手服之,遂不复作。”白蕉与散木为至好,曾见散木为其题画兰七古:“世人写生唯写貌,遗貌取神谁其伦?江左白蕉非俗士,笔端直挟湘兰魂。孰与为友慈山翁,咄而奴之吴兴赵;霜毫刷取岩前春,仙境无尘深□涤。我欲为君歌九歌,蕙蒸兰藉将奈何!天涯水湄成独往,羹芋饭豆形神枯。东风吹泪滴湘水,梦中春潮寒不起,纸上骚心欲谁寄,女要不作灵均死。”可见交谊之笃。沈禹钟诗注所云,其推贤之意欤!新中国建立後,曾服务於上海市文化局,晚年被聘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凡十年,因“文革"遭受迫害,含冤谢世。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附:白蕉书法作品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书法大家白蕉篆刻欣赏

白蕉

(一九○七·十一·三·———九六九·二·三·),号复翁,又号白云间、云间下士、无闻子、养鼻先生。本名何治法,字旭如,字复生,後废姓不用。上海金山县张堰镇人。金山旧属松江府,松江古称云间,自号白云间者,盖借白为姓,借云间为名耳。父名锡琛,字宪纯,儒雅知医,喜艺兰。复翁幼以家园中多植兰,故时涉笔圆之,往往兰草数茎,清秀疏淡,饶有潇洒出尘之致。其家中却张其所绘芭蕉,白描不着色,语人曰:“此我自写照也。”擅为文,进黄炎培所办“人文社”,後人文社扩大为人文图书馆,一度主编《人文月刊》,有《中华民国与袁世凯》、《珍妃之悲剧》等著作。早年曾以新诗驰誉文坛,有诗集行世。尝见其—种,印以洋纸,而式拟传统,配合至为精雅别致。又学旧体诗於蒋梅笙,梅笙,徐悲鸿之外舅也。於得意诗作,时以『传诸千秋”一印钤之。其《过吴家湾》诗云:“我与清波意共闲,茸城西去饱西山。洞桥处处俱堪画,植杖何人水—湾。“颇传诵一时。书拟锺王,於《兰亭叙》曾多所致力,小楷、行书、大草,俱臻妙境。年三十,在上海举办个人书画展,颇获时誉。自是登门求教者亦日多。复翁於学子皆谆谆善导,戒以名利,恒曰:”苟为名利萦绕,则艺事扫地矣!非吾徒也。“平日论书,时发隽语,如云:“稳非俗,险非怪,老非枯,润非肥,审得此意,决非凡手。”又云:“运笔能发能收,只看和尚手中铙钹;空中着力,只看萝头司务执刀。”尝言:“学书始欲像,终欲不像;始欲无我,终欲有我。”又评包、康曰:“包慎伯草书用笔,一路翻滚,大是卖膏药好汉表演花拳绣腿模样。康长索本是狂士,好作大言欺俗,其书颇似一根烂绳索。”

中岁以後,徇学子之请,乃有《书法十讲》之作,计分:书法约言、选帖问题、执笔问题、工具问题、运笔问题、结构问题、书病、书体、书髓、碑与帖等十讲,凡数万言,远非时俗谈书者可比。当时尝拟印行,嗣因抗战爆发而未果,至复翁逝世十周年,始由其夫人金学仪掇拾遗稿,交香港《书谱》杂志发表於一九七九年第六期至一九八一年第四期。复翁於诗与书,颇高自位置,曾云:“诗已清腴书瘦硬”,又云:“诗成或在宋元时”。北游燕京,谒齐白石老人,白石见其题画文字,大加赞赏,即伸纸作画屏赠之,白石不轻以画赠人,大有引为艺术知己之意。

复翁於篆刻不常作,然偶然兴至,随手刃石,辄成佳构。其门人徐云叔曾示余复翁所赠自存印稿,半数为散纸剪贴而成,得印七十三方;徐君人藏後,请钱瘦铁先生为题《复翁印存》四字於其上,此殆其印稿之孤本矣。自用印印文多不同凡俗,如“虚室生”、“黄河远上”、“有何不可”、“东海生”、“焦老头”等。“虚室生”者,盖虚室生白,作歇後语。“黄河远上”乃截取唐人王之涣“黄河远上白云间”句,亦作歇後语。“有何不可”,指废本姓也。沈禹钟《印人杂咏》咏白蕉一首云:“能事工书与画兰,两间灵气人毫端。倾心—见山人刻,敛手甘从壁中观。”并注云:“白蕉,姓何,废姓不用。松江人,号复翁,又号白云间。工二王书法,画兰为当世第—。印不常作,取径宋元而高古独绝,自见邓散木印,敛手服之,遂不复作。”白蕉与散木为至好,曾见散木为其题画兰七古:“世人写生唯写貌,遗貌取神谁其伦?江左白蕉非俗士,笔端直挟湘兰魂。孰与为友慈山翁,咄而奴之吴兴赵;霜毫刷取岩前春,仙境无尘深□涤。我欲为君歌九歌,蕙蒸兰藉将奈何!天涯水湄成独往,羹芋饭豆形神枯。东风吹泪滴湘水,梦中春潮寒不起,纸上骚心欲谁寄,女要不作灵均死。”可见交谊之笃。沈禹钟诗注所云,其推贤之意欤!新中国建立後,曾服务於上海市文化局,晚年被聘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凡十年,因“文革"遭受迫害,含冤谢世。

(一九八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马国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