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2012-04-15 11:29:53)
标签:

转载

分类: 学习笔记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黎承礼(一八六八——一九二九),字薇荪,号鲸庵,别署凫衣。湖南湘潭茶园铺皋山村人。父培敬,官至贵州巡抚。薇荪以光绪二十年甲午(一八九四)翰林分派四川崇宁县令,光绪二十六年(一九○○)辞官归裹。宣统二年(一九一○)任湖南高等学堂(今湖南大学前身)监督。此为湖南全省之最高学府,设於岳麓书院旧址。薇荪於岳麓山下建一别墅,名曰听叶庵,暇日则邀王湘绮、俞廉三、谭延合兄弟、张仲扬、王仲言、胡仙甫、胡石庵等名士为文酒之会,齐白石亦与焉,游山吟咏,极一时之盛。辛亥革命後不复出,以临池、治印,及撰作诗文为乐。民国初年,南北军阀混战,其湘潭旧居正当谭、衡驿路之冲,时遭扰掠,一九一七年遂举家迁居长沙南城青山祠,书斋位楼上,推窗则岳麓悠然在目,号曰『岳云一角之楼』,并亲为镌印,钤於唱和诗笺之上,所咏『倚楼听笛看山俱』,盖纪实也。作诗逾千首,文凡数百篇,多骈体,由其弟承福(字寿丞,字铁庵、鲽庵,亦工铁笔)辑为《补读书掺诗文稿》八册。

薇荪书宗米芾,并擅草隶。洽印师法丁敬、黄易,後亦挹取道之谦之姿致,复上追秦漠,旁及《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等,熔冶一炉,字画匀整,刀法秀雅。所作行楷印跋,亦别有风致。曾刻自用印百余方,应他人之请而刻者数百方,为谭泽闿所治『天随阁读碑记』一印,附以跋云:『宣统辛亥夏,吴补松老人罢官还京,往送其行,在长沙馆瓶斋,曾共读藏碑。瓶翁贻我《曹景完》墨刻,「乾」字未通本也。因刊是章,有触旧事,辄记数语,距读碑时倏经三夏矣!』所刻曾集拓为印谱多册,分送友好外,兄弟子侄几人手一册,久历沧桑,今已不易得见矣。刻印之外,并擅刻印钮、笔筒、臂搁、砚池,及诗笺版等。临终前夕,犹神智清明,在病榻上撰自挽联云:『生也有涯,六十二年非夭折;死兮何憾,九原孤崤隔沧溟。』翌日遂谢世。其兄桂坞、弟铁庵、子泽泰,俱以洽印名於时。

薇荪虽出身簪缨之家,而为人宽厚,略无世俗浇漓之习,盖兼有读书人与艺术家之气质者。齐白石小薇荪七岁,年轻时家贫嗜学,学印初赖黎松安之启蒙,继得薇荪之提供学习资料,邀居其家,多方苦迪。薇荪官四川时,犹以白石为念,远寄丁黄印拓以供取法。《白石老人自述》多及之。《书法》双月刊一九八二年第五期刊有白石为谭延闿兄弟所刻『茶陵谭氏赐书楼世藏图籍金石文字印』巨制,系以长跋:『庚子前,黎铁庵代谭无畏兄弟索篆刻於余十有余印。丁拔贡者以为刀法太烂,谭子遂磨去之。是时余正摹龙泓、秋庵,与丁同宗匠,未知孰是非也?黎鲸公亦师丁、黄,刀法秀雅,余始师之,终未能到,然鲸公未尝相诽薄。盖知余之纯任自然,不敢妄作高古。今人知鲸公者亦稀,正以不假汉人窠臼耳!庚戌冬,余应汪无咎约来长沙,谭子皆能刊印,想入赵撝叔之室矣!复喜余篆刻,为刊此石以酬知己。王湘绮近用印亦余旧刊。余旧句云:「姓名人识鬓成丝,今日更伤老眼昏。」然不复能工刻已!』白石早年之师事薇荪,并敬服其印艺,於此可知其概。薇荪之热情提挈,与丁拔贡之无理压制,形成尖锐对比。《书法》同一期刊有白石所刻『虎公所作八分』,与薇荪所作『瓶斋三十以後文字记』,风貌极近,只白石用刀较肆耳。白石诗作,答赠或道及薇荪者不鲜,兹选其一,以见两人交谊:『旧侣如云未易逢,卜居独近祝融锺。麓山无复寻碑会(庚戌冬,黎鲸公招游麓山,同游者汪无咎及林世焘、谭延闿、谭瓶翁,邀余渡河同赏赵撝叔印谱),岩洞何劳移树佣(洞在白石之上,余曾植芙蓉於洞口。家既迁,有友人劝其随分小本於寄萍堂前,花不盛开,须择地移返)。身後友师金蛱蝶(撝叔印谱余始末心赏,摹之方知撝叔之聪明,虽西泠六家不如谱中二金蝶堂印,殊以老实为正,遂以私淑自许),眼前病婢玉芙蓉。老天却遣怜愁寂,时有秋风响碧松。』
(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六日 马国权)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黎承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