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2012-04-15 11:20:07)
标签:

转载

分类: 学习笔记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易孺(一八七四·四·廿八·——一九四一·十二·廿六·),初名廷岂熹,字馥;後得汉印『臣憙之印』,遂改名为熹,字季复,又更字孺,号大厂(音岸,下同。);魏斋、韦斋、待公、屯老、念公、念翁、外斋、肿翁、大、人一、大公、自大、阿大、隋、隋公、威公、威侯、洲邨、屯、屯公、守愚衲子、依柳词人、南华老人、大岸,岸、岸公、守愚、许斋、孝谷、孺公、花邻词客、前休後已庵主,皆其别署;因信奉佛教净土宗,并茹素多年,故亦号大厂居士。所居日绝景楼、玦亭、双玉环室、豇豆红馆、人一庐、宜稚斋、悲智庵、守愚斋、檀栾室、守愚斋、冷梦盫、依柳词居、妙法莲华经浮图砖宦、前休後已庵等。广东鹤山人。

清末以乡试案首入学,肄业广雅书院,从朱一新、张延秋、廖廷相游,治考据之学。曾求学於上海震旦书院;後又东渡日本习师范,是以通法文及日文。学成回国,以江苏提学陈伯陶之邀,襄助江宁学务,并任南京方言学堂监学。民国初年,尝掌唐绍仪记室,居燕京有年。一度任职印铸局,与唐醉石、王福庵等为同僚。既倦游,乃作客春申江畔,藉文字书画篆刻以自给,亦所以寄兴。书法取径赵撝叔,舍其婀娜,而益之以豪纵,楷行与篆隶均如此。画则花卉、山水并善,逸笔草草,纯写胸中块垒。尤以篆刻名重当代,少曾亲炙黄牧甫,尝拟其法,後吸取汉印及封泥意趣,斩钉截铁,枯老古拙,天趣自然,不假修饰,风格为之—变。—九一七年旋里小住,李尹桑劝其深究古玺,试之,海内交游不异尹桑之工,而转惊大厂之忽有所撰,若有宿蓄者,其厚朴与跌宕奇逸,直与齐鲁所出战国陶文同趣,邓散木、冯康侯诸先生皆许为近世治玺巨擘,信为知言。所作沈雄奇肆,世罕俦匹,论者谓造诣足与吴缶翁、齐白石比肩。一九二一年,大厂居北京,尝与当地金石学者及印人四十余人组成『冰社』,以作开展学术研究之所,参加者有罗振玉、丁佛言、姚茫父、柯绍□、马衡、陈宝琛、寿石工、陈汉第、徐森玉、陈半丁、冯心恕等。易大厂任社长,周康元副之,孙、柯昌泗任秘书,周必聚会,各携新得金石文物至,考释文字,监别年代,以收切磋之益;嗜印者更广作交流,北方篆刻之学,一时蔚成风气,论者谓可与南方西泠印社媲美。曾活跃数年,後以社员星散、老成凋谢,继起无人,遂告消歇。已刊印谱有《玦亭印存》、《魏斋玺印存稿》、《魏斋印集》、《娜斋印稿》、《孺斋自刻印存》,及梁效钧辑《古溪书屋印集》、屈向邦辑《诵清芬室藏印》、陈蒙盫辑《证常印藏》。与李尹桑合作者,有《秦斋魏斋玺印合集》。沈禹钟《印人杂咏》有诗咏之:『岭表才名早著闻,樽前捉铁酒微醺。中原此局应无让,坛坫东南一席分。』大厂喜酒酣奏刀,顷刻数石,故次句及之。大厂好友吕贞白有言:『……识大厂者,辄誉大厂治印之佳,是未足知大厂也。吾尝语:大厂穷不足为大厂病,治印不足以尽大厂,知吾大厂者,当钦其奇郁之气与真挚之情耳。』所作书画篆刻,非其人不与,虽致丰润,亦拒之门外,坐是长贫;名日高,而贫日甚。有叶国梁者,求大厂作名印,大厂以古玺形式为之,字作棠国梁,叶氏以叶无草头,国少一边,梁缺木旁,甚不满,大厂告以大篆该如此,叶氏仍不惬意,大厂乃磨去所刻,退润资而遣之。後叶氏以叩有识者,遂悔己之不学,再求大厂作印,不之允。类此不一而足。性嗜酒,每当酒酣耳热,其真挚奇郁,往往发之文艺,或吟咏舒怀,或操豪染翰。伉俪感情素笃,夫人虑其每饮辄醉,醉则疾病侵寻,恒恳切相劝,客来招饮,非夫人首肯不敢出,间得出,则每酣醉,及归,友人送至家门,闻夫人声,虽极醉亦醒矣。

晚年,以古典文学讲学暨南大学及国立音专两校。诗词造诣并深,尤自谢於词,其《早梅芳·依清真生朝上无念慧训》云:气纱谷轻,镰帏好。泪积和愁到。忆花闲绪,信笔新诗付斜照。巷远尘梦远,炭薄篝香小。算年多病癖,床畔屡惊晓。笑何从,顾又了。久不思遥道。书堆福地,寿拥荒城谢人表。嫩怀凝往感,冷侣延奇抱。便随时,正须诗味杳。』又其《迁寓津门,中秋夕对月,用霜红宠甲申避地韵,赋寄秋斋京师,即呈晦闻学长》一诗云:『月下全家酒在尊,露糜清吹隔重垣。闲时澹荡能为夜,孤景依微莫与谖。尽忍思深余望影,稍安地僻护防门。天涯见慰犹今夕,顾子相期托弟昆。』诗亦不减於词也。其训诂、声韵、词曲之学皆精湛淹博,已刊著作有《大厂词稿》、《双清池馆集》、《孺斋丁戊集》、《大厂集宋词帖》、《韦斋曲谱》、《扬花新声》、《识字字典》。

日陷上海,大厂曾绝食以表抗议。在铁蹄之下,此固不能予敌人以重创,特所以张民族之大义耳。自是景况日厄,心境日劣,卒贫病优戚以死。时正多难之秋,友好仅能略选遗稿若干,辑《大厂居士遗墨选刊》以为纪念。遗作尚有《荀诂》、《魏斋汉碑跋》、《声韵新解》、《华严蠡测》、《宋词集联》、《和玉田词》等未梓。(一九八三年一月二十三日,马国权增补。)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转载]马国权《近代印人传》—易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原文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