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jeff
jeff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37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我与父母之间,让爱流动

(2013-01-03 21:56:10)
标签:

转载

  

今晚,当我的父母因为我孩子入幼儿园的事赶来,在客厅里与我对峙的某一刻,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多么错,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掉下眼泪并郑重地忏悔。

 

一直以来父母总批评我固执己见,听不进别人的劝告,不为别人考虑,自大骄傲。 这些年他们越批评,我似乎就越成为他们批评的样子,我一直那样,他们就一直批评,恶性的循环。他们全心全意地付出,我依赖贪恋并深深感激那种爱;他们因为对命运与生活的担忧而指责我,我总是对抗他们以证明自己是对的,同时让他们痛苦也让我自己痛苦。这份爱总是有残缺,但还是顽强地延续着。这是我们的关系模式,体现着父母与我共有的轮回的“痛苦之身”。我在自己与儿子的关系上也慢慢发现了这个东西。

 

这次事件的起由是:我再次决定要把儿子送到异地的一个讲“爱与自由”的幼儿园。我完全有条件做到这点。一直以来我就是比多数人多这种自由,我总可以想去哪里就可以去,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父母总是阻止我,但至今他们似乎没一次成功的。这次我照例对他们的反对忽略不计,还自以为那只是我在每次修行要上台阶前的考验。

 

妈妈昨晚一夜无眠,甚至还想到要与我断绝母女关系,我爸爸一早赶来告诉我这个,我当时反应冷淡,看多了妈妈愁得吃不下、睡不着、说赌气话,特别是她得病后,我不胜其烦,干脆麻木自己对她的感觉。所以我貌似平静其实冷淡应对爸爸,他知道还是没法改变我的去意,无奈地走了。

 

晚上他们又赶来,看到妈妈憔悴无神的脸,我感到难过又害怕。自从念“我是一个弱者”后我练止观其实有突破,还在想到父母时自己发明了念“我们都是弱者”。好吧,现在事到临头了。我开始对他们说我的感觉,比如感觉妈妈还是对外界恐惧太多,她怕外孙在那个幼儿园里不卫生传上病吧?我感觉那里的非传统教学气氛倒不是让她最担心的。父母的声音开始大起来,还说了天气冷、住处不方便等不利之处,我对着这种老套的臆想出来的恐惧不屑一顾,(我的这种傲慢其实也是老套的小我的防卫把戏,我不比父母高明,某种意义上还更糟糕。我发现小我真是太厉害了,就是佛学中说的“魔”吧,我修行学习但凡有点进步,那点小成果一不小心就会马上被小我接管过去,成为它的粮食与资本,用来增加它的身份膨胀!)。

 

一阵你来我往后爸爸突然大喝一声:你这样算什么?就算你有一千个一万个对,你也知道你妈妈的状况(指她的病),她为这件事都难受成这样了,你怎么就不能丢了这个念头?!

 

我立刻沉默了。我被这个话击中了,是的,就算我有千万种对,但为了受尽折磨的妈妈, 我怎么不可以退一步?一直想着对陌生人行善,对我的父母呢?而且,儿子不去上那个爱与自由的幼儿园,又会怎样?

 

妈妈开口了,(她从昨晚开始到此刻24小时几乎没说话,封闭着自己),很大声,“你不知道我最担心的是什么!不是干不干净,是我回想过去那么多年,你出了多少事?我们有多担惊受怕…….,(写到此处,我又放声痛哭,跪下冲父母住所的方向磕了3个响头),你从来都不肯安稳下来,不肯老实过日子,你就是不想平平淡淡,平平凡凡!” 

 

我哇地一声哭出来,说爸爸妈妈对不起,我都懂了,我错了!

 

爸爸的话说出了我一直以来的自私与无礼,妈妈的话则说出了我一直就有而且越修越严重的习气,就是------不肯平凡!以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出了点名后小我如蘑菇云一样剧膨。现在自以为淡泊名利、甘于平淡了,但某种意义上我更加不甘平凡了,因为我想成佛成仙,把这个世俗世界都抛开。我看不起那些被小我蒙蔽着的人们,却不知我自己的小我更狂妄更危险。这点我近前跟老师忏悔过并且觉得自己已经变老实了,但在排除众议硬要儿子去异地上新式幼儿园这件事上,我恍然大悟,我并没有那么老实,还是不肯平凡。

 

虽然我的育儿理念是对的,但此事操作上不方便,也就是缘分不足,资粮不足。我父母对我的不信任、不允许来自于我过往的所作所为,------也就是他们的不良记忆,我需要用今后的实际言行来增加他们对我的安全感,增加我自己的福德与智慧资粮。

 

我马上答应他们,不去异地了,先老实、安稳地这样过吧。虽然传统幼儿园的理念是可诟病的,但大多数孩子都在那里,我家孩子为什么不能?他凭什么一定要不同呢?与孩子其实无关,是我这个妈妈的不甘平凡。是“我”恐惧传统园,是“我”害怕自己无力承担化解孩子在传统园受到的压力。这是小我的把戏。也与我的痛苦之身有关。

 

我一直以来就讨厌体制的钳制与主流的思潮,我一直不用像多数人那样上班,可以自由如闲云野鹤立于社会边缘,可想而知我也一直被主流文化抨击着、排斥着。我与体制之间的对立,带给了自己种种烦恼,痛苦之身由此而存在。现在,在孩子入园问题上,我也本能地排斥平凡与主流,仿佛要延续这种痛苦之身。

 

我的表现让父母释然了。临走前他们再次嘱咐我别太累,有需要随时打电话,我也祝妈妈今晚睡个好觉。

 

我看到他们的欢喜,我也有这同样的欢喜。算来,这还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大事上服从我父母,第一次心服口服地撤回了自己的决定。

 

哎,这些天一直在体会临在,体会无分别心,在今晚这件事上,去与不去,此刻我的体会是:根本没差别。关键是我又借机认清了自己的某些层面,同时还感觉到了我与父母之间“让爱流动”的新气象。我很开心,也充满了信心!

 

  谢谢老师!恭祝您与师母还有古峰老师2013年快乐!

     卫慧

   2013年1月1号凌晨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