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感受佛教的东瀛--学法点滴(一)

(2007-08-01 08:32:55)
分类: 随笔
 初到日本高野山,感觉新奇激动,毕竟这里是弘法大师的根本道场,想一介庸碌之身能入密法最胜壜城,那是几多佛子渴慕而不可企及的,今生能于这里修学我们祖先外传而并被完整保留下来的盛唐佛法,不可说不是千载难逢令人法喜充满。
 高野山总共有大小117家寺庙,全部属于真言宗,统一受金刚峰寺领导。全部僧侣大约有4000多人,而常住人口仅仅6000左右。日本文化不可以不说是以汉文化为基础,如果没有汉文化,很难想象日本现在的文化是什么样子。他们学习了中华民族唐宋以前的全部思想文化艺术,然毕竟是外国人学习中华语言,理解肤浅和不全面之处,处处可见。
 早晨见面不论认识与否,都会相互道早安,不可谓礼节不周全。然时间久了发现这种礼节仅仅局限于表面。在和东京的同胞聊起来,一个很新奇的论点很快使我理解了这种礼节解的表象性。他们从隋朝开始派遣使者到中国学习几乎全部的中华文化,这种精神非常可贵。然而儒家的基本信条“仁义礼智信”,似乎被日本人学习颠倒了。我们的民族以“仁”为先,故而“仁”全而不重视“礼”,“仁”在先,“礼”在后。街坊邻居亲戚朋友因为“仁”,故而交往自由不受俗法的约束,“礼”贵重要,然“仁”更可贵。日本人则将儒家的基本信条颠倒了过来,他们是“礼仪仁智信”。故而见面“礼数”要周全,尽管其内心可以不“仁”。
 佛教是由中国传入日本的,几乎全部佛教经典全部是汉文,因此早期的人本僧侣要学佛必须首先学习汉文。然而非汉文化子嗣的缘故,对汉文的理解必然存在很大局限性,哪怕他们非常精通汉文化。佛经中的错别字当初如何传过去,现在如何保留着,不可谓不执着不认真。甚至他们可以在错别字的基础上非常圆润地阐释句义,可以说令人哭笑不得。
 在明治维新以前,日本的僧侣戒律相当森严,然明治五年的毁佛运动导致当时的日本天皇颁布法令,强迫僧侣还俗,于是后,日本僧侣开始蓄妻纳妾生子,尼姑则嫁人。由于寺庙属于私产,就逐渐演化为今天的家族式寺庙。既然成为家族寺庙,吃肉喝酒就很普通了。在此意义上,日本的僧侣几乎完全丧失了戒律。很少数的僧侣亦然持戒精严,比如金山穆韶和我的师傅之一生井智绍就属于完全守戒的僧人典范。
日本的僧侣表面上很和气,但是一旦接触时间长了,发觉这种和气仅仅维持在形式上。在我接受加行的高野山金刚峰寺下辖最大加行道场——宝寿院(专修学院),里面管理我们生活的僧侣几乎个个好像纳粹,很容易发火大吼,甚至动辄拳打脚踢。关于这点我请教师傅静慈圆教授,他的解释“就当他们示显忿怒明王形象吧”,如果没有明心见性,如何能示现忿怒形象降服?不可谓不是问题,因为我们同期加行的其他70多个日本和尚,没有一个明白《理趣经》和《心经》,尽管他们可以背诵经文,就连一个学习了7年中文的日本和尚也很坦率地告诉我他确实不理解经文。因为经文几乎全部汉字,日本人就唐宋时期汉字的发音注音阅读,确实很难理解,这大约就是“囫囵吞枣”了吧。
 尽管戒律已经很少遵守,然加行期间则完全戒律森严。
 日本僧侣对于仪轨则非常重视,不可谓不是形式主义典范。要取得僧侣资格就必须学习无微不至的仪轨。这大约也是因为日本没有自己的思想哲学体系的缘故,因此只有拼命发展形式和追求完善技术。
 一次聊天,一个日本和尚告诉我:以前谁家有孩子聪明伶俐,家人和朋友就会认为这孩子将来有出息,应该出家学佛;而现在谁家有孩子读书不好人有不聪明,看样子谋职比较困难,那就让他去做和尚吧!也许佛教的“职业化”是必然趋势,不能不说令人心伤。
 其实在高野山的学修,末学一直感觉亲从弘法大师受法!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