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星语
星星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14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幻想和生活(1)

(2008-11-20 13:34:37)
标签:

幻想

文化

分类: 精神分析

—关于原初分离的案例故事

作者:D.W. Winnicott

译者 :和平(校 一师)

在本章中我试图对不同幻想在本质上的微妙差异给与新的解释,我尤其要审视那个一直叫做幻想的东西,我要再一次使用一次分析中的材料,它显示幻想和梦之间的差异不仅是值得注意的,而且,我还要说,它是根本性的[1]

 

我所使用的这个案例是关于一个中年妇女的。在她的分析中,她逐渐发现,幻想或某个具有白日梦性质的东西严重扰乱了她的整个生活。她清楚地认识到,对她来说,一方面幻想和梦的替代物之间有着根本区别, 另一方面,真实生活的替代物和与真实客体相关联的东西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显然,出人意料的是,梦和生活一直被看做是同一序列,而白日梦则是另一序列。梦与真实世界的相关客体联系在一起,真实世界的生活多方面与梦中世界相联系,对此我们非常熟悉,尤其是对于分析家而言。正如真实世界中的生活与梦的世界以我们熟悉的方式融为一体,尤其是对于分析家而言。但是,相反,幻想是一个孤立的现象,虽然生动活跃,却对梦和生活没有任何贡献。在某种程度上,幻想在这个病人的整个生活中是静态的,也就是说,追溯婴儿期,早在2、3岁的时候,她就建立了幻想的形式,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出现了,可能从那个吸吮大拇指的“治疗”就开始了。

 

这两组现象之间的另一个显著特征是,尽管属于生活的大量的梦和情感可能受到压抑,但这不同于幻想的不可接近性。幻想的不可接近性与分离 ,而非压抑有关。随着这个病人逐渐开始变成一个完整的人,同时开始失去与她成为一体而又无法交融的分离感,于是她开始意识[2]到一个极端重要的事实,即幻想一直控制着她,同时这个幻想正在变成与梦和现实有关的想像。

 

本质上的差异可能极其微妙且难以描述,然而,主要的区别在于分离状态的在场或者是缺席。例如,有一次,病人在我的咨询室中接受治疗,她只能看到一片小小的天空。那是晚上。她说:“我在淡红色的云彩上边,我可以在上边行走。”当然,这也许只是一次想象中的飞翔,它可能是某种形式的想像,以丰富生活,正如它可能成为梦的材料。同时,对我的病人来说,正是这件事情可能属于一种分离状态。也许人们没有意识到,任一时刻同时出现的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分离状态,从来不会被一个完整的人所感知。病人可以坐在她的房间里,除了呼吸什么都不做,然而(在她的幻想中)她画了一幅画,或者做了一件很有趣的工作,或者去乡下漫步了;但是从观察者的角度来看,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事实上,可能什么都没有发生,因为在分离的状态中,正在发生大量事情。另一方面,她可能坐房间里想着第二天的工作,制定计划,或者考虑怎样度假。她也许是在想像中探索世界,探索梦与生活同一的那个地方。在这种情况下,病人的状况时好时坏。

 

我们将会观察到,时间的因素很关键,那个时刻她处在幻想中还是处在想像中,这是有差异的。在幻想中,要发生的总是立即发生,除非它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些类似的状态在分析中也能看出差异,因为如果分析家去寻找它们,他总是能找到存在的不同程度分离的迹象。通常情况下,我们无法从病人对其头脑里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口头描述,看到这两个例子间的差异,而且这种差异在一次治疗的事后记录也许会遗失。

 



[1] 关于这一主题的另一角度的讨论见Winnicott(1958a)所著《狂躁抵抗》(1935)。(Winnicott所著《狂躁抵抗》(1935)对这一主题从另一角度加以了讨论(1958a)。)

[2] 她有地方形成意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