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星星语
星星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14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崩溃恐惧(写于1963年?)(III)

(2008-09-26 22:25:50)
标签:

强迫性

死亡恐惧

非存在

精神分析

崩溃

文化

分类: 精神分析

作者:D.W. Winnicott

译者:和来

 

理论的进一步运用

 

死亡的恐惧

不需要太多地修改崩溃恐惧的基本主题,就可以运用到对死亡特别的恐惧上来。这可能是更一般性的恐惧,宗教关于死后生活的教义吸收了这样的恐惧,作为拒绝死亡的事实。

 

当一个死亡恐惧是一个重要的症状时,后半生的承诺也不能让它减轻,因为这是病人的强迫寻找死亡的作为。也就是说,正是这个发生了但没有被经历的死亡是被寻找的客体。

 

当济慈“几乎爱上了静谧的死亡”时,按照我们前面说的,他正渴望可能到来的安静,如果他能够“记住”死亡的经历,但是,对回忆来说,他必须现在经历死亡。

 

我的大部分观点是我的病人们启发我的,我知道我欠他们的。我要把“现象的死亡”的表述归功于他们中的一个。已经在过去发生的是作为现象的死亡,和我们观察的事实不是一回事。许多男人和女人花费他们的生命来自问是否自杀是一个解决办法——自杀,也就是说把他们的身体给已经不在占据精神的死亡。然而,自杀不是回答,仅仅是一个绝望的举动。我现在头一次明白我的一个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她确实自杀了)想要说的意思,当时她说:“所有我要求您的就是帮助我以正确的而不是错误的理由自杀。”我当时没理解,她在无法发现解决办法的绝望中自杀了。她的目的(我现在知道)是要从我这里得到我的判断:当她很小的时候,她已经死了。由此,我认为,她和我,我们原本能够让她推迟她身体的死亡直到岁月为它敲响丧钟。

 

死亡——被认为这是一种方式,作为已经来到这个病人身上但是她当时还非常的不成熟还不能体验的经验——死亡具有毁灭的意义。就是这样,一个模式发展了,在之中,存在的持续性被病人幼儿期的对侵害的反应打断;有利环境的失效,导致一些环境因素进行侵害。(这个病人情况是这样的,紊乱出现得非常早,出生前由于母亲的恐慌,一个感觉过早地觉醒了,再加上由于前置胎盘没有被诊断,出生变得非常棘手。)

 

这也是我的病人们教我的,空的概念可以以同样的角度理解。

 

在有些病人那里,空需要被经历,这个空属于过去,属于成熟的程度能够让他去经历空之前的时刻。

 

要理解它,必须这样想,不是创伤,但是原本可能有些有益的事发生而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生。

对病人来说,记住创伤要容易些,相对于要记住原本可能有事会发生而什么也没有发生。那时,病人不知道原本可以发生什么,因此没法经验什么事情除了注意原本可能在那的事。

 

例子

说一个病人的分析的一个片段来解释这一点。一个年轻的女子,无意义地躺在躺椅上,所有她能做的就是说:“没有什么来到在分析中。”

我说的这个片段中,她带来一些间接的材料,从而我知道当时她正在非常困难地感觉东西。我能确定她是在感觉着她的感觉,在一种让她绝望的模式下,她体验着那些正一点一点地消退的东西。这种感觉是性的和女人的。它们不能在临床上显现。

 

当时,在转移中,(基本上)我自己成让她的女人特性化为泡影的当下原因;一旦这一点被真正地陈述了,我们就有了一个无数次发生在她身上的当下的例子。简明扼要地说一下:他的父亲一开始几乎不出现,然后,当他去她家时,当时她还是一个小女孩,他拒绝他女儿的女性的自我,因而原本会有的男性刺激没有给她。

 

其实,对填满的渴望来说,空是一个先决条件. 原始的空仅仅表明:在开始填满之前。为了让这个状态得到意义必须有一个足够的成熟。

出现在的治疗中的空是一种状态,这个病人正在尝试着体验这种状态,一种不能被回忆只能在当下首次体验的过去之状态。

 

实践中的困难在于,这个病人恐惧空的可怕,于是组织了一个受控制的空进行防御:不吃或者不学;或者,干脆用强迫性的贪吃来残酷地疯狂地填满它。当病人可以能触及空本身,并凭籍分析家的辅助性的自我,能够忍受这个状态时,学习就突然变成了一个快乐的功能;作为人格一部分的吃也开始不再是一个分离(剖离)的功能;也正是用这种方式,我们的某些不能学习的病人开始能够快乐地学习。

 

所有的学习的基础是空(吃也一样。)但是,如果空不能像这样在开头被经历,那么,它就会变成一种既是害怕的又是强迫性被寻找的状态。

 

非存在

个人对非存在的寻找可以以同样的方式考察。人们会发现这里的非存在是防御的一部分。个体的存在由一些投射的元素表现着,个体尝试着投射所有可能是个体的东西。这应该是一个相当精致的防御,目的是避免责任(在抑郁的位置上),或者避免迫害(我称这是一个自我确定的阶段[也就是我是的阶段,言下之意:我拒斥所有不属于我的东西])。这用在说明这样的儿童游戏上是合适的:“我是城堡之王——你是丑陋的坏蛋”)。

 

在宗教中,这个观点会出现在与上帝和宇宙融为一体的概念中。在存在主义者的作品和教导中也能看到这种消极的防御,在那儿,存在变成了一种时尚,力图遏制通向非存在(它是被组织了的防御的一部分)的个人趋势。

 

在所有这些之中,会有一个积极的因素,即,一个不是防御的因素。可以这样说:只有离开非存在,存在才能开始。这是令人惊奇的,意识或者说未成熟的自我可以非常早就被起动(甚至在出生之前,起码也在出生之时)。但是个体不能从一个早期自我上发展出来,如果后者和心—身的经历,和原始自恋相分离。自我的功能的理智化正是从这个地方开始。这里要注意:在时间上,所有这些与一些东西的建构还有一段距离,所有这些都是先于这个建构的,这个建构,不管怎么样,我们实用性地称之为自我

 

总结

 

我试着说明,崩溃的恐惧可能是对我们过去的还没有被体验的事件的恐惧。这个体验需要等同于在精神神经症的分析的意义上的记忆的需要。

 

这个观点可以被运用在别的类似的恐惧上,我提到了死亡的恐惧和对空的寻找的恐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