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河奔流
大河奔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0,687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民望过高祸必降之

(2018-08-24 16:53:45)
分类: 老倪读史
民望过高  祸必降之

  --老倪读《汉书》之韩延寿传

   韩延寿字长松,燕人,迁居杜陵。年轻时做过郡文学。霍光提拔韩延年为谏大夫,后任淮阳太守。他治理淮阳很有美名,又调任颍川。
  颍川有势力之人多,难治理,赵广汉任太守时,吏民互相攻击揭发,成为风俗,百姓之间多冤家对头。
  延年想改变这种情况,用礼让教诲,恐怕百姓不顺从,便逐个召集郡中被乡里信任的长老数十人,设置酒席,亲自陪同,用礼仪接待,向每个人询问民谣民俗以及百姓的疾苦,作为陈述和睦亲爱消除怨恨责备的途径。
  长者都以为有利,可以施行,便一起议定嫁娶丧祭法度礼仪,一概依照古礼,不得越过法度。
  延寿命令文学校官诸生载着皮弁帽捧着俎豆,为吏民举行丧嫁娶礼。
  百姓也因此遵奉礼制教化。数年后,韩延寿被调任东郡太守
  韩延寿接待下级官吏,施恩很厚而纪律严明。  
  韩延寿有一次外出,临上车,骑吏一人迟到,延寿命令功曹定其罪名并告示下属。
  延寿回到府门,看门的小卒拦住延寿的车子,希望说几句话,延寿止住车问他,门卒说:“《孝经》说:‘用侍奉父亲的道德来侍奉国君,尊敬的道理一样,但做父亲的不但有尊敬的一面,而且兼有母亲的慈爱。’今日天明,您早早驾好了车,久停不出门,骑吏的父亲到府门,不敢进来。骑吏听说了,跑出去谒见,恰好您登车。
  因为尊敬父亲而被罚,不是有伤教化吗?”韩延寿举手在车中说:“小子,太守了解自己的过错。”回到家里,召见门卒。
  这个门卒本来是个儒生,听说韩延寿贤,没有办法见面,所以代人做门卒,延寿于是特用他为掾,延寿的接纳规劝的话,都像这样一类的。
  他在东郡任职三年,令行禁止,审理和判决的案件大减,成为全国最好的地方。
     有次,巡视到高陵,百姓中有两兄弟一起为田产打官司。
  延寿很为伤感,说“:我侥幸能充任此位,做一郡之表率,不能明白教化,致使百姓有骨肉官司,既伤风化,又使贤长吏、啬夫、三老、孝悌受其辱,罪在我身,我当先辞官。”这一天移书称病不听政事,便到传舍卧床不起,闭门思过。
  高陵一县吏员不知怎办,令丞、啬夫、三老也都绑着自己等待处罪。
  打官司的宗族都互相责备,两兄弟深深自悔,削发肉袒请罪,愿意以田相让,到死也不敢再争。
  延寿大喜,开门迎接,取酒肉同他们对饮,有意告诉乡里,用来表示勉励悔过从善的百姓。
  延寿又听政事,犒劳县令丞以下官员,接见安慰。
  一郡之中和洽得很,没有谁不传相戒勉,敢再犯的。
  延寿恩德遍及二十四县,没有谁再互相打官司的。
  推心置腹,吏民皆不忍心欺诈。
  韩延寿代萧望之做左冯翊,而望之升任御史大夫。
 侍谒者叫福的向望之说延寿在东郡恣意挥霍官钱千余万。 
  恰逢御史要审查东郡,望之趁机命令一起审查他。
  韩延寿听说后立即部署属吏考察核对望之在冯翊时廪牺官挥霍百余万,廪牺官被拷打惩处得厉害,自己招供与望之为奸做的。
  韩延寿上奏弹劾,传递文书令殿门禁止望之。
  望之上奏说:“我的职责是总领天下,闻事不敢不问,却被韩延寿要挟。”皇上由此不再认为延寿身行正直,命令将两方考察清楚。
  萧望之到底无事实,望之又差遣御史考察东郡,完全抓到延寿的事实。
  延寿在东郡时,每岁考察武事,置办整治兵车..其他衣食住行玩乐皆仿效帝王所用器物,用官钱雇用差役佣人等。
  萧望之弹劾上奏延寿超越皇上,事下达公卿,都认为延寿先已经罪不可言状,后又诬告掌管法律的大臣,想用这来解脱罪责,狡猾无道。
  天子恶之,延寿结果被判了斩头示众罪。
  官吏百姓几千人送他到渭城,老小扶持车毂,争着进献酒肉。
  延寿不忍心拒绝,对每个人敬的酒都喝下,大约饮酒石余。
  请掾史分头感谢进献酒肉的人说“:官吏百姓远来的辛苦了,我延寿死无遗憾。”百姓没有不流泪的。
  延寿三个儿子都做郎官。
  延寿将死时,嘱咐他的儿子们不要做官,以自己为戒。
  儿子们都按父亲说的弃官不做。
    到孙儿韩威,才又做官至将军。韩威也对百姓多恩惠,能团结众人,得到士死力支持。后威也犯了奢侈僭越罪被诛,也类似延寿的操守。
   韩延寿这人放在哪朝哪代都是公务员的楷模,人品自是没得说,为官清廉,政绩卓著.他治理地方,崇尚用礼义感化民众,因此深得民众拥戴。声望在当时公务员队伍中一时无俩。然,这样一个好官,在与另一个清官萧望之的政治斗争中,被以讲排场罪弃市,实在可惜。
    其实,韩延寿之死,原因有三,但根本却是崇高的威望,触动了高层统治者的神经。
   俗话说,世人熙熙,皆为名利。物俗世界,有人重利,有人重名,萧望之等虽为清官但重声名。眼看韩延寿的名望超过自己,不免嫉妒,这是他被杀的直接原因。
   而最根本原因是,得民者得天下,触碰了皇帝的神经。崇高的威望,直接给皇帝无形压力,哪一个皇帝希望首都的一个官员在百姓中的声望超过自己?万一哪天自己德......
   第三,韩氏家族抗上爱下的基因,也决定了老韩家就象中了魔咒一般,代代都是横死,其父韩义死于劝阻刘旦谋反被杀,到延寿本人将死之时,才醒悟过来,并立了家规,后代不准做官。但其孙韩威不听,又重复祖先之祸。属命!
二0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