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河奔流
大河奔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0,687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先知也难逃天命

(2018-08-22 07:56:49)
分类: 老倪读史
先知也难逃天命

  --老倪读《汉书》之京房传

   京房字君明,东郡顿丘人。研究《周易》,侍奉梁人焦延寿。
  焦延寿曾经说过“,能够学到我的思想学说,又能舍身为民的人,一定是京生啊。”焦延寿擅长预测自然灾异变化,分卦为六十四,交替行事,占卜风雨寒温十分应验,京房也格外精通。
 京房又善钟律,懂音乐。汉元帝初元四年因为是孝廉,京房被举荐做了郎官。
 永光、建昭年间,西羌反叛,出现日蚀,太阳长时昏暗无光,一连好几天阴雾不晴。
  京房曾多次上疏,应当命令百官考核自己的政绩,灾异现象就可以停止。皇上下诏命令京房主持考核,京房于是进献考察功绩、考核官吏的法规。
  皇上命令公卿朝臣同京房在温室开会讨论,公卿朝臣认为京房说的法规繁琐,要上下级互相监督,不能同意。
  这个时候,中书令石显专权,他的朋友五鹿充宗做尚书令,与京房经办考核官吏的事,议论事情常常意见不同。......
  京房进见皇上后,皇上命令京房推举通晓考察功绩、考核官员的弟子,打算试用他们。
  石显、五鹿充宗都恨京房,想使他远离朝廷,建议皇上用京房作郡守亲自试行考功法。
  汉元帝于是用京房做魏郡太守,俸禄八百石,担任官职当用考功法治理郡事。
  京房自己请求,希望不属从刺史,能任用它郡人,自己考核千石以下的属吏,年终乘驿车回京奏事。
  天子答应了他的请求。
  京房知道因为自己屡次论议被大臣们反对,朝内与石显、五鹿充宗有怨恨,不想远离朝廷左右,等到要外出做太守时,就内心忧惧。拜见皇上,进献封事说:希望年终乘传车回京奏事,承蒙怜悯而允许了我。
  京房还未出发,皇上就命令阳平侯凤秉承皇上的旨意命令房,阻止他乘传车回京奏事。
  京房思想上更加恐惧,离开京师来到新丰,依靠传递文书的人进献封事,说:“臣的弟子姚平对臣说:‘只能是小忠,还不能算作大忠。从前秦时赵高当权,有个叫正先的,没有把赵高刺死,赵高的威风自此长成,所以秦之乱,是正先促成的。’现在我出外作郡守,自己被考核功效所忧责,恐怕没有效果而致死。希望陛下不要让臣担当涌水灾异的罪责,担当正先之死罪,而被姚平讥笑啊!
  臣离开朝廷渐远,希望陛下不要以召臣回京为难,以致轻易地违背了天意。”
    京房离开朝廷一月多,竟然被征召回京师关到监狱里。
  起初,淮阳宪王的舅父张博从京房学习,把女儿嫁给京房为妻;京房与妻亲爱。
  张博对京房说“:淮阳王是皇上的亲弟,聪明通达喜欢政事,想为国尽忠,现在想让淮阳王上书要求入朝,能帮助你。”
  淮阳王马上朝见皇上,能劝皇上试行考功法,事情就好了;不能这样,只说丞相、中书令任事很久了,却又没有治好朝政,可以停止韦玄成的丞相职务,用御史大夫郑弘代替他,差遣中书令石显做别的官,用钩盾令徐立代替他;能这样,我的考功法就能施行了。”张博从京房学习,并把京房说的灾异事都记下来了,于是请京房替淮阳王起草请示上朝的奏章草稿,都拿去给淮阳王。
  石显暗里侦察都知道了,因为京房亲近皇上,没有敢说。
  等到京房出任郡守,石显告京房与张博通谋,诽谤治理国家所施行的一切措施,归罪于天子,连累诸侯王,语在宪王传上。
  京房、张博都被处死示众,郑弘免官作百姓。
    京房本是一个易学大师,通晓气象与地理,其卓越的预测能力为元帝所看重,元帝看中的是他易学先知的本事,他原本可以在这方面发展下去,或开馆授徒,或继续钻研五行之术,照此发展将来成为一代天师或者国师也不无可能。可他剑走偏锋,选择了他并不擅长的政治领域进行改革,而且切入点还是人事考绩。企图把以灾异讲《易》的做法推向极端。他到处宣讲,以之干政,从而达到整肃吏治,淳正民风,消灾弭祸的政治目的。
   但是他犯了二个方面的错误,一是所托非人,把改革的希望寄托在刘奭身上,而汉元帝刘奭政治上短视与低能,空怀匡正理想,缺乏战略眼光与政治谋略,内心想采用京房建议,却又不敢做出定夺,以至议论久而不决。
    刘奭与他本就不是一路人,刘奭虽然柔仁,但是偏好的是儒家学术,而京房虽然是汉易数学开山宗师,但本质上还是黄老学说。
   二是低估了对手实力。京房政治经验本就不足,还锋芒毕业露,也缺乏必要的政治手腕,加之改革触动了大多数公务员的奶酪,犯了众怒,树敌太多,徒增对手实力,对手太过强大。所以以石显为首的一批官场老手,采用以彼之道,还之彼身之计,调虎离山,再打老虎,下套于他。
   虽然京房对态势前展每一步都洞察于心,但是却没有很好的应对之策,最好只得乞求元帝将来不要杀他。
   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错误地选择了与淮阳王联手,那可是元帝的政治对手,一着走错,满盘皆输,死就成了必然,还连带他的岳父张博赔上性命。
    其实京房的结局,他的老师焦赣早就有过预言:“得我道以亡身者,必京生也。”   师生都是先知,即便是是先知又能抗过天命?
二0一八年八月二十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