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河奔流
大河奔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8,096
  • 关注人气:18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司马相如是如何将富家小寡妇骗到手的

(2018-07-25 07:52:17)
标签:

杂谈

分类: 老倪读史
司马相如是如何将富家小寡妇骗到手的

    --老倪读史之司马相如列传  

    粱孝王去世,相如只好返回成都。然而家境贫寒,又没有可以维持自己生活的职业。相如一向同临邛县令王吉相处得很好,王吉说:“长卿,你长期离乡在外,求官任职,不太顺心,可以来我这里看看。”于是,相如前往临邛,暂住在城内的一座小亭中。临邛县令佯装恭敬,天天都来拜访相如。最初,相如还是以礼相见。后来,他就谎称有病,让随从去拒绝王吉的拜访。然而,王吉却更加谨慎恭敬。
   临邛县里富人多,象卓王孙家就有家奴八百人,程郑家也有数百人。二人相互商量说:“县令有贵客,我们备办酒席,请请他。”一并把县令也请来。当县令到了卓家后,卓家的客人已经上百了。到了中午,去请司马长卿,长卿却推托有病,不肯前来。临邛令见相如没来,不敢进食,还亲自前去迎接相如。相如不得已,勉强来到卓家。
   酒兴正浓时,临邛县令走上前去,把琴放到相如面前,说:“我听说长卿特别喜欢弹琴,希望聆听一曲,以助欢乐。”相如辞谢一番,便弹奏了一两支曲子。
   这时,卓王孙有个女儿叫文君,刚守寡不久,很喜欢音乐,所以相如佯装与县令相互敬重,而用琴声暗自诱发她的爱慕之情。相如来临邛时,车马跟随其后,仪表堂堂,文静典雅,甚为大方。待到卓王孙家喝酒、弹奏琴曲时,卓文君从门缝里偷偷看他,心中高兴,特别喜欢他,又怕他不了解自己的心情。
    宴会完毕,相如托人以重金赏赐文君的侍者,以此向她转达倾慕之情。于是,卓文君乘夜逃出家门,私奔相如,相如便同文君急忙赶回成都。进家所见,空无一物,只有四面墙壁立在那里。卓王孙得知女儿私奔之事,大怒道:“女儿极不成材,我不忍心伤害她,但也不分给她一个钱。”有的人劝说卓王孙,但他始终不肯听。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文君感到不快乐,说:“长卿,只要你同我一起去临邛,向兄弟们借贷也完全可以维持生活,何至于让自己困苦到这个样子!”相如就同文君来到临邛,把自己的车马全部卖掉,买下一家酒店,做卖酒生意。并且让文君亲自主持垆前的酌酒应对顾客之事,而自己穿起犊鼻裤,与雇工们一起操作忙活,在闹市中洗涤酒器。卓王孙听到这件事后,感到很耻辱,因此闭门不出。有些兄弟和长辈交相劝说卓王孙,说:“你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家中所缺少的不是钱财。如今,文君已经成了司马长卿的妻子,长卿本来也已厌倦了离家奔波的生涯,虽然贫穷,但他确实是个人才,完全可以依靠。况且他又是县令的贵客,为什么偏偏这样轻视他呢!”卓王孙不得已,只好分给文君家奴一百人,钱一百万,以及她出嫁时的衣服被褥和各种财物。
   文君就同相如回到成都,买了田地房屋,成为富有的人家。
   唐蒙掠取并开通了夜郎,皇上任命相如为中郎将,令持节出使。凭借巴、蜀的官吏和财物去拢络西南夷。相如等到达蜀郡,蜀郡太守及其属官都到郊界上迎接相如,县令背负着弓箭在前面开路,蜀人都以此为荣。
  于是卓王孙、临邛诸位父老都凭借关系来到相如门下,献上牛和酒,与相如畅叙欢乐之情。
   卓王孙喟然感叹,自以为把女儿嫁给司马相如的时间太晚,便把一份丰厚的财物给了文君,使与儿子所分均等。司马相如就便平定了西南夷。
   可以看出司马迁对司马相如的爱情故事还是很有感兴趣的,花了很大的笔墨。
   不过,老倪透过司马迁的笔调,总感觉司马迁在暗示什么,怎么看都象司马相如与王吉设了局,把卓文君骗上手的。拆分一下他们的套路:
   第一步,一个下岗的公务员,到一个当县长的朋友那混饭吃,“临邛令缪为恭敬,日往朝相如”,王吉装的是不是有点过?不过管用,相如的身价在小县城一下子就上来了。
   第二步,王县长天天来,相如还不高兴搭理他。相如自己把身价又抬一下。
   第三步,鱼上勾了。临邛县二大富豪卓王孙与程郑商量:“令有贵客,为具召之。”并召令。
    第四步,酒席上,相如再托个架子不肯来,县长不敢开席,亲自恭迎。戏份足了。
   第五步,酒吃的高兴,王县长把琴放相如面前,请他弹琴。显然是预先准备好的。后面才是重点:是时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
   第六步,酒终,相如叫人重金买通文君丫环,请她转告爱慕之情。
   第七步,胜利大逃亡。文君夜亡奔相如,相如乃与驰归成都。
    为什么说是司马与王吉做局骗呢:此前相如文君并没见过面,相如才貌或许小寡妇文君见过听说过,动了春心。但是对文君,司马相如除了知道她有钱,新死了男人,爱好音乐外,其他并不详。而所有步骤都是针对性的套路。
   能娶到卓文君不是重点,重点是老卓家的钱还没到手。
   果然,二人又重返临邛县城,把自己的车马全部卖掉,买下一家酒店,做卖酒小生意。首富家的女儿在县城做小买卖,故意恶心卓王孙。
   第八步,卓王孙不得已,只好分给文君家奴一百人,钱一百万,以及她出嫁时的衣服被褥和各种财物。文君就同相如回到成都,买了田地房屋,成为富有的人家。
   司马迁与司马相如,同朝为官,有相同的文学爱好,又是本家,说这段故事可信度极高,应该是对司马相如充分了解后写下的。
   显然,司马迁对司马相如的文才极为推崇,用了这么长的篇幅写他,不忍心直接揭穿文友当年的骗局,所以用了晦涩的文字,暗示出来。
   虽然都是套路,但是结局皆大欢喜,才子佳人,有卓家资本运作,司马相如很快就发达了,乃至富豪卓王孙都后悔把女儿嫁晚了,还把一半家产分了女儿。
    只是不知道王县长忙了半天,分到什么。

二0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