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

(2009-06-24 13:53:35)
标签:

杂谈

分类: 艺术评论

 

(展览消息)   

追忆文化情感 倡导社会责任

“望火楼”主题艺术展在蓝上举行

    从6月18日开始,一次名为“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将在南京路100号创意100产业园的蓝上艺术空间举办。展出33位中外艺术家的50余件关于青岛望火楼的多门类主题艺术创作,同时还有青岛MF现代室内乐团的6位音乐家带来的主题音乐作品。这个由青岛艺术界自发发起、众多文史界人士共同参与的活动,旨在通过对青岛望火楼维修拆建事件的集体关注,以艺术人文的方式追忆文化情感、倡导社会责任,引发全社会对历史人文景观建筑的保护意识和科学性的深层思考。

    前一阶段,关于位于青岛观象山的百年德式建筑原消防望塔——望火楼的维修拆建事件,受到社会和媒体的高度关注,望火楼不仅是青岛的地标性建筑之一,一直以来也是青岛重要的艺术写生景观,寄托着众多艺术家的情感记忆,因此部分青岛艺术界人士自发发起了这次“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并得到部分文史专家的呼应和支持。展览得到了各界的热烈响应,参展作品包括油画、水彩、版画、摄影、书法、装置等形式,既有已故老画家的遗作,又有年轻学生的即时创作,更有青岛当代艺术家的观念性作品,另外还有几位国外艺术家主动提交自己的主题摄影作品。此前刚刚在上海获得全国音乐大奖的青岛MF现代室内乐团的6位音乐家也通过主题音乐形式参与到活动中,相关媒体更是给予本次活动大力关注。本次活动高度的自发性和参与度充分表明,科学的文保意识和公民的社会责任感已经成为全社会的重要共识,城市历史人文的保护、挖掘和整理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支撑和关心,并且需要具有严格科学的态度和措施。

    据悉,展览将持续到6月28日,组织者也有计划将展览迁至望火楼原址露天举办。

 

“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殒·望火楼的守望”的主题艺术联展——相关文字

 

 

  我的展览文字:

当艺术自由遇上“望火楼”

    这个展览没有主办方和承办方,因为它是艺术家们自发自觉的一次冲动和行动,就像2008年青岛的一批艺术家发起的“奥帆映像  艺术青岛——2008青岛奥运肖像墙大型公益创作活动”一样,但这次更加体现了主题创作的艺术形式,因此它更纯粹。

    展览并不是艺术家们的目的,与传统艺术的陶情冶性不同,与普通公民的履责建言不同,以艺术的方式体现出介入社会、介入生命、介入人文的当代姿态,这才是本次活动最可宝贵之处,因此它更纯洁。

    望火楼,在这次活动中成为一个象征、一个符号、一个契机、一个焊点,将当代艺术家的艺术自由和社会责任紧密地连接到一起。现实对象、当代观念、艺术形式、人文支点,在这个点上得以汇合表现,这在青岛的艺术记忆中几乎仅有,因此,展览规模虽小却弥足珍贵,它有理由在青岛美术史的某个角落留下自己的印记——这是时代和艺术进步的表征。

    现代社会的快速发展与历史人文的维护保存本来就不是一对矛盾,相反,二者的有效解决、和谐共生正是验证一个国家和地区发达程度和文明高低的标尺。但在现实社会中,难免会有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牵动着热爱这座城市发展的人们的神经,近一段时间,围绕着青岛望火楼维修拆建的媒体报道成为市民热议的焦点,更让艺术家们情不能抑。

    位于青岛观象山山顶的望火楼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建筑,在2006年青岛市规划局列出的《青岛历史优秀建筑名单》中仅列第101名。但这个始建于1905年的德式建筑,却曾经作为俯瞰青岛的消防望塔而具有特殊的功用,同样是青岛的地标性建筑。1930年前后,青岛开通拨号自动电话后,望火楼的功能逐渐被电话报警取代,到上世纪40年代初,完成了历史使命的望火楼便被封闭。

    望火楼在失去了实用价值后却意外地被赋予了另外的两重身份:一方面,对于青岛这个建置百余年的年轻城市来说,它成为并不深厚的城市人文历史的可贵的见证者与承载者之一;另一方面,它也成了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心中的圣地之一,特别是在早些时候,望火楼为青岛艺术的写生与创作提供了重要的题材和灵感来源,它那斑驳锈蚀的墙体也为无数新人们婚纱摄影所祈望的海枯石烂情感增强了厚重分量。从这个意义说,望火楼就像中山公园的“三棵树”,隐然化身为一个符号,寄托着这座城市的艺术情感。

    而近日,关于青岛望火楼维修拆建的消息深深地触动了青岛艺术家们心底那份情感神经,在他们拟人化的情感观照下,已然偏于一隅的望火楼显得如此无助和无辜,以至于强烈地引发他们的反思意识和艺术冲动。守望——此刻成为艺术家的集体艺术自觉,守望人文历史,守望艺术情感,守望城市文明,守望社会责任,艺术自由因望火楼而打通通向社会责任的升华之路。

    参展者既有成熟的当代艺术家,也有正在学习的青年学生,参展作品既有刚完成的多门类主题创作,也有翻检出的昔日望火楼写生,作品水平在这里不再成为展览看点,毋宁说,本次展览是青岛艺术家们自发自觉共同创作完成的一件集体行为作品。望火楼不仅连接和检验着青岛艺术家的艺术自由与社会责任,更成为通过艺术进行青岛人文传承的现实纽带。

    无论现实的望火楼命运如何,而艺术家心中的望火楼因此得以永生。

    最后,我们想真诚地重申,这个展览和活动不是针对某些部门和人群的,它首先是指向艺术家的内心情感和艺术责任,其次更是对全社会的倡议和呼吁,无论是在这座城市中长久生活还是匆匆经过,每个人都有义务为城市历史人文的保护、挖掘和延续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每个人都有理由推动城市文明的进步,并且享受这种进步。

    历史的保护和文明的进步,仅靠热情和美好的愿望远远不够,它更依赖才智与共识,需要历史责任感与科学精神的有机结合,当然也包括艺术所应扮演的角色。

    就像这次展览。

                                                                              张逸之

                                                                            2009年6月12日

其他内容:

 

殒·望火楼的守望

——青岛主题艺术联展

 

时间:2009年6月18日—28日

开幕时间:2009年6月18日下午14:30

地点:蓝上艺术空间(南京路100号创意100产业园)

策展:尤良诚  沈誉千

学术支持:李洁 李明 张逸之

 

参展艺术家:

韩湘浦(已故)

陈兆伟

王芳清 

孟国华

窦世强

 姜迅

杨克滨

李世先 

吕学锋

贾真耀

邢维东 

江志俊 

刘大千 

邱顺熙

时美新 

万里雅

王伟业 

李增舜

尤良诚 

  孟波

张逸之

  金瑭(新西兰)

  祝磊 

李海强 

  李兰

沈誉千

赵雷波   

  王宇    

  吕楠   

  莫非(美国) 

牛玉龙

  王超   

唐冠华

 

 

青岛MF现代室内乐团

郭亮(笙)

宁燕(中阮)

宋胤(小号)

王海青(手风琴)

许珊(钢琴)

崔素妍(大提琴)

作品:《火之舞》

作曲:

阿里宾·列普尼科夫(俄)

 

乐器支持:中古琴行

设计:管佩霖

 

守望记忆

李洁

    望火楼,一个幸存在观象山之麓的废楼,一个早已失却了社会功能的建筑。但是,她的绝版的身姿和优雅的气质,却洞穿了岁月的云烟,至今散发着无以替代的人文的光辉。她是一个超然于流俗的典雅的符号。因之,我们一直将她视作美丽家园的地标性建筑之一。

    于是,尽管她已迟暮,但我们仍认为她很美,仍兴致盎然地描摹她,一代一代,从不厌倦。其实我们并未进入过楼内,甚至到跟前仰望她的机会也不多,更多的时候只是在远处打量她,欣赏她。也因此,她愈发显得深奥。但即使看不到她的时候,我们心里,也一直挺立着她的倩影。我们宁愿相信,在她体内的某个位置,储存着许多青岛人对本土历史和文化的追寻情结。

    所以,当有人以为她老得碍事了,中伤她了,我们才激动不已……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本来的容貌,已经被众多岛城画家保留在了各自的画板上;而青岛画界,向不乏有社会责任感之士。在这里展示的,当不仅仅是多位画师们的技艺的展示,也不光是有良知的丹青同人们对望火楼的一次深情回眸,更是他们对保护家园文化的一次浓笔重彩的集体诉求。

    我们会继续固执地守望着……

                                                                                  2009年6月

图像纪念碑

李明

 

    其实无须特别声明,这个《殒●望火楼》展览并不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展,甚至,它也不仅仅是个主题性的艺术文献展。看起来,它更像一个事件,一个和态度有关的事件。这个用艺术方式悼念抑或是守望的干预事件,让发生在2009年5月的望火楼现实拆除事件,具有了图像学文本的追溯意义。

    一般说来,一个城市会有些和几代人的集体记忆有关的标志性公共建筑符号,习惯上它们被称为地标。望火楼就是这样一个地标,并且是一个平民化特征明显的地标,它的真实存在,让包括艺术信徒在内的成千上万的城市居者,长时间感受一种纯粹和独特的文化气息。如果说青岛存在着一种连续的城市平民性格和文化精神,那么,望火楼无疑可以成为代表。

    望火楼的消亡,被解释成城市化扩展中的一个意外。但其中涵括的甚至无须论辩的颠覆性城市发展逻辑,早已深刻地揭示了我们自身脆弱的文化生存现实。在这个意义上,望火楼的消亡宿命,实属必然。所以,无论望火楼最终是被复制重建还是就此颓废在观象山的坡顶,作为城市文化和平民精神存在的望火楼,其实已没有意义。

    像厦门散步事件一样,《殒●望火楼》展览是个没有策划者的行动,它是一种自发的集体寄托,是一次对个人记忆的拯救和整理,是一个真切的文化表达。如同珍爱生命和眼睛,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力量可以阻断城市居者对自己记忆的连接,并且,当这个连接可以通达心灵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不饱含泪水。这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尊严。

    感谢有这么多的青岛艺术家保存了在过去许多年中记录的望火楼,它们可以组成一个图像纪念碑,祭奠逝者,纪念自身,同时坚韧地证明着我们城市的过往。在这中间,我们能够感受温暖,坚守信念,保持希望。

                                                                           2009年6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