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疯子出品] 搅拌着汗水与血泪的呐喊

(2011-03-05 16:01:11)
标签:

疯子出品

搅拌着

汗水与血泪的

呐喊

亚洲相遇

梦难承5

回家

大桥宏

文化

分类: 原色草台

不郑重的申明:本文仅为转载,流星若尘的意见,若有,会出现在下方留言处。

疯子XX     2011-3-4

 

去年的十月,东京晴朗的天空带着一丝寒意。虽紧靠高田马场,但一边的小巷却安静得像世外桃源,可哪里却都被收拾得那么整洁、干净,乌鸦时不时地从低空飞过,偶尔投来两声沙哑的鸣叫,Proto-Theatre就在这不显眼的小巷转角。门口的标牌因时光的雕琢慢慢剥落,相比国内剧场狭小得多的如口,内部的表演空间给人的第一印象也是层高低矮、压抑,好像伸手便能摸到屋顶,观众最多只能容纳40来人,技术区与后台也不过六、七平米。可在这样逼仄如洞穴般的小剧场里却一应俱全,任何物件都被收纳归置起来,剧场的负责人大桥宏先生(Hiroshi Ohashi)便是在这里一钉25年。此处,便是本次“亚洲相遇”(Asia meets Asia)项目的主办方所在地与演出场所。


在东京的15天,相对于日本小剧场人严谨、细致,有种生命感浸透其中的工作态度,我们这些大陆过去的同仁再怎么认真,相对于他们,都只算是一种敷衍。更为难得的是,他们始终保持着由心而发的谦卑,如此低调的姿态和豁出命似的投入,甚至那些老前辈们都是如此(此次演出最年长的有67岁的老演员),不由地即敬佩又自卑。大戏剧戏剧环境的破败,不正是因为戏剧人的自甘堕落?


“亚洲相遇”项目是由大桥宏在1997年发起的,为推动当代亚洲环境里的戏剧交流而建立的。前几年的运作模式接近戏剧节,邀请亚洲不同地区的剧团来日演出,共有13个地区的亚洲当代戏剧团体和个人参与其中,包括东南亚和亚洲西南和中部地区,如伊朗、伊拉克、印度和吉尔吉斯斯坦等。但渐渐的,大桥宏意识到这种交流的有限性。每个团队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演出,观看他人作品便是其次;而不同团队交流欲望的差异,也导致交流并非如最初设想的那般充分。在暂停的几年内,大桥宏一直在思索更具挑战性的合作方式,2008年与台湾身体气象馆的王墨林、香港撞剧团的汤时康、上海草台班的赵川共同创作的《鲁迅二零零八》(Lu Xun 2008),激发了他对于“亚洲相遇”项目合作可能的想象。《鲁迅二零零八》以鲁迅的《狂人故事》为蓝本,四位导演通过文字与借用演员身体的方式不断讨论与挖掘,鲁迅笔下非人的意象世界被唤醒。于是在2008年,“亚洲相遇”项目重新启动。2009年,除上述四地的成员外,还有现在美国学习、生活的阿富汗导演萨利米(Mahmood Salimi)与来自印度的格格依(Robijita Gogoi)的加入,共同创作《梦难承4:失家园》(Unbearable Dreams 4: Lost Home)。其中阿富汗的萨利米和印度的格格依分别因签证问题与身体状况不能前来,但他们通过邮件方式进入到讨论与创作之中,并在演出时,借用网络视频与电话(格格依所在的印度阿萨姆邦,网络时常会发生故障)进入到表演中,共同撑起一个以剧场中的身体为媒介的纷杂、动荡、边缘的亚洲论述。


去年(2010年),我有幸作为草台班的一员加入到“亚洲相遇”项目的计划中,参与创作与演出《梦难承5:回家》(Unbearable Dreams 5: Return),除此以外,戏剧节还邀请一个来自叙利亚的剧团Al-Khareef Theatre,他们带来的作品是《独房》(The Solitary)。后经朋友提醒,此作品曾在2009年的第四届加拿大蒙洛里爱国际戏剧节上夺魁。他们的演出在我们《梦难承5:回家》之前,于是有机会得以一睹他们的风采。《独房》虚构了一个封闭的牢房,一个看守与一个囚徒间不得不面对面的故事,他们互相倾诉、互相折磨,外面的世界不断传来各种信息干扰、威胁着他们。作品有着哈罗德.品特早期的房间威胁喜剧和保罗.萨特“他人便是地域”的境遇剧风格,作品中观众不时被角色们自身的惶恐不安、相互赤裸裸的施暴及无法沟通所震惊,同时时不时闪现的种种游戏,又有着儿童般的单纯。在错综复杂的种种关系中,未来的迷失与恐惧,现实存在的荒诞与绝望,在演员们真切和满是能量的表演中抛向观众。作品虽以阿拉伯语为对白,无字幕演出字幕,但丝毫不影响观众对作品的感受与理解。戏剧真是无疆界的语言。


在此次的《梦难承5:回家》中,加入了另外一位阿富汗人齐亚(Ahmad Zia Murad),他直接从喀布尔飞来,有着20多年印度古典舞、舞踏与现代舞经验的印度舞者阿齐纳(Archana kumar)与来自伊拉克的剧场女导演伊什塔(Ishtar AL-Mafraji)也受邀请来。在出发前,我们通过邮件沟通,分享各自对“回家”的理解与想象。在剧场中,彼此共同讨论、发散和深化各分支,互相发展彼此的段落,并最终由大桥宏组合成作品的结构,在短短5天内,成型作品。困难的是,导演几乎不给予演员明确的表演要求,而在演员自由发挥的同时,对其表演上的诸多细节却要求颇严,如能量、交流、心境、自然的流露、整体现场的画面等,并不断鼓励演员们尝试各种可能,“努力去犯错”,因为犯错才会有新的创造和建树。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修改是不可避免的,直到最后一场演出前,仍在持续的调整中。而演出,亦不像通常演出那般固定,在确定的结构下,每个段落的时长、段落间衔接的方式与节点、段落中出现的角色、以及具体的表演细节等等,演员们都有相当大的自由视表演现场来决定。这一方面给予了演员巨大的创作空间,另一方面,也对演员提出了难题。在演出中,演员必须高度专注于现场的整体“画面”,不断做出是否“加入”或“等待”,该如何“加入表演”等等的选择,也由于演出的开放度,每一场演出的味道都很不相同,需要导演与参与者足够的开放度与决心。这是我所参与过的神经最紧张的排练与演出,往往一场下来,除身体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外,精神上的消耗更为巨大。


而各地人士的集合也并非是一种异国情调的消费观,也不是以通过“越界”的方式来寻找一个美学奇观,更不是要用苦难来激发观众的同情心。而是要连结彼此,从各自的经验与体验出发,找到亚洲问题的根结与出口,找到属于我们自身的边缘话语。


在演出期间,大桥宏还组织了两次论坛(Cross Talk),让来自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的戏剧人介绍他们当地的戏剧环境与创作。通过论坛上的分享与创作上的合作,亚洲之间暗藏的种种联系慢慢被揭开,我们渐渐认识到另一个不同于官方口中的亚洲在被拼接,同时,亚洲又是相对与西方发达的欧洲而存在的地方。赵川在《流浪者的独白》中写道“谁管我的流浪之地叫亚洲?”,“原先,本来,亚洲不是我和他的名字。”,“在一场场的灾难、一段段的流浪、一遍遍的检查、一次次的发展之后,或许仍不太习惯,但终是要由我们自己的舌头与唾液搅拌,从嘴里吐出这古老的新家园的版图。”我们生活在亚洲,他国的困境绝不是与我们割裂的关系,甚至,我们共同遭遇在后殖民、全球现代化和如何从传统中树立自身、构建文化现代性的困境之中。同时,在彼此紧密的关系之中,亚洲所特有的文化、地域、传统、历史脉络的多样性又具有不同于他者的独特性。亚洲是如此之大,可“终能让我们找到自己的立锥之地吗?”阿富汗人齐亚随着塔利班的统治,在巴基斯坦做了八年的难民;印度人阿齐纳在克什米尔地区亲眼所见的家园破碎、民不聊生;伊拉克人伊什塔无法原谅布什口中所谓的“解放”,谈起十年间家庭成员的生离死别不由得悲从心来;台湾人讲起关于难民的故事;香港人看到信访者与信访村在北京落寞无助的身影...讨论也好,创作也罢,只是在此愿望上的一点点努力,但这努力却是要通过把自己的血肉一点点的切开,为了看清那静脉的跳动频率,摸到那血液的流动;要那一干并非是俊男靓女们拖着疲惫和满是伤口的身体在泛青的水泥地上拍打、冲撞,妄图用身体里那一点点的能量搅拌起这总被西方代言、总难逃检查、、总逼迫“发展”和“解放”、总在夹缝中艰难呼吸的亚洲的呐喊,它们与真实肉身那绽裂的伤口、瘀青、汗水与血泪相伴,想要倾尽全力吐出仅有的存在与期盼。


今年的年初,我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官方网站上看到“欧美当代戏剧典藏演出季”的宣传,且不论入选演出季的作品究竟有多“当代”,多“典藏”,且不论把这8部从4月演到10月的作品打包组合成一个套装,再冠以欧美各大奖项的获奖作品的名头,便成了有着艺术外壳的奢侈品,却翻来覆去寻不见我们自己真实的身体。那宣传标榜着异国情调的字里行间,光鲜、优雅、绅士淑女的作派,满是资本运作逻辑下的消费主义诱惑。其中更有不自觉屈膝于西方后殖民意识的价值观——而什么是我们?哪里是我们?我们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以什么证明我们是我们?艺术,原本不是本该要为我们找寻这些问题的答案吗?


在东京,来自亚洲各个地区的同仁们时常会对对方很好奇。要知道,我们对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的了解要远少于对欧洲、对美国的了解,但我们难道不是离得更近吗?我们不是曾经那么熟悉对方的面孔吗?是什么淡化了我们的血脉?是什么砍断了当年的丝绸之路?又是什么冲垮了亚洲人驰骋草原、七下西洋的自傲?今世今日,当西方人把“亚洲”、“远东”、“近东”变为全球性语言的当下,我们又该如何构建具有现代性的自身认同,来告诉世界——我是谁?


相遇,正是为了更清晰的看明白撒遍亚洲的苦难,更看明白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