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北京晚报》体育记者陈赢
荐

一个打酱油者的首个“北马”

转载 2016-09-17 22:50:32

"我爷爷的小时候,经常在前门楼下玩耍"——作为一个小北京,比北马大几岁的小北京,直到北马的第36岁,才关注和参与这项赛事。说来有些惭愧——为什么,突然间,我想成为,大众眼中的那群LV中的一员。

北马 中国一字马

8月9日抽签,我的微信就开始闹腾起来,各路朋友微信:“我特铁的一哥们,发小,没中签,一定帮我找个北马的参赛名额”。

找我走北马后门的——都是未中签者。

我勒个去,千辛万苦,找遍门路后,方知——北京体育圈内,这两天都在忙一件事:“哥们,没中签........找个参赛名额”

事后证明,“特铁的哥们”都是鸡贼人。明明有500个公益名额,1000元善款的事,让我等所谓“体育圈内人士”,微信上跑了个马拉松.......

北马魅力——可见一斑。

北马 我的二字马

说真的,相比我所属的跑团(首都媒体跑团)中的大咖和小咖,一个39岁,正逢其时,可以踢11人大场90分钟的男青年,我确实有些“二”。团内的大哥、大姐们,长我十岁者,半马甩我两条街,全马甩我一个二环的距离。

一直琢磨着,能踢90分钟,跑10k,总能跑下全马吧?

带着这样的疑虑,与首都媒体足球队的跑友,一起踏上了首马之路.......

半年的拼搏之后,跑友兼队友的哥们踏上了今日的北马赛道,我却只能在赛道外的栏杆外,以围观群众的身份,为跑团的跑霸、跑渣们,场外助威了。

不是我抽签未中,而是经过半年的“拼搏”,体重长了5公斤,跑个10K,都开始喘了。

我总结为:工伤——但也心知肚明:人与人最近的差距是,你在我眼前,而我却只能在赛道的护栏外,为你拍照。

我的首次北马观赛经历是一次“二字马”,犯二有二。

第一,赛前,好友担心30公里,马拉松“撞墙”,遇到体能极限,让我在30公里准备好功能饮料、云南白药喷剂。历届大赛表明,北马供水不足,跑渣们往往慢了,没水喝,但今年北马不但提供的饮水足够了,连洗澡的水都富裕了。

北马是一年一个台阶。

突然间醒悟,从早晨7点半封道,警车开路,全程绿灯,让你撒欢。沿途有吃有喝有直播——首长出行也就这样了,但没有直播。

怪不得,有跑友途径观众区后,举手高呼:“同志们,辛苦了!”是的,跑Hight了!

第二,5个小时的兔子后(跑到终点的时间为5小时),是小怪兽们的派对了。

6个小的兔子后,是摩擦,摩擦,减肥的步伐。

看着赛道上狂欢的胖子们,如非洲大草原上的过江之角马。我心中,一万匹草泥马跑过。要知道是这情况,我也报名参赛了。

北马,一个打酱油者的体会是:

马拉松是,跑霸们的祭坛,跑渣们的狂欢!

人之毒药,我之蜜糖——我要跑马。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鍖楁櫄灏忚耽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48,69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