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陆陈蔚
陆陈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967
  • 关注人气:1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存稿

(2019-02-14 14:08:10)
标签:

襄阳

花浦村

分类:

《确实是相思使人瘦》

老陈家的母鸡习惯了关在笼里
笼门打开了它也不出来
它生的蛋也在笼里
下一代会更习惯于驯服
都怪老周家的公鸡
公鸡天天来追求母鸡
鸡的情缘也是个麻烦事
公鸡间会如仇寇
交配时如要把母鸡按死
我们人类会处公鸡以劁刑
阉鸡会更快为我们长肉
现在公鸡还矫健着
公鸡和母鸡都未发胖
确实是相思使人瘦
它们都活不到笑自己的时候
物业的人在用长杆打落银杏叶
我已经学会不说
老李你别想一次性扫除美景
老李你惊扰了爱情

《堵塞》

寄宿制学校告诉我又到周五
接孩子的车堵住了后陈营路

减速带、斑马线和交警
不止家长关心着孩子们

我总是把别人把外界想得太坏
后陈营路殷勤报时把我治愈

想不起来无始劫以来所有人都做过父母
今天心软把孩子们全当成我的孩子

心软起来就不可收拾:
如果实在通行不了
我愿意把这就当作世界尽头

《早》

早起见飞雪
这是今年第二场雪
雪到底不同雨
雨谁去记它下了几次
是因为雪美吗
冬日晴霁更加美好
晴天也谁去记它晴了几日
是因为雪美而少
下雪如换了人间
千万里而来
百年一瞬
可好像也没等那么久
只在小时候等过雪
后来就年年忘雪
今起见雪
“下雪了!”
已是普通话表达
从北面窗口
看到我们小区景象
总是尘世
颇多相识
仍是与雪最熟悉
没问雪天堂消息
只到南面窗口再看看
重新在心里说一遍
“下雪了!”

《祈祷》

看一眼就知道明天还晴
看一眼就又想到
有些星其实已经不在那里
经过亿万光年
它们把毛绒绒的星光送至我眼
为此感到忧伤
那是年少时
后来为此忧伤感到羞耻
如今又为此羞耻感犹豫起来
如今仰望星空我愿意只剩祈祷

《茫茫》

茫茫雾霾中
传过来孩子们的欢声
汉江对岸的岘山看不到了
亲人们纷纷遗失于茫茫生死
路灯仿古仿得不是太远
是民国样式
民国也已茫茫
忽然有茫茫的悲伤
感恩
让我历百千劫
来到此世
看到路灯模拟着永志不忘

《练习》

从不曾担心月亮消殒
从不为月亮残缺遗憾
一抬头就同此圆满
月亮只高在楼头
月亮也是人间事物
人间之相见没有美过与月亮者
棕榈树没有跟着我转弯
棕榈树也被照着了
太晚了人生半百
练习离别即相忘

《转基因》

夜将把雾霾掩去
并将为我们点亮灯
所以爱夜吧
忘记白天的恶浊空气
是否要申请一直是夜
夜里也可以劳动
夜里更可以生育
还是要谢谢霓虹
给恐惧以装饰
多练习屏气
终有一天不必呼吸
转基因些夜生的庄稼
难得一见的日月星辰
当封存后世

《人间》

醒来还在人间
其实这就是奇迹
可惜从未对活着感到稀奇
对世界渐多歉意
更多的是厌倦
浪抛光阴
终于觉察到了时光飞逝
照进屋来的光线温暖身心
请用力爱它们

《满天星》

不想看了
闭上眼睛
不敢说了
关紧嘴巴
轻易不给鼻孔装门
人命只在呼吸间
耳朵能否天生带锁
不听他们吹牛
只有这偶尔的满天星
又看它们这么近
我可以不在乎
相距其实超过生死

《偏见》

银杏树顶着满树黄叶
将落未落
我需要这种紧张与专注
对治总也不快乐
旁边学校传来孩子们的欢声
小狗飞奔如雪球
要克服认为越无知越幸福的偏见
为他们加油

《萧萧》

满地落叶金黄
时光停在这一刻
一切结束了
一切初生
那么易碎
那么心疼

萧萧
萧萧
满心是这个词了
如青春期念着女孩子的名字

一代代的人们
凋谢在每一秒
还有那么多需要爱护的人们

《忽略》

都是草地上的树
棕榈特别
有点不太像树
樱花树落叶也是彩色
樟树常青反而最被忽略
这株半边被剥皮
突出
还活着

还是常青
还是樟树

樟树更加忽略一切
樟树需要全力活着

《远方》

又在落果
又一年
这次落如雨
小小的樟树果
人不吃
鸟会吃
鸟还会把果核带至远方
有可能多出很多株樟树
人在这里有用
帮四面八方的远方
想出来了樟树

《远方》

又在落果
又一年
这次落如雨
小小的樟树果
人不吃
鸟会吃
鸟还会把果核带至远方
有可能多出很多株樟树
人在这里有用
帮四面八方的远方都想出来了樟树

《漏洞》

水泥于我恩德甚大
帮我造起住房
供我平坦大道
今天出去转了一圈
钢筋混凝土丛林
处处都是奋力活着
漏洞百出的人生
见到水泥堵住了
悬铃木树干上的大洞
这样雨水不能直灌了
让我放心

《又见》

下天桥处
又见银杏树
都在深秋了
我不能独在夏天
从察觉到时光飞逝开始老
这一世就已有大量遗物
捡起一叶
再秋深绚烂至极
我今又提前飞雪

《故意》

一直到深秋
银杏树叶也没怎么金黄
是我记错了
我以为去年以及年年
银杏树叶是秋天落的
再想想确实是冬天
那一年大雪纷飞
渐埋住鸭掌形的金色叶子
那夜的路灯光照亮下
天地雪狗人又到眼前清晰
只有我自己的面容模糊
我不知道是自己还是谁在故意

《起风了》

起风了
时光变得飞速
天下都在萧萧了
玉兰树叶完整着
在地上发黄
只有叶子从未曾浪费光阴
我对此肃然起敬
不要对我挽留
我一不小心
大白花朵就开落不停

《一样》

秋至深处
浅出一个冬天
忽然想及燕子
燕子去了南方
等燕子再来
又是一年
岁岁年年一样的燕子
似没有生死
没有过风风雨雨
有不少人生冷暖经验了
对燕子的关心崭新时
我刚出世

《老了》

国人的平均寿命已至75
怀疑这个统计数据是真的吗
现在都火化了
让全国的殡仪馆报上来很好统计
给活着的人以激励了还是压力
要好好活啊
活过平均寿命就赚了
都活到老就好了
有钱没钱也不在乎了
更不论美丽还是丑陋
那时候眼前事转瞬即忘
陈年往事愈加忆得清晰
早逝的人获得公平
不会有人还记着你的青春容颜
你记得他们永远的青春容颜

《宇宙》

后陈营路上开过汽车时
有方形的光块反射到我的天花板上
转瞬即逝
我还是睡不着
人生苦短而我又要拚命睡去一段
于宇宙深处渺小如尘而想告诉谁
我的天花板上正驰过方形光块

《深秋》

我在七楼削老南瓜的皮
听见三楼琦琦的哭闹
四岁的琦琦在要求什么
总之没有那么痛苦
有呵护她的声音即刻传来
不需要听清楚就知道意思
我活得还有不少兴致
我们家的小狗竟把南瓜皮吃光
七楼已在银杏树之上
银杏树依然顶着满树绿叶
已想顺从深秋晚风
所关心者又缩小到自身
我已无有依靠
我就是别人的依靠
老南瓜红彻底了
让它就是这个老南瓜
让这些瓜籽不会有更多南瓜

《这馒头啊包子》

这馒头不知道热了没有啊,哦包子
这酸菜包子也不如以前好吃了
老台门包子店天天有生意
但是利润不会太高
只好减少酸菜和猪油
小夫妻天天在忙碌
面色凝重
这首的第一句只有我自己懂
我们老家包子叫为馒头
这古汉语在不作为普通话的方言里保留
那现在叫的馒头古时候叫什么
炊饼
武大郎在古时卖炊饼倒没亏损
他死得很惨
所以活着就好
这包子已经内外都热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
后一篇:1912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
    后一篇 >1912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