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余昌民
余昌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8,262
  • 关注人气:41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师本色是春风

(2006-03-15 22:10:44)
分类: 人是天地间多彩的云

大师本色是春风

 

鲍蕙荞老师赶来看画展,可见艺术的灵性是相通的。(1994)

 

人是天地间多彩的云

大师本色是春风

  

  若不是蛰居蛇口的作曲家李跃飞,我就不会认识钢琴大师鲍蕙荞了。
  一九九一年六月的一天,老李告诉我鲍蕙荞来蛇口了,很希望我能会见他十分尊敬的这位音乐家前辈,也就是代表蛇口工业区的意思,他知道我与音乐的渊源,他太不愿意经济发达的蛇口显露出文化艺术方面的幼稚了。
  像很多人一样,我最早是以庄则栋的陪衬知道鲍蕙荞的名字的,在我成长的年代,号称乐器之王的钢琴只属于类似贵族的极少数幸运儿,酷爱音乐如我,也从来没奢望过接触钢琴的福分,了解钢琴家的造诣也就无从说起了。生活逐渐教会了我理解艺术与人生,我很景仰鲍蕙荞老师的成就,迄今也从未向她提起过家庭的往事,我懂得光是好人加好人不等于万事大吉,撇开诸多的历史因素不谈,艺术家遇上球星——这终归是个难题。
  我和李跃飞、谭子青夫妇请鲍老师在一家很普通的餐馆吃饭,她完全没有世界著名演奏家的做派,平常得和我们没什么两样,从而大大减轻了我回想那餐便饭时的不安。我们轻松地交谈,我那天才体会到什么是春风拂面的感觉。我说到数字钢琴已经上市,可以戴着耳机悄然弹奏,岂料鲍老师大不以为然,坚持手与键的亲近、弦与力的搏击才是最完美的;我笑着说这些数字钢琴都能做到,又比如交响乐的音色配置,本来就是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怎么会到现在反而停止了呢?新的乐器、新的音色、新的演奏方法与时俱进才对。我的理性思维怎么也说服不了这位钢琴女王,看着她礼貌又固执的样子,我们很开心。
  当年蛇口工业区到湖北宜昌考察投资项目,我看上了一家与欧洲马尔姆逊品牌合作的钢琴工厂,关键是怎么才能知道这个产品确实有市场前途?在落下这步险棋之前,我想起了鲍蕙荞老师,她正好在南方,很快来到蛇口,我看着她在一架古典厚实的马尔姆逊样琴上反复试奏,表情凝重认真。最后她告诉我:“做钢琴不是做家具,没有多年的经验和千百次的调教是不行的。”鲍老师这番话使我避免了走上一条泥泞之路。
  从那以后,我只要到北京就会与鲍老师联系,她请我吃过饭,我也作客过她在太阳宫的家,她总是那么热情而自然,那一次我还不得不捧回一罐上好的台湾冻顶乌龙茶。一九九四年元旦她听说我专程参加韩美林画展的开幕礼,兴致盎然地赶到美术馆,去接受另一门类艺术的沾溉。而我对她能做的,仅仅是出了一个“无疆界大学”模式的钢琴教育体系的主意,以加盟和教师资格控制的方式有效地扩大品牌覆盖的范围。“秀才人情半张纸”也罢,创新策划也罢,只是开了一个话题,我并不清楚行业的现实情况又是怎样,话题搁下以后,我也再无机会问起了。

 

大师本色是春风

大师的风采(1995,蛇口风华大剧院)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在蛇口风华大剧院举办了“鲍蕙荞独奏音乐会”,整个下午鲍老师都在空旷的舞台上练习,我实在不明白,面对钢琴儿童、石油公司的外国人和如我一样极其普通的大众,大师何以投入到这样的程度!我默默地看着,不知不觉鼻子竟有些发酸。依照惯例,鲍老师在演出之前只吃几块饼干,正餐要等到谢了幕、退出了演出状态以后再说。更出乎意料的是,鲍老师不是如大家想象的挑选国际比赛通常的名曲,或者克莱德曼式的耳熟能详的媚俗小曲,她演奏的曲目清一色是中国作品,从古曲《夕阳箫鼓》到舞剧《鱼美人》,从《川西高原素描》到民歌组曲,以及台湾的《雨港素描》。我不能保证观众对乐曲能有多大程度的理解,但是作为中国自己的的钢琴大师,执著地演奏中国乐曲,那种深情、那种自信、那种顽强着实震撼了我的心。
  因公开课和考级的关系,鲍老师时常有来深圳的机会。她不仅忙于钢琴教育,还在北京开办了“鲍蕙荞钢琴城”,可以想见,作为高雅艺术家和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以怎样的聪明和拼搏在商品社会中争取自己的位置。我只能在一年之末通过贺年卡遥遥寄上我对她的祝福,譬如:

 

  愿每次蛇口之旅

  能略微点缀

  大师的

  人生             (1993)

 

  我找到一种超然的感觉

  也体会到您早年

  挑战环境的勇敢        (1998)

 

  大师风范

  好人心肠           (1999)

 

有一年中秋还寄去了南国月饼,想到她品尝这幽远的友情,我便满心欢喜。
  只要鲍老师在深圳演出,她一定会给我留票。有一回听完几位女钢琴家同台演奏,我故作内行信口恭维说,其他几位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不如鲍老师,鲍老师立刻肃然说:“不会的,她们都很不错。”
  转眼又过了几年,二○○二年春天我突然收到鲍老师寄来的书:《鲍蕙荞倾听同行——中外钢琴家访谈录》,说请我指正。我的第一反应是:名人写书,一般意味着某种放弃;专家写同行,莫不等同于甘居下风?翻开来读,我才体会到她的虚怀若谷的大气和顶礼艺术的虔诚,我在回信中写道,我“居然读出各种各样的味道来,不禁歆羡钢琴族们读了此书能透过闪错的黑白琴键获得那么丰富的心灵滋养”。
  我建议如果继续写下去的话,提问的句式“别太靠近现买现卖的记者,而是作为比肩的艺术同行娓娓对谈,使通篇有如行云流水,巧妙推挽却不露痕迹”。还有最好对照片的说明再下一些功夫。
  我还抄录了一段扬之水的漂亮文字给她:

 

  琴之极清、极净,是不可入于歌舞场中的,它只同鸟语风声相合,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抚琴者须澄心涤虑,方可奏出远香清冥之韵;听琴者亦须澡雪精神,方可会得和平广大之音……琴绝非以新声娱俗耳,而是以远古之音予雅人以得道的喜悦……

 

  没过几天,鲍老师从北京打来电话,畅谈这本书的写作,充溢着“得道的喜悦”。她深为扬之水的那段对琴的精神的绝妙表述所动,再三问清楚了,立刻就要去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