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羽人鸣啸
羽人鸣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3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刀客

(2012-01-02 16:27:04)
标签:

小说

缪明霄

杂谈

分类: 言者无心——小说

司马唐龙杀出重围时,回头望了一眼。他便看见长风堡的火光冲天而起,三丈三尺高的城墙上那惊艳的一刀,令火光都为之失色。刀光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斩落,即使他那号称“金汤刀客”的叔父也不能挡住。司马长风一分为二,从堡上摔下来。

那一定是龙飞!

长风堡完了。司马唐龙没来得及悲痛,便直奔流沙镇而去。飞龙帮的人马突破长风堡的时候,司马长风就卷了一包细软塞给他,说:“去流沙客栈,找唐龙。”

流沙客栈?唐龙?唐龙在流沙客栈?这个龙飞之前的天下第一刀客,到现在还流传着他的许多传说的人物,这个销声匿迹了十年的人物,在流沙客栈?江湖盛传如果没有唐龙的隐退,就不会有龙飞的崛起,更不会有飞龙帮的壮大。他想他明白叔父的意思:这个天下还有人杀得了龙飞的话,就是唐龙了。

流沙客栈就在流沙镇。司马唐龙行镖时经常路过那个地方,也经常住流沙客栈。他知道流沙客栈并不是镇上最好的客栈,也不是最大的,但流沙客栈的历史比流沙镇还要久远。长风堡的人只要路过流沙镇,就会住流沙客栈,这是司马长风定下来的规矩。有个姓吴的老刀客在那抱台柱。据说这个姓吴的年轻时也是一把好手,背后那口雪花片也曾舔舐过好些个有名的刀客匪徒的黑血。如今年纪大了,刀法慢了,身法不灵活了,步法也松散了,就留在客栈看场子,靠一张嘴皮子混饭吃。

流沙客栈最有名的,还是那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每次只要看一眼,司马唐龙都会一阵心跳。但没人去招惹她。司马唐龙也受到过叔父的告诫:这女人碰不得。以前,有胆敢戏弄这女人的,不是断手就是断脚。表面上那个姓吴的刀客在抱台柱,他自然不足为惧,暗地里只怕还有厉害角色在看着呢。

司马唐龙到达流沙客栈的时候,已是深夜。没有月,没有星,黑暗笼罩了流沙镇。只有流沙客栈的灯火还在透露些许温暖,也许,很快,它也要熄灭了。

是的,流沙客栈正准备打烊,客人都已经走完。那个姓吴的刀客正在柜台前和老板娘聊着什么,昏黄的灯光晃动他们的笑脸,很温馨的场面。司马唐龙有一种错觉:他的到来,将打破这种温馨的场景。

他还是走过去了:“我找唐龙。”

两人怔住了:“谁?”

“唐龙。”

“唐龙?”老吴头两边回顾一下,随即失声笑道:“那个已经失踪十年的唐龙,你找他?”

“是。我找唐龙。”

“抱歉,不知道。”老吴头确认自己没听错后,毫不客气地回答他。

“这里没有唐龙,你请回吧。”老板娘也说。

“我是长风堡的人,司马长风是我叔父,他命我来找唐龙的。”司马唐龙毫不气馁,他相信叔父叫他来,绝不会为了戏耍他。

“长风堡?怎么了?”老吴头和老板娘相视一眼,收起戏谑的笑容问道。

“今天下午,飞龙帮攻破长风堡,我叔父也死于龙飞的刀下。”

老吴头变得郑重起来:“是司马长风叫你来的?”

“是。”

“那你留下来吧,这儿正缺个跑堂。”

跑堂?司马唐龙一向是长风堡的娇子,司马长风指定的继承人,到哪都会受到追捧,几时受过这样的气。只不过这回情况不同,所以刚才一直在忍。现在终于发怒了。

“我叔父叫我来,是找唐龙替他报仇的。”

老吴头苦笑道:“你错了。你叔父叫你来,是让你从此呆在这儿,不要去报仇。龙飞太强大了,连唐龙都不是他对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遍这个肌肉都快把衣裳撑破的年轻人,又说:“你很有前途。也许过个十年八年,甚至只需要五六年,你就可以和龙飞斗斗。但现在,你差得远。”

“唐龙不是龙飞的对手?”司马唐龙跳起来,“怎么会呢,没有他的隐退,哪有龙飞的今天?”

“他是隐退的么?”老吴头冷笑道,“是龙飞击败了他,他才隐退的。那一次飞龙帮夜袭唐龙的人马,连唐龙也差点被龙飞杀了。要不是你叔父救了他,只怕他早死了。”

“什么,龙飞击败了唐龙?”司马唐龙一时难以置信,“我叔父救了他?那么说,他真的还活着?他在哪里,快告诉我!”

老吴头横了他一眼,说:“就在这里,就是我。一个常遭人笑话的老刀客吴仁识。”

司马唐龙象被人打了一拳,连退了几步。他实在无法相信这个现实。既然这样,叔父为什么命他来流沙客栈?难道真象老吴头说的那样,让他从此留在流沙客栈,做个跑堂?

“你是唐龙?”司马唐龙摇头道,“我不信。”

老吴头微微一笑。司马唐龙眨眼的功夫,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只有灯光摇晃了一下,唐龙就觉得颈脖嗖嗖的凉。

“搜魂刀法!你真是唐龙!”司马唐龙动容地说,“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知道吗,我一向崇拜你。我本名司马卫国,就因为崇拜你,我才改名司马唐龙。可我没想到我崇拜的人,竟然会变得这般颓废。难道那一次失败,让你失去了所有信心了吗?”

“信心?要那东西干什么?只要你不存在争斗的心,就不会想那么多了。或许你现在不懂,但如果你在这儿呆上三五年,也许会明白的。这世界上什么都不重要,只有幸福才是最重要。”

说到这里,老吴头和老板娘的手轻轻握在一起,甜蜜的微笑着。也许,在他们心里,只要每个晚上客栈打烊时能聊上一会儿,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了。可司马唐龙不这样认为。

“不。”司马唐龙怒吼道,“我决不会象你一样躲在这儿,做一只缩头乌龟。”

老吴头沉默了。

“年轻人,做缩头乌龟有什么不好?”

“你……”司马唐龙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这个人就是十年前叱咤风云的天下第一刀客吗?他的传说,他的形象,一下子在司马唐龙的心里崩塌了。

老吴头却在注视着门外的无尽的黑暗。司马唐龙也顺着他的目光在搜索。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那个黑暗的世界里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

一个人从黑暗里走出来,走进客栈里。虽然灯光不是很明亮,仍能看到他那俊秀的面貌,颀长的身材衬上一袭白衫,使司马唐龙想起上京赶考的学子。这应该是个诗人吧!司马唐龙想。

“十年了,没想到你老成这个样子。”那个人悠然说道。

“人总是会老的。”老吴头笑了:“十年了,你明知道我在这儿,却从来没来过,你的人也从来没找过我的麻烦。”

那个人也是一笑:“知道为什么吗?”

“想知道。”

“因为我需要你的存在。我需要时常提醒自己,世上还有一个唐龙,那个曾经的天下第一刀,他会回来找我。所以我不能松懈,决不能。否则,我也会象唐龙一样被超越、被击败,躲在一个小客栈里装一个没用的老刀客看看场子。”

老吴头由衷地笑了:“如果当初我也不杀黑木崽,也许就不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了。”

司马唐龙知道,黑木崽就是唐龙之前的天下第一刀客。

那个人也在笑:“也许吧。”

“那你今晚来,是为了杀我吧?”

司马唐龙大吃一惊。听这两人的对话,还以为久别的老朋友相聚重逢呢,没想到竟然是敌人。

“是啊。”那个人感叹说,“有时候我也问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老头子较劲呢。难道还期望一个走下坡路的老刀客能有所进步,超过我吗?今晚看到你,更坚定了我的想法——我对你,实在没什么好期待的。更何况……”

那个人指指司马唐龙:“现在有了他。我听说过长风堡的司马唐龙,连司马长风都承认不出三年,这个年轻人就要超过他了。有他在,对我来说,更加有动力吧。”

“他?”老吴头说,“他可不愿意留在这儿。”

那个人淡淡地说:“他会留下来的。”

司马唐龙一时气往上冲,大声说:“凭什么?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留下来?”

那个人沉静了一下。空气似乎凝滞了,灯光也矮了矮。

“就凭我是龙飞,我龙飞叫你留下来,你就必须留下来,否则,只有死。”

龙飞!司马唐龙差点跳起来。龙飞的眼光却象一把利剑直刺他的心头,令得他几乎丧失了拔刀的力气。

然而他终于拔出刀来。一刀在手,他的胸为之一挺,对面这个天下第一刀客威名的压迫力也似乎被逼退了。

龙飞有些意外:“你居然还敢拔刀?”

“为什么不敢?杀了你,我就是天下第一刀客了。”司马唐龙怒吼起来。只是怎么听都象是在为自己壮胆。

“年轻人,不要太意气用事。”老吴头在后面劝说。

司马唐龙冷笑说:“我不是你,我可不会做缩头乌龟。”

说罢,他冲向龙飞。只一个照面,他就感到右臂一轻,整只臂膀都被龙飞卸了下来。柜台里的老板娘发出一声强自压抑的惊呼。老吴头的眼睛也似乎眯了眯,但这样的结局,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可惜。本想留着你来激励我的。可惜你太不自量力了。”龙飞无限惋惜。

“现在,该轮到我了吧。”老吴头拔出刀来,淡淡地说。

“请。”龙飞略略欠身。这是给一个曾经的天下第一刀客应有的礼仪。

“不要。”自龙飞进来后一直没有说话的老板娘疯也似地从柜台里面冲出来,挡在老吴头前面哭喊:“为什么?他都已经这样了,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他?”

龙飞嗤的一笑:“当年,唐大刀客在击败黑木崽之后,不也追杀了三千里,直到砍下他的首级吗?”

“做刀客,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从第一天拿起刀开始,我就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老吴头推开老板娘,走向龙飞。走过司马唐龙身边时,停了一下说:“右手没有了,左手也可以的。黑木崽就是左手刀,也是个独臂人。”

这一句话,却似给了正趴在地上做动物濒死的挣扎般蠕动的司马唐龙一盏黑夜里的明灯。一刹那,似乎连伤口的巨痛都消失了。他抬起头来,目光越过老吴头走向龙飞的背影,看见龙飞也在为这一句话耸然变色。

老吴头死了。龙飞的刀推进他的胸前后,说:“我原先以为你在走下坡路,看来我错了,你都已经在坡下了。”

尽管如此,两人的对刀仍让司马唐龙胆颤心惊。别说龙飞了,就是已经“在坡下”的唐龙,他展现出来的刀技也绝对冠绝一时。司马唐龙知道,自己同样不能在他的刀下撑一个照面。

龙飞没有杀他,在飘然而去的时候,留下了一句话:“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司马唐龙强忍疼痛,对正抱着老吴头的尸身怮哭的老板娘吼道:“快扶我起来。从今天起,我就是这里的抱台柱。清理好一切,明天我们照常营业。”

老板娘吃惊地抬起头来,只见司马唐龙正用他仅有的左手,勉力撑起满是鲜血的身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