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羽人鸣啸
羽人鸣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53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修改旧作:借刀

(2012-01-01 17:46:22)
标签:

缪明霄

小说

借刀

杂谈

分类: 言者无心——小说

时常有去外面转了一趟的朋友跟我说,在某地做生意的某人怎样怎样客气,怎样怎样够意思。去了那边,只一个电话,便驱车到机场接你,帮你安排妥住宿,陪你吃陪你玩,末了,还给买好回程的机票。但我知道,这些说法都要打个折扣。就我而言,不是至亲至交,我是不会去找他们的。相信在外面做生意的有过数面之缘甚至颇熟的人,也不会接待我这样的人。他们要接待也接待那些有头有脸的,比如当官的,比如老板老总,比如社会老大。倘若去的人既没身份又没地位,连钱也没得几个,如我,想得到他们的接待,那是笑话。

我明白得很,所以我外出旅游时很少给别人电话。去京城也一样,虽然有几个同学邻里,但因为很少来往,就不打这个电话了。不过还是有人到京城机场来接我。

来的是小龙,我小时住屏风巷的邻居。

若不是大龙再三叮嘱,若不是他当着我的面打电话吩咐小龙,我还真不会去找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小龙是谁啊,在璞城,他可是一个传奇。有说他够勇够狠够义气,有说他手底下几百票马仔随时为他卖命。有人跟我说过一件事:在一次火并中,小龙腹部挨了一刀,鲜血直喷,他大喝:“拿碗来。”把碗罩住伤口,挥刀又冲向敌人。说的绘声绘色,不由你不信。当然,这些都是崇拜敬畏他的人说的。有的人直说他是黑社会啦砍人啦收保护费啦办窝儿倒款啦,乃至包娼宿赌、贩卖毒品等等。虽然在我这等人,这等风光只会嗤之以鼻。可传奇毕竟是传奇,人家到哪都有人提起,提起必会人人识得。

在京城的三天里,小龙果然招待周到。当然,他没有陪我,我也不希望他陪。无法相信,一个靠刀混饭的老大会和我有共同的爱好。但他安排的节目我照单全收,包括每晚的两个罗刹国女郎。甚至比小龙还传奇的虎山相公也打电话过来,不咸不淡地问候了几句,听说你来了玩得开心点之类的。他也是屏风底出来的。这可是在京城里也叫得上号的人物。要不是小龙跟他特别提到,恐怕他理都懒得理我。

饯行酒设在一家大酒店的总统包厢里。围坐一桌的十几个人都是小龙手下较跳的马仔。当知道我是屏风底出来的人时,顿时肃然起敬,又问大名。“习三。”十几个人面面相觑,一脸茫然。

小龙喝道:“问什么问?人家秀才呢,以为跟你们一样拿刀吃饭的啊?总之他是我的三哥,也是你们的三哥。”

马仔们连连称是。

其实我不喜欢和不熟的人吃饭,怕的就是这种介绍时的尴尬。象我这种没身份没地位没银子的三无人员,被介绍时不免自惭形秽。然而酒席还得继续,这些马仔也明白我不是什么值得留意的角色,自顾自的划拳喝酒。

小龙见冷落了我,端起酒说:“三哥,小弟敬你三杯。放心,误不了飞机,呆会我亲自送你到机场。”

我点头举起杯,干完之后,我拦住他说:“给我一把刀。”

他的眼睛瞪得老圆:“干什么?”

我毫不客气地逼住他的眼光,说:“一把刀。我要对付一个人。”

“开什么玩笑,在京城还用得着你自己动手?你发句话过来,兄弟帮你做了他。”小龙生气地说道。

我苦笑说:“不行。这人得我亲自动手。”

他象审视怪物一样把我上上下下扫了几遍,半晌才失声笑道:“你个秀才,会动刀?”

一翻手,一把刀啪地放在桌上,灯光下闪着熠熠精光。

“好刀。”

“自然是好刀。”他不无得色,“拿去,不行的话说一声。”

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

“老大,你哥来了。”几个认得的马仔连忙报告说。

小龙愕然。一看,果真是大龙,连忙跑过去,一拳狠狠擂在他胸口,怒道:“哥,你来怎么不先说一声。”

大龙不回答他,只冷冷地说:“跟我回家。”

“什么,家里怎么了?”

“没什么,你跟我回家。”

“你不说清楚我怎么跟你回去啊?”

“叫你回家就回家,哪那么多话?”大龙火了。

包厢里静了下来,都在看着他兄弟俩。小龙回头扫了扫四周,也冷下脸来:“哥,你别在弟兄们前面扫我的脸行不?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不行,你现在就跟我走。”大龙态度异常坚决。

小龙仰天打了个哈哈,说:“要是我不呢?”

“那我就打到你走。”大龙斩钉截铁地说。

哼。小龙终于忍耐不住:“那要看你有没这个本事!”

大龙飞起一脚踢向小龙裆部,小龙沉桥格挡。两个就在大厅里动起手来。本来围在边上准备劝说的众人迅速退出一大片空地来。这些马仔一来知道是兄弟俩,人家一百年都是亲兄弟,帮老大打他大哥,恐怕大有不妥。二来也听过大龙的名头,当年小龙还是跟他混的,也不太敢插手。

兄弟俩只相差一岁,都身高马大,都在武校正经学过几年,武功本在伯仲之间。只是大龙现在在政府谋了份差使,又娶妻生子,功夫早搁起了。往年精壮的肌肉上了肥膏,腰上救生圈也似的膘。虽然他有备而来,可这些年小龙是真刀真枪过来的。几个照面下来,大龙已是力不能支,步步后退。小龙一个侧踢,正踹在大龙击来的拳上,逼得他连退几步。自己腾身跃上桌子,稳稳站在碗碟之间。马仔们便过来拦在前面,大龙眼看就过不来了。

小龙缓缓从桌上下来,说:“哥,没啥事的话,我是一定不回去的。既然你来了,正好三哥也在,你哥俩好好在京城乐乐。三哥……”

这时一个人抓起桌上的刀,走过来撩倒小龙身边的两个马仔,又一膝结结实实撞在愕然回首的小龙的腹部。这人又摆腿扫开一个企图靠近的马仔,抓住象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的小龙的头发,把他拉起来,刀子横在他脖子上,对其他马仔吼道:“都给我滚开。”

好一会儿,小龙才缓过气来,气急败坏地叫道:“习三,你他妈什么意思?”

这个人当然就是我。

我对小龙说:“前段时间,你哥帮了我一个大忙。所以我答应他进京,也帮他一次——你不是问我拿刀要对付谁吗?就是要对付你!”

小龙一时瞋目欲裂,竟然硬起脖项往前顶。我没有松劲,反而把刀往回收。

“小龙,我没见过这种场面,我也是第一次拿刀架在别人头上。说真的,我现在很害怕,我的手在发抖,说不定一个不小心,就会割断你的喉咙。”

他泄气了,不再往前顶,顺着刀势往里缩。相信他也感觉得到,我岂只是手在抖,其实全身都在抖。

大龙分开马仔走到我身边,说:“三郎,如果他敢反抗,只管作了他。我爸说了,带不回人,就带尸体回去!”

龙生龙,凤生凤。小龙他爸在他那个年代,也是璞城的一号人物。这些年小龙在京城的事家里都知道,小龙他爸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反而引以为傲。最近风闻小龙吸上那玩意儿,小龙他爸却知道这东西要不得,因此叫大龙进京,并发下话来:就算死,也要把他带回来。

正在相持之间,虎山相公来了。大约有马仔早通知他了。

“都是自家兄弟,有话好说,这是干什么?三郎,你先把刀放下。”

大龙毫不给面子:“没什么好说的,今天我一定要带他走。”

虎山相公说:“大龙,这里有这么多人,你带得走他吗?”

大龙哼了一下,说:“虎山,今天我带不走弟弟,年底你回璞城,我一定上门拜访。”

“大龙,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虎山是被人吓得倒的?”虎山相公怫然不悦。

我说:“虎山叔,今天我们说什么都要带走小龙,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年底我们再登门请罪。”

小龙就这样被我们带走了。出乎意料,一路上他顺从得很,没有任何抗争的意思,就是一言不发。

现在的小龙不再问江湖是非,专心做他的糖果生意。我订婚时的喜糖就在他那儿置办的。喜糖装包的时候,他忽然问:“三哥,当年如果我真要挣脱,你敢不敢杀我?”

我笑了:“你说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