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羽人鸣啸
羽人鸣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1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帖)群英松毛,你还好吗

(2010-05-24 20:17:09)
标签:

群英松毛

李瑶瑶

玉树

文化

分类: 其他

群英松毛,你还好吗

                                                        李瑶瑶

 

玉树地震过去好些时候了。那段时间,那边的消息始终牵动着我的心。为那些普通的从未谋面的人们,也为曾经熟悉的朋友。

大四那年,我和班里的同学去川藏采风,就曾在玉树呆过。那时候的点点滴滴,现在想起来,有些甜蜜,也有些惆怅。很久了,记忆里面的许多事情的次序都已经乱套,我把它们一一钩出来,温习一下那份失落的真情,象回到那个纯真的年代。

我在洗碗的时候想起赵明芳,我漂亮的师姐,她对川藏那边有偏好。读大本时她就去过一次,我们去的时候她正在读研,也跟着去了。

我们住在玉树的一个小旅馆,旅馆里有个服务员,是藏族女孩,个很高,和我们班的同学处得很好,快打成一片了。可惜我都记不得她的名字了,也不记得那个旅馆的名字。

有一次我们去文成公主庙,我一个人走在前面。老远看见巷弄里转出一个女孩,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我俩的穿着太相象了。我穿的是一套黄色的服装,她穿的是蓝色的,款式一模一样,连戴的帽子也一样。她大概也有这样的感觉,走近后我们相视一笑,然后错身走过去了。

刚走进小巷,就听到后面的同学叫起来:“瑶瑶,有个女孩和你好象啊!”然后一片哄笑。我赶忙小跑着折回去,一看,就是刚才遇上的那个女孩。同学们都觉得有趣,就帮我们拍了不少合影。

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她叫群英松毛,藏族。小我两岁。

第二天我就要离开玉树了,她特意来送我。我们交换了信物,还互留了电话和联系地址。她送给我一串黄色的玻璃佛珠,我把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精致的指甲钳送给她。我信誓旦旦地告诉她,我一定会把我们的合影寄给她。

回到杭州后,我们的底片放在一个同学那里,一直没冲洗出来。群英松毛先后来了三次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写信寄照片给她。我只能如实告诉她还没冲洗出来。后来冲洗出来了,我却再找不到她的联系地址和电话号码。我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懊恼,也盼望她能再给我来电话。

在川藏一带,我们拍了许多照片,好多人的合影我都有寄过去,唯独群英松毛的没寄,也没法寄了。我接到她的电话的时候,每次都好开心,如果我能把合影寄给她,或是给她一个电话,或是一封信,她也定会很开心的。

群英松毛再也没有来过电话!她大概心灰了,以为我不想寄。

毕业后我回到家乡,换了手机,我知道这辈子再也不能联系到她了。我把她送我的佛珠和我的一些信件、外婆的发簪一起珍藏在一个盒子里。可惜在一次画室搬迁中,盒子弄丢了,那些最值得纪念的东西都找不到了。为此,我难过了好一阵子。当然,有些东西是不会忘却的,比如在一起的欢笑,比如曾经有个朋友叫群英松毛,比如我永远都为自己的失信而自责。

玉树发生地震的时候,我的思绪骤然飞到那个淳朴美丽的地方,那里的山水,那里的人犹如就在眼前,还是那样亲切。我在遥远的乐清夜夜祈福,祝愿那里的人们平安无事。也想问候一声:群英松毛,远方的朋友,你还好吗?

(转帖)群英松毛,你还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