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端
老端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24,552
  • 关注人气:24,6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河南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2011-09-23 17:54:29)
标签:

李浩

斯德哥尔摩

部落

开放思维投资

原始社会

杂谈

分类: 进化心理
  文/端宏斌
河南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河南洛阳警方近日破获一起发生在地下4米深处的案件——34岁当地男子李浩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瞒着妻子秘密在外购置一处地下室,耗时1年开挖地窖并将6名歌厅女子诱骗至此囚禁为性奴。本月初,该案因一女子的举报电话而告破。洛阳警方从地窖中成功解救出4名歌厅女,同时,还找到两具尸体。
  
  当民警前去解救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令人吃惊,民警穿越地下隧道进入地窖之前,被囚禁的几个女孩子以为是“大哥”回来了,还喊了一声:“大哥,你可回来了。”直到确定来者系洛阳民警,女孩们才放声大哭。民警搜索地窖后发现,地窖共分为两个小间。让他们惊讶的是,被囚禁的女孩子身边还配备了电脑,只是不能上网。
  
  犯罪嫌疑人李浩在将6名女子诱骗、囚禁之后,对这些女孩“调教有方”,女孩子们不仅毫无反抗之意,反而相互妒忌。常常以“晚上谁能陪大哥睡觉”而发生争执。时间一长,女孩子们都喜欢叫李浩为“大哥”、或者“老公”。其中一名女子与另一被囚女孩因争风吃醋发生打斗。李浩协助后者将前者打死之后,将尸体就地掩埋。
  
  以上这些情节完全就是国产版本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指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一件事情。1973年8月23日,两名有前科的罪犯Olsson与Olofsson,在意图抢劫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失败后,劫持了四位银行职员,在警方与歹徒僵持了130个小时之后,因歹徒放弃而结束。然而这起事件发生后几个月,这四名遭受挟持的银行职员,仍然对绑架他们的人显露出怜悯的情感,他们拒绝在法院指控这些绑匪,甚至还为他们筹措法律辩护的资金,他们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达他们对歹徒非但没有伤害他们却对他们照顾的感激,并对警察采取敌对态度。更有甚者,人质中一名女职员Christian竟然还爱上劫匪Olsson,并与他在服刑期间订婚。
  
  这两名抢匪劫持人质达六天之久,在这期间他们威胁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时也表现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表的心理错综转变下,这四名人质抗拒政府最终营救他们的努力。这件事激发了社会科学家,他们想要了解在掳人者与遭挟持者之间的这份感情结合,到底是发生在这起斯德哥尔摩银行抢案的一宗特例,还是这种情感结合代表了一种普遍的心理反应。而后来的研究显示,这起研究学者称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的事件,令人惊讶的普遍。研究者发现到这种症候群的例子见诸于各种不同的经验中,从集中营的囚犯、战俘、受虐妇女与乱伦的受害者,都可能发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经验。以人质为例,如果符合下列条件,任何人都有可能遭受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1,你切实感觉到你的生命受到威胁,让你感觉到,至于是不是要发生不一定。然后相信这个施暴的人随时会这么做,是毫不犹豫;
  2,这个施暴的人一定会给你施以小恩小惠,最关键的条件。如在你各种绝望的情况下给你水喝;
  3,除了他给所控制的信息和思想,任何其它信息都不让你得到,完全隔离了;
  4,让你感到无路可逃。
  有了这4个条件下,人们就会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进化心理学解释
  
  目前只有用进化心理学才能较好的解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原始社会常常被人故意描绘成人类的伊甸园,其实真实情况要残酷的多,由于资源有限,人类获取资源的手段更有限,这使得部落之间的战斗频发,进化心理学家通过研究非洲、南美以及东南亚某些原始社会发现,这些地方的犯罪率远远高于现代社会,比人们印象最差的纽约街头还要危险,部落之间的战斗更是家常便饭。部落战争通常都是男人之间的事,假如一派人打败了另一派,他们的目的除了扩张地盘、抢夺粮食之外,更重要的是掠夺一项重要的资源——女人(相信看到这里,本文的男性读者都会会心一笑)。当然男人也会被掠夺,但通常而言多数男人在本部落战败之前都战死了,即使投降,性命往往也难保。这些女人被掳走之后,等待她们的是漫长的充当奴隶的一生,她们的主要目的是为这个胜利的部落生儿育女、养育后代。
  
  进化心理学家估计,由于古代的部落战争是如此之频繁,因此每一个现代女性(包括男性)都拥有无数位充当奴隶的女性祖先。让我们设想一下,一位贞洁烈女被俘虏之后,誓死不从,你认为她的结局会是怎样的?毫无悬念,她会立刻被杀死;另有一位女性被俘虏之后,虽然暂时忍辱偷生,但随时都想逃跑,你认为她的成功几率有多大?原始社会中的女人,如果缺乏男人的帮助,是极难生存下去的,因此她的逃亡除了被抓回杀掉、死在路上和被其他部落俘虏之外,没有其他出路。这位不幸充当奴隶的女性,其最佳的选择就是真心诚意的热爱自己的主人,并为获胜的部落生儿育女,这是她能够成功繁衍自身后代的唯一选择。那些成为了奴隶的人,必须将自己的价值观全部进行彻底的转换,就是所谓的自我洗脑,这是适应奴隶身份的唯一出路,转换之后就会真正爱上这份新“职业”,并在奴隶的道路上出人头地。
  
  在这里我们要强调一点,人类生活的主要意义就是尽可能好的繁衍自身的后代,几乎人类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这位奴隶女性做出了所有选项中最符合自身利益的选择,因此她成功传播自身后代的几率会大增,经过数以万代计的进化选择之后,这一特殊基因便深深刻入了人类的内心,因此SM绝对不是特殊现象,而是普遍现象。但是紧接着的问题是,为什么SM看起来似乎是少数人的行为呢?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充当奴隶只是迫不得已的行为,但凡有可能,没人愿意当奴隶,可是对于女性来说,这是由不得自己选择的,例如她可没有能力决定部落战争自己这方肯定获胜。她也无法决定万一自己这方失败,对手会放了她。因此,在女性体内就存在着一种特殊的开关,这种开关可以将女人从非奴隶状态切换成奴隶状态。这就是日本性虐文化中最常见的“SM调教”,关于什么是“SM调教”过于“专业”,本文不做讨论。换句话说,其实绝大多数女性都可以被切换成奴隶状态(特别注意:这段内容过于敏感,老端只是对此做一介绍,本人并不认同该观点)。很多男性也可以被切换成奴隶状态,但相对于女性而言比较困难些。经过调教之后,人体内隐藏的奴性将会被激发出来。
  
  现在让我们重新来审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四个主要条件,假设此人是石器时代一位被俘虏的奴隶女性:
  
  第一,她切实感受到了生命受到威胁,虽然并不一定发生,但她确信这个施暴人随时会这么做,是毫不犹豫的;
  第二,施暴人会给一些小恩小惠于她,例如帮她疗伤,因为施暴人并不希望女奴死亡;
  第三,在胜利者的部落里,女奴绝对不会听到任何关于自己部落的信息,她的同胞大约也只是另一个奴隶;
  第四,女奴感到无路可逃,唯一出路就是选择合作。
  
  只要满足了以上四个条件,那么几乎任何人都可以调整成为奴隶状态。奴隶们在这种状态下被虐待不仅不会成为一件痛苦的事情,反而会产生快感。在这里我们必须对什么是快感进行一番定义,所谓快感是指大脑中某处分泌的一种化学物质,当基因本能认为某件事情会对我们的生存产生益处的时候,快感就会被释放。在通常情况下,被虐待绝对不会产生快感,这是因为被虐待这件事本身不会对我们的生存产生任何好处。但如果环境变化了,结果就会大不相同,对于女奴来说,其仅有的出路就是选择合作,任何反抗都会严重威胁性命安全,这时候安心受虐反而会成为一件有利的事情,因此就会变成快感的来源地。
  
  延伸阅读《七夕还是一个人吗?——其实你不懂女人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自《老端的观点》
  电子邮件:dhb@duanhongbin.com
  同老端交流:duanhongbin.com
  约稿、写书及商业合作请打:13391083977
  老端的私人茶座请点击:填写您的邮件来老端私人茶座坐坐
  对于本文您有任何的意见或疑问,欢迎在下面留言区一同讨论。
  ———————————————————————————————
  老端五星评价著作《投资魔法书》(原名《开放思维投资》)现已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