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画里有话二十一:谁在痛恨鲁迅

(2011-09-24 22:03:36)
标签:

杂谈

画里有话二十一:谁在痛恨鲁迅

二十一、鲁迅像(木刻)

 曹白 作

 

周立民/

 

对的,还是他,——鲁迅!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他,但正如 郜元宝教授在昨天上海市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大会上所的那样:“今天依然不能绕过的鲁迅。”鲁迅对于现代中国的重要性,对于正视历史和现实的人来说,是一个不需要论证的话题。有一个反题倒值得一问:当今,是谁那么痛恨鲁迅呢?

我想,首先应当是那些“伪士”、“奴隶”们。鲁迅一生都在揭各种“伪”的画皮,包括“正人君子”的真理相,他的文字无不在疾呼:要做一个真人。“大胆地说话,勇敢地进行,忘掉了一切利害,推开了古人,将自己的真心的话发表出来。……只有真的声音,才能感动中国的人和世界的人;必须有了真的声音,才能和世界的人同在世界上生活。”(《无声的中国》)在一个讲究面子的人情大国中,“真”会处处碰壁,它也让鲁迅得了一个“尖刻”的恶谥,宽容固然可以皆大欢喜,然而有时也未尝不是饮鸩止渴。至于那些奴才的嘴脸,得志便猖狂的主子相,还劳鲁迅说吗,在今天还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

还有那些出于各种目的尊孔和提倡读经的人,鲁迅给予他们最尖刻的讽刺:“尊孔,崇儒,专经,复古,由来已经很久了。皇帝和大臣们,向来总要取其一端,或者‘以孝治天下’,或者‘以忠诏天下’,而且又‘以贞节励天下’。”读了半天,他们在学什么呢?“怎样敷衍,偷生,献媚,弄权,自私,然而能够假借大义,窃取美名。再进一步,并可以悟出中国人是健忘的,无论怎样言行不符,名实不副,前后矛盾,撒诳造谣,蝇营狗苟,都不要紧,经过若干时候,自然被忘得干干净净;只要留下一点卫道模样的文字,将来仍不失为‘正人君子’。况且即使将来没有‘正人君子’之称,于目下的实利又何损哉?”(《十四年的读经》)这是对读经之徒惟妙惟肖的画像。而一群跟在后面跑的笨牛,以为不读经便无以光大传统文化,而读了经,便世道清明、人心端正了,思维之简单可笑又可怜。鲁迅接下来的话更值得思考:“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孔子这人,其实是自从死了以后,也总是当着‘敲门砖’的差使的。”(《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这才是诛心之论。

恨鲁迅的,或者还有语文教材的编者和语文老师?至少他们认为:鲁迅的作品不好读,更不好讲。鲁迅专家陈漱渝说,民国时代各类课本选鲁迅作品(包括书信)有270多篇(次),而今老师之怕,让我疑心:是不是首先是他们自己没有能力解读鲁迅的作品?(得罪了……)这又让我想起了郁达夫的话:“没有伟大的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怀鲁迅》)没有办法,我们现在的语文教育总是让我疑心,连把最好的东西介绍给学生的勇气都没有,他们似乎更希望培养出没有主见的奴隶、不敢睁眼看世界的孱头,还有假装斯文、满嘴“正义”的正人君子……这么说,将鲁迅作品驱除语文课本也是有道理的,至少,鲁迅一生都耻于与这些人为伍。

这幅像,表现的正是“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其实鲁迅也并非总是这个样子。我选它,一是这是鲁迅生前收藏的,二是颇能表现鲁迅之处处碰壁的遭际,从旁边他的题词中可知,这幅像曾被审查老爷剔除,连展览的机会都没有。鲁迅在给曹白的信上说:“我要保存这一幅画,一者是因为是遭过艰难的青年的作品,二是因为留着党老爷的蹄痕,三,则由此也纪念一点现在的黑暗和挣扎。”今天高谈宽容的人们,是否想过:在鲁迅的一生中,何曾有人对他宽容过?

 

                       2011年9月24上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