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枪
王小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3,792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陆颖墨:礁盘

(2019-06-09 22:03:32)
标签:

文化

文|陆颖墨
礁盘
——献给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

    礁盘其实是个小岛,白白的珊瑚礁冒出海面聚成一堆儿,像一片白云在天边浮着。没水,没树,没草,甚至没土,就驻着一帮子海军陆战队的兵。

    将军上岛时正是这儿最凉快的时候,也就是四十摄氏度吧。没法子,谁叫这儿离赤道近呢?也算是一种近水楼台吧。将军不怕热,当年收复礁盘那一仗,他在这里负过伤;那时他也就是和这帮兵一般大,嘴上刚冒出胡茬茬。那次他腿上让弹片擦划了一下,鲜红的血洒在雪白的珊瑚礁上,在将军的记忆里构成了一幅难忘的图画。那点儿伤,本不是大事,可就因为天热,伤口感染了,差点要了他的命。

    礁盘不到一个足球场大,转一圈也用不了十分钟,所以,到第五分钟时,将军就发现了问题。

    “那礁堡,南边是什么东西,搞得那么神秘。是暗堡?”将军说着就走了过去,才看清那儿用珊瑚礁围成一圈,上面用油布遮挡着。掀开油布一角,竟露出一片绿绿的菜地。

    将军不由一愣。他知道,在这个地方,植物是无法生长的。因为主要吃罐头,缺蔬菜,不少战士一上岛,很快就牙根发烂,满嘴起泡。从大陆上运来的蔬菜,还没上岛,就要烂掉一大半。即使有幸存的,叶类菜过不了两天,瓜果类最长也熬不过一个星期。其他时间,最好的就是酸菜罐头了。看着眼前一片片绿叶亮晶晶的,将军真疑心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是怎么弄出来的?”

    守备队长说,他们搞了人造地。

    将军说:“我当然知道是人造地,问题是这土是怎么来的。菜又是怎么长起来的?”

    队长说,他是北方人,从大棚养菜得出启示,也搞了这个帆布篷,北方大棚是为防冻,这个棚却是防晒。这些土,都是战士们从老家一口袋一口袋背来的。

    “都从老家?”将军一时纳闷,“就近的海岛上有土,不也行么?”

    “是呀,可战士们愿意从家乡背,连菜种也是从老家带来的。您看,不少北方的菜在这里都活了。”

    将军弯腰细看:好家伙,小小一块菜地,光小白菜秧子就有好几种。

    将军航海多年,方位感很强,看天看地就能分出东南西北。他马上明白为什么这菜地要放在礁堡楼的南面:礁盘在南海里太远,太阳不在东方升起,而是从北方朝这边射着。选这个地方种菜,才能正面挡住紫外线强照的光。

    “晚饭后,我们就可以把帆布都掀开,让您看看菜地的全部。”队长自豪而又诡秘地一笑。

    将军的眼光抓住了这一笑,心想:小东西,还有什么瞒着我呢。就说:“好,我就在晚饭后来看。”

    同行的秘书着急了:“首长,不是定了赶回舰上吃晚饭的么?”

    将军当然不会忘。这还是他自己定下的规矩,在这一海域,为了减轻岛礁上的负担,吃住必须返回军舰。但现在,他对随行人员说:“你们乘小船返回,我在岛上不光吃晚饭,还要吃明天的早饭。”

    将军要住下来,可不是因为守备队长的那一笑。他是想,要是这种菜法子真能推广铺开,那对这一带的守岛守礁部队作用可太大了。

    晚饭时,队长陪将军来到队部,办公桌上摆了好几个盘子,有罐头,也有几种鲜鱼,将军知道这儿的鱼不稀奇,也就没说什么,坐下来拿起了筷子。

    就在这时,炊事员端来一个盘子,将军一看,脸色马上变了。

    那是一盘小白菜。

    “这是谁的主意?”

    队长不知说什么好:“大家的……”

    “大家的?哼!”将军重重地放下筷子,起身,“我说和战士们一起吃,你劝我说我去了他们会拘束,我就听了你的。现在倒好。我问你,战士们有蔬菜吃吗?”

    “一个星期吃一次。”队长声音小了。

    “我问的是今天。走,去看看他们吃什么!”

    队长急了:“首长,你别去了,这盘菜您一定要吃下去,要不,您会后悔的。”

    将军一愣,不知队长说的什么意思。

    队长想了想,对将军说:“您等一下。”他跑了出去。

    过一会儿,他又跑了回来,指着窗外:“首长您看。”
 
    将军顺着队长指的方向看去——

    那一片帆布棚已经翻开,露出了一大块菜地,那绿油油的一片,竟构成了一幅中国地图。

    将军凝视着那片绿色,心里一阵沉吟。

    “全国的省份,有一大半有土在这里。岛上的战士知道您身体不大好,又上了年纪,一致要求务必让您能吃上蔬菜。他们每人从自己家乡的土地上摘下一根自己家乡的菜,就凑成了这一小盘……大家不是把您看成首长,而是一个长辈。”队长在边上喃喃地说。

    将军只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就别过脸来,刚好看见那盘青菜。他怔了一下,走过去端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饭堂里,战士们正在吃饭。见将军进来,都停住了筷子。将军看了看他们桌子上的罐头,喉咙哽了一下,说:“同志们……”停了一下,又说:“孩子们,我给大家分菜,每人一筷子。”

    战士们怕烫似地马上躲远,他站在原地,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终于,他眼睛一亮,看到饭桌边上的一桶汤。他走过去,把手中的菜倒进汤里,而后拿起汤勺,在桶里搅了几下。

    没有人招呼,战士们自觉地围了过来,让将军一勺一勺地把菜汤舀到碗里。

    清晨,将军离开了礁盘,驶出海面好远,他忽然让快艇又绕回到礁盘的南边。这时,他看到那片雄鸡形的绿色上面,一轮鲜红的太阳正从北方升起。

    他向着太阳,向着那片绿色,也向着礁盘,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转自2019年4月19日《解放军报》
作者简介
    陆颖墨,当代军旅作家,现任海军直属机关干部。著有小说集《寻找我的海魂影》《白手绢,黑飘带》《海军往事》,电影文学剧本《中国月亮》,小说《军法,已在战前执行》等。作品选入各种选集,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