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小枪
王小枪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3,792
  • 关注人气:8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与你穿越一场惊涛骇浪

(2017-09-08 14:08:38)

     恢宏,热血,英雄主义,这是军事题材作品惯常被贴上的标签,比如这个夏天连破纪录的爆款电影《战狼2》。演员吴京并没有当过兵,但他说,他有军人情结,电影是他抒发这种热爱的途径。那军人眼中的军人呢?


在海军作家陆颖墨的笔下,军人有铁的纪律,训练有素的技能,超越常人的意志,但他们并不是金刚不坏之身。更绝妙的是,书写这样多重色彩的人群,作者只消几千字。可能,不拖泥带水也是军人的一种习惯。


回到作品,初读《归航》,第一感觉这是一部事件小说。情结很简单,但小说的阅读体验,当得起惊心动魄四个字。开篇即是画面感极强的一幕描写,“巨浪猛扑过来,掠过右甲板,迎头浇盖了整个舰桥。”三言两语,读者的心便和主人公西昌舰舰长肖海波紧紧拧在了一起。


台风就在眼前,命令已经到达,舰艇必须马上撤离。可是其他舰艇全都顺利解缆起锚,唯有西昌舰怎么都解不开缆绳,无法离开防风水鼓。此时,一股紧张的情绪透过文字弥漫开来。尤其看到肖海波“心里并不托底”的时候,慌张的堵着简直要脱口而出四个字,如何是好!


这正是事件小说的妙处,用情绪带动情节,用情绪塑造人物,瞬间便有身临其境之感。但同时,这也是险处,若不能于乱象之中控制情绪的走向和节奏,整部作品将会面临如西昌舰一般的境地——被情绪的巨浪拍打得支离破碎。


读者已慌,作者却不能乱。所幸西昌舰舰长肖海波,或者说作者陆颖墨,都有着军人特有的强健神经。肖海波果断地阻拦了老水兵的冒险行为,在狂风巨浪中用手术刀般精准的手法斩断了缆绳。


但胜利从来不会得来的太容易,小说至此进入了最艰苦的鏖战阶段。即便没有见过大海上的巨浪,哪怕连晕船都不曾体验过的读者,但看一处便足以体验西昌舰历经的万道难关——八个小时。


最漫长的网球比赛,都足够诞生两个世界冠军,更不用说上班族琐碎的一天了。而这八个小时,在西昌舰上,却又是分秒必争,险象环生。


读书观影,很多人怕被剧透。但我觉得精彩的作品无畏剧透,《归航》二字其实已经是最大的剧透,看到结尾处,肖海波带领舰艇官兵果断而勇敢地冲出台风圈时,相信每一位读者都会忍不住长出一口气。仿佛自己也是西昌舰上的一个螺丝,一块甲板,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的洗礼。


这不是我第一次面对西昌舰和它的舰长肖海波。作者在数年前也写过关于西昌舰的前世今生。时隔多年,再见西昌舰,舰长肖海波和作者自己,都没有变。


但细细品读,他们又都有些变了。和历经风浪的西昌舰一样,作者的文字更坚决,更冷冽。也似祖国的海军,更多了一重大气磅礴的风度。陆颖墨于千钧一发之计也没有忘记稳住晕船的官兵。舰是一心,文为一体。这是作者的作品如此抓人的关键所在。


这样的文字,值得阅读。


这篇小说是一个窗口,一个让我们体验大海的窗口。回顾中国文学史,田野山川,江河湖泊,甚至雪山草原,都有作家笔墨的书写,唯独大海稀缺。


以往我们虽然可以看到讲述大海的故事,但也只是叙述,只是故事。《归航》的意义在于,它带给我们一种特殊的体验,一种亲身体验大海的味道和感觉。就像阅读《老人与海》,读者可以领略那片古巴老渔民所深爱的大海带给主人公的喜怒哀乐,阅读《归航》,也能让我们拥有不多见的视野宽域,以及身临其境的惊涛骇浪。


浪里除了有故事,还有人。主人公做为新一代的指挥员,这个在文学领域中出现的全新的形象让人印象着实深刻。作者摈弃了“套路”,主人公也不再具有传统以往中,不是“为了设计缺点而故意为之的蔫痞坏形象”、就是“毫无缺点一味完美假大空正面形象”的塑造人物(尤其是军旅指挥官人物)的固定模式,作者突破了这个格局,他所开辟的是一种“真实”的塑造方法。


人物之真实,不在于有没有优点和缺点,而在于生活本身给予人物的一切特质。主人公不再是“纸人”,变成了活生生的人,在此种创作的思维下,肖海波钢铁般的意志更加具体而生动,他做为新时代指挥员,时代精英中坚力量,更加入木三分。


    肖海波活了。

                       《归航》原载于《小说选刊》2017年第8期

附:小说《归航》
作者:陆颖墨

    巨浪猛扑过来,掠过右甲板,迎头浇盖了整个舰桥。舰长肖海波心头一凛,死死盯着右边的海面。一个巨浪更加猛烈地狂扑过来。他冷笑:“果然是你!”紧接着,舰身大幅度左斜。他扶牢站稳,对那个把身躯捆在铁座椅上的操舵兵果断下令:“右满舵!”
    海情这么糟,一切都在预料之外。从日本海过来的“丽莎”台风,原来预测是九级,所有舰艇全部驶离军港,进入防风锚地。没想到,风力骤升到十一级,上级命令机动防台,防风锚地的五艘驱逐舰、八艘护卫舰迅速撤离驻泊海湾。偏偏,肖海波的西昌舰却无法离开,围着防风水鼓来回打转。
    西昌舰是新型驱逐舰,肖海波任舰长已有三年。他知道,一般的台风对他和西昌舰来说,不算大事。但他下达出航命令时,立即感到了异常:兄弟舰很顺利地解缆起锚,西昌舰却无法解开缆绳离开防风水鼓。“丽莎”风向向南,机动防台必须顶风,军舰统一迎着台风向北航行就可以了。西昌舰遇到的麻烦是,一股更大的台风从偏离航向九十度的方向扑来。巨浪早就一次次冲上甲板,水兵根本无法过去解开缆绳。肖海波马上反应:军舰被狡猾的土台风咬住了。这太平洋上的土台风,来无影,去无踪,根本不在预报的视线之内,也没法预防。这风,肖海波遇到过,也较量过,虽然没有输过,但心里并不托底。
    军舰左右猛烈晃悠,有几次和钢铸水鼓擦肩而过,有些官兵开始慌神。一个老水兵在腰上系上保险带,要冲出舰桥,试图在巨浪间隙中解缆,他半个身子刚出舱门,肖海波一把把他拽回,吼道:“想喂鱼呀?!”
    怎么办?!肖海波自己把头伸出舰桥舱门,看着缆绳那侧的甲板随波浪上下摇摆。那几千吨的水鼓上拽住军舰的缆绳异常结实,随着风浪和军舰的摇晃,缆绳一下子沉入水中,一下子又划破海面从水里跳出,绷得笔直。每绷直一次,都散过来大片的水珠和水雾。一沉、一拉,一沉、一拉,这每一次变动,都扯动着肖海波的心肺。突然,一个更大的浪过来,缆绳猛地蹦出拉直,肖海波一咬牙,一把斧子从他手中飞了过去,他心中大叹一声:“晚了!”斧刃准确地砍中了绳子的中间,但舰身随着波浪左斜,绳子也开始下垂,斧刃和缆绳的撞击远远没有产生应有的力度,滑过了。
    “手里只剩一把斧头了!”肖海波对自己说。他握住斧把的手有些颤抖,一是要计算好时间差,更重要的是,能不能再次击中!如果这次失败,要不了半小时,更大的风浪就要过来,西昌舰就只能和钢铁铸就的水鼓不停地碰撞了……
    台风不允许他犹豫,他努力对自己说:“你能行,能行!让自己静下神来!”缆绳刚弹出水面,斧子就飞了过去,在缆绳绷得最直时,一下子给斩断了!
    西昌舰像脱缰的野马,飞速驶离锚地。
    一团蓝色的火球从远处的海面滚过,不一会儿传来一阵闷响,是滚地雷!滚地雷是南太平洋特有怪物,沿着海平面乱窜,一般的避雷装置对它没用。南海岛屿上不少人都吃过它的亏。西昌舰设备先进,不怕。但看到了滚地雷,肖海波更加断定今天这土台风是传说中最凶狠的,自己以前没有遇见过。不一会儿,像是为了印证他的判断,更猛烈的风变换着方向来回推揉着舰身,能听到舰上的龙骨在嘎嘎作响。巨浪中,几千吨的西昌舰像一叶小舟,前挑后撅,左晃右摆。有两次,倾斜角度超过了六十度,似乎就要翻身沉入海底,但它还是倔强地回过身来,昂起舰首。
    现在,无关人员都撤离了舰桥。电报员只能趴在地上发报,肖海波也只能抱着柱子,努力不让自己滑倒。不行,一定要赶紧想出对策,救出这条舰!他不知怎么办,开始慌神,但很快镇静下来。也当过舰长的父亲曾对他说过,海情简单时,不能大意;海情复杂时,千万不能害怕!眼前,土台风像一条毒龙死死缠上了西昌舰,四面都有飓风巨浪的重围,怎么也冲不出去。
    他久久凝视着海面。
    突然,他腾出左手,揉了一下眼睛,又揉了一下,心里一动。
    他连忙问操舵兵:“看见左边那个大漩涡了吗?”
    操舵兵立刻点头。
    “就朝那儿开!”
    操舵兵回头诧异地看着他:“朝那漩涡开?”
    “是的,执行命令!”
    没有犹豫,舰艇马上左拐三十度,猛一加速,一下子冲进了那片有漩涡的海面。
    好像,舰身变得平稳起来。
    肖海波长吁了一口气:又一次判断正确了。
    现在西昌舰到了土台风的中央,在台风中心,风力是最小的。那海面上的漩涡,正如他的判断,不是海流汇出来的,是风在水面吹出来的。看来,平时的功课真没有白做!
    舰桥里的几个兵,管舵向的、管速度的、管航线的、管报务的等,都回过神了,用钦佩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舰长。肖海波羞于接受这种钦佩:暂时是安全了,但依然在最危险的地方。下一步怎么办?副舰长早让他派到了轮机房,那里非常重要,舰桥是军舰的脑子,轮机是军舰的心脏。台风刚来时,有几个新兵晕船呕吐,吐出了胆汁,有一个昏头昏脑差点儿掉进海里去。舰医出身的舰政委就是有办法,思想和身体一起调理,把他们稳住了,到现在也没人惹麻烦。台风中晕船不是小事,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发生过几次新兵因受不了晕船呕吐而跳海的事件。
    台风中心在朝西移,但具体方向老是变来变去,肖海波只能凭自己的经验,指挥着军舰与台风中心同步西移。舰身还算平稳,但巨浪仍然在不远处虎视眈眈地包围着他们。
    什么时候风能小下去呢?这是他现在最想知道的问题。土台风无法预测,上级也没法告诉他。怎么办呢?
    忽然,他心中一阵发空,几乎同时,他听到报告:“舰长,我舰已进入公海!”
    每次离开祖国的领海,肖海波都会感觉心里空空,但现在立刻变沉重了——由于高度紧张,不觉在台风中心已航行八个小时了。以往对付土台风,如果冲不出去,就拖时间,台风闹腾一阵,就要慢慢变弱,像乌合之众,各自散去。而今天这个土台风,看样子绝非善类,铁了心让军舰跟着它走。再这样被台风胁持着漂下去,不知会漂到哪个国家?会不会引起一系列不必要的麻烦?还有,航道上会不会遇到暗礁?肖海波的心揪了起来!
    新舰服役时,首长对他和舰政委说过:这么好的家当,就由你们收拾了。记住,军舰只要一离码头,不管遇到什么难处,不能指望别人,要靠自己过硬的本领!是的,靠自己,不能一直这样,要冲出去!
    可冲出去,行不?
    肖海波脑中飞速盘算。难度大,风险也大呀!台风是旋转的,冲出去就必须顶着风,还要同时朝外围偏离。台风旋转无规律,要突围,军舰的速度和航向只能靠他舰长即时判断,稍有差错,让台风和巨浪从侧面拦腰掀起,军舰就可能被掀翻。他深情地看了看身边的几个操作兵,他对他们每个人都了如指掌,但是在这生死关头,他们对我这个舰长有没有信心?!
    他下达了突围命令。几个兵没有吱声,都回首看了他一眼,他用眼神给予了回答。按规定,遇到突发海情,航线变化都是合理的。上级也来电指示,让他们根据具体情况处置。但是,水兵们的眼神告诉肖海波,他们有信心,也赞同舰长的决定:突围!
    很快,军舰调过身来,冲进了狂风巨浪。庞大的舰身,在肖海波和水兵们的操纵下,竟然变得如此灵活!不管风向怎么变,巨浪怎么打,舰首总是紧紧咬住台风的风头。台风好几次绕到了舰身的左侧,想咬住它,把舰掀翻,就是没有成功。舰首和左甲板都像勺子一样伸进了巨浪,但是每一次都把巨浪的牙齿击碎。每一次快要冲出台风圈的时候,总有一个更高的巨浪张开大口,似乎要把西昌舰吞掉。肖海波知道这张大口的后面,就是平静的海面。他终于下定决心指挥操纵军舰冲进了那看似凶猛的大口……
    突然间,舰身一震,恢复了期待已久的平静。肖海波眼睛一闭,凉凉的东西从他的面颊流下。他回过头来,看到身后的海面上,一条“巨龙”翻滚着远去。再回过头来,霞光万道,风平浪静,一条金色的航道在前方展开。
    “向着祖国,归航。”他呢喃了一声,但水兵们都听到了,响亮地回答:“归航,向着祖国!”肖海波忽然意识到,是他下达的命令,是他当兵以来,声音最轻的命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