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达人动口不动手
达人动口不动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842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和爷爷的故事

(2016-04-05 16:45:29)
标签:

往事

分类: 原创作文


我和爷爷的故事





(一)

 

       我想,我和爷爷的故事,应该从我的名字开始。

       我的名字就是爷爷取的——达人。在我小的时候,有很多人都误把我的名字写成了“达仁”,后来,随着网络时代的来临,“达人”这个词火了起来,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把我的名字写错了。机缘巧合之中,爷爷给予我了一个非常有前瞻性而且时尚的名字。当然,以上这些应该并不是爷爷的初衷,在家里的一本老相册的扉页上,写着爷爷为我写的第一段话。

    “二胖,达人出生前后家人共呼之爱称也,乳名丰丰。生于1983年8月31日,体重3650千克,身长51公分。

    “达人之取名,盖纪念其父母远在边疆,供职乌(达)海(勃湾)市所生之子也。愿其为通达之人,乃其二也。练达人情,立志学问,此其三也。立足社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此其四也。思想豁达,以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之胸怀服务社会,此其五也。

    “兹值三朝,谨书之。愿其父母善为教导,达人成年后,知其名之所取及其翁祖之厚望也。”

        下面是落款:“1983年9月2日”,而我,便出生在三天前的1983年8月31日,这一年,爷爷67岁。

我和爷爷的故事

 


 

(二)

 

       在我小时候,爸爸妈妈在内蒙古乌海市工作,而爷爷奶奶在天津,两地相距2000多华里,当时坐火车最快也要一天一夜。因此,别看我始终无法独自站立行走,却经常坐火车,有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在乌海,有的时候和爷爷奶奶在天津,还有一些时候,爷爷奶奶也来到乌海,和我们一起生活。对于我来说,那些遥远的回忆是模糊的,也是美好的。

       1990年奶奶去世了,这年我7岁,爷爷74岁。考虑到爷爷年事已高,奶奶去世之后,爷爷便留在了天津,老姑家住的离爷爷不远,可以照应。在这一年我上了小学,同爸爸妈妈和妹妹继续在乌海生活,只有到寒暑假的时候爸爸妈妈才有可能带着我们回来探亲,在多数时间里我和爷爷都远隔千里。那时没有电话,于是我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书信,起初是听大人们念,后来刚一识字就想自己写。开始时我只是写一些简单的明信片,后来识的字多了一些就试着写信。遇到不会写的字就查字典,有时候查了字典也不知道该咋写(那时候其实还不怎么会用字典)就干脆写拼音。——我写的信大多数都是寄给爷爷的,一二年级时用铅笔写,三年级之后用钢笔写,爷爷总是在第一时间给我回信。爷爷很关注我的学习情况,有时还在回信中特别指出我前一封信中的语句错误,可惜,我现在已经无法回忆起那些书信的具体内容,爷爷写给我的信我也没有注意保留,后来几次搬家,早已丢失了。但是爷爷却把我写给他的信保存了下来,去年爸爸妈妈在做大扫除时,无意中发现了它们。

       在我小学四年级那年的寒假,爸爸带我去北京的医院复查,顺便到天津同爷爷一起过春节,不知道是已有的决定还是临时的动议,爷爷要跟着爸爸和我一起回到乌海。为了避开春运的高峰,我们大年初一的一大早就从天津出发了。原先我们打算乘坐当天下午的“169次”列车,可是在去北京中转的火车上,我们无意中发现有可能赶上更方便的“特快43次”,只是时间很紧迫,从我们这趟车到达北京站距离“43次”开车只有16分钟的时间,于是,我们一下这趟车就立即寻找着“43次”所停靠的站台。真是天随人愿,“43次”就停靠在我们下车旁边的站台——爸爸抱着我,爷爷提着行李,以最快的速度跑下楼梯,穿过地道,再跑上楼梯,赶到旁边的站台上了车。正月初一的“特快43次”车厢空荡荡的,我们顺利的补上了票,并且还享受到了“卧铺包厢”的待遇。晚上在与列车乘务员的闲谈中,我们得知了一个挺后怕的消息:原本我们计划乘坐的“169次”在春节这两天停运,假如我们没有及时赶上这趟“43次”的话,将会很麻烦。

       我不会忘记这神奇的一天——1994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初一。这一年我11岁,爷爷78岁。

       爷爷这一次在乌海住了半年,这是我小学时光中,和爷爷在一起生活最长的一段时间。此时我的身体状况仍不见好,每天只去学校上半天课,好在那时候学校的课程并不难,我不仅能跟上,几次考试下来,成绩在班里还算不错。于是大人们更加重视对我的智力开发了,妈妈借来了英语书和磁带,爷爷则担任了我的第一任英语老师。爷爷在解放前曾两次考上大学,可是因为日本鬼子,两次学业均未完成。即使如此,爷爷仍然是当时我家学历最高的人,也是我家唯一会说英语的人。除了教我英语,爷爷还辅导过我其他功课,记得那年有个“九章杯”数学竞赛,我心血来潮的也报了名,爷爷便也看起了数学竞赛须知和辅导书,帮我复习准备。

       然而那时候的我非常贪玩,英语没念下几句,数学题也是几分钟的热度,那个时候我最喜欢的事是下象棋,身边的小朋友全都下不过我,于是爷爷就成了我最合适的棋友。爷爷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伴读与陪练》,记叙了这段有趣的生活,这篇文章还发表了在《乌海日报》上。


 


 

(三)

 

       1995年暑假,我们全家再一次回到了天津,但是这一次我们不是探亲,而是可以住下来不走了——因为在这一年爸爸妈妈努力多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将工作从遥远的内蒙古边城调回到了老家天津,历经26年的岁月沧桑,当年十六七岁的“知识青年”此时已经年逾不惑之年了。这一年,我12岁,爷爷79岁。

       然而调动成功的兴奋是短暂的,生活在继续着,我们必须尽快适应新的生活。最突出的是住房问题。爸妈调回天津后,住房问题一时无法解决,只能和爷爷住在一起,一家子五口,挤在一间只有十几平米的“独厨”里。在这间独厨里,我从初一读到了高二,妹妹从小学二年级读到了初二。那时候爷爷已经年逾八旬,不过身体仍然很好,不仅不需要别人照顾,而且还能做一些家务。我高一结业后休学了一年,医生给我开了一种中药,需要每日煎服。煎中药是个很费工夫的活儿,而爸爸妈妈每天上班都非常忙,于是煎药的工作就落在了爷爷身上。当时,我每天都要喝一大碗中药汤,但是,我并不觉得苦。此外爷爷还继续担任着我的辅导老师,帮我预习了复学后将要学习的古文如《祭十二郎文》、《邹忌讽齐王纳谏》等。

       在我休学那年的寒假,爸爸妈妈给我买了一台电脑,我从此有了一位新伙伴。记得我刚学习打字的时候,还曾经拿爷爷写过的一些文章作为练习录入到了电脑磁盘中,后来在表姐的帮助下把它们打印了出来,并订成了小册子,封面上的题目就叫《爷爷的作品》。不过,可能是觉得里边有些文字有些颓废,爷爷很少给外人看,但是爷爷有时会自己一个人看,还在前面写了一段小序。

       2000年年底,爸爸妈妈终于攒够了购房首付,用公积金贷款买了一套偏单,全家人终于结束了蜗居生活。2002年我读完了高中,因为身体状况不能继续读大学了,于是我也和爷爷一样,整天呆在家里。这一年,我19岁,爷爷86岁。

       在那些日子里,爸爸妈妈每天上班,妹妹上学,都非常紧张忙碌。每天白天只有我和爷爷两个人在家呆着。我与爷爷每天都这样朝夕相处,然而我和爷爷的交流却比过去少了。因为这时候电脑已经越来越深的走进了我的生活,特别是联接了互联网之后,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特别的窗口。常常是我坐在客厅的电脑前,对着电脑屏幕嘿嘿嘿的傻笑,而爷爷在客厅的另一边,看书,看电视,或者一个人摆扑克。

       我们就这样度过了许多日子,有时候甚至整整一个白天也不曾有几句对话。爷爷岁数大了之后,耳朵的听力越来越不好,有时候即使我很大声的喊,他还是会“打岔”,这时我就把想说的话打到电脑屏幕上,然后把字号调到最大让爷爷看。

       那时候我的电脑桌摆在客厅的过道上,有时爷爷推着助行车经过,会停下来在我身后站一会儿,看着我在电脑前全神贯注的样子,有时候会自言自语的说上一句:“这个我一点都弄不懂……”

       2004年9月,我报名上了一所大学的远程教育学院,可以通过互联网进行学习,转过年来,学院开了一门古汉语课,教材是王力主编的《古代汉语》,我翻开一看,整整四大本书,全是密密麻麻的繁体字。于是,爷爷又一次成为了我的辅导老师,帮助我学习古文。可惜我当时只听爷爷讲了第一册的部分文章,后面的诗词部分都没有听讲。那时候的我还意识不到古文对于我的重要性,学院出的考试题也很简单,我应付着通过了考试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这一回竟是爷爷最后一次辅导我学习功课了,这一年,我22岁,爷爷89岁。

我和爷爷的故事

 


 

(四)

 

       从1995年我随爸爸妈妈从内蒙古调回来后就一直和爷爷在一起,再加上小时候在一起的日子,我和爷爷在一起的时间是很长的,甚至可能超过了爸爸和姑姑们。

       爷爷喜欢听收音机里的评书,喜欢看电视里的球赛,爷爷不爱好养花草,爷爷几乎不打麻将,所有的这些都或多或少的影响了童年的我。

       爷爷喜欢看书读报,只要有时间就看,后来眼睛不好了,需要戴上老花镜,再拿着放大镜才能勉强看清书上的字,即使这样爷爷仍然阅读非常认真。爷爷的古文水平其实很不错,可他却说“我又不是中文专业的”,因此在为我辅导古文时要花不少时间“备课”,其认真程度远远超过了我这个学生。八十多岁的时候,爷爷还要爸爸蹬着三轮车带着他去和平路的书店买了一部《辞海》,以便查阅。爷爷还会在他读过的书旁写一些注解,有的是生字的注音,有的是难字的注释,有的甚至是图书排版时出现的错别字,还有一些与之相关的批语。爷爷说,那些注解,那些批语,以及那部《辞海》,将来可以留给我们。

       爷爷还有一些现代的青年人已经生疏甚至不掌握的技艺,比如毛笔字,比如古文素养,作为孙辈,我并没有很好的继承它们,很多东西已经随爷爷远去。

       爷爷嗜好抽烟,看书的时候往往伴随的是烟雾的飞腾,连屋子的墙壁都被熏的变了颜色,这使得爷爷落下了严重的慢性气管炎,每天都会有很多咳嗽和粘痰。爷爷读书的时候喜欢泡很浓的茶,但是泡好了之后却经常忘记及时喝。爷爷还喜欢喝酒,而且是度数比较高的酒,酒后会说一些怀旧的话,越到晚年这种“车轱辘话”越多,大多是一些愤懑的话和早已成为过去的事情。爷爷有时还会做恶梦,睡梦中会冷不丁的大喊一声,甚至会从床上掉下来,大致也是和过去的事有关。对于爷爷的过去,我是陌生的,有时候我偶尔问起来爷爷也不愿意说。

      爷爷曾先后两次因脑溢血而进行了开颅手术。第一次手术是1992年秋天,那时候我和爸爸妈妈还在内蒙古,姑姑们带着爷爷在天津看病。爸爸得知消息后连夜往天津赶,待到他到天津时爷爷已经做完手术了。幸好手术非常成功,转过年暑假我到天津再次见到爷爷时一点也看不出爷爷和从前有什么不同。第二次手术是2007年1月,这次手术本身也非常成功,然而爷爷身体的整体状况明显不如从前好了。有时候坐在椅子上就会睡着,而躺在床上反而无法入眠。到了季节更替的时候就容易感冒。老年性便秘也越来越严重,即使喝泻叶,排便也非常困难。

       2011年8月爷爷因肺炎再一次住院,经过了近一个月的治疗仍不见好转,需要通过下胃管才能进食。医生感觉不是很乐观,于是爸爸妈妈带着我来到医院看望爷爷。

       当我在重症监护室再次见到爷爷时,爷爷已经说不出话,他正躺在床上,用非常吃力的方式喘气。我看到当我喊他时,他的眼睛似乎认出了我,仿佛是想问我怎么来了。我在重症监护室里没有待很久,这一天是2011年9月8日。

       爷爷是2011年9月13日中午离世的,爸爸和三位姑姑当时都在场,妈妈接到爸爸的电话连忙带着我往医院赶,但还是晚了一步没有赶上最后一面。对此我曾一度感到很遗憾,但是后来我想,这是天意。

       妈妈把我再次推到爷爷跟前时爷爷已不在呼吸,我的手碰了碰爷爷的胳膊,还是热的。

       在爷爷住院之前,咳喘就非常严重,在我的印象里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爷爷安安静静躺着的情景。

       我觉得爷爷只是睡着了,只要我大喊一声,他就能醒来。

       但是我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五)

 

       爷爷去世的时候95周岁,我28周岁。在这28年里,爷爷为我做过很多,我小时候曾有半年多的时间,爷爷每天都带我去成都道附近的一家诊所去做中医按摩的治疗,后来我长大一些了爷爷就是我的“伴读和陪练”,直到八十多岁时,爷爷还为我煎药,给我做“烧茄子”。除了这些,爷爷还给我写过许多文字,它们有的写在信纸上,有的写在稿纸上,有的写在日记本上,有的写在相册的扉页上,有的用毛笔写在发黄的毛边纸上——当我出生的时候,当我在学校学习中取得一点成绩的时候,当我在棋盘上忘情快乐的时候,当我随手打开一本《古今对联故事》的时候,当我学业繁重,闹钟叫不醒的时候,当我成为区里的残疾人自强模范标兵的时候……

       但是我却几乎没有为爷爷做过什么,由于我身体状况的原因,爷爷晚年一直是爸爸妈妈和姑姑们照顾。现在回想起来,我好像只送给过爷爷一支钢笔,那是用我一次征文比赛的奖金买的。我也一直没有写出一篇关于爷爷的文章。其实我不是不想写,有好几次我想写了,却总是没有坚持下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写,我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

       就这样,又是好几年过去了。2016年是爷爷的百年诞辰,爸爸整理了爷爷的文章和照片,我也参与了整理,准备制作一本纪念册。我想,我应该借此机会,认真的写一篇文章,写一写我和爷爷的故事。

       我一个人坐在电脑前面,默默的望着空白的屏幕,许久,仍然没有写下几行字。房间很安静,就在此时,我的耳边仿佛又听到了助行车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同时,还有一双眼睛在冥冥之中注视着我。

       今年是2016年。

       今年是爷爷的百年诞辰。

       今年,我33岁。

       爷爷,我会继续加油的。

 


 

——二〇一六年清明前夕


 


 

我和爷爷的故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