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国共易帜前后武大的家属住宅区

(2011-11-15 09:55:05)
标签:

老二区

文革

武大

平房

情感

分类: 武大轶事

国共易帜前后武大的家属住宅区

 

  想捋一下武汉大学已拆毁的家属住宅。

在我成长的年代,武大的家属住宅有十余个区,其中15区、东中区是国民政府时期依开尔斯当年设计规划的脉络修建,610区是19501960年代因为职工增多住房紧张仓促建成。

一区:一区就是珞珈山上的“十八栋”,1949年前是校长、教授住宅,1950年后,权力下山,大户迁移,一栋房中要住六、七家人,但多仍是教员居住,基本没有工人住入。此“文物”住宅我在以前的文字中多次详谈,此处不赘。

二区:二区分为老二区、新二区和特二区;老二区是1929年开建1930年代建成的两排一楼一底中间亭子间上海弄堂式的楼房,两排两头四家的格局不同,一门进去住两家,楼上楼下单独成户。两排住房中间有石山、草、树,铁栅栏(1958年大办钢铁时拆除化为铁水)圈围,只有住户自开前门才可进入此大院落。当时这是职员、讲师的住所。

苏雪林对来武大只能当讲师(她在安徽大学已是副教授)一直耿耿于怀,但对分到此套住宅非常高兴。家父1931年到武大时是单身,刘诚教授听说家父得过肺病,反对他到教员食堂搭伙,爸爸一气之下请了一个厨师单烧他的一日三餐,此厨师全家就住在老二区38号。《朱东润传》中说,他太太来武大探亲,爸爸也是将此套房让他居住;最有趣的是文革中我家最后也被赶至此处(只住一间),爸爸就病逝于此。

新二区也应该是抗战前修建的,四栋16家,四间大房、四间小房的教授住宅。刚解放,武大的权力中心随徐懋庸书记移此,邬保良、何定杰、周新民都住此地。

特二区就是复员后建造的教授住宅了,两排白(淡黄)墙红瓦的两层住宅,两间19平米、两间11平米的主房,保姆间、厨房有天井隔开,外表看去和老二区差不多,但里面的格局不同。1950年后很多头面人物,如何定杰、李崇淮、李格非、程千凡都住二区,杨端六、刘永济、席鲁思等也住此。

三区:三区也分为老三区、新三区和特三区老三区是抗战前专门为职员建造的两家联体青砖小屋,有今日联体别墅的味道,大概是四排十余栋,房距相当宽阔,家家独立小院都有“半亩方塘”,住房面积大约5060平米,肖絜的院落收拾得最漂亮。爸爸1931年到武大看着正在修建老三区,他听说一栋的造价是300大洋,正好是他一月的薪水,曾笑对友人说,“老了盖一栋这样的房子养老应没问题吧!”没想到时局天翻地覆居此屋养老成梦呓、天方夜谈,神话!

新三区也是抗战前的教授住宅,和新二区一个模式,三栋12家,我家在25号住过十年,梅花、石榴松柏至今仍在眼前。

特三区是淮海(徐蚌)大战前后建造的教授住宅,平房,院落,100多平米,我在许多文字中都描叙过。

解放后还修建了东三区、北三区,东三区是职员居所,两种户型,有单门独户,也有两家共厕所的居所。儿时的朋友黄行庸住此,我常去玩,好像没有狭小局促的感觉。

北三区开建的是山坡下树林中三栋青砖教授小楼(现在博导楼的位置),住房面积不大,但环境特佳,背贴青山,前面大片冠盖密集、枝干遒劲的樟、栎树林,马路上基本看不到密林之中这三栋小楼,几家住户精心培育的栀子花、茉莉、月季枇杷,矮冬青圈围的草坪我在此住了十年。上周回国的吴于廑公子吴迂还念叨这三栋的优雅环境,这里有一些孩子最圆最黄最漂亮的月亮。

后来三区又盖了36家、18家,都是三层楼房;三区粮店旁边有两排木板平房,前面两间住房,过道对面是厨房,十余家人共两头的厕所,多是职员、工人居住,但有苏联人(安娜的父母)和被划为右派后的章蕴胎教授住过此屋,文革抄家我看过章家被抄的场景。三区应该是武大家属最大的居住群落,官员、教授、职员、工人的孩子最多。

1958年前后在新三区对面的山坡下(北三区)修了两排校长官邸,一排四家,一排六家,每户两层半楼下两大间,楼上两大间,一楼后面是厨房,二层是厕所,厕所上面还有一间小房。这两排房屋乘了大跃进的东风,质量低劣,修后不久,墙壁就开裂,吴于廑家曾为此忧心。这十家(权力中心)住户(从西往东)依次的是:

1.       曾昭安、曾宪昌父子教授:书特别多,需要空间堆放,(如今书流落何处!)文革被赶出,风诡云谲的文革后搬回原屋。

2.       开始是1958纵横捭阖的红书记刘仰侨(最近其子女在操罗其百年冥诞)住入,后来是何定华副校长住入。

3.       开始是张勃川校长(后为驻芬兰大使)住入,(1957年张夫人为住房、消费、生活得到的大字报不少,闲言蜚语,飞短流长。)后是刘宿贤付校长(文革结束,见陶铸夫人曾志后自戕)居住。后来的教务长张旭也在此住过。

4.       高尚荫副校长居住。

5.       王治梁教授、系主任住。

6.       吴熙载系主任住。

7.       楼下是党办开会的地点,牛太臣、郑杰、候廉实、杨军等主任都在此住过。

8.       简增贵(?)付开廉两位老师合住。

9.       查全性、魏克全两位老师合住。

10.   吴于廑教授、系主任住。

(因为那时没有那么多校长、书记,房子空着也不好,所以也安排了有来头的系主任居住,还有多的,就两家讲师合住。后来的书记庄果、纪辉、王泽江也都住过此屋。)

四区、五区:四区在原来水利学院附近,没有几栋房子,应该是复员后新建的住宅,形式和东三区类似;当时还有五区,大概是为农学院教授盖的教授住宅,两栋平房,是特三区平房的样式,陈华葵、周如松教授在此住过。院系调整后,水院就将此房拆了。

六区:我一直没搞清楚六区在何处!有人说是现在水厂对面的平房(我一直认为那是八区);很多人说是湖边宿舍旁边、化工厂、机械厂那里的一排平房;应该是在那一带,住户肯定是工人,没有几家。

七区:七区就在现在行政大楼(老工学院)旁边,两排铁皮顶、木板平房,灰浆地。1957年后韩德培家被赶住此处,开始住下面一排(韩先生去了沙洋),“大树下阴暗潮湿,有时还漏雨,后来搬到上面一排,光线好多了!”(韩伯母原话)文革中我隔三岔五去他家,永远忘不了他家的干净的泥土地和竹床上堆垒的书籍门口台阶旁的几丛野草摇曳。

行政大楼下面一栋茕茕孑立的小平房住了唐木匠等两家人,也是七区。

八区:我印象中八区是现在自来水厂对面的平房,因为小时后好朋友胡焕升住此地,我常去玩。后来有人说这里是六区,也有人说这里是下七区,化工厂那排房子才是八区,我就拿不准了。

九区:九区是东山头印刷厂(老附小)对面的一排平房,里面的住户多是印刷厂的职工,虽然共厨房、厕所,但大家相处非常融洽;我岳母从农村回城后住此一间房,那时我正追她的闺女,几乎天天去

十区:我记忆中十区是章蕴胎教授和程千凡教授被赶到“嫩烟分染鹅儿柳”湖边铁路、地质疗养院旁边的那一排破平房(许多人说这里是九区);文革后期在学校现在大门右侧、杨家湾旁边修了两栋五层住宅也被命名为十区,我想二十年前程千凡、沈祖棻先生住过的“三户不成村”的旧居早已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

东中区:除了110区以外,武大解放前就有个东中区。东中区原本是东湖中学的三栋两层楼房(1958年短暂为“共青团中学”),后来一栋归了武大附小,两栋隔成了职工住宅。吴宓就住过此屋,院系调整后去华中工学院的周克定、汤子章教授也在此住过,汤教授夫人在三楼阁楼跳楼自戕大概不是徐懋庸的孽债!后来在此楼南侧也盖了一排木板水泥板房应该也算东中区,我在那里偷过地里的红薯、罗卜,印象很深。

另外武大附小对面的48家和二区后面的几排平房(原蔡广记,现计算中心地段)属那区我就拿不准了应该也算东中区吧!

如今11个区(除了一区)没有经过战火,皆面目全非,1970年前盖的住房都片瓦不存了,独有我家住过的新三区25号作为幼儿园的办公室留下来了,依约承平旧梦痕。

掐指算来,也不过60年!拆得这么快,还不够,还要更舒适更大的面积,如今武汉大学山前山后、街头巷尾人人谈“壕沟”,哈哈!中国的“发展”真快呀!想想欧洲到处是百年老屋,年年维修,家家住人,户户冒烟,繁华终会落尽,何处是无言!

 

  (全凭即兴回忆,没有认真考证,错误之处不少,非常高兴有人指正。)

2011/11/14

国共易帜前后武大的家属住宅区

新三区23-26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