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载等待《满江红》

(2010-08-09 14:49:52)
标签:

《满江红》

岳飞

长安

于魁智

国家大剧院

杂谈

回首上次看于老板的《满江红》,悠悠已经是十年。上次,在长安,也是楼上。当时我跟一个阿姨说,我等这场演出等了二十年(曾经在上世纪80年代电视里看过孙岳先生的,从此后再不曾见,连录音都不好找)。从那个时候到如今,又是十年过去了。这十年,我无缘再有机会看现场版的,虽然在电视上看录像,网上看视频,买了淘宝上商家自己录了刻的盘,但那种感觉,跟在剧场是完全不一样的。

今年偶然的机会,在网上得知于老板要复排了,未免惊喜,想着不管多少钱的票价,只要在北京,无论哪个剧场,一定要看,暗暗求上天保佑演出的时间不要在我工作最忙时候。七月,虽然天气炎热,但心中的等待激情不减,在网上订了票,天天要确认一下离演出还有多久,票千万别丢了。我甚至下意识地出去买了套衣服,只为看演出这天穿。

8月3日,等待了十年的演出日子到了。白天我在工作中还不断提醒自己:晚上看戏不要哭太狠。知道这段历史对我是死穴,不哭是不可能的,从看孙岳先生的,到十年前长安看,还是在电视电脑上的,没一次不哭的。在微博里还说,不知是看戏还是作死。第一看戏,第二看角儿。

我平静的赶往国家大剧院,就像是赴一个约会,当时心里并没什么感觉。国家大剧院果然是富丽堂皇,在里面如果没人指引,我估计我不一定能顺利找到戏剧场。

当锣鼓音乐响起,当岳字旗出现,我一下找不到自己了,发现一切白天的告诫全是白费,完全沉浸在剧情里。但我却是一个提前预知历史的剧情里的人,我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知道一切将要发生,可我改变不了。从金兀术和军师密谋让秦桧杀害岳飞,鼻子就酸酸的,在这场灯光暗下去的一瞬间,我已经开始掉泪。

黄河誓师:于老板一出来,果然意料中碰头彩,我在二楼,觉得扮相一点没变老,一如十年前的长安舞台,依然是英气逼人。在唱满江红时,我听着还是一样的热血沸腾,只是觉得好像有个亮相改了, “阙”字的唱腔好像有点改动,似乎更加婉转了些。十二道金牌的到来,让气氛陡然转变,让心情一下从峰顶跌入谷底。我那一刻都忘了是看戏,仿佛是台上的演员,甚至是当年岳家军的战士,用热切的目光看着主帅,希望他说出:北进!可历史就是这么混蛋,粮草都断了,不得不回了。当岳飞说出“北望黄河搬师还”时,我又一次热泪奔涌(当年为戏考录剧本,到这段,当打字到“传令,搬师”时,一下痛倒,颓然于办公桌上好久)。

百姓拦马:百姓演得不错,于老板也演得极好,那“攀衣拦马”的唱段,听着让人心痛之极。大军留五日保护百姓南迁,历史上不是说金军乘机掩杀,岳家军损失惨重的吗?大军一走,百姓更惨。当时我不由叹道:岳飞你真可怜呀,本来好好的事,全是让油条老九给祸害了。一别之后,与你挚爱保护的百姓,从此后再不能相见了,好伤痛人也。

风云争辩:庙堂上,主和的官员多于主战的一倍,胡铨这边还有一武将,一直没开口说话,也不知是谁,我私下想着会不会是韩世忠?看着那边以秦桧为首的主和派,突然想起另一出戏的词:庆升平朝堂内群小并进。反正都不是啥好人扮相儿,秦桧、万俟卨。。。哪个是好鸟?赵老九倒是好人扮相,可惜不干好事,磨唧着那点心思欲说还休的,这个秤砣份量太大,倒向那一边,岳飞他们岂不有倒霉的?到岳飞在朝堂上跟秦桧争辩,唱得虽然精彩,我只能是感叹:好可惜啊!最高领导不乐意打了,管你什么时机不时机的。到赵老九让秦桧自己看着办的时候,真是全身的凉意,再一次流泪叹道:岳侯啊,你要倒霉了。赵老九,你这个混蛋死衰货。这里我身边的观众也不由感叹:真是昏君!

庐山分别:跟我想的不一样,我以为会把《小重山》的意境化用进来,让岳飞在月下徘徊,忧国忧民。这纯粹是要加青衣的戏份,表现岳飞的家庭生活的夫妻情的。青衣一出现,也是碰头好。不过我怎么老觉得是野猪林里林冲老婆做寒衣的那场脱化出来的。虽然如此,也是这戏里难得的暖意了。好歹宽容些,留着也好,不过如果能按我希望的再加点儿就更好了。到这里,我都不知道后面青衣还上不上了。也许在历史上,他们夫妻从庐山分别后,就再无见期了。一个个消息传来,不是入狱了,就是不知何时父子全死于狱中了,太惨了。要我这脾气,得气得撞死了。

(到此中场休息,到卫生间一看眼睛已经是红红的。怕纸巾不够用,还在卫生间扯了些,知道后来一场比一场惨,自己肯定扛不住。耳边听得有观众议论:岳飞死得太惨了。)

蒙冤受审:开演后发现审岳飞的全是那些不是好人扮相的官员,心想完了,这回岳飞要挨打没人拦着了。不过既然没有岳雷扫北,没周三畏也好。但是却让人觉得这朝廷更加的黑暗,这冤案更加的丧心病狂,没人证没物证,说你有就有,不需要有,主审官中连一个有良心的都没有。这场的表现很有张力,更胜十年前,那种刚烈不屈更淋漓尽致,观众为之鼓掌叫好。要表现受刑时,岳飞大笑,一身傲骨尽显。我当时想,千万别实写,就是虚写的,那份惨烈的已经让人承受不住。当初在贴吧,我就说过,又不是演《审潘洪》,为什么要重点表现受刑的?

东窗定计:我不知为什么就看秦桧老婆那个古装头别扭,意识里老认为古装头是年轻女性的装扮。这个秦桧老婆越漂亮,越让人害怕,真应了最毒妇人心这句话。这折一直我觉得寒意透骨。

饮恨归天:这是全戏的高潮,从来是我的死穴,从十三岁到现在每个版本都极崩溃。大幕一拉开,隗顺一上来,看着那狱门,看着那飘洒的雪花我就泪奔了。到反二黄的核心唱段,每个字都像敲在心上。到“冷狱森森”和“三十九年不虚度”,我揪扯着自己的衣裳,不住的抹去泪水。“十三年来战金兵,不死于寇死于朝廷”,前一句高如山峰直刺,后一句就低回如冰咽流泉,而且是不加配乐的干唱。全场肃然,各个角落里隐隐传来抽泣声,我几乎失控,掩口而泣。那句“夫人你你你迟来一步了”,于老板太入戏了,听了让人心痛之极。岳飞夫人那段“风雪狱门传凶信”,别说唱,听就受不了,所以我一直也没学会。老牛探监,我看着有些怪异,至今说不上为什么。最后的夫妻分别,真是剧作者仁慈,让他们在最后又见一面,真是历史上那样,不活痛死人?可这种分别,也一样是痛死人。慢慢松开手,眼睁睁看着丈夫走向风波亭,好惨啊。我在观众席里,看着岳飞走向风波亭,拉不住扯不回,唯有泪如倾。

戏在岳飞披着白绸带的亮相中结束了。观众席上灯光亮起的一刻,我依然是满脸的泪水。人回到了现实,心还在戏里走不出。眼睛早就肿了,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去地铁时路都走错了,都不知怎么回家的。到家后,回望刚才的三个小时,恍若一梦,不知是真是幻。面上啼痕、红肿的眼睛告诉我,确实有过这样几个小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追寻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追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