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简墨
简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21,950
  • 关注人气:5,20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树(续)

(2010-03-07 09:54:30)
标签:

简墨书画

分类: 《那些花儿》主题随笔集

我的树(续) 简墨字(李清照词局部)

(接上文)                                          

                                    

因为她们。我们几乎是一切。我们无所不能。

她们是什么,我们就有什么;她们赐予什么,我们就开放什么;她们爱着什么,我们就爱着什么。恨也同样。

为了她们,我们可以饥肠辘辘、衣不蔽体地跋涉,胸中鼓荡着什么,天天都像发着低烧。我们不知道,如果没有她们,我们将拿什么去安顿我们的灵魂?

生命的尽头在哪里?是山的那边还是山本身?是海洋?是终点,还是轮回的起点?不晓得。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们在那里。一直在那里。这就好。                                  

我的树(续)
                                                      简墨国画小品:《不以无人而不芳》

我的树(续)
简墨国画小品:《竹外一枝斜更好》


缺什么?须贡献什么?……哦,要牺牲的。一定有。那么,来取。

须贡献我们的骨骼、血液?有短剑、长钉,木枷或十字架等在前面?可以。

有时也脆弱,譬如,因为痛,差点就转过弯道,加入了告饶、长跪、朝觐与歌颂的队列。但羞愧的泪水从天而降,洗刷掉我们差点成为的耻辱,我们继续跋涉,哪怕芒鞋踏破,打了赤足。

只有痛过,以血祭了,昭示了贞洁,她们才放心了,信了我们的忠诚,才肯化作我们的飞毯,以笨伯之躯(亲爱的她们呵,总在孕育)领航,载我们飞行。

劳动。是的,劳动。这是唯一使我们如此不知疲倦的理由。

不停歇地劳动,并尊重一切劳动,似乎心跳一样,不离左右。

我们因此有了伙伴。

他(她)当然一样粗手大脚,赤棠脸色,玉米或高粱的刀片似的的叶子把脊背纵横划成皴染美丽的画图,水稻或麦子母亲呼吸似的馨香把鬓角抚摩爱抚成悠长动人的乐句……哦,母亲!

母亲深恩一般,她们血衣浆胞地生下我们,顾不得洗净头脸,便脚步略略踉跄地,捧着、追着见风就长的我们,教我们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并用小镰小铲,学着劳动……这当然是我们又一次的出生。

我们的母亲和恩师呵。

在这大地上,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她们美丽,美丽得教我们禁不住流下泪水。

就这样,一群伙伴,我们,呼唤着彼此,忆念着她们,开始了我们的长征。

那样的劳动,怕不就是长征?高天厚土呵,一垄一垄,长得连上了天的地垄,点种、插秧、锄草、收割……都需要弯腰成弓、恭敬恭呈的长征?

有脚,长征无非路;有手,劳动也是歌。

当然,有时也怕。

怕虫灾肆虐,怕大寒大旱,怕种子长来长去怎么看怎么像秕子,怕收获时节稻草人无论如何吓不住燕雀的攀食祸害……

可是怕又顶什么用?只有用更坚实的劳动去顶。

要洒下最懂得自卫的药水来顶住那虫,要广罩最懂得照拂的大棚来顶住那寒,要引来最懂得滋润的河流来顶住那旱,要细选最懂得谦逊的种子来顶住那秕谷,要铸造最懂得警醒的洪钟来顶住那燕雀……

要喷杆、灌根、掰杈、压枝……要劳动。要像一粒汗水向一粒麦子行进的勇敢和坚定一样地,黑夜白天,不停歇地,劳动。

当然,手中茧子会更厚实,额上皱纹会更深刻,腰背会更弓如弯月,笑靥终将老成箫声……但是,难道如此就要放弃劳动吗?

不劳动的我们,怎么敢回望她们的目光?两位值得终生感激的、无论老去还是离去,都永远在回望我们的、生身母亲的目光的目光?

我双重的生命,凝重而轻盈、丰满而娉婷的身子和心灵的来临,原来全是为了她们——她们和她们。

守住。我轻声咕哝着,也提醒自己不要沉沉睡去,在这很容易就睡去的的子夜。

因为有肥胖的田鼠会一缕魂魄似的溜来。它们还不像他们,他们不过动动嘴巴,嘲弄、污蔑、威胁、恫吓而已,它们虽然也不过动动嘴巴,却是要狠狠下口,啃食、撕咬、嚼碎、吞噬的。

不光啃食、撕咬、嚼碎、吞噬果实,还要啃食、撕咬、嚼碎、吞噬青苗、花朵、根须乃至种子。

哦,种子,那是她们呵,我们的生命里的钻石!戴着漂亮的碎花头巾、一不留神便笑成没边没沿的春天的种子呵!……

抚摩着她们娇弱、苍老的躯体,她们洁白、疮痍的心脏,她们雄迈、温柔的血脉,她们坚强、无依的未来……我们的心不由得柔软如缎,并大睁了双眼,并航标一样转动,希图在黑暗的大海一般的麦田里搜索到那罪恶的源头——昏暗、乱动、窃喜、好色的眼睛,以及尖细、彤红、翕动、垂涎、几根稀疏的贪婪胡子难看地翘动着的嘴巴。

守住。我再次叮咛自己,像远行前对美丽女儿的嘱托和对与她相伴的同路人的拜托。我是如此忐忑不安,放心不下。我们已经经不住失去。

雾霭也漫过来了,扯天扯地,不要命地迅跑。当然是想在最暗的时刻为那些嘴巴做成最有力的屏障,和伪装。

是的,伪装,它们可以给雾霭打扮成身着燕尾服的绅士、身着动辄数万人民币或美金休闲装的商人、身着花花衬衫的大艺人、身着笔挺西装的小官人……我得日日夜夜大睁了双眼,识破这天衣无缝的伪装。这太难了,也太困倦。我几乎再一次想到退却。不一定投诚、却一定昏睡的退却。

哦……不。绝不。戎装好看,哪里抗拒得了它的诱惑?诱惑有坏诱惑,也有好的。我爱了这好诱惑,也必爱下去,才是唯一的、光明的出口。否则,爱要如何宣叙?又拿什么盛放?

也没有理由要求伙伴的替换。我刚上岗,武器还没擦亮。况且,看看伙伴们巡视一天、疲累得东倒西歪、怀抱枪支、席地蜷曲、草草休憩的身影,我的心疼痛难忍。

他(她)们不是出生在城堡里有着金色头发的王子(公主),也不是崛起在马厩里能一掌拍死头灰熊的骑士,或只懂得在飘窗前把玩着金苹果等待恋人亲吻的女孩。他(她)们是最平凡的孩子,只因了血脉贲张的驱使而来,并被分配了武器。我爱他(她)们。

漫记得,刚来时,一个军用水壶,我们推来让去;一件御寒衣裳,我们各披了半爿……你的饥渴,我挂念;你的体温,我揣上。夜无边啊,我全没忘,全没忘……夜好冷好长!牙齿在战抖,双脚麻木,颊边也挂了霜……

没有关系。我知道,你知道,我们因为这同一个的心爱,将相互体恤,将永不分离。

忍住,忍住……要忍住那样的疼痛,就需要这样明亮的眼睛来守住。守住收获,尤其是种子。

守住,就会用明亮的眼睛逼退昏暗的眼睛,和那随时一哄而上糟蹋一空的嘴巴;守住,就有天亮,和天亮后“轰隆隆”的收割的机器方阵,来收获我们的收获。

守住呵……

                              2009520日—63日记于济南



阿弥陀佛在心间
他教我不贪不厌
抛开红尘多杂念
不管路艰辛也愿意去
迈开大步勇向前
不管路遥远 何时到终点
也会完成这心愿
阿弥陀佛在心间
快乐在人世间
阿弥陀佛在心间
逍遥于人世间
阿弥陀佛在心间
我坚守这份信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